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道神藏在线阅读
会员

玄道神藏

猿族觉醒

玄幻 / 东方玄幻 · 528万字

群仙臣服,万魔称颂,脚踏乾坤,横扫万敌。一名从山村之中走出的少年,一段武道破天的故事,一个湮灭诸天神魔,独霸万古的传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神若犯我,我便屠神。我的道,乃杀戮之道。我的刀,乃屠神之刀。

品牌:大众书网(逐浪网)

本书数字版权由大众书网(逐浪网)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少年狂

大燕,开元三千九百六十五年,边城郊外,马鞍镇。

艳阳如火,照耀着金黄的沙粒似如滚烫的火珠一样。

一望无际的大海,发出湛蓝色的幽光,远远看去似如水天一线。

彭!一声水花崩裂的声音响起,只见临近海边的一处礁石附近,一道人影冲天而起,脚踏浪花,飘落在礁石之上。

这道人影上身光着,下身穿着短裤,其模样乃是一名飞扬少年。

这少年虽然身材不似高大,但身材健猛,五官精致,胸膛腹部棱角分明,隐含着爆炸般的力量。

其暴露的皮肤上,疤痕遍布,猛看之下给人一种凶悍狰狞的感觉。

少年面孔坚毅,浓眉大眼,高高的鼻骨,虽然称不上英俊潇洒,但却另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感觉。

从其眼神之中可以看出少年的年纪不大,脚下翻转水花,神色之中偶尔还会透出一丝天真。

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少年定了定神,看准了隐约在海水之中的石礁后,少年身影晃动,消失在了原地。

嗖嗖,少年三窜两窜,踏在一个个临近海边的礁石之上,很快遍来到了附近的金黄色沙滩之上。

“呼,该回去了!”夏力轻叹一声,甩了甩乌黑的长发,随即将手中的鱼枪抗在了肩膀之上。

从今以后,他将离开这里,远走他乡,去见自己母亲临死之前都不肯说出的亲生父亲,离别之际,难免不了有些伤感。

夏力今年十二岁,唯一的亲人也就是他的养父谢广烈,幸运的是谢广烈是一名低阶武者,不幸的是他以酒为命。

早年间,谢广烈在马鞍镇上也算的上是小有名气,直到夏力的母亲夏雨荷死后,谢广烈才一蹶不振,终日醉酒。

此事说来话长,夏力听镇上的老人说,当年他的母亲夏雨荷是怀着身孕来到马鞍镇上的。

年轻貌美的夏雨荷孤身一人,又怀着身孕,时间久了,自然惹来了镇上的恶霸觊觎。

故事很老套,谢广烈年轻有为,挺身而出,打跑了恶霸,救了夏雨荷,也就在那年,夏雨荷生下了夏力。

郎有情,妾有意,半年后谢广烈与夏雨荷拜堂成亲成为了一家人,顺理成章,谢广烈也就成为了夏力的养父。

为了尊重夏雨荷,谢广烈并没有要求夏力更名改性,因此一直以来,夏力都是跟随着母亲的姓氏。

在夏力四岁那年,夏雨荷抱病而亡,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年轻有为的谢广烈开始酗酒,并且开始赌博。

若不是靠着早年间打下的武道底子,在马鞍镇上开办了唯一一家武馆,谢广烈恐怕早就败光了家当,沦落街头。

即使是这样,夏力的日子也过的不是很好,不然他也不会用自己母亲留下的首饰打造了一杆鱼枪,用来下海捕鱼,补贴家用。

虽说夏力年纪不大,但在武道之上却有非同一般的天赋,年仅十二岁,夏力便达到了高阶武徒的层次。

大燕国,以武道立国,民风彪悍,即便是平常老百姓也会练上几招,若有名师指点,即可踏足武道,练就神通。

武道分后天和先天之说。

后天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乃是武徒,举手之间可提百斤之上重物,舞刀弄枪,可敌豺狼虎豹。

第二阶为武者,武者可飞檐走壁,以气伤人,若有武技傍身,更可行走江湖,扬善除恶,或保家护院尊为护卫。

武者之上便为武师,凡俗亦尊为宗师,此乃后天极致,有莫大神通。

十二岁的高阶武徒,虽不是万里挑一,但也是天赋异禀,整日迷迷糊糊的谢广烈也不知道夏力竟然在武道上这么有天赋。

当然即便是知道了,谢广烈恐怕也不会重视,现在的谢广烈清醒的时候很少,大多都是在醉酒和睡觉之中渡过的。

……

小半个时辰后,夏力回到了马鞍镇的街道上,与往常一样,马鞍镇还是那样的热闹。

留恋、不舍,一种对未来的恐惧和幻想,充斥着夏力的内心。

穿梭在人群之中,一切都与往常无二,临街小贩的叫卖声,咕咕之叫的大公鸡,匆匆忙忙出海打渔的青年,以及留在镇上的做饭洗衣的妇女们……

“哈哈。”突然一个刺耳的笑声打破了正在沉浸之中的夏力。

“哎呦,这不是夏力吗?现在你可是名人啊,马鞍镇上的官老爷都去巴结你那个酒**亲去了。”一个满脸油光的胖子出现在夏力的面前,胖子左右还有几个笑嘻嘻穿着华丽的少年。

“瞎说什么啊赖八,小心那些官老把你关进大牢,到时候你父亲又要用银子赎你了,没听说夏力是什么雍王的私生子么。”一名少年一脸坏笑的开口说道。

“私生子?哈哈,不过是一个贱婢生下的孽种而已。”胖子不屑的吐了口吐沫,一脸的鄙夷之色。

“也对,也对,不就是个什么雍王的私生子么,哪里能与我们马鞍镇四大公子想比。”刚刚那名少年得意洋洋的讥讽道。

“哈哈!一会回府我也去弄个贱婢,让她怀上私生子!”另外两个华服少年也是大笑。

“你们说够了没有,说够了赶紧滚开,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夏力脸色一寒,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四个人都是镇上大财主家的子弟,平日里娇生惯养,横行无忌,在马鞍镇上臭名昭着。

为了不惹麻烦,平日里夏力都会躲着他们,即便说一句两句,夏力也只当没听到罢了,可是今天,夏力决定不再容忍他们的放肆。

“你还敢骂人,贱婢生的私生子竟然敢骂人,岂有此理!”那个胖子大怒,一脸的肥肉犹如蛆虫一般不停的蠕动着。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给我上,给我上,打死他!”胖子冲着身后的家丁怒吼道。

“对,还有你们,白他玛养你们了,本少爷竟然被私生子侮辱,你们还站着发呆,我踢死你们!”旁边的另外三名少年也是纷纷招呼身后的几个家丁。

呼啦!十几个家丁如梦方醒,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朝着夏力冲了过来。

“哼!”夏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子微弓,双脚错开,扛着的鱼枪被他握在了手中。

“啊,哎呦!”

“砰!”

“啪啪!”

一阵烟尘四起,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一盏茶过后,夏力一脚踢飞了最后一名冲上来的家丁,来到了四名华服少年面前。

“你,你怎么这么厉害。”为首的胖子,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夏力。

虽然他早就知道了夏力跟着他的养父谢广烈修行了什么武道,可是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那个酒鬼能教导出什么厉害的人物,如果早知道夏力这么能打,他才不会闲的没事招惹夏力呢。

“哦?怎么,害怕了?一个私生子而已,需要这么害怕么。”夏力眯着眼睛嘲讽的说道,私生子,这是一个让夏力又悲伤又无奈的词语,每当想起这个词,夏力的心里都非常不舒服。

“你,你不能打我,我父亲是大财主,打了我,官老爷一定会把你抓进牢里的。”一名华服少年面露狰狞的说道。

“呵呵,你们刚才不都说了马鞍镇上的官老爷巴结我们家还来不及呢,怎么又会来抓我呢。”夏力一脸的煞气,看着他们惊惧的样子,夏力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

“难道我变坏了?”夏力心中暗想,毕竟原本的他可是一名乖巧懂事少年。

“啊,啊,呜呜,不,不要打我!我怕疼!”刚刚说话的那名少年一改之前的凶狠,瘫坐在地上惊骇道,与此同时一股尿骚味出现在空气之中,可能是有些惊吓过度的,这名少年顿时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没用的东西!”夏力冷哼一声,厌恶的看了那少年一眼,一脚踢在了一旁。

这一脚夏力虽然只用了一分的力气,但也听到了那名少年肋骨断裂的声音。

“啊!打!”突然那个胖子冷不丁的朝着夏力的眼眶挥拳。

“你倒是有些骨气,可是速度太慢了!”夏力右手一张,便抓住了那个胖子在的拳头,单臂用力,夏力狠狠的将胖子仍了出去。

扑通!胖子被这一仍,顿时爬在了四脚朝天的仰壳倒在了空地之上。

“噗!”可能是这下摔的有些重的缘故,胖子的袍子顿时裂开,露出白囔囔的肚皮,口中吐着白沫,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饶命,饶命,夏力大哥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另外两名华丽服少年,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身子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此刻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眼看马鞍镇四害竟然落的如此下场,不由得一个个拍手称快,认为夏力做了一件好事。

“哼,你们两个还算识相,不过这还不够,我命你们二人互相打对方的嘴巴!”夏力看着跪在地上的两名华服少年。

这二人平日里作恶多端,有一次甚至将一名老汉的腿打折,奈何这两名少年的父亲都是大财主,通过关系,贿赂钱财,他们并没有让自己的儿子得到惩罚。

虽然这件事情经过官府审判,老汉得到了一些赔偿,但原本身体健朗的老汉从此落下了病根,后来不到半年便撒手人寰。

那名老汉是个卖豆腐的外乡人,平日里待人不错,经常资助一些无家可归贫苦的穷人,因为在马鞍镇无亲无故,人死之后,丧事都是镇上的村民为其筹办的,因此镇上好多人都对这两名少年恨之入骨。

如今夏力当街教训马鞍镇上的四害,自然是得到了大家的赞扬。

“啪啪!”两名少年听到了夏力的话之后,顿时满脸恐惧的开始打起了对方的嘴巴。

“不要停,打到你们悔悟为止!”夏力站在一旁,一脸严肃的监督着。

一炷香后,两个肿胖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的衣服没变的话,相信不会有人将他们与之前的两名少年联系在一起。

“夏大哥,可,可以了吧。”两名少年支支吾吾的说道。

“带上你们的家奴滚吧!从此以后如果让我再发现你们作恶多端,我便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之后,夏力扛着鱼枪,消失在人群之中,阳光照射下,留下了一个被拉长的背影。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