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穷途之天选者

末世穷途之天选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7章 丰收

第八十九章丰收

我和洛奇回来时大家已经吃完早饭,小马正组织大家准备训练,文娜和保琳正准备到对面去帮陈建城的女儿疗伤,我把要收集物资的的事一说大家也都很同意,于是我叫上郭佳铭还有鲍大叔和我们一起走,这么安排一是我想利用郭佳铭的异能知道陈建城对昨天的事反应如何,另外也是怕主力尽出的话被人给连锅端了。

我们开着一辆卡车来到大坝中段发现陈建城已经让人连夜在这里设置了路障和岗哨,看见我们的车过来一个岗哨匆忙地跑回去报信了,我转头对郭佳铭笑道:“这个陈建城一直都这么小心吗?”

郭佳铭点头道:“虽然和他接触时间不长,但我发现他是个极其谨慎的人,他身边的人都是这个电站的原班人马,其他人想混进他们的圈子几乎是不可能的。”

洛奇奇怪地道:“那个李超不是混进去了吗。”

郭佳铭摇头道:“李超只是混进了他们的外围组织,这些人比炮灰强些,但是却要负担外出寻找物资这种危险的工作,不过他们的待遇比我们这些纯粹的炮灰要强多了,至少食物供给比较充足。”

我笑道:“没想到这个陈建城的组织能力还挺强的。”

郭佳铭道:“他是这个电站的站长,灾难发生后他就带着电站的幸存者躲在这里,所以一直以来他身边的人对他都很尊重,他也非常维护这些人,只是他们对外来人的态度就不一样了,我听说现在和水鬼战斗死的几乎都是后来的这些人,按说这些人也不会这么傻不愣登地卖命,最重要的是陈建城的女儿,被这里的人称为圣女,据说这里之所以能在水鬼的攻击下坚持到现在都是他女儿的功劳。”

文娜微笑着接着道:“他女儿叫陈雅婷,今年十六岁,是一个一阶智力进化者,异能是控制电,她可以把电能储存在身体里,在需要的时候释放出去,不过因为她长时间过度使用自己的异能,所以身体被破坏的很厉害,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昨天我和保琳给她进行了初步治疗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而且在伤好后她很可能会进化到二阶。”

郭佳铭听到这个消息皱了一下眉头道:“她是整个大坝上的精神支柱,如果她再次进化的话是不是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保琳笑道:“没关系了啦,有娜姐在什么异能都是浮云,昨天娜姐已经模拟过她的异能,而且我们这里这么多异能者还怕她一个小女孩儿吗?”郭佳铭这才放心地点点头。

“老郭,你的异能都有谁知道?”这次带老郭出来就是要利用他的异能来摸清对方的想法,如果对方有了准备就不好办了,至于说文娜为什么没有模拟老郭的异能,其实很简单任何人都不想让一个三阶强者洞悉自己的心灵,而且文娜也不想自找麻烦去模拟这样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异能。

“就钢子和小丽知道,其他人我们没敢告诉怕惹麻烦。”郭佳铭很肯定地回答。

我笑道:“那就好,一会儿就看你的了,他们来人了,我们下去吧。”

我们一行人刚下车,陈建城就带着他的手下气势汹汹地来到路障前,他们站在路障对面满脸的凶恶表情但却掩饰不住眼神中不时飘过的恐惧,我被陈建城和他的手下如此拙劣的表演逗得险些笑了出来,看来昨天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导致他们有些反应过度,我上前一步笑道:“陈先生这是干什么,大家还没到火拼的地步吧?怎么这么紧张?”

陈建城略一犹豫还是带着两个人走过来几步,冷冷地道:“吴队长是高人,随便动动手指我们也受不了啊,所以只能仗着人多给自己壮胆了。”没想到这个陈建城到是个谈判的高手,他这一番连消带打到让我没办法取笑他们胆小了。

正好和他过来的两个人都是熟人,一个是昨天被我弄昏过去当做人质的家伙,另一个是小矮子李超,这两个人看我的眼神一个是愤恨一个是怨怼,虽然不在乎两个小人物的情绪,不过现在还不是大家翻脸的时候,我走到路障边,隔着路障向“人质哥”伸出右手道:“昨天逼不得已得罪了这位兄弟,以后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总不能一直这么别扭着,今天我正式的向兄弟你道歉,咱们就此握手言和这么样?”

“人质哥”死盯着我伸过去的手看表情好像是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只手剁下来,不过陈建城似乎不想节外生枝,低喝道:“王涛,想什么呢?吴队长既然向你道歉了你就不要耿耿于怀了,大家还是要以和为贵,知道吗?”虽然陈建城的官腔听得我牙根痒痒但好歹那个“人质哥”也就是王涛还是很不情愿地和我握了握手,虽然不可能和解但表面上就算是过去了。

等王涛退回陈建城的身后,陈建城才开口道:“吴队长这么早带人来这里有何贵干啊?”

我笑了笑道:“什么贵干不贵干的,就是物资不多了要出去搜罗一些,从你这里过一下。”

陈建城眉头一皱道:“这不好吧,说好了咱们平时井水不犯河水,你这样从我这里出出进进的很不方便,况且你那边不是也有出口吗?”

我笑着指了指文娜和保琳道:“可不是,我本来也不想打扰你们,不过我这俩医生非要看看你女儿的伤势,这不害的我还的绕道儿。”

陈建城被我呛得半天没说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咬着牙道:“那就有多谢两位医生了。”说完一挥手,他手下立即上前把路障撤了。

“谢了。”我笑着对陈建城挥挥手,转头对文娜和保琳道:“你们俩小心点儿,有事就联系家里。”

文娜和保琳点了点头,保琳道:“放心吧,你们也小心点儿。”说完拉着文娜熟门熟路地向通往大坝内部的大门走去。

看着文娜和保琳走远我也冲着陈建城笑道:“她们俩的安全就交给陈先生了,我们就先走了。”说完我们四个转身向卡车走去,忽然我一回身冲着陈建城道:“这里应该有一个武警连队,他们的人都去哪儿了?”

“他们……。”陈建城被我一问下意识的就要回答,但他只说了两个字就闭上嘴,眼珠乱转地想了一会儿才道:“他们在灾难发生的时候为了保护大坝全体牺牲了。”

我点了点头道:“那太可惜了。”

我们四个上了卡车,整个过程中我始终没理会李超,对他那样的人只有无视才是最大的打击,我乐得为郭佳铭小小地报复一下这个家伙,洛奇一踩油门卡车从陈建城那伙人中间穿了出去,接着毫无阻碍地出了大坝,我这才问郭佳铭道:“怎么样?”

郭佳铭长舒了口气道:“他想把咱们这些人都杀了。”

我无所谓地笑了笑道:“这我知道,我是说关于武警的事。”

“哦,这个啊。”郭佳铭恍然道:“那些武警的幸存者被他们关在电站外面被僵尸杀光了,有几个在电站里的也让他们给杀了,原因是陈建城不想电站里存在一支他控制不了的力量。”

我看着车窗外的天空平复了一下心情道:“这么说武警的驻地他们没去过了?”

郭佳铭点了点头道:“他们也试着去过,可是那里僵尸太多了,他们搞不定所以就放弃了。”

这时洛奇把车停住,看着我道:“老吴,如果可能的话陈建城一定要交给我。”

“行”我痛快地答应了洛奇的要求,然后郑重地问他道:“你想好了确定要单独行动?”

洛奇跳下车笑道:“回去的时候帮我说说好话,不然保琳绕不过我的。”随后他跳上卡车后箱开着一辆事先准备好的越野摩托一溜烟儿地冲出了我们的视线。

看着洛奇消失的背影,鲍大叔咂着嘴道:“这要是出点儿啥事儿,你咋向保琳交代啊。”

我挠了挠脑袋道:“到时候再说吧,不过洛奇应该知道分寸,咱们还是先干正事儿吧。”然后我按照齐宇航绘制的电子地图向武警驻地驶去。

这里是一个小山坳,一条岔路从主干道上分支出来,尽头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不过岔路上横担着一辆汽车和一些人为堆砌的障碍物,我和鲍大叔下了车我们俩轻手轻脚地攀上路障向里面看去,只见不到二百米的路上零星地游荡着一些穿着军装的僵尸,道路尽头的部队大院儿里更是人头攒动,估计僵尸的数量已经近百了。

鲍大叔抽出他那把专门用来砍人的大刀准备冲上去,我一把拉住他摇了摇头,然后从车上拿下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洛奇从他们部队带来的消音器,这东西很稀罕听洛奇说他们以前训练的时候都很少用,不过现在倒是便宜了我,把消音器装好后,我举起枪瞄准一个僵尸的脑袋,轻轻扣动扳机,“噗”的一声轻响,僵尸被爆头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但却没有引起其他僵尸的注意,我转头得意地向鲍大叔笑了笑,然后将那些僵尸挨个点名。

消耗了三个弹夹的子弹才算把驻地中的僵尸全部清理掉,这是我们才搬开路障把卡车开到驻地中,这里是一个近千平米的大院落,主楼是一座四层的小楼,小楼的左边是一排平房,看样子应该是厨房和食堂,右面是一块小型的训练场,两组单杠和双杠整齐地排列在上面,主楼的对面是一个用砖石砌的很平整的斜坡,正中间一个硕大的警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警徽的正前方是一个小小地旗台,高高地旗杆上一面令我无数次激动和骄傲的旗帜依然在迎风飘扬,只是过去的荣光已经随着世界的毁灭而消失在历史的尘埃当中——当然如果我们还能拥有历史的话。

我转头对鲍大叔和郭佳铭道:“我去主楼看看,你们把尸体收集好,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可以用的东西。”鲍大叔和郭佳铭点了点头,开始把散落尸体向院子中间集中。

我端着枪进了那座小楼,说实话以我现在的能力枪的作用已经很小了,不过我还是喜欢用,也许下意识地认为枪可以带给自己一些安全感吧,我小心地走进小楼,里面虽然布满灰尘,但却非常的安静,看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正对着楼门的是一排楼梯,左边的走廊里是一些小房间,房门上的都有一个标着“队长”“指导员”一类的小牌子,看来应该是部队干部的办公室。

我推开这些房间的门,里面空间不大,每个房间都不到十平米,陈设也非常简单,只有一个衣柜、一张床和一套桌椅,再就是一些简单地洗漱用品,我在一个标着“司务长”的房间里找到一台电脑,令人惊奇的是电脑依然处于开机状态,不过一想也就释然了,这里挨着电站有电也就很正常了,我关掉电脑把硬盘拆下来装进口袋,然后向着走廊的另一头走过去。

这边只有两个房间,一间门上贴着“仓库”另一间则贴着“棋牌室”,我拉了拉仓库的门,是锁着的,我只能一用力连着门框一起推了进去,仓库空间不大,但也有近百平米左右,里面按着四排四层的木架子,底下一层整齐地摆着百来个迷彩旅行包,每个包上面都有一个名字,看样子是士兵的私人物品,上面三层摆着叠得很整齐的军大衣,那些大衣叠的大小高矮都几乎一样,摆在那里好像一块块绿色的豆腐摞在一起,另外还有一些纸壳箱里面都是些备用的军装和鞋子,这些虽然不是我们急需的但也是需要的。

离开仓库我继续向楼上搜索,毕竟我最希望找到的还是弹药库,人多了需要补充一些武器,有了武器才能让那些新来的人有安全感,才能更快地融入到我们的集体中,可是在二楼和三楼我都没有找到需要的东西,直到上了四楼才看到对着楼梯是两扇和宿舍木门不同的防盗门,看样子应该是这里了。

我紧走几步刚要摸到防盗门旁边走廊里忽然冲出一个僵尸,我连忙向旁边一撤步,侧身让过僵尸的攻击,一抬手托住他的下巴轻轻一拧,“咔”的一声轻响,僵尸的脖子被拧断,尸体软软地倒了下去,我把尸体拖到墙壁放好,又在楼道里搜寻了一圈,确认安全之后才踹开了两扇防盗门,果然一个房间里是枪库,另一个房间里则是弹药。

我简单地点数了一下,枪虽然是老式的7.62毫米步枪但足有一百多把,子弹不多但一个木箱1500发,也有十箱左右,还有一百多个装满子弹的弹夹,看样子这里的东西都没人动过,看来灾难发生时幸存者根本没来得及做出必要的反应,仅存的一些幸存者也在大坝前被断了生路。

我从房间的窗口看下去,这个房间正好是对着院子,我可以看到鲍大叔和郭佳铭已经把尸体都堆放好了,他们正在把一袋袋的米面从食堂里搬到卡车上,看着鲍大叔的兴奋样儿,他们的收获应该不少,最后我甚至看到鲍大叔把一台大型的冰柜扔上了卡车,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不过总体来开看我们这次获得了一个大丰收,这也许就应了那句老话——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

老八一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