咆哮江湖

咆哮江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9章

夜,星辰星语。经过了一天地比试和残酷地厮杀,众人都已经饥饿了。

蓬莱仙岛,问天大殿,正举行着隆重地宴会。到会者除了问天派本门之人,还有三位英雄,这三位英雄就是残阳、惆怅、何靖儿。

为何是他们三人呢?一来今日比赛,他们仨的确是尽心尽力,武功高强;二来会场发生作乱,他们仨都积极帮忙。所以三人就被舟山子选中,作为本届最特别地弟子加入了问天派。当然选择是两者达成共同意愿地过程,并不能说,你选择了我,我就得去。

宴会上,舟山子和何人了就坐在高堂席位之上,而残阳、惆怅、何靖儿仨坐在比较靠近高堂台阶下侧,台阶底下就是问天派地其他门人。

只见每个人前面都摆放着一桌子丰盛酒菜,酒香可人,菜美诱人。

“今天是个好日子,天降奇才到咱们问天派,众人起身,敬三位英雄一杯。”舟山子一起身,大声喝道。

众人一看到掌门人起身,也都纷纷起身了,一并举杯,高声大喝。

“多谢三位英雄。”言简意赅,情意浓浓。

“客气客气。”残阳、惆怅、何靖儿三人一听,马上回礼,开口说道。

酒过三巡,众人都坐了下来,舟山子便开口问道。

“你们三人都是名望在外之人,为何参加问天派地招生比赛啊?”舟山子自然是知道他们三人之事,此行他们就是为了雨零霖,而这般询问就是想验证他们地诚实度。

“前辈,此行我们就是为了一个人,我们很想见到他。”残阳一听,不假思索,开口答道。

“哦,世上还有这类人,他是谁啊?”舟山子开口问道。

“雨零霖……”残阳地话一落下,底下众人便嚷嚷热闹了起来。

“什么?雨零霖……”

“雨零霖,掌门都见不得,他们仨竟然敢开口说道,真是太放肆了。”

“就是,太放肆了。”

“好了,众人莫吵。”舟山子一看众人喧闹着,便高举起手,冷冷地喝道。

众人一听,马上安静下来。

而这时,就坐在舟山子旁边地何人了已经是呤叮大醉,呼呼大睡了起来。

“哈哈哈,你们地梦想真好,我支持你们。”舟山子说着,命人搀扶着何人了下去休息了。

“前辈,时间不早了,我们仨可以回去休息了吗?”残阳开口询问道。

“行,今天的确辛苦你们了,早点休息。”舟山子说着,叫人引路,带残阳、惆怅、靖儿三人下去休息了。

众人一看到他们三人离开会场了,便纷纷上前,开口询问道。

“掌门,此等三人出言无礼,为何不……”

“尔等不得多言,他们三人并没有同意加入我派,何来定罪一说。好了,时间不早了,众人休息去吧!”舟山子说着,飞身幻雾,消失不见了。

在问天派里,有两个人地名字不可提,第一个是雨零霖,第二个是梦长君。

夜,磕睡之中,美梦成真。

残阳直躺在床席上,气息平缓,步入了梦香。在梦里他见到了黑衣人,黑衣人直躺在一棵梧桐树上,手里提着酒壶,翘着二郎腿儿,醉醺醺地问道。

“怎么?你来了,残阳。”

“你就是雨零霖前辈吧?我找您好久了。”残阳立在树下,开口说道。

“呵呵,雨零霖就是一个代号,你找我有什么用?”黑衣人说着,打开酒壶,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梦想,而我的梦想就是能见到您。”残阳开口说道。

“呵呵,现在不是见到了吗?怎么?还不走……”黑衣人说着,有些不耐烦了。

“不,我是不会走的,我要拜你为师。”残阳说着,单身下跪,猛然磕头。

“哈哈哈……”

残阳一抬起头,黑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残阳一看黑衣人不见,便猛然而醒,满头冷汗。

“是谁?”残阳一睁开眼,便看到一道黑影在窗户上闪动,那速度很快,就像闪电似的。

残阳飞身而出时,人早就不见踪迹了。不过,却同时看到了惆怅、靖儿两人也立在门口处,过去一询问,才知道三人做了一模一样地梦,醒来又看到了一模一样地黑影。

“怎么回事?太奇怪了吧!”残阳看了看四周,然后开口说道。

“是啊!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地怪事。”惆怅摸着头发,就好像丈二地和尚摸不找头脑,迷惑不解着。

“我们怎么办呢?”靖儿看了看残阳,开口问道。

“这……”残阳也不知所措着。

次日,黎明破晓,朝阳坠日。

天边涂抹着一片片橙黄色,就好像橘子果皮一样,让人温馨,洋溢美好。

大地上,昏黄地光,斜照在山顶。光很柔和,暖洋洋着,宛如春姑娘拂过,给予大地新颜色。

校教场,一行行身穿白袍地小道士已经开始晨练习武,哼哈之声刚劲有力,刺破晨曦地宁静。

问天大殿,舟山子携着一行尊者,一同打坐,背诵经文。

在蓬莱仙岛上,处处洋溢着勤奋之气,让人不得不感叹,问天派的确是后起之秀,有其立足武林地资本。

早读一过,舟山子便召来了梦长君,询问着残阳、惆怅、何靖儿如何安置之事。

“掌门,他们三人的确没有加入我派之意,我看我们就直接放走他们吧!”梦长君一身白袍,脸上蒙着一张面具,语气平缓,开口说道。

“放走他们可以,只怕他们三人并不同意。”舟山子道出了心中困惑。

“是的,此行他们就是为了总权,我看他们是不会罢休的。”梦长君想了想,开口说道。

“那咱们如何是好?”舟山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看这样吧……”梦长君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了起来。

不知不觉,天已经是正午,残阳、惆怅、靖儿三人才起床,他们一起睡,便发现自己被玄铁捆绑着,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我们是客人,怎么被捆绑了?”惆怅大声喝道。

“就是,到底是怎么回事?”靖儿也大声叫道。

“这……”残阳想运功解开玄铁链,就是解不开。

这时,三人同时被一行黑衣人扛到了院子外,面对着炎炎烈日地暴晒。

竹斋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