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慢慢爱上你在线阅读

慢慢慢慢爱上你

唐多令

小说 / 情感 · 59.4万字

7.6分 640人评分

从不良少女变成女法医的第二年,我在解剖台上重逢了自己的情敌,也是我曾经最好的闺蜜。她的丈夫前来认尸,我终于又见到了爱过的那个男人。十六岁生日那天,做保姆的老妈把一个大男孩带回家,告诉我他是雇主不能见光的私生子,以后跟我们一起住。是他告诉我,这世上没有坏女孩,只有犯过错的好女孩。他还说,以后有男人说爱你,要小心,慢慢慢慢爱……可他没说,那个对我说爱的人,可能就是他自己。一场始于青春的边缘之爱。从十六岁到三十岁,从女孩到女人,从过去到现在,我……慢慢慢慢爱上了你。

品牌:黑岩

出版社:黑岩

本书数字版权由黑岩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我把她解剖了

工作两年多了,我还是头一次在露天解剖室干活,没想到休假躲到偏僻的边境小镇上,还是躲不开面对尸体的命运。

一具新鲜的尸体此刻正躺在我面前的移动解剖台上,夏天的烈日透过树叶缝隙,在头顶晃着白花花的光影。

两个小时前,我正坐在小镇仅有的一家咖啡馆里悠闲地发呆,当刑警的闺蜜白洋坐着警车过来把我带走了,在车上她求我去帮忙解剖一具尸体,她们原来的法医出了车祸正躺在医院里,正好我这位稀罕的女法医近在眼前,她要我必须帮这个忙。

白洋还许诺我等解剖完,她会给我介绍大把边镇帅哥来补偿,我无所谓的一笑,低头开始看警方的调查资料。

一场抓捕毒贩的混战里,身份不明的一个年轻女人死在了现场,被人捅了好多刀,无法判断她是参与贩毒人员还是单纯的无辜路人。

听上去不会是个难度太大的尸检工作,只是这里简陋的工作环境却让我挺意外的。

我换好衣服,带上手套,伸手缓缓拉开了尸袋。

一张毫无血色,僵硬清秀的脸慢慢显露在我面前……我又仔细看了看,久违的熟悉感紧跟着呼啸袭来,我的呼吸在浓烈的血腥味里顿时变得困难起来。

“苗,语……苗语。”我对着尸体叫着这个名字,旁边的白洋不解的看着我,问我说什么呢。

我缓缓摇头,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恢复面无表情的状态,开始解剖。

解剖台上的年轻女尸半睁着她漂亮的眼睛,多年未见,她的容貌基本没变过,身上的衣服已经几乎完全被血浸透了,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女尸穿着的衣服很快就被脱光,我看着她左肩头上的那个纹身闭了闭眼睛,基本可以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了。

就是苗语,我曾经的情敌,曾经能说所有心事的那个好朋友。

白洋再次问我怎么了,我不想在苗语的尸体面前说什么,就回答没事,然后开始按着程序认真工作。

苗语的胸腹部有大片翻出来的肌肉组织和脂肪,能想见她死前伤的有多重。

我开始给白洋报数据,她和另外两个男警察跟在我身边做着记录:死者身中五刀,腹部两刀,胸口三刀。致伤方式基本可以确定为被单刃利器刺伤。

手术刀在我手上从苗语颈下开始下划,红红黄黄的皮下组织晃在眼前,我一下子就回想起十八岁那年,我陪着苗语躺在小诊所的手术台上等待堕胎那一幕,眼角忽的就热到发烫。

我狠狠忍住,手上继续麻利迅速的分割组织和骨肉。

几个小时后,缝合结束,我收工离开,一个人走到殡仪馆的树荫下,大口喘着气。喘着喘着,眼泪一点点从眼角渗了出来。

白洋小跑着到了我面前,看见我的眼泪她吓了一跳,赶紧问我究竟怎么回事,刚才解剖的时候她就知道我不对劲。

我望着远处墨青色的层叠山影,问白洋没人来认尸吗,白洋说不需要认尸了,我们刚才解剖尸体的时候,被抓的一个疑似毒贩已经交待说死者就是他老婆。

我的心开始突突猛跳起来,皱起眉毛问白洋,那个毒贩在哪,能不能让我看一眼他什么样子。

白洋带着我很快回到了小镇的派出所里,她领我站到一间审讯室的门外,隔着玻璃指了指里面的人。

这一刻我反而胆怯的不敢走近去看清审讯室里的那个人,我小声又问白洋,这毒贩叫什么。

“他交待自己叫曾念,谁知道是不是真名。”白洋回答我。

我愣了几秒,随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搞得白洋在身后莫名其妙的跟着我直喊又怎么了。

走出派出所门口时,迎面正好看到一对看上去十七八左右的大孩子手牵手迎面走来,两个孩子正在叽叽咕咕的亲密讲话,一身游客的装扮。

他们彼此看着对方,一直咯咯的笑着。

年轻的笑声狠狠刺激了我此刻的心脏,我猛地回头看着追上来的白洋。

“白洋,你不是总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近男色吗?我现在告诉你,就是因为刚才被我解剖完的那具女尸,还有……还有里面那个叫曾念的男毒贩。”

我说完才感觉到,自己握着手术刀从来不抖的手,这会儿正颤抖不止。

暮色四合之后,我被白洋拖进了酒吧里。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这座表面上安静闲散的边镇终于有了点儿我习惯的都市味道。

一杯烈酒下肚后,白洋举着空酒杯斜睨我,大声对我说:“哎,我帮你打听过了,那家伙镇上的老警察都认识他,常进常出那种……”

我扯扯嘴角,没说话。

“他们,他们有一个女儿,好像九岁了,孩子这下没妈了,搞不好连老爸也得没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向白洋,她冲我点点头。

原来他们连孩子都有了,都那么大了。

见我不说话,白洋朝我又凑近一些,“这么多年,你一直不知道他们下落,没找过他们?在咱们系统里托人找两个人,可不难。”

我苦笑一下,摇头。

我干嘛要找他们,从他们在我念大一那年一起私奔后,我就告诉自己要把他们从我的记忆中抹掉,抹的干干净净。

从来没想过,我跟他们会重逢,而且是如此惨烈的重逢。

苗语从来都是个决绝的狠姑娘,这我一直都知道。可他们为何落脚在滇越这个边境小镇上,曾念什么时候变成了毒贩,我不知道。

他们的生活里,我早已缺席太久太久了。

第二天中午,我在宿醉的头疼里挣扎着起了床,简单收拾下,按着白洋给的地址,我离开住的客栈准备去看一个人。

我在边镇安静的巷子里穿行,没费太大劲就找到了这个叫“角落小吃”的铺子,两个游客正坐在店门口吃东西,我也找了空位坐下来。

一个很瘦很瘦的小姑娘过来招呼我,额前齐刷刷的留海随着微风晃动,她把一张脏兮兮的菜单放到我面前,问我要吃什么。

我拿起菜单看着,随手指了一个滇越的特色小吃,小姑娘皱着小眉头,很认真的跟我确认了一遍后,转身进了铺子里。

我望着她晃在背后的一根小辫子,心头狠狠恍惚了一下。

这孩子的那张脸,实在长得太像苗语了,简直就是她年轻时候的翻版。都说女儿会长得更像爸爸,可我刚才似乎并没从小姑娘的脸上看到曾念的影子。

很快,刚才的小姑娘端着我点的小吃送了过来,放下后对着我粲然一笑,“这个要趁热吃呦!”

我下意识也对着她笑,可笑得鼻子阵阵发酸。

等小姑娘再次转身朝铺子里走时,我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你是团团吧!”

小姑娘扭脸回头看我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从铺子里几乎同时探出头看向我,我喊了声结账,中年妇女就走了过来。

她接过钱,低头闷声问我怎么知道那孩子叫什么。

我看见小姑娘又去招呼新坐下来的一桌客人,低声对中年妇女说,孩子还不知道她妈妈的事情吗。

中年妇女惊愕的瞪着我,旋即脸色难看的对着我使劲摇头,“不知道咧,你哪位?”

我正考虑着该怎么说明自己的身份时,就发觉中年妇女的目光突然移向了我身后的巷子里,她原本有些紧张的神色也随之一松,我纳闷的转过头。

“爸爸!爸爸你回来啦!”小姑娘欢快的叫声冲进我耳朵里。

我看着小姑娘跑向从巷子里走过来的一个黑衣男人,自己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黑衣男人抬手摸着小姑娘的头顶,我看到他的一只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小姑娘正在着急的问他手怎么了,妈妈怎么没一起回来。

我眼前闪过苗语毫无血色的一张脸。

“妈妈又到对面跑货去了,团团吃饭了吗?”黑衣男人回答完孩子,慢慢抬起头朝我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从他眼睛里捕捉到了熟悉而又久违那一丝阴沉。

十分钟后,我走到离铺子有些距离的一处河岸边上,身后没多久就出现了黑衣男人的身影,看来我们之间不用说话的那份默契,还残存着。

脚边的野草被风吹着贴在我裸露的小腿上,刺啦啦的让人发痒。

我深呼吸后,挤出笑容看着站在我身边的黑衣男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曾念……”

黑衣男人点点头,依旧是年少时那副冷淡疏离的神情。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