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妖后在线阅读
会员

绝品妖后

叶灵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6万字

郁思颖是一名很前卫的现代女性,时尚的她明白在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只是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了一名大家闺秀,在这里,她和古代人都没有共同话题,不过她喜欢记仇,想要陷害她的,她统统还回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误会

郁思颖作为一个时尚的现代女性,没想到遇到车祸,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此时的思颖便是在一个古代的房子里,她认真打量了这处所,按照从导演叔叔片场里看来的经验,这房间,何止是豪华,简直是奢侈,全然不像一个不受欢迎的大小姐所住的房间。

桌案上摆着翡翠玉白菜,这玉白菜有大有小,有贵有便宜,白菜的纯度越高,价值就越高,这个啊,只贵不低,有故事啊,绝对有故事!

青儿端着饭菜出来,见思颖捧着翡翠玉白菜,以为她的主意再次打到这上头来了,直愣愣跪在地上,抱着思颖的大腿就哭:“大小姐,您可……”

思颖知道青儿是误会了,可是她不想解释,她轻轻将自己的腿从青儿的胳膊里抽离,温柔地威胁道:“别动哦,小心着你一动,这白菜可就碎喽,你的心呀,也跟着不完整了,你可就没办法跟我娘交差喽。”虽然娘这个字说出来不那么热络,但是这个身体里吐出娘这个字相当容易,这就是血里头带出的情谊吧。

青儿果然被唬住。

思颖在桌前坐下,随手将玉白菜摆在桌案上:“起来吧,我是吓你的!”

青儿又要哭出来。

思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眼泪多,父母忙于生意,家里小她四岁的弟弟一直是她负责照顾,每次,郁唯一嘴巴一撇,眼泪还没掉下来,思颖就高举双手投降了,何况,这青儿还是连绵不休地哭啊,跟坏了开关的水龙头一样。

“你再哭,我可就扔了这白菜了啊!”思颖举着这白菜威胁道,果然这招管用,青儿抿着嘴,眼泪却不再留了。

思颖见着是个招数,大觉解决人生一道难题的兴奋,趁热吃了几口菜,让青儿将白菜弄回远处去,别真的打了。

思颖招呼青儿坐着一同吃,那青儿不依,思颖料想府中自有规矩,也不好为难,正吃着,随口说道:“这院子,就你一个使唤得丫头么?”思颖自打清醒,看到最多的就属青儿,这么认为也不足为怪。

青儿眼睛微微湿润,叹了口气:“我刚来时候,这院子就夫人和大小姐,外加夫人的一个体己丫鬟,后来夫人出了院子,身边不能没个照应的人,那体己丫鬟跟着一块去了,现今就剩你我了。”说得不无感慨。

思颖更加好奇:“那我娘去哪儿了?”这次说娘,思颖已经说得相当顺口,好似那么一个能配上翡翠玉白菜的佳人含笑盈盈地站在跟前,招呼思颖过去似的。

青儿看一眼思颖,低下头:“小姐忘了很多事,老爷又不肯请大夫,不如,借此,我帮小姐回忆一下吧。”

思颖哪里是忘了事情,她是穿越来的,为了谋求回到原来的世界,现在倍加努力,很是辛苦啊,这些话,她不敢当着青儿的面说,现在啊,能靠得住的大树,也就这一颗了,若是倒了,她可就果真孤苦无依了。

听着青儿自愿提及过往,思颖当然是高兴不已,差点拍起巴掌来,那手一扬,察觉到青儿跟随而来的眼神,思颖手一转,抽了椅子过来,招呼青儿:“来,坐着,我们慢慢聊。”

那青儿依言坐下,慢慢倒起往事来。

原来,这是一个美人和英雄的故事,奈何是个悲凉的结局。平野乡里一个民女的父亲被诬陷致死,民女在街上跪了十天请求主持公道,还是年轻的郁翔不惧官威,上京替民女告状,可惜初衷很美好,现实太残酷,官官相护的朝堂,谁也不接他的状子,单凭一张嘴,苦无证据的他更是差点饿死在街头。这一切感动了京城的穆大小姐,穆大小姐收留了郁翔,并委托父亲帮忙收集资料亲手交由郁翔递给皇上,一举扳下了一大恶官,为百姓除了一口气,天下无不叫好,明眼的皇上也看出穆大小姐的心意,将穆大小姐许配给郁翔,更是将五品官职监察御史作为贺礼。婚后郁翔如平步青云,一路斩贪官除污吏,两年之内连升三级,成了当朝最年轻的侍郎,人人交口称赞。

正在这时候,本应是夫妻合意,小甜蜜的时候,敏锐的穆大小姐警觉丈夫出了轨,她派人去调查,果然如此,这时原来的皇上早已仙去,新皇登基有赖郁翔的支持,穆老爷子也退去官职,在家休养,怀着肚子的穆大小姐硬是咽下了这口气!

她放过了,郁翔却未必放过她,在她生产后第二天,郁翔才从外面回来,冷冷宣布:“青青怀了我的孩子,总要给个说法,明日,我将会迎她入门,你刚生产完,体谅你辛苦,不用出席了。”

穆大小姐的一口鲜血喷出,成亲那日,果然没请她,郁翔的娘告诉穆大小姐,知道她的委屈,可青青肚中怀的是个孙儿,谁让穆大小姐的肚皮不争气。

穆大小姐连生了三天大病,第四天,刚出生的思颖因为不吃奶娘的奶,饿得嗷嗷直哭,穆大小姐终于发现这世上还有这么个惦记,也不再自虐,只是平淡了心,安生过日子。

那青青却是找上门来,挺着圆鼓的肚子说是给穆大小姐请安,摆明了是来挑衅来的,穆大小姐也不搭理她,她自讨了个没趣,这日子一直到思颖的外公去世前,一桩案子扯到了已经退休的穆老大人,偏着穆老大人一辈子清明,就这一桩糊涂事,而负责审理此案的正是郁翔,穆大小姐从来高贵的头终于落了下来,在青青和郁翔的房外直挺挺跪了一夜,也没能救下父亲。

一个年老的奴才看不过,告诉穆大小姐,这郁翔原来在进京前就跟青青好上了,青青的父亲死了,郁翔帮忙打官司,本来说好了,成了事回去成亲,奈何皇上的贺礼太诱惑,郁翔没闯过,瞒下真相,跟穆大小姐走在了一起,但他人又长情,忘不下青青,婚后没多久,借着带二老来享福也把青青安置在了京城。穆大小姐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自道是瞎了眼,从此不肯居住在碎玉轩,带着体己丫鬟在小院里静心念佛,一念就是十几年。

末了,青儿说道:“若我没记错,这宅子原不姓郁,郁翔和夫人新婚没房子,一直住在穆老大人的宅院,后来出了恁大的事情,也没说搬出去,果真是欺负人到头顶上了!”

思颖的心沉重,光听就觉得痛到骨子里了,真不知道那穆大小姐是怎么熬过来的。

青儿又说:“所以啊,小姐一定要好好活着,若是小姐哪时候不再了,夫人对这世上,果真是没了惦记了,那可就糟了!”

思颖暗念:阿弥陀佛,果真是上天的安排吗?如果她没来到,穆大小姐受不了这个噩耗,还不指定哭得怎么个死来活去呢,觉得穆大小姐很是可怜,比以前看到的言情剧都更加可怜。

“那什么时候有个时间带我去看看我娘吧,有些时日不见她了,怪想得慌!”思颖为自己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她只是可怜穆大小姐。

青儿果然被感动了,她抱着思颖的头:“小姐这会儿真是因祸得福,以前怎么劝着小姐去看夫人,小姐都说香火味熏人,找得理由不愿去,如今居然真得愿意去了。”又是高兴起来,说要去小院告诉夫人去,思颖叫都叫不住。

穆大小姐居住在的地方,说是小院,其实并不小,前前后后六间房,好像一个独立的院子,突兀地存在于郁府大院。

一进院门,扑鼻的花的清香,思颖被吸引伫在了门口。

素衣的仙女般的女人扶着门框站在思颖不远处,含着泪,叫了一声:“颖颖?”

思颖半天没反应过来,不是花香太浓,而是颖颖,叫她的?

那女人高兴地直接跑过来双手搂住了思颖,不住地亲吻她,眼泪落在思颖脸上:“我的颖颖都这么大了!”

思颖忽然想起妈咪来,妈咪不若这女子纤美,但女人味浓郁,宽厚的身子包裹着思颖,即使再严寒的冬天,思颖都会觉得很软和,不觉,跟着那女子一起哭了起来。

女人挽着思颖往椅子上最下,思颖知道这是穆大小姐,仔细看容颜未施粉黛,不见皱纹也没有斑痕,只一把木簪子挽住了头发,若是换上鲜艳的衣裙和思颖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定以为这是一对姐妹花。

穆大小姐仔细看了思颖受伤的地方,奈何她也不懂医术,看不出什么问题,询问思颖的伤势:“可感觉好些,哪还不舒服?”

那青儿就要插嘴:“老爷不让……”

这青儿果然是向着穆大小姐,一来就要告状,思颖在现在这个结婚跟吃饭一样容易的社会混久了,自然也略懂一些事情,知道夫妻之间,千万不能有外人掺和,越是人多,嘴巴杂,事情越多,这穆大小姐与郁翔闹翻,里面除了郁翔念旧,二夫人青青会讨宠以外,必然还有这些下人的一份功劳,现今社会里出轨最后被老婆拉回来的,不胜枚举!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