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未嫁在线阅读

丞相未嫁

一品狼君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87.7万字

9.9分 14人评分

大渊有相一枚,打仗她有孟家军,上朝她有嘴皮子。
偏偏这人让她无可奈何。
“太傅,我有个恋爱想跟你谈谈。”
“我是男的!”
“太傅,你不可太谦虚,胸平是胸平,怎能说自己是个男的那?”
“……”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孟凡

大渊盛都此时恰逢花开季,满城的娇花艳艳却抵不过盛都名人——孟凡!

家家户户对于这孟凡好奇的很,且不说少年成名,容貌出众,就连他家何时招进一个丫鬟都会被百姓议论。

这不,那杏花阁里的说书人,桃木板一敲,薄唇轻启,便说起了这人……

“话说咱大渊开朝百年来,那名人百家可谓层出不穷,但是……。”说书人摸了摸自己的三寸小胡,故作深沉的看了看这满堂的宾客,眼睛滴流一转,见大家都颇有兴致,心满意足,才缓缓又开了口。

“但任谁也抵不过……,少年丞相,孟家长子凡。”他桃木一拍,话音一落。而此时只听“吱呀!”一声,这阁里最名贵的一间厢房的文窗缓缓被人推开了。

“他如何了?”厢房里的那人语气平淡,犹如一个看客,蔓紫的落纱遮盖了那人的容颜,但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带冠的少年。

说书人知道那厢房是整个杏花阁中最好的,也知道能拥有这个间房的人非富即贵,心中转了转,再次开口时,倒是显得谨慎了几分。

彼时,看客的兴致也起了来,纷纷侧耳而去,连面上磕吃食的声响都小了许多。

“孟长子!出生时天降五彩祥云……,而且不光如此,大家还记否那年的漠北之役?”说书人问着,席上的有人缓缓开了口道:“记得,哪能不记得,当年可是节节战败,吓得我都将老母送走了。”

说书人笑了一声,随手拿起一个吃食笑道:“那你们知道最后是怎么战胜的吗?”

众人摇了摇头,说书的一副只有我知道的模样,道:“孟长子出生不光天降祥云,还给了那漠北一次泼天的瘟疫,瘟疫都已经应付不过来了,当然战争也没有赢的可能。”说书人向来喜欢夸张,这两件事情只不过撞在了一起,到也成了谈资。

看客纷纷哦了一声,交头接耳起来。

而说书人觉得最为重要的就是看看那厢房之人,所见其并无反应,心中颇为得意。

“更甚有之,这人十岁成诵,十五中举,二十出一封相,真可谓人中龙凤。”说着说着说书人的音调提高了不少,言语之中除了激动还带着一丝丝的嫉妒。

说来也是,他可比孟凡年长多了,至今还是一个说书的,哪能不嫉妒。

可能是想着如此,他忍不住滋了一声转而又道:“这孟长子除了天资外,主要是他还有一个好爹,还有一个长公主的娘,这……可是你我比不得的。”

他的言外之意,大概就是……以此来看,保不齐这孟凡是走后门的……

说到此时,说书人倒是兴奋了许多,突的从那个吱呀吱呀响个不停的小摇椅上起身,一双眼突显精明和趣味,故作小声的道:“这还有一事……。”他咳嗽了一声笑道:“孟相爷如今可二十有一了,但……尚未婚配……,大家可知缘由?”

这时,大家的兴致更有,毕竟这里头还有未嫁出丫头的人在。

“外界皆传,孟相此乃断袖。”

话音一落,满堂哗然。

而这时,那厢房的窗户也嘭的一声关上了。

厢房内,坐在窗口的那人玉面墨衣,一双纤长的手指敲打这桌面,而一旁与之年岁相仿的男子则拿着茶具笑道:“生气了?”

那人起身拍了拍身上,整理了一下道:“不气,我走了。”

“孟相,你等等我。”男子快速追上了那人脚步,两人自楼梯上走下时,这阁子里就变得格外的清净。

座上一部分人看见两人走出,顿时哑然,但也有忍不住有些激动的人。

“竟然是孟相,长的是阴柔。”

“哟,还真是一个风骨不同的,第一次见,可惜是个断袖!”

孟凡转身看了看身后跟着的那人笑道:“你送我的礼,真是再好不过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墨色长衣随着步伐动了起来,一双丹凤眸子顾盼留情,挺拔如松,唯一的不足就是整个人有些瘦弱。

走着走着孟凡停留在了说书人面前,嘴角微微上扬笑道:“我挺喜欢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挺可爱的。”说着她拍了拍说书人的脸,一脸的邪魅。

说书人一听整个人一个踉跄,突的伸手拉住了孟凡的衣角,颤抖的说道:“孟相,草民知错!”

孟凡倒是一乐,看着半跪着的说书人道:“你有何错?”

“您不是……不是……断袖!”说书人说完,孟凡一拽衣角,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身后的男子连忙跟了过来,对着说书人道:“你呀……,坏了我的好事。”

谁知这时孟凡的仆人却转了回来,对着说书人说道:“我家主人说了这是赏您的,毕竟这是您最后一次说书,便给的多了些。”说着一个大银锭落在了地上,而后又拉了拉一旁的原先同孟凡在厢房的那位玉面公子道:“我主人说了李公子娶妾的事,还请你自求多福。”

顿时,两人全然石化。

而孟凡一出杏花阁,便径直回了自己的丞相府。

这刚刚推开丞相府的大门那一身华贵的老母亲便迎了过来,她的神情很慌张,很急迫。

“凡儿,出大事了,大事!”

孟凡一把扶住了险些摔倒的母亲道:“何事?”

“还不是你的大伯……他又给你张罗了一门亲事……。”孟母说着,叹了一声又说道:“其实都怪为娘不好,才弄得凡儿你……。”

孟凡心知母亲要说的是何,无奈的摇了摇头,扶着母亲往大堂走去。

若是说起自己的身世,孟凡从来也没有埋怨过任何人,毕竟,她身处大渊第一世家,并是拥有十万大军的将门之后,这身世足以让她少奋斗几年了。

真要说些什么,她也只得埋怨生不逢时罢了。

说起她的出生倒是与那说书之人所言一致,是伴随着祥云而来。

但说书人以及全天下都不知的是……她原为龙凤双胎,奈何男胎出生不久便夭折,又遇上其父病重需人继承族长之位,而其孟家子嗣向来单薄,旁系虽多男子,但不可任族长。

其母长平公主当机立断,将她是女子的身份瞒下,只说生了一个儿子。

而后,孟凡一直被当作男儿养着,直到……她长了胸!

那时,她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病,匆匆写好了遗书,一副伤感的模样,在其母来看她时,她痛苦的道:“娘,我的胸……不正常!”

孟母看着,心疼不已,连忙给自己的女儿,补给了她是女子的事实。

孟凡此时恍然大悟,道:“原来……我是,女,的?”

再后的十余年里,她克尽己守的学着男子的行为举止,念着修身治国平天下,外人无一怀疑她的身份,但是……有些东西是始终学不来的!列如喜欢上一个女子,并跟她生一个娃娃……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