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之心机嫡女在线阅读
会员

霸爱之心机嫡女

蝶舞依雪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60.3万字

6.7分 28人评分

【本文架空,非重生文,一对一】
正常的情况,这将军府嫡女朱颜惜,上有皇后姨娘撑腰,下有忠仆随从,内有父亲珍视,外有显赫家族,按道理,应该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如鱼得水,生活乐无边。
但是,事实却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大小姐,饱受妾室欺凌,同窗羞辱,目睹母亲出家,胞弟惨死!
那天起,她收起了天真良善,步步为营。
然而,当一切,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朱颜惜却发现,原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自己以为的大仇得报,不过是障眼法!一步步寻求真相,却发现越来越多的成年往事,家国情仇。
【内心旁白】
妾室凌辱?我要你们狗咬狗,付出代价!
继母恶毒?我要你猝不及防,有名无实!
世子妃卑劣?我要你自食其果,以牙还牙!
知音王爷虚伪?我要你得偿所愿,丑妇为妃!
只是,这天天嚷嚷着,威逼利诱自己做交易的王爷,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这战神王爷孤傲冷情,不喜旁人近身吗?那现在,这动不动对自己搂搂抱抱的,是闹哪出?
【精彩抢先看】
片段一:
当某人自认为自己是情敌,不惜下要毁自己清白,以牙还牙呗~
“颜惜,你听我解释。”
“朱颜惜,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
不同的声音,脱口而出。
随着话语而下,一脸的凄然的朱颜惜,令两名男子对出口不逊的女子的厌恶,更加的深。
“于无垠,你恬不知耻地抢了人家的未婚夫,此刻,倒很能倒打一耙啊,本王,还真是长了见识了。”某王爷的话,令痴恋的女子,黯然神伤,恨恨地看着一脸无辜的朱颜惜。
片段二:
当邻国王爷目睹了自己的本性,死皮赖脸地杠上了自己,怎么办?
某王爷说:“江山多娇,美人如画,这贵竹国的京郊,江山多娇是不容易见识了,这是,这如画的美人嘛,也是令本王觉得,不过尔尔。”
万分配合的朱颜惜,自告奋勇地,带着某王爷,好好见识见识这美人如画。
随着朱颜惜的手掌拍起,这涌进来的如花美眷,可是应接不暇,朱颜惜回头关门的刹那,果然看到了,某位王爷恼羞成怒的表情。
片段三:
当情敌恶毒得,想谋害自己,某王爷出手的狠厉,果然非同小可~
女子一脸无辜地“怎么会这样!我还以为踢到了什么,郡主的脚,怎么好端端地,出现在我前面?”
就这样,几个人袖手旁观地,看着郡主滚得老远,而某位王爷,对于自己心爱的女子的话语,可是斤斤计较得很。
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某郡主就这样,直直撞上了旁边的栏杆,嘎吱一声,脆脆的骨折声,伴随着云绮的哀嚎,下一秒,又噗通地,淹没在池里。
简介无能,还请看文~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青灯古佛

艳阳高照,朱府内却是雾霾重重。

偌大的前厅,浑身散发怒气的男子,怒视下方美艳的女子与白衣书生,立于身侧的美妇人,一脸的惊愕状。

“贱人,你还有何话说!”男子怒气冲冲,对于下方的女子,一脸的咬牙切齿,而战战兢兢地跪在一旁的书生,早就被鞭打得伤痕累累。

“老爷,我是冤枉的,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女子泪眼婆娑,不住得流着泪水,自己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一觉醒来,就有人在自己的床榻之上,自己都来不及反应,自己的夫君,就已经破门而入。

上气不接下气的书生,此刻也是一脸的茫然,自己只是被朱府聘请而来教育朱大小姐的先生,依稀记得一杯薄茶下肚,人却昏昏沉沉地,而再次醒来,已然是被人捉奸在床,这一切,实在的令自己一头雾水,但是,这栽赃嫁祸的目的,确是不言而喻的。

“朱将军,在下也还是那句话,清者自清,栽赃陷害的东西,这其中蹊跷,将军明察秋毫,自然不会被蒙蔽了双眼的。”尽管被鞭打得遍体鳞伤,书生也不曾承认一句。

“住口!”一看到书生,男子的怒气便再次燃起,一记脚力,书生便被男子踹晕了去。

“老爷,妾身相信,姐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鹅黄色衣裳的妇人急急地劝解着。

“只有凤姐姐你才会这样开脱,可别说我刻薄,这一事关系这老爷的名声,要是传出去,这可不得了,何况,这奸夫说的,谁知道是不是推托之辞呢,姐姐没有看到,妹妹可是看得真切,满室的气息,岂是假的。”朱府的三姨太尖酸刻薄地火上添油。

“妹妹!”鹅黄色衣裳的妇人瞪了一眼,打断了女子继续下去的喋喋不休,而很显然,三姨太的话语令男子微微压下的怒火,再次熊熊燃起。

“呵呵!我算明白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素来待你不薄,果然,这人心自古隔肚皮。”原本泪眼婆娑的女子,看着二房与三房的对话,心下悲凉。

二姨太一直不受自己的待见,此刻却为自己而说话,一向与自己交好的三姨太,却是尖酸刻薄,落井下石。

“夫人,妹妹一向与你情同姐妹,夫人这话,可是冤枉妹妹了。实在不是妹妹刻薄,而是这铁证如山,妹妹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地,去欺瞒老爷呢,何况,妹妹也是刚刚自娘家回来,姐姐说话,可不能这样啊,栽赃嫁祸一事,妹妹可不会做的。”三姨太委屈万分地回驳。

女子倔强的站了起身,看着丈夫身边的妾室,心里抱着一丝的希望,“老爷,你我夫妻十五年,难道,你的心,也瞎了吗?”

“铁证如山,你要我如何信你!”男子看着心爱的女子,心里闪过一丝的柔软,但随即,思及自己步入寝室那欢爱的味道,同床而眠的二人,凌乱在地上的衣裳,就忍不住的红起了眼。

“哈哈!很好,铁证如山!我纳云儿,今日才明白,所谓的信任,如履薄冰,所谓的爱情,恍如隔世!”女子笑得疯魔,绝美的脸,尽管在岁月的洗礼中有了痕迹,却仍旧掩盖不住那曾经的美丽。

“只要你说实话,我可以,既往不咎!”男子心惊地看着妻子的表情,妥协地说道。

“实话?”女子悲痛地看着这个曾经与自己海誓山盟的男子,曾经信誓旦旦的情有独钟的男子,自己的退让隐忍,换来的,仍旧不过如此,“实话就是,我纳云儿有眼无珠,情深错付!实话就是,我纳云儿悔不当初,今日在此,与你断绝夫妻情分,老死不相往来。”纳云儿自发髻上取下的白玉发钗,猛烈地摔裂在地上。

定情信物,赫然而裂,决绝的眼神,凌乱的发丝,还带着,纳云儿悲戚的笑声。

女子的行为,令男子的怒火,熊熊燃起,恼怒之际,长剑出鞘地,朝着妻子而去。

长剑抵着女子白皙的颈间,纳云儿颈间的血丝,缓缓渗出。

寂静的大厅内,一道突兀的声音,带着哭腔打断了这安静地,连抽气声都清清楚楚的空间。

“爹爹不要杀娘亲!”稚气的童语,嗷嗷大哭的小女孩,此刻正跑了过来,抱着男子的大腿,哽咽的“颜儿会乖乖的!呜呜!颜儿要娘亲!”

小女孩的哭声,令男子手里的剑,缓慢地离开了妻子的颈间,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女儿,皱了皱眉,“来人,带大小姐回房间。”

“爹爹,颜儿不走,颜儿要娘亲,爹爹不要杀娘亲!”小女孩不住地哭泣,只知道,不断重复着这几句话。

被女儿死死抱住的大腿,男子终究,叹了叹气:“颜儿乖,爹爹答应你,不杀娘亲,你现在去睡觉,明天就可以看到娘亲了,好不好?”对于宝贝女儿,男子终究还是软声安慰着。

而娘娘雨燕,也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在奶娘的诱哄下,小女孩这才渐行渐远,而经过女儿这一闹,男子的内心,也没有方才那么的冲动,男子对上妻子的眼神,心里,带着些许的动摇。

“带夫人回别院,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探视!”男子的决定,令一旁的妾室眼里闪过不可思议,但很快的,便掩饰在了眼帘之下。

晕倒的书生,也被带到了某处软禁了起来,朱将军府的丑闻,在朱将军的三令五申下,众人都紧紧闭紧了嘴巴,这混乱的将军府,终究恢复了表面的平静。

被奶娘带回了惜苑的朱颜惜,好不容易在奶娘的哄骗下睡着了,只是,睡梦之中,仍旧握紧拳头,眉间,紧紧皱着。

来到惜苑想看看爱女的朱将军,一进门就看到了朱颜惜挂着泪珠的小小脸蛋,心下微微放软。

贵竹国这个半封建的国度,将军府的嫡女朱颜惜,有着父亲极尽一切的宠爱,或许都源于对妻子爱意的延续。

二十年前,朱将军朱隆庆只是一小小护军,在解甲归田时,巧遇纳云儿,高傲倔强的才女,很快的引起了这个大老粗的注意,而朱隆庆不同于其他皇室尊亲的做派,那一次次羞涩地靠近,笨拙地追求,默默的守护,终究令纳云儿不顾一切地与之陷入爱河。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