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冥妻逆天在线阅读
会员

重生之冥妻逆天

山青子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30.1万字

6.2分 25人评分

女主强大且低调的嚣张,快意恩仇!
×××××
雪为肌肤玉为颜,星空为眸月为瞳。
绝代风华、妖娆佳人,正是父神、母神嫡长女——冥王阿茶!
死灵之国,九泉之坻,遭众神陷害魂散诸界!

归来,她失去冥王记忆却身怀冥王心眼可见世间众鬼,
随着一缕缕精魄融合,性格也恢复千万年前低调的嚣张!

死去的三姨娘回魂夜寻来托孤,阿茶躺在床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说:“你走错了的!”
天朝公主手指阿茶怒骂贱婢,阿茶撒娇卖萌大忽悠说:“掌掴!”
古府潜伏的仇人的小宫娥,阿茶眉角横飞眼斜觑说:“冥水化魂!”
天府天君忐忑恭迎阿茶驾临,阿茶不下冥蝶轿一挥广袖说:“叫姑姑!”

×××××××××××
“冥王大驾光临九重天……”
“吾记得天君当称吾一声姑姑!”天君话未说完便是被阿茶打断,声音清冷魅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随意倚在蝶轿上。
“姑姑……”天君自遵母神旨意接任天府君主一职后,便不再似在母神座下学艺时一般称阿茶姑姑了,但今日却是不得不称,只盼这位三界六道之外的存在息怒!
“天君竟然还敢称吾一身姑姑!哈哈……哈哈……”阿茶扫了大殿上列站的众神一眼,在蝶轿之上笑得嚣张。
殿下众仙忐忑的很,看阿茶笑也是讪讪的跟着笑起来。
不料阿茶笑声腾的停了,一甩玫红色的广袖直起身子。
“吾昔日慈悲,尔等散我魂魄也不如何!
吾今不慈悲,逆了这天,灭了这世又何妨!”
说完不理殿上众神恐慌如何,带着身后众人又是轻飘飘的离去。其中包括一身白衣的天府少君。
“阿茶一如既往嚣张的低调,从冥界赶上这九重天就只为放几句狠话!”白歌笑得宠溺。
话落,天府大殿之门轰然倒下……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小男孩

阿茶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莫明其妙的来到一个古香古色的,雕梁画栋的房间,前面还有一群人围了一张挂了幽蓝色纱帐的床……嗯……这群人的穿着打扮也是奇怪,跟电视里演的一样绫罗绸缎,珠钗花钿……

阿茶扶额,穿越?是宫那个心玉呢还是宫那个步步那个心?

等等……就算是她不是该是现在床上躺着那位吗?怎么他们一副没看见自己的样子?没看见还是看不见?看不见……

那是不是意味着其实她不仅穿越了,还穿过来就是个孤魂野鬼?

“黑淼拜见吾主阿茶!”这时阿茶身后传来拜语。

阿茶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身正好看见一个伶俐妖媚的黑衣女子双膝“嘭……”的一声砸在地上。

“你……”阿茶强作镇定,正想问这女子是谁,她又怎么会在这就听那自称黑淼的女子道“恭喜吾主天魂归位!”眼中饱含泪水一副欲要喜极而泣又强自隐忍的样子。

“天魂?”阿茶更是疑惑了,刚才的问题已经被她甩朝一边去了。“他们也看不见你?”阿茶有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回禀吾主,这些凡人是看不见属下的,属下是灵魂状态!”黑淼柔柔软软的声音回答阿茶。

“灵魂状态……”阿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穿越了,还穿成了灵魂!她所受的教育告诉她这个世界是没有神鬼的,而现在她面前却活生生的又站了一条灵魂!

“吾主无需担心,您如今只是天魂之态,只要与地魂或人魂融合,就会清楚事情的始末!”黑淼继续用柔软的声音安慰回答阿茶。

“那地魂、人魂何在?”阿茶仅凭着本能顺着黑淼的话询问,她现在已经被刺激震荡的麻木了。她没死就是事实,不是吗!

“地魂留冥界深处支撑空间,人魂就在那!”黑淼纤纤玉手一指,正是床上躺着那个姑娘。

“吾主只需入主这具身体就可以融合人魂!”

“那冥界呢?”阿茶声音又多了些颤抖,还是强撑着麻木到快失去本能得大脑继续询问……

原来阿茶是,也不是黑淼口中的冥主,她所说的冥主是冥界之主与天地同存的冥主阿茶。

冥主阿茶沉睡九泉之坻无尽岁月,百年前不妨之下被莫名琴声乘虚而入扰乱磁场控制心神而散去两魂六魄只剩下地魂紫魄被神器幽冥石护住坠入忘川深底……

而冥界也因冥王失踪,无人坐镇而恶鬼横行作乱,人界又因众鬼差分散寻找冥王魂魄而导致人间部分灵魂无人引路前往鬼门关而滞留人间为祸一方!

而现在阿茶要做的就是齐集三魂七魄,回冥界统帅大局,还人,冥两界一个安宁太平!

“那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入主那具身体?”阿茶听完事情大致的来龙去脉也学着黑淼指指床上躺着那位与她有七八分相像的姑娘。

“吾主什么都不必做,一切自有黑淼!”就见黑淼左手食指半曲结成法印,口念“归”字诀。

阿茶便觉眼前一片黑暗袭来,再有意识时已身处一个眼见之处尽是无尽苍茫的空间……

有个空灵的声音自远方飘转而来,在无边的白色中回荡……“来吧!到这来……”

阿茶便又是无意识的向前而去,睁眼就见眼前画面一转……

一个极致妖艳的有一双月银色美眸的女子立在九泉之坻上,摊开双臂,身边立了一位白衣男子一身气息温润如玉十指白皙正在替女子宽衣解带。

“白歌……”阿茶看见这位男子便脱口而出,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知道他是白歌,只是看见他便觉得这是他的名字。

画面如大落地窗户一般破碎,又如湖面一般重新凝聚,又是那个妖艳到极致的女子,慵懒的靠在一方美人枕上,抬首阿茶却是看不见她的摸样,只见她眸中月银色闪烁。

白歌正在温柔的为她按摩那枚红色衣裙下露出的一小截白皙的小腿,边上还有一黑衣女子正剥了翠绿的水晶葡萄皮,轻轻的递到女子朱唇前。

妖艳女子丹唇轻启,“嗞……”把葡萄含进口中,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唇前的纤纤玉手,月银色的眸光闪烁……

那剥葡萄皮的女子转过头淡淡的笑,那张脸正是黑淼!

画面破碎再聚,破碎再聚,全是那位妖艳到极致的女子身在其中,身边的人却是各有不同。

画面的碎片又自四面八方聚拢而来……

这次的画面中依然是那位极致妖艳的女子,却是没有其他人。女子一身玫红色的广袖外袍,瘦瘦的手臂枕在白皙的颈下沉睡。

一串奇异的琴声传来,嘈嘈切切错落别致。女子悠悠醒来,抬头四处找寻一番却是不见琴声来自何处。

女子慢慢起身,随着琴声翩翩起舞,舞姿魅惑,却又尽显无边孤寂苍凉!

舞姿随着琴声越来越快,女子笑了起来,笑声越笑越大,眸中的月银色越来越淡……

最终眸中月银色归于无,笑声停,舞姿止,女子额头银纹闪过便见女子三魂七魄分离崩散!

然后先前在画面中出现过或是没有出现过的一大群人奔了进来,带起长廊上挂着的垂地玫红长纱翻飞……

只听白歌,黑淼齐喊“冥主……”声音凄厉狠绝犹如十三层冷水地狱中关了万年的厉鬼!却是换不回他们的冥主,只剩余音空转……

“吾与天地共生,尔等又何必哀伤!冥冥中自有天意……时间到了,吾也就归来了!”只听魂魄崩散的冥主声音低沉却不低迷。

而后一片紫芒,幽冥石自发护主,收去冥主一魂一魄坠入忘川之底,常人不可见。

画面消失,阿茶确实疑惑她为何识得白歌,还有那女子生活奢靡她却不厌反倒好似感同身受一般通晓她的不快活和孤独。

看她舞姿翩翩却是心痛如绞,此刻看她魂魄崩散却是好似与她同伤——眼泪成行!

“老爷,老爷快看茶儿,她连睡中都不安稳,在流泪呢!”围在窗前的少妇哭的梨花带雨。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