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的故事在线阅读

祖母的故事

(法)乔治·桑

童书 / 外国儿童文学 · 9.3万字

本书是乔治·桑写给自己孙女的童话,包括《会说话的橡树》《提坦的风琴》《小狗与灵花》《花儿说》《灰尘仙子》等八个故事。作者用纤细、感性而又温馨的语言为孩子讲述带有奇幻色彩的幻想和传说,情节奇异而趣味盎然,独具丰富的想象力、敏锐的观察力。祖母在小的时候,曾经因为不知道花儿们在说些什么而十分苦恼。如果教你植物学的老师告诉你,花儿不会说话,那就是他不想把真相告诉你……

译者:甘露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会说话的橡树(1)

——致布朗奇·埃米克小姐

从前,在塞尔纳斯的森林里,有一株粗壮的老橡树。这株橡树少说也得有五百多岁了,它被雷电击中过许多次,又重新长出了新的树冠,虽然像被什么压得很扁,却也算得上枝叶茂密、绿意盎然。

很长时间以来,这株橡树的名声都不太好。听邻村里最年长的老人们讲,在他们还年轻的时候,这株橡树曾经开口说过话,还吓唬过想在它树荫下歇脚的旅人。听他们讲,曾经有两个过路人想要在树下避避雨,结果却遭到了雷击。一个当场丧命,另一个及时逃开了,却也吓得不轻。当时,那个人听见一个声音警告说:

“快点走开!”

故事太过久远,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虽然这株橡树还被人们称作是“会说话的橡树”,可牧人们却并不害怕接近它。然而终于有一天,在艾米的奇妙遭遇发生后,这株橡树会巫术的名声便被人传得越发神乎其神了。

艾米是个可怜的牧猪小孩儿。他是个孤儿,生活很不幸,不光住不好、吃不饱、穿着破烂,对于那些他迫于贫苦而去牧养的畜生们,艾米也十分讨厌。艾米很怕它们,它们实际上比看起来更加狡猾,而且从来都不把艾米当主人看。艾米每天一大早就出门,把它们赶到树林里去吃橡树籽,晚上再把它们赶回到村子里。要是你看到一个孩子衣着破烂,露出小脑袋,头发被风吹得竖起,你一定会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子怜悯的情绪来,更别提他那苍白瘦弱的小身板儿,浑身沾满了烂泥,脸上也满是悲戚的神色,时刻像是受到惊吓一般,仿佛受尽了世间的苦难。在他前面,是一群乱喊乱叫的猪,它们斜睨着眼睛,把头埋得低低的,却气势汹汹,仿佛随时准备挑衅一番。在清晨的第一缕曙光中,路人们要是看到他追赶着猪群,跑在薄雾茫茫、欧石楠丛生的昏暗路上,或许会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窥见了狂风中旷野的私语。

尽管如此,这个可怜的牧猪小孩儿也不是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既漂亮又惹人喜爱。只是,他从来没有和我的小读者们一样,得到同龄孩子所拥有的悉心照料和幸福生活。他不会阅读,可以说是大字不识一个,平日里说的话也尽是最简单的词语。他胆子小,连开口要些果腹的东西也不敢,要是哪一天人们把他给忘了,他也只能怨自己倒霉。

有天晚上,猪群自己回到了猪圈里,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我们的小牧猪人还迟迟没有归来。直到大伙儿把萝卜汤都喝干净了,才发现少了艾米。东家让他的一个儿子去喊艾米,可东家儿子回来的时候却说,艾米他既不在猪圈,也没待在谷仓里。要知道,他平时都是睡在谷仓的稻草堆上的。大家觉得艾米一定是跑去了附近的姨妈家,于是不再管他,各自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去了艾米的姨妈家,却惊奇地发现,他压根儿没在那里过夜。昨天晚上村子里就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踪迹。大家开始向周围的人打听,然而谁也不知道艾米去了哪里。大家又到森林里去寻觅,却也一样徒劳而返,于是纷纷猜测,或许他已经被森林里的野猪和狼群吃掉了。可奇怪的是,森林里既没有艾米平时用来牧猪的小草锄,也没留下他平日里穿着的破烂衣服。难道艾米离开村子,到外面去流浪了吗?东家可不觉得艾米的离开是什么损失:这孩子真是一点儿也不称职,既不知道爱护自己的牲口,也不知道怎么让那些畜生们听他的话。

为了把一年剩下的日子挨过去,东家又重新雇了一个新的牧猪人,可艾米的失踪仍然让村子里的其他孩子陷入了恐惧之中。据说,有人最后一次看到艾米的时候,他正走过那株会说话的橡树旁,或许就是在那个地方,我们可怜的艾米遭遇了不测。新来的牧猪人因此非常小心,从来不带猪群经过那株橡树,其他的孩子玩耍的时候,更是离那块地方远远的。

你们或许要问了,那艾米到底怎么样了呢?别着急,听我慢慢跟你们讲。

那是艾米最后一次赶着猪群进到森林里,在距离那株粗壮的橡树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一簇开着花的野蚕豆。这种野蚕豆长着成串的蝶形花冠,有着玫瑰的颜色,非常迷人;花的下面长着块状的根,有榛子那么大,虽然有些苦涩,但整体味道还是很甜的。穷苦的孩子很喜欢吃这种块根,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到底还算得上是种食物。猪也对这种小东西很嘴馋,此刻已经跃跃欲试要上前抢食一番。当我们说起古代生活在我们国家中部、“食根为生”的隐士时,能想到他们最常吃的东西,大概就是这种野蚕豆的块根吧。

艾米知道,这些野蚕豆还没到好吃的时候,因为现在刚刚是初秋。不过,他想先标记一下位置,这样等以后蚕豆秆和花朵都变干的时候,挖起来就容易得多了。这时,一只小猪跟在他的后面,趁他不注意开始拱起土来,眼见着就要把野蚕豆都毁了。艾米看到这个贪吃的蠢东西只会白白糟蹋了蚕豆,匆忙地一锄头打在了那只小猪的鼻子上。铁锄刚刚擦过,在猪的鼻子上留下了浅浅的伤痕,这只猪一下子就发出了尖利的叫声,好像在预警一般。你们知道,这些畜生总会团结一心,几声痛苦的嚎叫之后,它们仿佛就要同仇敌忾了。再加上它们早就对艾米怀恨在心:艾米从来也没有爱抚过它们一下,也未曾给过它们哪怕一句赞美。猪群聚集起来,争先恐后地朝他嘶叫,将他团团围住,仿佛要吞掉他似的。可怜的孩子撒腿就跑,猪群则在后面紧追不放。你们也知道,这些畜生速度快得惊人,艾米勉强跑到大橡树下,沿着粗糙的树干爬到了上面。这群粗野的畜生仍然没有善罢甘休,又是嚎叫,又是威胁,试图拱起橡树,把树放倒。不过,这株“会说话的橡树”的根可是够大的,压根儿不会把这群蠢猪放在眼里,一直到太阳下山,这群进攻者才不甘心地鸣金收兵,决定回到农庄里去。而我们可怜的艾米呢,他知道,自己要是跟在猪群后面回村的话,一定会被它们吃掉,所以他下定决心,再也不回去了。

艾米很清楚,一直以来,这株橡树都被认为是中了魔法的。但是在他的生活里,苦难和厄运已经够多了,他都没有精力去管什么妖魔鬼怪的事。艾米从小就生活在困厄中,姨妈对他十分严苛,强迫他去牧猪,也不管他是多么害怕那些畜生。艾米天生就对猪有一种恐惧,可姨妈却坚持认为怕猪是他的错。每次他去看姨妈,央求她把自己留在她的身边,她总会抽他一顿,然后把他赶出来。因此艾米很怕他的姨妈,他所有的愿望就是能够到隔壁的村子里去牧羊,他希望那里的人们不像这里一般贪婪吝啬,对待他也不至于那么凶狠。

所以,当猪群离开的那一刻,艾米因为摆脱了它们凶恶的嘶叫和威胁,只感到一阵欣喜,他决定就在树上过夜。艾米灰褐色的布袋子里还有一点面包,刚刚被猪群围攻时,他一点儿也没想起来吃东西。他先把面包吃掉了一半,剩下的明天早上再吃。吃完了之后呢?就看仁慈的上帝怎么安排了!

小孩子们都睡着了,可艾米却难以入眠。他的身体很虚弱,常常燥热多梦,晚上也睡不好。他在两根裹满苔藓的大树枝中间,尽量让自己舒服地躺着,非常想入睡,但风吹得树叶低声吼叫,枝叶嘎吱作响。艾米感到一阵恐惧,开始胡思乱想起山魈鬼怪。冥冥中,他甚至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带着轻微的怒气,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

“走开,离开这里。”

开始时,艾米身上颤了颤,嗓子一阵干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随着风声渐息,橡树发出的声音也变得轻柔起来,那柔和而慈爱的音调,仿佛在艾米的耳边低语:“走吧艾米,离开这儿……”艾米忽然有了回答它的勇气,说道:

“橡树,我的好橡树,别赶我走。如果我现在下去,夜游的野狼会把我吃掉的。”

“走吧,艾米,走吧。”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却是愈发地温和了。

“我亲爱的、会说话的橡树,”艾米做出哀求的语气,“不要把我丢给狼群。你曾将我从猪的利齿下解救出来,方才又那么温柔地对我,就再行行好吧。我是个穷苦可怜的孩子,既不愿、也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今夜就请守护我吧。明早你一开口,我就离开这里。”

那声音于是不再反对,月光给树叶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艾米心想,橡树是允许他留下了,又或许,刚刚他听到的声音只是幻觉而已?渐渐地,他睡着了。奇怪的是,这一次他竟没有做梦,而是一觉睡到了天亮。醒来后,他爬下树,抖落了沾湿他破旧衣衫的露水。

“不管怎样,”他对自己说,“我得回到村子里去,我要告诉姨妈,那群猪想吃了我,我被它们逼得紧,只能在树上躲了一夜。或许这样,她就会给我换一份差事了。”

艾米把剩下的面包吃掉,将要动身时,他想谢谢那株橡树:它庇护了自己一天一夜。

“再见了,谢谢你,我亲爱的橡树,”艾米亲吻着树皮说,“我再也不害怕你了,以后我还会来看你,向你表达我的感谢的。”

他穿过旷野,朝着姨妈家的茅屋走去,到了村里的农场旁,他听到围墙那边有小孩儿在说话。

“反正,”其中一个孩子说,“那个放猪的小子没有回来,他姨妈家也找不到,那家伙就这样把猪扔下不管!他就是个没良心的懒蛋!要是让我碰上了,我一定用木鞋抽得他满地打滚。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用跑到野外放猪。”

“放猪有什么不好呢?”另一个孩子说道。

“我这个年纪还要放猪,简直是对我的侮辱。”第一个孩子回答,“要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去放猪还差不多,就像那个小艾米。可要是一个人已经十二岁了,他就有权利去放母牛,或者至少也是去放牛犊子了。”

两个小孩儿的谈话被他们的父亲打断了。

“还不快去,”父亲吼道,“赶快去干活儿!至于那个倒霉的牧猪娃,要是被狼吃了,只能算他倒霉;可要是被我发现他还活着,看我不狠狠地揍他一顿。就算他跑到他姨妈那里哭诉也没用,她早就打定主意让他跟猪一起睡,好教他学学怎样让猪听他的话,好好磨磨他的脾气!”

艾米被这番威胁吓得呆住了,真的以为要大祸临头。他跑到麦秸垛里藏了一天,到了晚上,一只山羊回到羊圈里,停下来不动,在吃着什么草料,这让艾米有机会挤到羊奶。他拿木钵挤满了两三碗奶,喝下去之后,他又躲回了麦垛里,一直到晚上。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所有的人都陷入到梦乡中,艾米才溜进谷仓里,把他的东西取出来,包括前几天东家给他的、还没有被姨妈要去的几个埃居[1],冬天用得上的一张山羊皮和一张绵羊皮,一个陶罐,还有几件破旧不堪的衣裳。他把所有的物件都塞在包里,走进院子,轻手轻脚地翻过栅栏,生怕发出响动。尽管如此,当他走过猪栏时,那群该死的畜生不知是闻到了他的气味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又开始尖利地嚎叫。艾米生怕东家从浅睡中醒过来,去给猪圈添草料,于是不敢稍作逗留,一口气跑到会说话的橡树前。

“现在我又回来了,我亲爱的朋友,”他对橡树说,“让我再在你的枝干上度过一夜吧,如果你同意了,就说句话好吗?”

橡树没有回答,四下一片安静,甚至连树叶都仿佛静止了一般。艾米想,不说话就代表它答应了。尽管艾米背上了全部的家当,他还是很敏捷地爬到了昨夜栖身的那根粗壮的树枝上,并在那里度过了安稳的一夜。

第二天天亮了,艾米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把他的钱和包裹藏起来,因为他还没想妥法子,怎么逃出村庄,而不是被人发觉再抓回去。他在头顶上方摸索,在大橡树的主干上发现了一个黑色的洞,这个洞是很久之前被雷劈出来的,因为洞的四周已经生出了一圈很大的凸起。在这个洞穴的底部,是一些灰烬,还有闪电劈碎的木屑。

“说真的,”艾米自言自语道,“这里用来做床实在是既舒适又暖和,也不用担心在睡梦中掉下去,虽然地方不大,但我睡起来足够了。不过还是要看看,希望没有别的什么凶猛的动物已经在里面安了家。”

他在这个避风港里四处摸索,发现顶上破了个窟窿,雨天会有些漏水,因此洞里面有些潮潮的。不过,艾米思忖,只要用一点苔藓把窟窿堵住就好了。而且,似乎有只猫头鹰已经在隔壁筑了巢。

“我不会打扰到你的,”艾米心想,“不过,我可能要把咱俩之间的通道堵上。这样一来,咱们都有自己的空间了。”

艾米收拾了小巢,准备好晚上过夜,又把包裹藏好,自己坐在树洞里,腿搁在树枝上,开始模模糊糊地设想,或许这样,自己就可以在树上生活下去了。不过这株橡树要是长在森林中间而不是森林边缘就好了,这样的话,就不会被过路放牧的羊倌、猪倌发现。可他不知道的是,自从他失踪之后,这棵树就变成了吓人的东西,哪里有人再敢靠近它。

不久他开始觉得肚子饿,尽管他平日的食量很小,可自从昨天晚上以来,他就没吃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要不要去把那些还没熟的野蚕豆挖出来吃呢?他记得自己做标记的地方离这里只有几步之遥。又或者他可以到树林深处去,找些栗子充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