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眼道

第90章 求救信号

“噗!”子弹射入身体的声音响起,孔祥林却没有感到应有的疼痛,也没有因此身亡。

“雁翎!”

孔祥林瞪大双眼,只见一道身影在眼前放大,再放大,然后倒在自己身前。

竟是赵雁翎在关键时刻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下了这颗子弹。

在孔祥林面前,赵雁翎惨然一笑,面色萎顿下来,浑若无骨般的软倒在血泊当中。

“不!”孔祥林仰天长啸。

刘丽也惊呆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赵雁翎竟然为自己老公挡下这颗子弹,她竟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刘丽忽然觉着自己是那么渺小、那么无用,在赵雁翎的光辉下,自己竟变得那么灰暗。

“噗!”与此同时,汪中一的子弹也打中了金力。这一枪射中了他的右腿膝盖,金力应声而倒,他的妻子白秦霜见此,向他飞奔了过来。

孔祥林上前一把抱住赵雁翎,呼唤道:“雁翎……雁翎……”

赵雁翎面如金纸,朝他笑了笑,伸手欲抚摸他的脸颊,但却努力了几次,也没有够得到。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人家救了你,你非但连句谢谢都不说,还狗咬吕洞宾的找来一大票人抓我。”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将来有什么打算?”

“加入我们吧!”

午间的阳光自远处辗转照射,映得赵雁翎的背影婀娜无暇,如同芬芳的波尔多红酒一般让人迷醉。“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不怕!”“啵!”

孔祥林心如刀割。

他忙抓住她的手,帮她将手放在自己脸上,然后抱着她问道:“雁翎,你怎么样?”

赵雁翎被枪击中的是小腹,鲜血汩汩涌出,孔祥林伸手将伤口按住想要为她止血,可她的伤口很大,一时之间无法止住。孔祥林忙暗运玄功,将体内的波纹能量按照沈覆雪教导的路径运行,输入赵雁翎体内,为她疗伤。

“你干什么!”恰在此时,另一边的汪中一飞奔向前,一脚踢到金力的手上,将他再次举起的手枪踢掉,同时喊道。

原来金力中了枪后兀自还不死心,想要再次起手伤人。

刘丽这时也匍匐了上来,帮着孔祥林抱住赵雁翎,说道:“好妹妹,你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叫救护车。”说着,她已经颤抖这双手掏出了电话。

可还没等她拨通号码,电话便被人一把给摔到了地上,紧接着这人从二人的怀抱中一下将赵雁翎抢了过去。

“你!”孔祥林一怔下大怒,欲起身将赵雁翎抢回来,但待他看清来人的样貌,却又愣住停下手来。

没想到来的这人竟是赵哥。

只见赵哥抱住赵雁翎扛在肩上,一扭头,朝着金力冷冷的说道:“是你伤了雁翎?”

金力见到赵哥,疯狂的哈哈大笑道:“赵玉玺,老匹夫!我本已要求隐退,可你竟赶尽杀绝……现在好了,你这丫头也完蛋了,我倒看看,你纵有万贯家财,后继何人?”

赵哥目光阴沉:“那你也不用活了。”说罢,只见他手掌一抬,手心中毫光一闪,一个拇指大小的小印凭空产生,这印的大小形状几乎和方才赵雁翎手中那枚奴印完全相同,但却有本质的差别。那枚奴印乃是玉制,色泽乳白,晶莹剔透,玉质上佳;而赵哥手中这枚则完全笼罩于光幕之中,难以分辨其真实材质,感觉其只是一团碧色毫光。

只见小印光芒四射,一道暗芒激射而出,直射向金力。

金力完全没有任何时间准备就被暗芒一扫而过,神情顷刻间萎顿下来。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老化,其体内的生命精血迅速耗尽,很快便从一个精神健硕的中年人,化为须发皆白的耄耋老人,紧接着又皮肤干瘪下去,瞬间化为一具干尸。

“啊!力哥……”正怀抱自己丈夫的白秦霜惊叫道。

心爱的丈夫在怀中死去,白秦霜眼中充满绝望的怒火,看向赵哥。

“赵玉玺,你一定不得好死!”说罢,她银牙一咬,一股黑水自口中流出,紧接着,她便额头一歪与金力倒在一处,当真应了她那句“生不能一处,死必要同穴”的誓言。

赵哥使用了小印之后,精神一阵恍惚,他原本尚存的几根黑发迅速变白,瞬间就变成满头银发,再无半点黑迹。

他兀自没有理会金力,也没有搭理孔祥林等人,扛起赵雁翎夺门而出。

孔祥林本想拦住他,让他停下来,以便自己给赵雁翎急救。可无奈他大腿中枪,刚欲起身便又跌坐在地无法动弹,空喊了赵哥几声,对方根本不理,他眼睁睁看着赵哥将赵雁翎扛走毫无办法。

孔祥林招来小水球,控制其跟上赵哥,虽明知道赵哥能够发现邪眼,但死马当活马医,他也不能眼看着赵雁翎身受重伤,却不理不顾。只希望赵哥能够理解他的心意,允许他的邪眼跟上去。

刘丽、汪中一和刘军几人终于有机会围拢过来,将孔祥林搀扶起来。

孔祥林中弹之处是右腿上部,侥幸并未射中要害,孔祥林看了一下,只要子弹再向上偏一寸恐怕就要射中股动脉了,那样他就算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几人忙架着他向门外走去。

这时的赌场早已人迹皆无,从孔祥林和金力打起来时开始,赌徒们就四散奔逃,到赵哥出场秒杀了金力,连赌场的小弟都知道不好了,为了不殃及池鱼、躺着中枪,他们也都跟着跑得一个不剩。让人不胜唏嘘:世态炎凉、人情淡薄!北琴海鼎鼎大名的力哥,到死,居然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到了门外,几人想要叫出租车将孔祥林送医,可一连拦了几辆,司机一看他们的模样,都吓得立马掉头就走,根本不拉。

待几人终于到了市医院急诊室时,孔祥林的血已经自行止住了。

耽误这段时间里,孔祥林一直默默运行沈覆雪教他的心法,心法自愈能力之佳,不亚于医院的紧急处置。

庆幸的是市医院急诊室暂时没有特别急的病患,急诊医生见孔祥林满身是血的被人架了进来,先是一愣,然后他拉下自己的口罩,说道:“祥林,你这是怎么了?”

孔祥林一看,原来是自己大学邻床三班的同级校友——王兆君,苦笑着道:“兆君啊,今天值班?嘿,我被打了。”

王兆君忙引领着刘丽等人将他扶到里间的手术床上,用手术刀划开了孔祥林的牛仔裤。

他看了伤口,顿时一惊:“枪伤?”

孔祥林点头,说道:“子弹还在里面,老同学帮我个忙,就别报警了。”

医院在遇到他这种情况的时候,按照程序,紧急处置后,必须得报警,让警察来立案调查,以便摸清患者中枪原因以及后续情况。

王兆君迟疑的看了看孔祥林,见他坚持,手里不停口中说道:“先给你取了子弹再说。”

王兆君手脚麻利,给他消了毒,打了一针麻药,很快就把子弹取了出来。

“当”,王兆君松开镊子,鲜血包裹的子弹被他丢在手术托盘中,他这才擦了擦汗的道:“臭小子,不是说你高升了吗?怎么还搞得中了枪,你不会是得罪黑社会了吧?”

孔祥林苦笑道:“差不多了,我,唉,一言难尽……”

他犹豫了一下,决定不跟王兆君说出实情,这只会增添他的烦扰。

王兆君知机的没有追问。

孔祥林坐了起来,闭目在床上冥想运功疗伤。

王兆君和刘丽三人在旁看着,均觉得奇怪:孔祥林什么时候养成这种习惯的?

就在孔祥林运行疗伤心法三个周天,腿上缝好的伤口已见愈合之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孔祥林收了心法掏出手机一看,竟是赵雁翎的求救器发来了求救信号!

他曾经请潘云帮他弄了一个求救器,给了赵雁翎。防的是赵哥知道赵雁翎调查他,会对她不利。如果赵雁翎遇到危险,按动求救器,孔祥林的手机将会在第一时间收到求救信号。

这是怎么回事,赵哥不是将她救走了吗?他……

孔祥林心中一紧,忙将心思沉入脑海,感受跟踪赵哥那颗邪眼传回的画面。

画面一亮,孔祥林感到这似乎是一间很破旧的水泥建筑,赵哥和赵雁翎都在画面之中,然而,还未等他看清周围情况,赵哥便好像发现什么似的,突然朝邪眼看来。邪眼视野里红光一闪,画面就此消失。

孔祥林连忙回放之前的画面,只见邪眼一路跟着赵哥,从祥月路一直向西,出城到了城乡结合部的一处烂尾楼。

孔祥林再坐不住,不顾王兆君和刘丽等人的劝阻,起身下床飞速冲出急诊室。

他强忍着腿上的疼痛,甩开众人。这次他再也不打算带任何人去了,赌场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他现在能力还太弱,在危险的时刻,非但保护不了身边的人,自己都是赵雁翎舍命救下的,现在赵哥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他还哪敢带任何人去?

他一边运功疗伤,一边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邪眼所看到的处所而去。

老婆的零花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