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爪王在线阅读
会员

鹰爪王

郑证因

小说 / 武侠 · 116万字

主要讲述了清同治初年,发捻猖撅。陕西告急,京机镇动,捻西以二十万众,三路攻陕。幸经多隆阿将军率兵往剿,大破捻贼于荆紫关,捻贼遁走。可是各处依然是萑苻遍地,宵小横行,尤其是陕豫两省接境的地方,防守最为吃紧。潼关、武关、荆紫关等处,跟河南接境,恐怕从河南阙乡、芦氏、焦耳山各地窜过捻匪来,所以各关隘全驻守重兵。但华阴县南,商南一带,仍潜伏着不少发捻党羽,不时扰动,居民一夕数惊,不得安枕。清廷诏授多隆阿将军为钦差大臣,督办陕西军务。

出版社:天信文创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走风尘失书贾祸

清同治初年,发捻猖撅。陕西告急,京畿震动,捻酋以二十万众,三路攻陕。幸经多隆阿将军率兵往剿,大破捻贼于紫荆关,捻贼遁走。可是各处依然是萑苻遍地,宵小横行,尤其是陕豫两省接境的地方,防守最为吃紧。潼关、武关、紫荆关等处,跟河南接境,恐怕从河南阌乡、芦氏、焦耳山各地窜过捻匪来,所以各关隘全驻守重兵。但华阴县南、商南一带,仍潜伏着不少发捻党羽,不时扰动,居民一夕数惊,不得安枕。清廷诏授多隆阿将军为钦差大臣,督办陕西军务。多隆阿遂坐镇陕西,调派各地劲旅,分驻各关隘,镇抚盘查,不遗余力。

这日正当午后,潼关守备武建勋,督饬弁勇,检查过关的商旅,忽有一个游民模佯的汉子,慌慌张张来到关上告密。守关的弁勇,把他带到守备武建勋面前,问他有什么事求见。这个游民说是事关重大,请守备大人得容他屏人密禀。守备武建勋迟疑半响,遂准许他的请求,把他带到关旁营房里问话。

在当时驻防各师旅,以及各府州县,全悬有重赏。凡有举发通匪窝匪的,只要问实了,立刻予以厚赏;若是有功名的,并可晋级提升,并且保守举发人姓名的秘密。这一来虽是肃清了不少匪患,可是弊窦丛生,挟嫌报复、栽脏构陷的,时有所闻。

当下潼关守将武建勋,把这游民带到营房里,屏退左右,蔼然和气地问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有什么重大事来告密?只管说来。”这游民遂说道:“小人名叫阮松,是这华阴县本地人,素日做小生意为生。因为长毛闹事,生意不赚钱,把本钱吃光。今日小民到亲戚家去探亲,临回来,看见前面一人,行色很是慌张。正走在平阳街口,从身上掉下一个纸包。小人拾起来时,本想立刻还给他,只是这人行色惊慌,好似有什么紧急事故。小人动了疑,遂把掉的小包打开,里面油纸封裹着一封信,收信人却是我们这华阴县的大财主杨文焕杨二老爷,发信的地名,只认得临淮。”

“小人想这临淮乃是发捻盘据之地,去年我们这里窜过来的匪首张乐行,听说就是在临淮关盘据。小人遂多了疑,暗把信拆开,可惜我识字不多,信里字写的太潦草,不过大概的情形说是张乐行奉伪忠王命,与两个同党,三路会兵夹攻陕西,叫这杨文焕赶紧到准上避祸。小人是这本地的老百姓,只盼本地别再遭劫,倘若长毛子再来了,哪还能活?遂把这封信收起来。暗缀着这人。他在潼关厅左近落了店,小人一想这事关系重大,故此到大人这里来告密举发。”说到这里,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递给了护兵,护兵呈给了守备武建勋。

武建勋听这阮松一番话,深为惊讶,从护兵手中把纸包接了过来,打开一看,这封信封皮上写:“华阴县龙潭街,杨二老爷杨文焕升启”,下款是:“道隆自临淮关拜缄”。封口已经拆开,遂把信笺抽出来,从头细看,好一笔行书苏字,写得笔走龙蛇,苍遒劲古,上面写得是。

文焕仁兄青鉴:湘江分袂,三载于兹,每忆丰仪,时深渴想。当年弟困厄穷途,非我兄慷慨解囊,贱躯早填沟壑,每念热肠侠骨,令弟没齿难忘。弟连年奔走风尘,依然故我,唯贱躯粗适,堪告故人耳。闻忠王令张乐行等,会兵三路夺取关中。我兄所居,适当其冲,似宜速作趋避,免罹兵燹。见信可速偕宝眷随小徒华云峰暂来淮上,时机迫促,万勿迁延。弟有要事羁身,稍事躯挡,或当亲赴关中,躬迓行旆也。把握匪遥,不复缕缕,书不尽意,敬请钧安并侯潭第清吉弟王道隆顿首。

守备武建助把信看完,眉头紧皱,暗想这事颇有些棘手,信中并没有通敌的字样。不过临淮关一带,已陷入贼手多时,怎么倒要到那里去避难?捻发盘据之区,我军全派有暗探刺探贼情,李秀成既有取关中之意,怎么我军一点风声没有?这写信人不过是个平民百姓,怎会知道这么清楚?并且对于发捻的称呼显有尊祟之意,杨文焕跟王道隆莫非有重大嫌疑?

武守备一端详这告密的阮松,双瞳闪烁,面露惊惶,已大半猜出他得这信的原故,遂和颜悦色向阮松悦道:“看不出你是一个平民,对于地方安危倒这么关心,实在难得,只要不是挟嫌诬告,能够仗义举发,消弭隐患,一定给你厚赏。这个下书人现在住哪里?”阮松答道:“这人就在潼关厅附近的福星店住着哩。”武建勋又问道:“你上营盘来告密,你为什么不到本地方官厅去告发呢?”阮松道:“小人知道杨二老爷是本地的财主,从前又作过官,手眼很大,若是到潼关去举发,恐怕小人白费这片心,倒作成了衙门里衙役三班们一水好买卖。究其实小民跟这杨二老爷无仇无怨,不过他若真跟长毛子勾结,将来难免地方遭难,小人绝不是贪图赏银,拿人性命来换富贵,小人实是叫闹反闹怕了。”守备武建勋道:“很好,这件事关系着数十万性命,我也不敢作主。你现在先不能走,等候把这事办完了,必有重赏,我得到大营去报告军门。”武守备即吩咐手下的护兵道:“你们先把他带下去,不准难为他。”容得把阮松领出去,武建勋又吩咐手下的弁勇们,对阮松严加看管,别叫他走了。武建勋忙备了一匹马,不带随从,径奔大营。

这里驻屯的大军,正是钦差大臣多隆阿将军所属吴提督的部下,镇守潼关、武关,大营就扎在华山下。华山上设有台、烽火台,多隆阿却驻节在长安。这位吴提督官印大业,出身行伍,随多隆阿将军转战大江南北,以军功战绩,得有今日。只是吴提督虽是骁勇善战,性情却十分暴戾,治军严厉,瞪眼杀人。自从作了提督,却有些近于声色货利。凡是匪案,遇到他手,不容易逃出他手去。商民竟给他加了个“吴剥皮”的绰号。

武守备来到大营,在门衙上报到,随请中军官给回话,就提有军情密报面禀。中军官进去,不多时出来,向武建勋道:“军门传你进帐去回话。”武建勋答了声:“是。”随着这中军官绕过中军大帐,往后走出一箭多地去,前面平排着三座大帐篷。当中那座帐篷前,待立着四名差官,帐篷左右站着十六名小队子,每人怀抱一口明晃晃的鬼头刀,肃然侍立,鸦雀无声。

行近帐前,中军官用马蹄袖一掸武建勋,武建勋忙往旁一站,连大气全不敢出。中军官径自进帐。不大工夫从帐篷里出来,向武建勋一点首。武建勋轻着脚步随中军官走进帐中。见吴提督一身便服,巍然坐在椅子上,手中正托着一只银水烟袋,差弁们一旁伺候着。武建勋忙行了大礼,起来侍立一旁。

吴提督问道:“武老弟,可是关上有什么事么?”武建勋遂把阮松告密的事面禀与提督,又把那封信呈上去。吴提督认识字有限,这封信倒有一半不认得,只略看了看,放在桌上,皱眉说道:“这杨文焕为富不仁,某随将军提兵至此,叫他捐资助饷,他只报效一千两银子,发捻要占据关中,恐怕他连性命全保不得。这次虽没有显然的反迹,他也难脱通匪之嫌,那下书人捕获没有?”武建勋道:“此人落在潼关厅附近福星店,卑职已派人监视住了。”吴提督道:“好,不要叫他走脱了。”随吩咐击鼓升帐。亲兵立刻传出话去,武建勋也往大帐外伺候。三通鼓击过,各营中副参游都守,全到大帐伺候。

不一时,吴提督升帐,弓上弦,刀出鞘,气象森严。吴提督升座之后,传令道:“副将周得功听令。”从旁闪出一人,向上请安道:“卑职在!”吴提督道:“你挑选一百名马队,驰赴华阴县龙潭街,把杨文焕满门查抄,押到大营听审。”又令守备武建勋到潼关厅附近福星店,把下书人捕获,解大营发落。周得功、武建勋领令,退出帐外。周得功调齐了一百名马队,带队驰赴华阴县龙潭街,依令去办理;守备武建勋仍然返回潼关,挑选二十名健卒、两名把总,叫阮松做眼线,赶到潼关厅旁福星店前。

离着店门很远,早有先派来的便衣兵弁迎上来,向武守备报告,说:“从到店门口时,监视出入客人,到现在只有投店的,没有离店的。”武建勋一摆手,兵卒退去。武建勋遂令带来的弁勇,拨十二名由把总统带着把福星店包围,禁止出入,随带着一名把总、八名健卒连阮松一同进店。福星店伙计们,见突然进来一位武官、一位把总、一个小打扮的人,带着八名跨腰刀的官兵,分两行拥护着这位武官往里走,店门也被官兵把守住。店伙们立刻惊慌起来,赶紧到柜房招呼掌柜的跟管帐的先生来看,其余的的店伙和院里的客人,不知出了什么乱子,惊惶得不知所措。

武建勋向站在过道里的店伙喝叱道:“店家不用这么蝎蝎蛰蛰的!今日由潼关混进来奸细,有眼线缀下来,说是住在你们这店里。今天住了几个新来的客人,快实说!”掌柜的从柜房出来,满脸堆笑的向武建勋请了个安,往旁一站,说道:“跟大人回话,小店是二十多年的老字号了。历来是按着规矩做买卖,所有住店的客人,姓名、籍贯满店簿子,以便地面上检查。”一边说着,把一本蓝皮红签的店簿子递过来。武建勋接过来,掀开一看,本日只两个新来的客人,一个是“王永德,河南人,业商。”一个是“华云峰,安徽人,业商。”武建勋向掌柜的问道:“这店是你开的,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掌柜的赶紧答道:“小人姓赵,名赵星华,求大人多思典吧!”武建勋道:“赵星华,你做买卖规矩不规矩,我管不着你。不过现在据眼线密报,有奸细混进潼关,落在你的店里,我是奉命来查办。只要痛痛快快的把奸细捞着,我格外体恤,向军门同话时,给你往干净上摘落。可是你要是泄露风声,图财卖放,你可提防你的脑袋!赵星华你听明了没有?”掌柜的吓得躬着身子连答:“是,是。”武建勋向院里瞥了一眼,这时院里的客人全怕事情沾惹到自己身上,全都悄悄的溜回屋去。武建勋厉声向店主道:“赵星华,新来的客人都住在那间屋里了?”店主答道:“姓王的住在北三号,姓华的住在南七号。”武建勋随说声:“查店!”那把总跟八名兵弁,齐答了声:“是!”立刻冲进店院,武建勋随着往里走,掌柜的赵星华紧随在身后,武建勋说了一声:“先从北一号房查。”掌柜的抢了几步到了北一号房门口,把风门拉开,高声说:“查店。”随往旁一退,有两名弁勇,呛啷的把腰刀拔出来,走进北房。武建勋拿着店簿子向客人盘问,盘问完了,又把行李衣物搜检了一遍,没有什么可疑的,又查二号房。武建勋是怕直扑那姓华的南七号,容易把差事办惊了,所以故意沉住了气,先查别的客房。赶到挨次查到南七号,眼线阮松也从后头溜过来,站在武守备的身后。店主一拉南七号的门,屋中客人,早在门口站着了。武建勋一看当门而立的这个人,也就是二十多岁,面皮白暂,剑眉朗目,细腰扎背,仪表不俗,穿着件蓝绸长衫,薄底缎鞋,油松松的一条辨子拖在脑后,于文雅中寓英挺之气。武建勋厉声问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人?”这人不慌不忙的答道:“商民姓华,名云峰,原籍是安徽人。”阮松在武建勋的背后说道:“大人,别叫他走,就是他。”武守备微扭头低叱道:“不要多嘴,我知道。”随向华云峰问道:“你从哪里来?进潼关有什么事情?讲!”华云峰答道:“商民是由临淮关来,到华阴县看望个朋友。”武建勋冷笑道:“你这位朋友大概是娃杨吧?”华云峰不由一怔。武建勋把脸色一沉,厉声问道:“华云峰,你从临淮关来,好!临淮关被发捻盘据多时,你既然从那里来,定知贼众何时取我潼关吧?”华云峰面色一变,满面怒容的答道:“商民不明白大人的话。商民奉公守法,匪众取潼关不取潼关,商民哪会知道!”武建勋道:“你不用巧辩,你进潼关遗失了什么东西了么?”华云峰忙答道:“大人可是捕获了窃贼么?”武建勋道:“窃贼不窃贼与你何干?”华云峰道:“商民来到渣关,因为进潼关时,得经关上驻防的官兵检查,人多拥挤,商民一时太意,被贼窃偷去一个小包,还有几两银子。丢了几两银子倒是小事,纸包中给人带的一封书信,失落了实无面目回去。要是大人已把这封信得着了,赏给商民,感恩不尽!”武建勋笑着说道:“这一说,信的确是你的了,信封上写的是什么字样?”华云峰道:“上面写的是:潼关华阴县龙潭街杨文焕收。”武建勋大喝一声:“给我锁了!”

话声未落,哗啦的三挂铁链套在了华云峰的颈上,动手的是一名把总,手底下真利落,跟着往前一带,打算给华云峰个苦头吃。哪知华云峰剑眉一蹙,一手把链子捋住,往回一坐腕子,喝声:“凭什么锁人!”那把总被链子一带,踉跄的往前冲出两步,砰的脑袋撞在门框上。把总“哎哟”了一声,大嚷道:“好小子,你敢拒捕?”其余的兵弁,呛啷各亮腰刀,往上一围。武建勋手指华云峰喝叱:“大胆反贼,还敢拒捕脱逃么?”华云峰急怒交加的说道:“我一个平民百姓,犯了什么罪?竟以匪犯待我!”武建勋叱道:“你来自匪巢,给那杨文焕下书,有推戴发贼伪忠王的言辞,你一定是来这里卧底,预备等那反贼取关中好作内应。你还算良民吗?你也不用跟我分辩,有本事到大营再辩剐,我是奉军门令捕你,你只要敢这么日无法纪,那可要自找苦吃!”华云峰颓然说道:“我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怨,竟拿反贼诬我,我就随你去见军门,看他能把我怎样?”武守备又吩咐那把总,把华云峰身上洗洗,把总过来,把华云峰身上洗了一过,并没有搜出什么犯禁违法的东西,只有襟上挂着一只九龙玉佩,弁勇伸手就想给摘下来。华云峰一闪身,怒叱道:“这是作什么?我这只玉佩,价值千金,你要见财起意么?”这弁勇一时难堪,羞恼成怒,一扬手,照华云峰脸上打来。华云峰一偏头,用左手往这弁勇的右腕上一敲道:“别打人!”那弁勇“哎呀”一声抱着手腕子,疼的咧着嘴说不出话来。弁勇一看守备武建勋,正怒视着自己,弁勇吃了这个哑巴亏,不敢再言语。另一名弁勇,从屋中提出一个狭长的小包袱来,提到武建勋面前,解开包袱一验看,见包着几件衣服,跟一对判官笔。守备武建勋一看这对兵刃,就知道姓华的定有非常本领,绝不是平庸之辈。武建勋立刻换了一副颜色,蔼然向华云峰道:“你还有别的东西没有?”华云峰道:“就是这个小包袱,柜上还有几两银子,我不要了。”店主正在一旁,忙答道:“你存在柜上的钱,分文不能短少。”说到这,一扭头向伙计招呼道:“快到柜上把华爷存的钱拿来。”店伙答应着到柜房给华云蜂取银子,这里武建勋又叫那名把总重把这间客房搜检了一遍。店伙把华云峰存的钱拿来,掌柜的接过来,向华云峰道:“华爷,这是你存的四两三钱银子,店钱我们也不要了。”华云峰连答也不答。武建勋叫弁勇把这四两多银子给包在包袱内,向华云峰道:“倘若到大营,能够证明你是良民,也许立刻释放你,那时包袱银两如数发还,这几两银子好作你的盘费。”华云峰仍然是低头不语。武建勋吩咐预备一辆车子,店主竭力巴结武守备,说:“大人不用外边去找,店中有现成的车马。”武建勋点点头,随将面色一沉,向店主说道:“掌柜的,你也辛苦一趟,我们一块儿走吧!”店主赵星华面色陡变,赶忙向前凑了一步,满面陪笑的向武守备道:“大人吩咐的极是,小人有一点机密事禀报大人,请大人到柜房,绝不耽误大人的事。”武建勋面色虽没缓和,脚底下竟随着店主往外走,进了柜房,重出来时,武建勋不再提带走店主。

车已套好,武守备向华云峰道:“朋友,你上车吧!”华云峰更不答言,跨上轿车,两名弁勇抱腰刀跨坐两边车沿,车于从店里赶出来。把守店门的兵弁,见差事已经拾下来,遂往两旁一撤,武建勋到店门口上马,所有兵弁,由两位把总督率着分两行,紧护着车子。福星店这一出事,立刻附近的商家住户全知道了,全赶到店前来瞧热闹。人聚得很多,这辆车刚往东拐,把着车沿的两名兵弁,见街南面看热闹的人丛中,有一个形容古怪的老头,年约六旬以上,瘦的只剩了人皮包着骨头,两目深陷,颊下一缕银髯,穿着件四川绸长衫,大黄铜钮扣,白布高腰袜子,袜口紧束在磕膝盖下,一双三镶绿坐条福字履,头上戴着一顶月白色绸子里的马莲坡大草帽,左手提着一个黄色小包裹。

忽见这怪老头似乎向这边挥手。兵弁往车里看时,华云峰正在一扭头。车左边这名兵弁,非常机警,再看那瘦老头时,已向西走去。遂扭过头来向华云峰道:“朋发,刚走过的那老头,大约是你的乡亲吧!要是认识,你只管言语一声,我们穿上号褂子难道就不懂交朋友了吗?你可以托他带个信,也好烦朋友们给你托托情。”华云峰抬起头来,向说话的这兵弁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熟人,谢谢你的好意。”这名兵弁从鼻孔中哼了声,瞪了华云峰一眼。车子往东已走出很远,兵弁探着身子往西看时,那老者已走的踪影不见。兵弁们见不致于出什么意外,遂也不再向华云峰追问。

武守备押解华云峰径奔大营,内中只苦了告密的阮松。他没有牲口,只随着车子后边走,好像陪绑似的,只觉着混身不得劲,一路上很想溜了。当着这些军兵也不敢跑,赶着到了大营,阮松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车中的华云峰一看大营气派,严肃异常。沿着华山下扎的连营,外面用树枝荆条筑成矮栅栏墙,南北蜿蜒下去,一眼望不到头,列成一字长蛇式,营门口八名护勇,打着青头布,镶云子勇字号衣,青布抓地虎快靴,斜背双手带大砍刀,刀钻上系着二尺长的红布刀衣,随风飘摆着。守备武建勋催马窜到营里,向把守营门的护勇打了招呼,才指挥兵弁车辆进了营门,华云峰再看大营里气象又自不同,更显着森严肃穆。这时正在夕阳衔山的时候,但因为大营是背山结营,斜阳被华山挡住了,大营这边,比较山以西早黑半个时辰。

车进大营,见营门旁立着刁斗,有兵丁在上面望。正面是一座大帐,大帐前鹄立着二十名削刀手,二十名弓箭手。削刀手是一式的厚背鬼头刀,弓箭手是背雕弓跨箭壶,年纪全在三十岁以下,全是剽悍矫健。雁翅排开,有两名亮白顶子的武官,紧挨着大帐侍立。大帐由南至北,每隔五丈,是一座小帐篷。每座帐篷外,全有一架兵器架子,所摆着的兵器,每十个架子是一样的兵刃。头十座帐篷前是一色长枪,鲜红的血挡(枪缨子),大帐前架着四只气死风灯,灯上扁红的官衔子。每座小帐篷前是一封白纸灯笼,绑在一根五尺高的木桩上,每隔十座小帐篷又有一座大篷。华云峰这辆车往南走出一箭多地,停在了一座帐篷前,从这座帐篷内出来一位统领。武建勋紧走了两步,向统领请安毕,报告了捕华云峰的经过,随即请示差事押在哪里?统领吩咐暂带到帐内听候回话。武建勋吩咐兵弁把华云峰由车上架下来,连阮松一同押进了帐篷。华云峰这一进大营,不亚如羊入虎口,九死一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