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竺神龙

第16章 门第观 清平愿

话说小不点话音未落,脑后一股劲风袭来,便见一道黑影飞掠而过,瞬间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小不点知道,这定是那只鹰鹫,刚才的交锋未沾到便宜,心中不忿,再来挑衅。不过这种行为未免有点促狭之气,不似大家所为了。

那鹰鹫来去如电,无影无踪,倒也确实难以对付。何况目前是敌是友,尚难判断,通过它过招时的感觉来看,倒是试探的成分较大,无论如何,以后还要多加留意才是。看这势头,它一定还会再来的。

却说那飞去的鹰鹫,其实并没有结束的意思,它正盘旋在遥远的天空中,隐蔽在云端之上,心中郁闷呢。它今天无意中听说天坑出了一个修为高强的神仙,众位得道的百族之王要拜他为王,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了,便躲在远处的云端里留心观看。前两波的对阵虽然精彩,但也看得出来,彼此仅是试探而已,均未用上绝招,况且都是那个懵懂小儿身边的护法出手,那个小儿究竟如何尚是雾里看花,难知究竟。

听那乳嗅未干的懵懂小儿竟唤作清平昊天,清平倒也罢了,有些和自己心思相合,那昊天二字也是你随便叫的?想那传说中的上天大帝,名字中才有此二字,你个懵懂小儿如何享得?更何况自己修行几万年,无论武功、修为定当远胜尔等,也久怀凌云之志,奈何未得时机,若论称王,自己比那懵懂小儿不知要胜过多少倍,不若夺了其位自立为王,也好遂了自己多年的宏愿,有这些个群怪帮忙,也许真能有成呢。

想到此,恰逢那刺猬心服,小不点要开口讲话之际,便突然袭击。本想让小不点狼狈一下,也好在众人面前显示卖弄一番扬威立万,孰料那懵懂小儿手中也不知是个何等兵器,竟会随意变化莫测,那伸长的速度,更是匪夷所思,自己纵横捭阖几万年,早已是来去如风,迅捷如电,称雄宇内,罕逢敌手,不料今日一时轻敌,竟险遭所缚,实在是大出意料,众目睽睽,竟被扯落几根羽毛,实在是大伤颜面,前所未有!

那鹰鹫本就是个争强好胜的主,但凡相争都是要沾个便宜,今日竟丢人现眼,心中越想越气,眼见称王大会要散,心念一动,便忍耐不住飞掠而过,出其不意,意在示威,也算捞回点面子。

说实话,仅就功力而言,小不点的确离鹰鹫还差得很远很远。那鹰鹫一族,种类繁多,有鹰、雕、隼、鸢、鵟、鹫、鹞子、枭等,这只鹰鹫乃是远古鹰类始祖鹰王的直系血亲,与鹫类也是表亲,故而身兼鹰、鹫的双重特点,形体巨大,体态威猛,鹰目犀利,双爪强健如金钩铁爪,双翼展幅巨大,扇动扶摇,瞬息千里。

因族群稀少,鹰鹫仅有兄弟二人,数万年的征战,尽管神勇非常,却仍是独来独往,天涯孤旅。鹰鹫的心中充满着挥之不去的压抑和纠结。几万年来,正是这种内心深处的痛苦,那种无法排遣的矛盾冲突,令他喜怒无常,显得孤傲冷漠,令人难以接近。

原来远古的鹰鹫所处的社会,也是一个为门第、血统观念所统治的社会。他尽管有着父系鹰王的高贵门第,但在族群当中,人们却念念不忘他的鹫族血统。

原来,鹫类虽然体形庞大,健硕勇武,但外形却远不如鹰族潇洒俊逸,并且,部分鹫类族群尚有食腐的传统,在大多数鹰族的眼中那是一种令人不齿的行为。他的母系祖先本是XZ天葬的净台者,也就是那些把天葬师分解过的尸体分食干净,令人得以进入天堂的鹫族中的一员。

天葬是蒙古、藏族等少数民族的一种传统丧葬仪式之一,是一种古老而独特的丧葬习俗。藏族佛教徒认为土葬不纯洁,认为通过天葬可令人死后升上天堂。

通常在人死后,在黎明时分,将人的尸体蜷成婴孩的样子,把头屈于膝部,卷曲起来,用纯洁的白布包裹,放置于门后右侧的土台上,请来喇嘛诵经超度。择吉日由背尸人将尸体背到天葬台,先点“桑”烟引来秃鹫,喇嘛诵经完毕,便由天葬师处理分解尸体,群鹫应声飞至,争相啄食,以食尽最为吉祥,说明逝者生前没有罪孽,灵魂已安然升天,如未被食净,则要将剩余部分拣起焚化,同时念经超度。

藏族佛教徒认为,各地天葬台周围山里的秃鹫,除吃人尸体外,不伤害任何小动物,是一种功德无量的“神鸟”。

鹰鹫母系祖先的神圣工作,令无数的生灵得以超度升天,了结夙愿,这一令他们引以自傲的工作,却给他们的后人鹰鹫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鹰鹫被排斥于上流社圈之外,虽然在历次的族群保卫战中,鹰鹫屡立战功,功勋卓著,但在那些血统“纯净”的鹰族眼神里,流露出的却依然是不屑和鄙睨。鹰鹫无力改变这一切,他的心中充满了困惑、充满了无奈,他也曾梦想通过个人的勤学苦练,通过在保卫族群的血战中建立功勋,来改变人们的目光,然而最后他还是失败了。

鹰鹫的心中无奈的累积,终于化为了愤懑,化为了仇恨,可是这种仇恨不能表露,因为势单力孤的他,仇恨稍有表露,便可能招来灭顶的灾难。鹰鹫不怕灾难,可他还有兄弟,他还会有后人。

鹰鹫像一头愤怒的斗牛,不同的是斗牛可以尽情地冲杀,而他却还要面带微笑。几万年了,鹰鹫快要憋疯了。外表上他用高傲、放纵来掩饰着自己矛盾的内心世界。

几万年来,他一直在渴望着改变,渴望着奇迹的发生。可是,几万年了,他心中的期望之火几乎幻化为绝望。

今天,他听到了那个懵懂小儿的口中,说出了“清平”二字,清平世界、清平昊天,那不正是他心中多年的期待吗?那不正是几万年来,他梦寐以求希望实现的理想世界嘛!他仿佛突然间看到了曙光,他太想麾下有一支大军,帮助他实现心中的理想!而那个懵懂小儿却如何配得上,如何能比自己更合适呢?

然而,短暂的交手,却让他顿感失落,他欲离去,却又不甘心,因为他隐约感到他心中期待的同盟出现了,这种复杂的心理,患得患失的心态,令他做出了刚才那令人费解的举动。

他躲在云端里踌躇着,徘徊着……。适才众人们见到了他刚才那种孩童似的举动,俱已加了小心戒备。

其实,鹰鹫的一举一动,丝毫没有逃过天目道人的洞察,他的一思一念,也俱为青天菩萨所感知,在这两个人面前,鹰鹫毫无秘密。

天目道人心想,此人是友非敌,并且鹰鹫来去如风,功力绝非常人可比,应当引为兄弟,切莫失之交臂。

此时五人已下到将台之下,天目道人突然停住脚步,对着天际云端中的鹰鹫传音道:“英雄,不要客气,过来聊聊好吗?我等期待英雄很久了!”

天目道人深知鹰鹫的性格特点,放低自己,才会做到广纳英才。

鹰鹫听到后,如释重负,竟毫无迟滞,天目道人话音刚落,他已双翅垂立,站在了五人的面前。

众人一见,心中顿时啧啧称赞,不愧鹰鹫王者!只见他身高丈余,通体黑羽,闪闪发光,鹰目如电,鹰嘴如钩,浑身透射出一股慑人的威势。

那鹰鹫见高出众人太多,便摇身一变,化为人形,乃是一个彪悍神勇、英武潇洒的魁梧男子。他双手抱拳,昂头朗声说道:“多有唐突,还望莫要介意!清平昊天,还望海涵!”

小不点笑了一笑,也和众人一起还了礼。

只听天目道人笑道:“不打不相识,难得英雄来聚,快请快请!”说着,便同众人引着鹰鹫来到石室。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沧海一粟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