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吧贵妃在线阅读

种田吧贵妃

宋御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132万字

9.5分 93人评分

从宠冠后宫的贵妃一朝重生成了已婚已育的村姑——
事情还有比这更悲催的吗?
其实还是会有的……
相公肤黑貌美大长腿却是个傻子;
儿子倒是聪明伶俐,
可惜嗜财如命不是个原装货。
什么,她认输?
她的字典里就没有输这个字!
换个朝代换个壳子她照样混的风生水起!
~~~~~~
新文:我家娘子猛于虎,希望大家喜欢~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贵妃重生

姚贵妃重生了。

在服侍了体衰肉弛的老皇帝八年之后,四十八岁的老太子终于忍不住起兵逼宫,老皇帝措手不及,一气之下就把老命给丢了,她则被一刀捅穿了肚子。

然后就死了……

再然后,她特么又活着!

眼睛一闭一睁,整个世界就变了。

而变的其实又不只是世界,她也变了——从高高在上,宠冠六宫的贵妃,眨巴一下眼睛,就活生生的降等成了个村姑。

准确的说还不是村姑,是村妇!

不只嫁了人,那人还是个傻子;不只嫁了傻子,还和傻子生了个孩子,据说孩子已经三岁。

她能说么,让老太子捅死,她都没那么难过。

这是云与泥,天与地之别,落井下石也太过,直接就给她砸十八层地狱下面的小煤窑里了。

可是,没有时间给她悲伤。

她昏昏噩噩,生不如死了几天,已经到达了婆家人能给她的极限。正是农忙时期,少她一个就像少了全世界似的。

在贵妃脆弱的小心灵还没有完全修复之际,她就‘被’养好了病,扫地、喂鸡、做饭……上辈子没见过没听过的事儿她全干了,可惜的是全部让她搞砸了,鸡飞狗跳,家无宁日。

最后,没人打算放过她,拎她下地插起了晚秧。

贵妃表示,她宁愿死。

从早上一路插下来,猫着腰,到最后她根本感觉不到她的腰,连折没折她也没知觉了。

望着眼皮子底下的水,如果不是嫌这水太脏,水位太浅,贵妃真想一脑袋扎进去,自己就这么干脆淹死算了……

“阿美这是又累了?”柴二嫂语带嘲讽。

“你这病可好,把脑子给烧糊涂什么都不记得,连庄稼活儿也不知道怎么干了!这说出去,谁会相信?阿美家里外一把罩的好手,现在居然肩不能挑,手不能抬的,变成了个大小姐了!可怜我们年纪比你大了一倍

,干的活儿可比你多干了一倍又不止。”

柴家二嫂四十多岁,两颊呲着高原红,眉毛挑的高高的,如果没有额头压着那两条细长眉毛分分钟要飞上天似的。

柴二嫂为人尖酸刻薄,诸如此类寒碜敲打人的话,贵妃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遍,早就习以为常,她唯一觉得刺耳的就是那一声声的:阿美。

原主儿有个好名字:顾洵美。

明明是个那么有涵意有韵味的名字,生生被叫出了混着泥土的芬芳,她也是醉了。

不是她吹,这要是在前世别说敢这么挤兑她,就是看她那膈应人的眼神儿——甚至光看她长的这碍眼的样子,她分分钟让这货从她眼前消失,彻底的!

想当年在大梁国上至皇亲国戚下到平民百姓,谁人不知她姚贵妃宠冠六宫,何其的风光,何等的尊荣?连带着姚氏一族拖

家带口地从无根无基的小门庭摇身一变权倾朝野,别说吃皇家俸禄的一干朝臣,就是老皇帝的龙子龙孙哪个不给她姚家七分薄面?

人脑袋打出狗脑袋她也想不到会有今天,不只在田间地头里让人支使,累的跟条狗似的,还要听她在耳边狂吠扰人清净!

……但是话又说回来,她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也不知怎么回事,手上总没劲,身上时不时地冒虚汗。”贵妃——顾洵美摆出自责的真诚脸。

“二嫂,我喘口气,马上就开干。”

要说嘴炮模式没人比她拿手,在后宫更是讲究说话含沙射影,一句话说半句含半句听着能活活气死人,但真抓把柄还抓不到——

当然,她当年的地位其实根本不用在乎这些,上边压根就没皇后压着,她名份虽是贵妃,可是除了玉牒上的名份,她行使的都是皇后的权力。奈何她这人里子面子都想要,用粗俗点儿的话说

,既想当那啥又想立那啥,大抵是从她娘那边遗传下来的几分傲气,可讲究名声呢。

不过今时今日处在她这个地位,说些个指桑骂槐夹枪带棒的话纯粹是掐住自己的小脖子往人家那双大粗手里送。

只能说,闷声作大死不是她的风格。

打机锋、敲打人她是驾轻就熟,奈何英雄无用武之地,通天的宫斗技能无处施展,泼妇骂街她却不是柴家二嫂的对手。毕竟柴二嫂手撕邻居,脚踢大嫂,偶尔脑抽还敢与婆婆争辩一二,战斗力那可是军队先锋官的级别。

一拳跟打到绵花上了似的,柴二嫂丝毫没有在贵妃明显的退让上得到快感,反而自觉受到了十万点伤害,心里的小火苗蹭地窜到了脑瓜顶。

家里的土地和人数都是死的,她一个人干的少,无疑其他人就要多干!

话说的好听,声音软糯糯的,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孔,就要别人把亏咽肚子里当蜜糖吃了?

“要说弟妹也养了半个月的病了,家里鸡蛋一大半都给你补身子了,咋还这么虚?以前你在娘家那身体是多好啊,腿摔断了都挡不住你一麻袋一麻袋的打粮食往家扛。”

柴家人口众多,一下地都是一呼拉帮整家人集体行动。

插秧速度不一样,不可能都挤到一处,可就柴二嫂那大嗓门几乎直冲天际,旁边地里都听得清清楚楚。柴家人一个个闷头干活,没一个吱声的,很显然是对她都有些微辞。

于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贵妃也有样学样,和柴家其他人一样,任由柴二嫂撒泼,她自岿然不动。

不过,她忍得住可有人忍不住了:

“她二嫂,弟妹不是奸滑的,以前苦活重活也没少干,她现在就是身子虚使不上劲,大家帮衬着分担分担也就行了,没多少的活儿。”

柴家大嫂体格壮实,比柴二嫂高半个头,浓眉大眼四方脸,典型的农村妇女模样,身量足能把柴二嫂装起来还带富裕。

贵妃重生后,柴二嫂就因为看她躺床上养病没分担家计,横竖看她不顺眼,挑三挑四说些个膈应人的话

,那时柴大嫂没少出头替她说话。谁知不说还好,以为柴二嫂会因为是大嫂就收敛点儿纯属作梦,柴大嫂的加入反而更加助长了柴二嫂的火气,炮火集中全开,无差别多层次广角度的各种奇袭。

初时贵妃还不清楚,以为柴二嫂就是条疯狗,见谁都咬。

后来才私下听柴大嫂抱怨,柴二嫂年轻时下地落了胎,后来求神拜佛吃了各种偏方神土三十几岁高龄才生出来一个女娃娃,眼瞅着柴家大嫂一个接一个的连生三个儿子,就各种羡慕嫉妒恨,连她身子重扶下腰都是一种罪。

用柴大嫂的话说,一怀孕的时候连走路都觉得脖梗子凉嗖嗖的,总害怕孩子就那么让柴二嫂用意念给瞪掉了……

而今原身顾洵美进门生了个大胖小子,立马一跃也进了柴二嫂的眼,掐半拉眼珠子瞧不上她。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