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在线阅读
会员

仙缘

一袭深蓝

仙侠 / 幻想修仙 · 84.1万字

与世隔绝的黑暗空间,被人遗忘的上古遗族;以山岳为阵封印的绝世凶灵,夺天地造化的神秘葫芦。与这一切交织在一起的主角,将会为我们谱写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品牌:福州掌中

本书数字版权由福州掌中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长生经

黎明,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两名身穿青衣的童子走在树林里,二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白色瓷瓶,一根半尺来长的铜签。

只听年纪较大的那童子开口道:“看好了,只有靠近花朵的露珠才能用,最好不要让铜签碰到露珠。”说着,走到了一株蒲公英前,用手中的铜签轻轻一压蒲公英的叶子的末端,蒲公英草叶上的露珠立刻滑进了他手里的青瓷瓶。

年纪较小那童子点了点头,道:“我懂。但是林荫堂前不是有个承露的铜人,它头顶的铜盘里不是每天早上都有满满一盘露水,为什么还要辛辛苦苦出来自己采集呢?”

年纪较大的童子摇了摇头道:“不一样的。铜人的露水是炼药的,我们现在采集的晨露是居士服用丹药时用的。你可千万别想偷懒,用铜人的露水或者河水井水冒充,居士只要一尝就能尝出来。”

年纪较小的童子吐了吐舌头,他心里还真就是这么想的,没想到一眼就被这一位墨师兄看破了。

年纪较大的童子继续往前走,口中还在说道:“花有花露,草有草露,花露和草露不能装在一起……”

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的时候,两名童子已经开始往回走了。因为太阳出来之后,晨露就不能用了。而在郁郁葱葱的树林深处,赫然有一座气势磅礴的道观,观前“出云观”三个龙飞凤舞的金字正在阳光下发着光。

“墨阳,你怎么搞的,你不知道今天居士要服丹?居然这么迟!”才进观门,就见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瞪着年纪较大的童子喝道。

“大师兄,你不是不知道,我今天要带徒弟。”墨阳苦笑。

青年一摆手:“得了,我管你是什么原因,赶紧进去!还有,吴羽的事情你可别乱说,居士现在还不知道的。”

墨阳闻言大吃了一惊,吴羽正是跟着他一起去采集晨露的童子。怎么,大师兄告诉他吴羽是居士新收的小师弟,让他教这一位小师弟一些日常起居,原来这师弟竟是假的?

青年此时已经露出了不耐烦之事:“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见居士!”

墨阳无法,只得答应一声,直奔紫霞殿。

他和其他跟着居士学道的师兄弟不一样,只不过是居士收留的一个小乞丐。其他师兄弟的家属时不时会送各种日常用度和金银财物到观中来,尤其是大师兄薛玉人,听说这出云观都是薛家出钱修建的,他可惹不起。

紫霞殿内青烟袅袅。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正盘膝坐在蒲团上,他面前有一只朱红色的丹瓶。墨阳一走进大殿立刻躬身施礼:“弟子来迟,恳请居士原谅。”说着,将手中装着晨露的小瓷瓶放在了老道面前。这老道便是出云观的主人出云居士,他不仅收留了墨阳,也点燃了墨阳对修道成仙的向往。

老道只是闭目,也不知道是不想理睬墨阳,还是根本已经入了定,没听见墨阳的话。墨阳对此见怪不怪,对老道又施了一礼,转身便往外走。

“是阳儿么?”在墨阳即将跨出大殿。出云居士却突然开口了。

墨阳连忙止住脚步,转过身来恭敬道:“正是弟子。”

出云居士点了点头:“去,把外面围观的人都叫进来,我有话说。”

墨阳愣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多问,答应一声之后边出了大殿。殿外早有十几名和墨阳一样身穿青衣的弟子,大师兄薛玉人赫然也在其中,此时不等墨阳开口,薛玉人已经问道:“喂,怎么样,今天居士服用的是什么丹药?”

墨阳笑了笑:“不用问我。居士让我出来叫你们进去。”

十几人闻言,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薛玉人当抬脚走了进去。其余人一见有人先走,也纷纷跟着往里走。墨阳迟疑了一下,终于也跟了进去,居士虽然没说让他也进去,但也没说叫他传话就走,不如进去听一听。

“……东西你们自可取去。”因为墨阳迟疑了一下,所以他进来时,只听到了出云居士最后的一句话,而是后半截。接着就见出云居士将身前朱红色丹瓶抓起,将里面的丹药一古脑倒进了嘴里,就着晨露吞了下去。

‘居士到底说了什么?’墨阳皱了皱眉。此时殿中众人的表情实在是太奇怪了,有迟疑,有惶恐,有兴奋,有窃喜,还有人紧紧盯着居士的脸,目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砰!’

服下了丹药的出云居士面上突然呈现出一层酱紫色,接着就倒在了地上,倒下的同时,眼口鼻中也流出了紫黑色的鲜血。皮肤下一道道紫黑色的纹路清晰可见,他体内的鲜血竟然一瞬间全成了紫黑色。

“居士!?”墨阳大惊失色,连忙上前去扶起出云居士。居士不过是刚刚死去,身体却已经僵硬得像块木头。

“是最霸道的紫霞丹。他死了。”薛玉人开口了。话语声虽然不大,却夹带着一股兴奋和狂热。

墨阳浑身一震,霍然转头喝道:“你想干什么!?”

薛玉人根本不理会墨阳,突然脚下一点,朝紫霞殿的后殿冲了过去。后殿是出云居士的书房,平日里根本不允许任何人入内的。其他人一见薛玉人这动作,也都纷纷醒悟过来,跟在了薛玉人身后,当然也有胆小的,只是愣愣看着出云居士的尸体,显得手足无措。

“居士刚才和你们说了什么!?”墨阳见众人发疯一般的行径,猛然一把抱住了其中一人的肩膀用力地摇晃。出云居士不仅仅是收留了他,还教他识文断字,炼丹炼药,在他眼里,出云居士就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如同父亲一般的存在。

“居士说,居士说,他死了……他要是死了,观中的东西随便我们取走……”被墨阳抓住肩膀的少年显然已经被吓呆了。过了老半天才语无伦次地开口。

“他要是死了?你说居士知道自己会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墨阳眼睛都红了。

“哇!”被墨阳抓住肩膀少年终于放声大哭起来。墨阳一愣,知道没办法从这人口中问出什么了,又转头看向在场的另外一人。这人不等墨阳靠近,已经大叫着跑了出去:“妈妈!这里好可怕!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此时,紫霞殿后殿传来了一阵的嘈杂声。

“放肆,我是大师兄,《长生经》当然归我!”

“滚你的咸鸭蛋!没听居士说,‘东西尽可自取’,谁找到归谁!事到如今,谁还管你什么大师兄二师兄!”

砰!

“哎呀!你怎么打人!”

“……”

出云居士的死讯很快就被观中所有人知晓了,不断有人从紫霞殿进进出出。进去时候迫不及待,出来的时候手里往往会多出许多的东西。那些都是出云居士的东西。墨阳呆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也无法阻止,也许他也应该从居士书房或者卧室拿上一两件东西,不为贪图什么,只做纪念也好。可是,出云居士尸骨未寒,他又怎么忍心如此去做。

“墨大哥,走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推了一下呆若木鸡的墨阳。

墨阳被这一推,立刻“砰!”地一下倒在了地上。这一下,立刻把推他的人吓了一跳,不过当看到墨阳茫然地抬起头时,推他的人才松了一口气:“墨大哥,走水了!”

“走水……?”墨阳还是有些茫然。

“着火了!”来人见墨阳一副木头人一样的表情,立刻又大声道,边说着,边拉起墨阳就往外跑,这人正是吴羽。他并没有参与众人的争抢,一来他年纪小,争不过其他人;二来他才刚到出云观不久,对于修道懂得并不多,不知道什么东西值得要,什么东西不值得,所以只想赶快走。

墨阳总算回过了神,地上出云居士的尸体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人用一张被褥盖了起来,鼻中则闻到了一阵焦糊的气味。他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浓烟滚滚,那正是丹房的方向,丹房里最多硫磺硝石,平日用火都是非常小心的,丹房外也有几口常年盛满水的大水缸,以备发生意外,但是以如今出云观的情况,当然不会有人去救火了。

“不行!我要救火!”墨阳一下甩开了吴羽的手,朝丹房跑了过去。

吴羽一惊,连忙又用双手拉住了他:“你傻了?这么大的火怎么救?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放的!”

墨阳一愣:“故意?”

吴羽自知说漏了嘴,当即也不再开口,只是催促道:“走吧!快走吧!”

墨阳茫然道:“走?走去哪里?”

吴羽皱了皱眉,道:“我知道你没有家,你可以跟我走!”

墨阳摇了摇头:“我不走。”

吴羽跺了跺脚,终于不在理会半呆半傻的墨阳,独自往外跑了。他和墨阳并没有多深的交情,来找墨阳只不过是因为这几天墨阳对他不错,此时墨阳既然不走,他当然不会留下来的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