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在线阅读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德)尼采

哲学 / 哲学经典著作 · 18.2万字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尼采的里程碑式的作品,几乎囊括了尼采的全部思想。全书以汪洋恣肆的散文诗体写成,熔酒神的狂醉与日神的清醒于一炉,通过“超人”查拉图斯特拉之口宣讲未来世界的启示,谱写了一曲人性的壮歌。

译者:储琢佳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查拉图斯特拉的序言

在查拉图斯特拉三十岁的时候,他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和他家乡的湖泊,去了山间。在那里,他享受着与自己灵魂独处的快乐,乐此不疲地度过了十年的光阴。但是后来,他改变了心意——在一个黎明破晓的清晨,他迎着晨曦,来到了太阳的面前,对它如是说:

“你这伟大的星球啊,如果不曾有被你照耀的世间万物,你的幸福在哪里呢?

“十年以来,你日复一日地照耀着我的山洞;如果不是因为我,我的鹰和蛇,你一定已经厌倦了你的光芒和你这每日的旅程。

“但是,每天清晨,我们都一如既往地等待着你,以获得你充裕的光辉,并为此祝福你。

“看啊!我就像那采集了过多蜂蜜的蜜蜂一样,已经厌倦了我自己的智慧,现在我只需要有人伸出手来接取我的智慧。

“我愿意赠予并传播我的智慧,直到智者在自己的爱好中重获快乐,而穷人因为自己的财富而再度欢欣。

“因此,我必须下山,伟大的星球啊!就像你夜晚下沉到海的那一边,将阳光施泽于下面的世界一样。

“我像你一样,也要下山,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我将要到他们那里去。

“那么,祝福我吧,你这平静的眼睛,你能够不带一丝嫉妒地将无限的快乐尽收眼底!

“为这只满得将要溢出水来的杯子祝福吧!因为它将溢出的金子般的水流会把你的快乐传播到四面八方!

“看!这只杯子愿意再次变空,就像查拉图斯特拉愿意重新为人一样。”

——就这样,查拉图斯特拉开始了他的下山之路。

查拉图斯特拉独自一人下山,没有遇见任何人。然而,当他进入树林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位老人。这位老人离开了自己神圣的茅舍,来树林中找寻树根。老者对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个路人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多年之前你曾路过此处。你叫查拉图斯特拉;不过现在你已今非昔比。

“当初你把你的灰烬搬到山上,如今你要把你的火苗带到山谷中去吗?你难道不怕被人以‘纵火犯’的罪名定罪吗?

“是的,我认出了查拉图斯特拉。他的眼睛是如此清澈,他的嘴角没有流露出一丝厌恶之情。他走路的样子不像是一位舞者吗?

“查拉图斯特拉确实改变了;变成了一个孩子,查拉图斯特拉已经醒了,你现在要到一群仍在熟睡中的人那里去做什么呢?

“你置身于孤独之中,就像身处于大海里一样,大海承载着你。哦,你现在打算上岸了吗?哦,你想要再度拖曳着你那沉重的躯体行走吗?”

查拉图斯特拉回答道:“我爱人类。”

“为什么,”这位圣人说,“我孤独一人来到这片树林中,难道不是因为我太爱人类了吗?

如今我爱上帝,我不爱人类。对我来说,人类太不完美。对人类的热爱会将我毁于一旦。”

查拉图斯特拉答道:“我怎么说起爱来!我要向人类赠予一件礼物!”

“别给他们任何东西!”圣者说,“不如减轻他们的负担,并为他们分担一些——这样做对他们来说是百利无害的好事,只要这样做于你有利!

然而,如果你想给他们一点什么,那么除了施舍之物,不要给予更多,而且要让他们为此而向你乞求!”

“不,”查拉图斯特拉回答道,“我不施舍别人,我还不至于可怜到那个程度。”

圣者对查拉图斯特拉哈哈大笑,如是说:“那就让他们接受你的财宝吧!他们不相信隐居者,也不相信我们会给他们带来礼物。

“隐居者行走在街上的脚步声在他们听来太过响亮。就像在夜里,当他们躺在床上听见黎明破晓前街上的脚步声时,就会暗自揣测:这个窃贼要到哪家去作案呢?

“不要到人类那里去,留在树林里吧!不如到动物中间去!为什么不像我这样呢?做一只置身于熊群中的熊,生活在鸟群中的鸟。”

“那么圣者在树林里做什么呢?”查拉图斯特拉问道。

圣者回答说:“我谱写颂歌并且吟唱;我作曲时,时而笑,时而哭,时而独语:我以此来赞美上帝。

“我以颂歌,以哭泣、欢笑和独语来赞美上帝,那是我的上帝。但是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礼物呢?”

当查拉图斯特拉听到这番话,便向圣者鞠了一躬,说道:“我能给您带来什么呢?还是让我快点离开吧,省得我要带走您的什么东西!”于是这位老人和查拉图斯特拉互相道别,他们俩笑得像孩子一般高兴。

然而,与老人分别后,当查拉图斯特拉又独自一人之时,他禁不住扪心自问:“这一切是真的吗?一位圣者居然待在树林里,并且未曾听说,上帝已经死了!”

当查拉图斯特拉来到离树林最近的一个城镇时,他发现许多人聚集在广场上。因为有人宣称:一个走绳索的人将在这里进行演出。于是,查拉图斯特拉向围观的群众如是说:

“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超人吧。人类是某种应当被超越的东西。你们做过什么来超越人类呢?

“至今为止,一切物种都创造出了超越自己的东西。我们应当顺应这历史的潮流,超越人类,而不是逆流而上,重返兽类的时代。

“在人类眼中,猿类是什么?一个笑柄或是一个耻辱的象征。而人类在超人眼中也是一样,一个笑柄或是一个耻辱的象征。

“你们已经完成了由虫到人类的进化,然而你们的内心却仍有虫性。你们曾经是猿类,现在你们却比任何一只猿猴都更像猿猴。

“即使你们之中最明智的人,也只不过是某种植物与妖魔杂交而成的不协调的产物。但是我让你们变成植物或妖魔了吗?

“瞧,我来告诉你们何为超人!

“超人是世界存在的意义。让你们的意志说:超人应当成为世界存在的意义!

“我恳请你们,我的兄弟们啊,忠于尘世吧,不要相信那些空谈超越尘世希望的人!不管他们有意或无意,你们都将深受其毒害。

“他们是些轻视生命的人,他们本身也深受其毒害,并且无可救药。人世已经厌倦了他们,所以,就让他们毁灭吧!

“曾经,亵渎上帝是最大的罪过;如今,上帝已经死了,这些亵渎上帝的人也将一并消失。现在最大的罪恶莫过于亵渎尘世,并且把一切不可探究之物的脏腑位于尘世的意义之上加以推崇!

“灵魂曾经蔑视肉体,这种蔑视在当时看来是极为神圣的事情——灵魂想要肉体消瘦、想要它丑恶、想要它饥饿。灵魂想要以此逃避身体与尘世。

“哦,那个灵魂本身还很消瘦、令人厌恶、饥饿,而残忍对它来说便是极乐之事!

“但是,我的兄弟们啊,也请你们告诉我,你们的肉体又是如何展现了你们的内心?你们的精神世界难道不是贫乏、肮脏并且充满了可怜的安逸吗?

“确实,人是一条被污染的河流。只有成为大海,才能纳百川而不受其污浊。

“现在,我教你们何谓超人:他就是这大海,你们的伟大轻蔑会沉没在其中。

“你们所经历过的最美好的体验是什么?就是当你们对别人表示轻蔑的时候。在那样的时刻,你们的快乐,连同你们的理智与美德,都会变得令人厌恶。

“这个时候你们会说:‘我的快乐有什么用呢?它不过是贫乏、肮脏和令人可怜的安逸。但是我的快乐本应当肯定我的存在本身!’

“这个时候你们会说:‘我的理智有什么用呢?它难道像狮子贪求食物一样求知若渴吗?它不过是贫乏、肮脏和令人可怜的安逸!’

“这个时候你们会说:‘我的美德有什么用呢?它并没有使我激情洋溢。我的善行和罪恶已经把我折腾得精疲力竭!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贫乏、肮脏和令人可怜的安逸罢了!’

“这个时候你们会说:‘我的正义有什么用呢?我并没有看出自己是炽热的炭火与木炭。然而正义应当是炽热的炭火与木炭!’

“这个时候你们会说:‘我的怜悯有什么用呢?怜悯难道不是那个钉着博爱者的十字架吗?但是我的怜悯并不是钉着耶稣的受难十字架。’

“你们曾经这样说过吗?你们曾经这样喊过吗?唉!但愿我曾听到过你们这样喊叫!

“这不是你们的罪恶——这是你们的自我满足在仰天呼喊:甚至是你们罪恶的贪心在仰天呼喊!

“那想要用舌头舔舐你们的闪电在何处?那应该灌输给你们的疯狂又在何方?

“现在,我来教你们何为超人:他便是这闪电,他便是这疯狂!”

查拉图斯特拉说完这段话,众人中有一个人喊道:“关于那个走绳索的人,我们听说的已经足够多了,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他为我们做的表演吧!”所有人都开始嘲笑查拉图斯特拉。然而那个走绳索的人,以为此番话是指他而言,于是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然而,查拉图斯特拉看着众人,非常惊讶。他接着如是说:

“人类是一根连接在动物和超人之间的绳索——一根系于悬崖之上的绳索。

“走过去很危险,停滞在半途中很危险,往后看很危险,战栗或畏缩不前,也很危险。

“人类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一个目标;人类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是一个过渡,也是一种沉沦。

“我喜欢那些只懂得如何像沉沦者那样生活的人,因为他们是向彼处的过渡者。

“我喜欢那些目空一切的人,因为他们也是崇拜一切的人,是射向彼岸的欲望之箭。

“我喜欢这样的人:他们不是到星星的那边去寻找沉沦与牺牲的理由,而只打算捐躯于大地,使大地终有一天能属于超人。

“我喜欢那些天性求知,而且乐于求知,以便让超人能有朝一日降临于地球的人。这样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衰落之路。

“我喜欢那些辛勤劳作和创造,为超人的到来建造房屋、准备好土地、动物和植物的人:因为这样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衰落之路。

“我喜欢那些热爱自己美德的人:因为美德是衰落的意志,是一支欲望之箭。

“我喜欢那些不给自己保留任何精神空间,而愿意完全成为自己道德精神的人:因为如此一来,他就渡过了精神上的桥梁。

“我喜欢那些把自己的道德变成自己的爱好和命运的人:因为这样他就会为了道德的缘故选择生存或者死去。

“我喜欢那些不愿有过多道德的人:一种美德要胜于两种美德,因为它是一种连接命运的更为牢固的纽带。

“我喜欢那些挥霍自己的灵魂、不愿接受感谢、也不愿回报的人:因为他们一直在赠予,却不曾为自己保留什么。

“我喜欢那些因为自己在掷骰子上占了上风而感到内疚,并问自己‘我没有作弊吧’的人。因为他们自甘灭亡。

“我喜欢那些先做出金子般的承诺,后付诸行动,并且坚持做的胜过承诺的人:因为他愿意追寻自己的衰落之路。

“我喜欢那些还未来者以正义,并为过去者赎罪的人:因为他希望作为现世者而毁灭。

“我喜欢那些因为热爱自己的上帝而惩罚上帝的人:因为他们需要凭借上帝的愤怒来成就自己的毁灭。

“我喜欢那些即使在受伤时,灵魂依旧保持深度的人,喜欢那些一件小事就会将其置于死地的人:因为这样他就会心甘情愿地越过桥梁。

“我喜欢那灵魂太过充实,以至于忘却自我而牵挂着万事的人:这样万事都会成为他走向沉沦的理由。

“我喜欢那些拥有自由的精神与心灵的人:这样,他的头脑只不过是他心灵的脏腑,而他的心却导致他走向沉沦。

“我喜欢这样的人:他们好像沉重的雨点一般,从乌云中一滴滴坠落在人们的头顶,因为它们预示着闪电的到来,并作为预言家而毁灭。

“瞧,我就是那闪电的预言者,是从云中落下的沉重的雨点。然而,这闪电就是超人。”

查拉图斯特拉说完这番话,又看了一眼众人,然后不再发话。“他们站在那里,”他心里说,“他们嘲笑我说的话。他们并不能理解我的意思,我真是在对牛弹琴。

“难道非要撕裂他们的耳朵,让他们学会用眼睛去聆听吗?难道非要像敲铜鼓那样喧哗不休,或者像苦行僧、传教士那般四处叫喊吗?还是他们只相信口吃之人的话呢?

“他们有一样引以为豪的东西。他们把这个值得骄傲的东西称作什么?他们将其称为文明;就是文明将他们与牧羊人区别开来。

“因此,他们不喜欢听到别人用‘轻蔑’这个词来谈论他们。所以我就要诉诸他们的骄傲。

“我会向他们提及最可鄙的人,就是那些最后的人!”

于是,查拉图斯特拉对众人如是说:

“是时候让人类确定自己的目标了。让人类种植他们最大希望的种子的时候到了。

“如今他的土壤还足够肥沃。但是终有一天,它会变得贫瘠而匮乏,再也孕育不出参天的大树。

“多么不幸啊!如今人类不再把他的欲望之箭射过众人的头顶,而他的弓弦也不再发出嗖嗖之声,这样的时刻正在来临!

“我告诉你们,世人必须在自身中留有混沌,才能生出一颗舞蹈的星星。我告诉你们,你们仍然留有混沌。

“真是不幸!人类不再为世界诞生新星的时候临近了。真是不幸!人类成为最值得鄙视、同时也最不会自轻自贱的时刻临近了!

“瞧!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最后的人!

“‘爱情为何物?创造为何物?欲望为何物?星球又为何物?’——最后的人眨了眨眼睛,这样问道。

“那个时候地球将变得很小,最后的人跳跃于其上,他将一切也变得很小。他的种群如同跳蚤一样难以根除;最后的人活得最为长久。

“‘我们发现了幸福。’——最后的人眨着眼睛说道。

“他们离开了难以居住的地区,因为他们需要温度。他们还热爱邻里,并且与他们的身体相互摩擦,因为他们需要温度。

“他们将生病与猜忌看做是罪恶,他们小心谨慎地前行。仍然被石头或人群所羁绊的人不过是傻子而已!

“他们偶尔吃点毒药,好让自己做个美梦。最终他们也会服用过量的毒药,在舒适中死去。

“他们仍然工作,因为他们把工作当做一种消遣。但是他们必须小心谨慎,以免这一消遣给他们带来任何伤害。

“他们不会再变得贫穷或富有:这两者都是负担。谁仍然愿意一统天下?谁仍然愿意俯首称臣?这两者都将成为负担。

“没有牧羊人,只有一群羊!每个人的追求都一样,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那些怀有其他情绪的人,就自觉地进疯人院吧!

“‘以前整个世界都疯了。’——他们当中最聪明的人眨着眼睛说。

“他们很明智,知道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因此,他们才会讥讽个没完。他们也会发生争执,但是很快就会握手言和——因为谁都不想破坏食欲。

“他们白天或晚上都有供自己消遣的小娱乐,但是他们很重视自己的健康。

“‘我们发现了幸福。’——最后的人一边说着,一边眨着眼睛。”

查拉图斯特拉的第一篇,即被称之为“序言”的演讲到此结束,因为此时人群的欢欣和呼喊声打断了他。“把这最后的人给我们吧,哦,查拉图斯特拉!”他们喊道,“把我们变成这最后的人吧!那样我们将把你变成献给超人的礼物!”于是所有的人都欣喜若狂地打着响舌。但是查拉图斯特拉却郁郁寡欢,他对自己的内心说:

“他们不能理解我,我所说的话他们根本无法明白。

“也许我在山里待的时间太久,听了太多树林和溪流的声音,以致我现在对他们说话,还像与牧羊人说话一样。

“我的灵魂是如此平静而清澈,就像沐浴在清晨中的山群一样。但是他们认为我冷漠无情,只擅长嘲弄和可怕的讥讽。

“他们现在看着我大笑:他们的笑中掺杂着愤恨;他们的笑中蕴含着冰霜。”

然而,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所有人都缄默不语,所有目光都汇集于一处。因为在此时,那个走绳索的人开始表演了:他从一扇小门里走出来,在系于两座塔楼、俯瞰着广场和人群的绳索上行走。当他走到路途的一半的时候,小门又一次打开了,一个衣着花哨的小丑似的少年跳了出来。这个少年快步尾随着那个走绳索的人。“快走啊,你这跛子,”少年用可怕的声音喊道,“快走啊,懒骨头,多事的家伙,面如土色的胆小鬼!小心我用脚后跟来给你搔痒!你在这两座塔楼之间干什么?塔里面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我的技术比你高明,你挡住了我的路!”他每说一句话,就离前者更近一步,但是,当他离走绳索者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这让所有的人都缄默不语,让所有的目光都汇集于一处——这少年突然如同魔鬼般地发出了一声吼叫,从挡他道的前者头上一跃而过。而被他越过的那个人看到他的对手获胜,顿时慌了手脚,在绳索上失去了平衡。他扔掉了平衡棍,身体比棍子更快地向下跌落。他的四肢就像漩涡中的枯叶,坠入了无底的深渊。广场和人群就像暴风雨中的大海一样,群众四处分散,乱作一团,特别是在走绳索者将要坠落的地方。

然而,查拉图斯特拉仍然站在原处不动,走绳索的人的躯体就坠落在他的旁边。他受伤严重,肢体破碎,但尚存一丝气息。过了一会儿,他恢复了清醒,看到查拉图斯特拉跪在他的身旁,便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我早就知道魔鬼会把我绊倒,现在他要将我拖入地狱。你难道想阻止他么?”

“我的朋友,我以我的名誉担保,”查拉图斯特拉答道,“你所说的一切都不存在:世上并没有魔鬼,也没有地狱。你的灵魂将比你的肉体消逝得更快。因此,现在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走绳索者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说:“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那么我的死亡并不意味着失去什么。我不过是一只动物,在人们少量食物的喂养和棍棒的威逼下学着走绳索。”

“你并没有失去什么,”查拉图斯特拉说,“你的职业很危险,但并没有什么值得轻视的。如今你以身殉职,因此我要亲手将你安葬。”

查拉图斯特拉说完这番话,这个将死的人没有再说话,他只是伸出手臂,好像要抓住查拉图斯特拉的手,以示感谢。

这时候,夜幕降临,整个广场都被黑暗所笼罩。于是群众渐渐散去,甚至连他们的好奇心和惊恐情绪都已经消退了。然而,查拉图斯特拉仍然坐在死者的身边,陷入深思,他因此而忘记了时间。最后,夜晚来临,阵阵凉风吹在这位孤独者的身上。于是查拉图斯特拉站起身来,在心里说:

“查拉图斯特拉今天确实收获不小啊!他没有捉到活人,倒捉到了一具尸体。

“人生无常,而且毫无意义,一个小丑似的人物就足以将生命变成厄运。

“我想要教会人们生存的意义,那就是:超人,从人类这乌云中射出的闪电。

“但是我离人类仍然很远,我的感觉与他们根本无法交流。在人类的眼中,我不过介于傻子与尸体之间。

“在夜色的笼罩下,查拉图斯特拉的路途也一片阴霾。来吧,你这僵硬似冰的同伴!我要带你前往墓地,并亲手将你埋葬。”

查拉图斯特拉在自己的心里说完这些话,就背着尸体开始了他的行程。他还没有走出一百步,就有一个人悄悄地溜到他身边,对他低声耳语起来——瞧!说话的人居然是那个塔中的丑角!

“哦,查拉图斯特拉,离开这个城市吧!”他说,“这里讨厌你的人太多了。品行端正的人痛恨你,认为你是敌人,认为你看不起他们;有宗教信仰的人痛恨你,称你为人民的公害。你遭人嘲笑是你的福气,因为,你说起话来确实就像个小丑。你和这只死狗有所牵连也是你的福气,因为通过这样的自我贬低,你今天逃过了一劫。不管怎么说,离开这个城市吧!否则,明天我又将从你的头顶上跳过,一个生者跳过一个死者。”

丑角说完了这番话,就消失了;然而,查拉图斯特拉却在漆黑的街道上继续行走。

在城门口,几个掘墓者遇到了他,他们用火把照亮了他的脸,认出了查拉图斯特拉,便开始对他大肆讥讽:“查拉图斯特拉背着这只死狗,真是件好事,查拉图斯特拉要亲自做掘墓人了!给这死狗挖墓,会弄脏了我们的手。查拉图斯特拉难道想与魔鬼争食?那好,祝你好胃口!只要你比魔鬼的技术更为高明就行!他说不定会把你们一起偷去吃了!”说罢,他们把头凑在一起,大笑起来。

查拉图斯特拉对此什么话也没说,只管继续前行。他走了两个小时,穿过了森林与沼泽地,听到林中饿狼的嚎叫,突然感到有些饥饿。于是他就在一个亮着灯的孤零零的小屋前停了下来。

“饥饿像强盗一般袭击了我,”查拉图斯特拉说,“夜深人静,在森林和泥沼地中,我的饥饿袭击了我。

“我的饥饿的脾性有些奇怪。平时往往吃过饭它才会来临,然而今天它却整日不见踪影。它究竟在哪里被耽误了呢?”

于是,查拉图斯特拉敲了敲小屋的门。一位提着灯的老者出现了,他问道:“这是谁?知道我难以入睡,还来打扰?”

“一个活人和一个死者,”查拉图斯特拉说,“给我一些吃的喝的吧,我一整天都没进食了。圣贤说:赐予穷人食物,将使自己的灵魂得到洗涤。”

老者退回到屋里,但是很快就回来了,将手里的面包与葡萄酒递给查拉图斯特拉。“对于饥饿的人来说,这里不是个好地方,”他说,“这就是我住在这里的原因。动物和人们都来向我这个隐居者求助。但是,让你的同伴也分享一点食物吧,他看上去比你更加疲惫。”

查拉图斯特拉说:“我的同伴已经死了,我没有办法再劝他吃东西了。”“那可跟我没有关系,”老者阴沉着脸说,“敲我门的人就必须接受我的馈赠。吃吧,祝你们一切顺利!”

在这之后,查拉图斯特拉又借着星光,沿着大路继续行走了两个小时,因为他已习惯了在夜间行走,并且乐意面对一切熟睡的东西。然而,当黎明破晓之时,查拉图斯特拉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茂密的丛林之中,前路已不见踪影。于是,他把死者放在一个跟他一样高的树洞里——因为他不想让它成为饿狼的美食——然后自己躺在了长满苔藓的地上。他几乎立刻就睡着了,虽然身体疲惫,心灵却很宁静。

查拉图斯特拉睡了很久,任凭黎明和清晨的曙光从他脸上掠过。然而,最后,他终于睁开眼睛,惊讶地注视着寂静的树林,又惊讶地看了看自己。接着,他很快站了起来,好像一个突然发现了大陆的航海家,欣喜地欢呼起来:因为他刚刚发现了一个新的真理。于是,他在心里如是说:

“我突然觉得茅塞顿开:我需要同伴,活着的同伴——而不是死去的同伴,就像我身上正背负的这具尸体。

“我需要活着的同伴,那些自愿跟随我前往任何地方的同伴。

“我突然觉得茅塞顿开:查拉图斯特拉的听众不应当是群众,而应当是同伴!查拉图斯特拉不应当成为一群羊群的牧羊人或者猎犬!

“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把羊群中的羊带走。群众和羊群一定会对我很恼火:查拉图斯特拉应当被牧羊人称为强盗。

“我称他们为牧羊人,然而他们却自称为善良和正义之士。我称他们为牧羊人,然而他们却自称为正统宗教的信仰者。

“看看这些善良和正义的人们吧!他们最痛恨的是什么呢?是那些打破了他们价值体系的破坏者、违法者,但是那正是创造者。

“看看这些正统宗教的信仰者吧!他们最痛恨的是什么呢?是那些打破了他们价值体系的破坏者、违法者,但是那正是创造者。

“创造者寻求的是同伴,而非死者,也不是羊群或者宗教信仰者。创造者寻求的是与他类似的创造者,是那些建立新的价值体系的人。

“创造者寻求的是同伴,以及与他们共同获得丰收的人:因为在他那里,一切都已成熟,只待收获。他需要的只是数百把镰刀:因此他愤愤不平地拉扯着大把大把的麦穗。

“创造者寻求的是同伴,是那些知道如何磨砺镰刀的人。他们被人们称为破坏者与善行和恶行的蔑视者,但是他们却在欣喜地从事着收获。

“查拉图斯特拉寻求的是与他相同的创造者,与他共同庆祝、共同收获的同伴:那些羊群、牧羊人和尸体对他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至于你,我的第一个同伴,请你安息吧!我已将你妥善地安葬于这中空的树洞里,从而免于狼群侵害的危险。

“但是,我现在要离你而去了,离别的时刻到了。在两个拂晓之间,我明白了一个新的真理。

“我不应该成为一个牧羊人,也不应当做一个掘墓者。我不会再向群众演讲;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一个死者说话。

“我要加入那些创造者、收获者与在收获中欢乐欣喜的人们:我将向他们展示彩虹和通往成为超人之路的全部阶梯。

“我将唱歌给那些独居一隅的人和双宿双栖的人听。对于那些有兴趣聆听闻所未闻的事情的人,我会让他们心满意足的。

“我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行,我遵循自己的道路;我将会超越那些虚度光阴和行动迟缓的人们。这样我的行进之路就成了他们的沉沦之路!”

当查拉图斯特拉在自己的心里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已是正午时分;他好奇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因为他听到自己头顶上传来声声刺耳的鸟鸣声。看啊!一只鹰在天空中绕着大圈子盘旋,它的身上还悬着一条蛇,不像是它捕获的猎物,而更像是一位朋友,因为这条蛇缠绕在鹰的脖颈上。

“这是我的鹰和蛇!”查拉图斯特拉满心欢喜地说。

“一个是世上最骄傲的动物,一个是世上最聪明的动物:它们是来侦察的,它们想知道查拉图斯特拉是不是还活着。确实,我还活着吗?

“我发现,自己身处于人群中所面临的危险比身处于兽群中还要多,查拉图斯特拉走在危机重重的道路上。让我的动物来为我指路吧!”

在查拉图斯特拉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想起了森林中那个老者的话。于是他叹了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如是说:

“我想变得更聪明一点!就像我的蛇一样,内心足智多谋!

“但是我所期盼的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希望我的骄傲永远与我的智慧相伴。

“如果有一天我的智慧抛弃了我——唉!它总是喜欢离我而去!那么就让我的骄傲和我的愚蠢一起远走高飞吧!”

查拉图斯特拉就这样开始了他的沉沦之路。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