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在线阅读

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

沅汰原创

历史 / 两晋隋唐 · 190万字

7.3分 28人评分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北魏末年,帝室沦落,权臣当道,在权臣的利益纷争中社稷分裂。高澄和宇文泰从初相识到情投意合拜为兄弟,又沿着不同的人生轨迹一步步被分别推上东魏、西魏的权臣之位,开始了你争我夺的激烈互斗。
天下大势如波诡云谲,倾国权臣如擎天之柱。看北魏渤海王、大丞相高欢之子、北齐战神兰陵王之父高澄,如何从不懂朝局的世子,一步步变成独霸东魏的大将军。看关西大行台座下小小部将宇文泰,如何处惊不变,处处抓住机会变成独掌西魏的大丞相。看两大权臣如何争社稷、争战略要地、相较于治国理政。
北魏是东魏、西魏之根基,是隋唐之根基。高澄和宇文泰的纷争中诞生了关陇勋贵,关陇集团的形成催生了盛世,开启了盛唐的辉煌。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明月初照人

第一章:明月初照人

魏普泰二年,洛阳城外。

天象无常,四月的天气忽然朔风凛冽。暗夜如同天顷地陷般以未可预知而无底的黑暗吞噬了洛阳城的一切。

马蹄如急雨,在人人似瞽瞍的此时此刻重重地敲击着每个人的感官。

黑夜,黑马,黑衣人。前者疾行如无我,后者趋从只见前人。忽然前边的马哀泣嘶鸣一声,昂首扬蹄之后停了下来,只在原地打转。后边的马嘶鸣更长似有怒意,硬生生急刹而止。

前边马上是个女子,当她的马由疾行到急止,又徐行渐安静的这一过程,她身上又大又厚的帔帛也从飘逸如飞到宛转缓慢,最后披垂而下护住她的身体。仿佛飞天降临尘世,点地而出。

女子直接摘下头上垂裙帽。她大约二十年纪,高髻衬托之下面如满月,在黑暗中很醒目。既使在这样阴森恐怖的暗夜里也能让人暂忘一刻当下的惧意。她努力在寒风中的漆黑里向着不远处的洛阳城门处张望。

后面年长女子提马上前问道:“夫人因何停下?”她身着袴褶,面色凝重决绝。

“阿姨……”元明月心情复杂,欲言又止,只能牵着缰绳随着她的坐骑在原地打转。

“夫人生性胆子就小,这尸横遍野的洛阳城本不是夫人该来的地方。更兼高王刚攻破洛阳,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奴婢和元明月久在一起受主人倚重,当然也很了解她的性格。

“走吧,不看他一眼,我始终是不放心。”不知道是哪一句话触动了元明月,她顷刻间变得毅然决然起来。此时她的马早已经像离弦的箭,踏着黑暗中看不到却真实存在的恐怖向着未知是福是祸的洛阳城门去了。

洛阳城内显然是刚遭涂炭。血与火的劫杀之后忽然寂静得可怕,不知道是真的一切都结束了,还是大难临头前的暂时安宁。

洛阳城中佛寺林立,城中心这座永宁寺原本敕造。数十年间永宁寺香火鼎盛,来朝拜的人摩肩接踵。在白日间的繁华里永宁寺犹如佛国化身,充满金碧辉煌的祥和。此时此刻,刚刚经历了战火洗掠的洛阳城喘息未定。无数的冤魂去而未远,侥幸的生者在黑暗里惊赫如鼠。这一片佛国净土却在此时聚集了曾经决定命运的人,和未来决定命运的人,等着操纵时间行程的方向。

这时,山门内两个纵马入寺的人,从马背上跃下,向着里面大步走去。两人身手极其矫捷,可知是极年轻的人。重重深入,佛寺的后身是高耸入云的永宁塔,到塔下眼前豁然大亮。塔下人影憧憧,这里的一切亮如白昼,但是安静极了。

两个年轻男子迎上亮光。又脏又破满是血污的袴褶,凌乱不羁的辫发……其实他们还算不上是男子。

火烛的亮光笼罩在他们身上,年纪大些的那个面如羊脂白玉,双目如宝石般璀璨,是暗绿色的宝石。如果不是他这一身行装,只看面貌,如同姿仪美丽的女子。他目中沉稳地盯着眼前景象,并没有说话。看五官,他也只是个稚气未脱尽的男孩,与他此时的持重表现不太符合。

跟在他身后的身量未足,根本还就是个小男孩。小男孩面色黝黑,但是也目中深沉,同样不多言多语,只是意味偏长地看了一眼那个美丽的男子。

无边的漆黑之中只有这一处亮到极致,变成了整个洛阳城的焦点,必然使得整个洛阳城的眼睛都盯在这亮处里的人身上。血洗洛阳的重兵忽然不知去向,这时候的永宁塔下只有寥寥数个军士贯甲束带地环立在亮处的边缘。

亮处的中心是个年轻男子,剑眉带着几分血性的英气,长目却显得端庄而慈善。男子峨冠博带,宽衣大袖的衣饰很庄重。他向着对面一人微微颔首示意:“高王举师入都,不知意在何处?”他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连眉骨处都有不意察觉的耸动,暗示着他在心里拼命压抑着什么。

被称为高王的这个中年男人,渤海王高欢,肤色黝黑,虽然也和军士一样贯甲束带,遍身血污,但是面上气色却远不像军士们那样紧张和警惕,沉静镇定得有些不相协。真不知道此刻他的内心是怎样的世界。

高欢却似乎完全抛开周围的一切,只带着欣赏的目光打量了一番站在他面前的大魏皇帝元恭。这让他有点意外,高欢心里甚至还淡淡有些说不出的兴奋,大魏的帝室总算也有个像一点样的人了。

“尔朱兆是奸佞,尔朱氏余孽不除,臣不得不提兵入都清君侧。”高欢持礼极恭地回答了皇帝元恭的问题。

高欢一边说一边忽然看了一眼立在他身侧的二十岁少年。这是他从信都带来的另一个出自他手的皇帝,元朗。元朗感觉到了高欢的目光从他身上瞥过,浑身阴冷而震颤,不由自主地微微低下头,脚步稍往后移了移。高欢很敏锐地观察到了元朗的这一变化,他仍然面无表情。只是站在高欢身后不远处的部属孙腾非常有默契地抬手握了握身上的佩剑剑柄。孙腾的目光一直在两个皇帝,元恭与元朗的身上来回逡巡。

这时皇帝元恭也把目光放在元朗身上。“尔朱兆……”他一停顿,转头看着元朗却是在对高欢说话。“高王,尔朱兆是奸佞不假,但是为了这个已死的尔朱兆,你令整个洛阳城遭此涂炭,于心何忍?魏帝室衰微,高王在信都另立新帝,我本无怨言,只愿高王恤怜百姓,我心安矣。高王从信都入洛阳,真的只是为了尔朱兆一人吗?”

“主上,家君有何罪,遭此质疑?”

皇帝元恭的话本来已经让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一切都像在紧绷的弓弦上待发的箭一般。可是裂帛而出,划破长空的却是另一个清亮的声音。刚才那个美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到的,忽发议论且已越众大步上前,后面紧跟着他那个其貌不扬甚至现在还拖上了一条鼻涕的弟弟。他们成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焦点。

皇帝元恭早已气血上涌,他喘息未定地看着这个打断他说话的不认识的美少年。

“臣渤海王世子高澄”美少年言辞大胆而不拘,但还是向着皇帝元恭行了礼。

“臣渤海王次子高洋……”拖着鼻涕的也跟着学。

高澄不管皇帝是什么想法,自顾自地平身,向着高欢叫了一声,“大人。”高洋也一样照做。

高欢只是点点头,没说话,仍然面无表情,静观其变。孙腾看了一眼高澄。高欢身后侧的司马子如嘴角微微上翘。高欢的族弟高岳来回打量着元恭、元朗两位皇帝,似乎在思量什么。只有高欢的另一位族弟高归彦死盯着皇帝元恭不放。小皇帝元朗似乎没看到眼前的一切,仍然低着头一动不动。

“世子不必如此,孤怪罪不怪罪高王不要紧,只是不知天下百姓怪罪不怪罪高王。”皇帝元恭看了看另一个小皇帝元朗,显然有不忍之色,胸中当然也有不忍之言。

“主上,我鲜卑人祖先起于深山密林,如今取得半壁江山,难道不是靠着征战杀伐?都像主上如此安于现状,迟早退回山洞里去。魏的先帝贤君哪一个不是武力征讨,战功赫赫?一乱一治,待平定了天下自然重用人材,厘清吏治,使百姓安居乐道。不事征伐,主上难道忘了魏之侧尚有柔然,南梁?”

真是一语惊人。这么个连男人都算不上的男孩子教训起堂堂大魏的皇帝来,而且论的还是治国之道。虽然论调稍嫌幼稚,但他并没有说错,很是高屋建瓴,显然还有雄视天下之意。得天下,治天下,这不该是他这个年龄和身份该操心的。

因为惊讶而安静极了。仍然面无表情的高欢似乎扬了扬眉,嘴角微微上翘。司马子如是明显地面带笑意看着高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又阴沉了脸,看了一眼皇帝元恭。孙腾握紧剑柄也看着高澄。高岳皱着眉头,高归彦若有所思。小皇帝元朗则如同不存在。

“用不着你来教孤治国之道。治世必不从僭越而始。竖子尚不尊礼法目无天子,岂知必不是家教始然?高王视天下如私物,哪里把天下百姓放在眼里?你小小孺子,只知有父,连君上都不知,更能知天下百姓否?”皇帝元恭怒意涌上,他气愤激昂,似乎是压抑了许久的总爆发。一时间元恭语调沉痛、畅快,似是斥责高澄,目中却直视其父高欢。

这边元恭痛斥高澄,那边孙腾身子微微向前,靠近了高欢耳语道:“此子必不为我所用,不如尽早除之。”说着握紧了剑柄。高欢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了一眼稍远些的小皇帝元朗,双唇微微一动,只吐出了两个字,“可惜。”声冷如铁,绝不可违逆的语调。

“臣心一片赤诚全为社稷,没想到主上如此误会。”元恭话音刚落,高欢瞬间目中盈上泪来,看起来特别的委屈和痛心。“尔朱氏专权,上负主上,下欺生民,臣心中不忍,另立新帝也是围魏救赵之计。一可让尔朱氏把心思放在臣身上,尽管让他将臣恨入骨髓,而不要难为主上;另一可让尔朱氏权势所及之外的百姓人心安定,各守其业。待到时机一到,臣自然是扶植帝室,合而为一,内外一统之际,必然还政于主上。谁知主上居然疑臣至此……”高欢声音哽咽似乎说不下去了,仿佛是在低头垂泣,不忍面对皇帝元恭。

“大人……”高澄胸中不平,看了看父亲走上前来。这次高洋却站在原地未动。高澄又转向皇帝元恭,“主上……”高澄气血上涌,也觉得委屈至极,想为父亲诚恳辩白。可是他的话被打断了。

“主上,趁亮处只管看看高王,满腹委屈都不见吗?”司马子如看着他的老友,声调不高,语气也像个委屈的怨妇,让人不禁发笑。

所有人笑还未发出来,突然锋利的金属磨擦声响破长空。高澄惊讶地遁声望去,孙腾已经拔剑出鞘。高澄皱了皱眉,再看看父亲,父亲似乎什么也没看到,还是低头垂泣。倒是近前的元朗吓得一个哆嗦。这位小皇帝还不如旁边拖着鼻涕的小男孩高洋镇定。高岳和高归彦紧张又兴奋地盯着眼前场景。

孙腾仗剑上前大喝:“忠臣不用,奸佞不疏,何为主上?”四周军士看看仍然垂泣不止的高欢,立刻跟在孙腾之后围上皇帝元恭。

气氛突变,不管怎么说臣下走到这一步便是谋逆,难道还真要如杀敌般手刃天子?高澄绝没有想到事情转变至此。他没动也没说话,可是心里渐渐升起对孙腾的嫌恶。如果真的有弑君这一说,那么真正承担这件事的无疑是他的父亲,污名永难洗去。孙腾怎么能不为他的父亲想一想?

想到这儿,高澄刚要走上前去,忽然觉得背后有人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回头一看,是司马子如。司马子如冲着高澄摇了摇头。高澄也是极聪明的人,便没有再动。只是他绝美的脸上情绪复杂,与他的年龄绝不相类。

“罢了罢了,早知道便是如此。孤岂能任尔等小子以斧钺加身?”皇帝元恭眼见得孙腾手持利刃逼近,镇定自若地感叹罢忽然一转身,从近旁军士手中夺剑,反手一扫,剑锋横于项上。元恭泪流满面,悲怆不矣,“高王你好自为之。”说罢,推剑横切。白刃过处,血流如注,下手之狠几至身首异处。

高澄倒退一步,有些错愕,倒是高洋扶住了他。

“主上……”高欢此时方抬头拭泪,悲戚满面令人不敢直视。“君臣之间,何来解不开的误会?”他一边说一边目中阴郁地扫了一眼旁边的小皇帝元朗。

元朗早吓傻了。

忽然又是银光一闪。

“主上,因何自绝?”这次的大哭是孙腾的声音。声未至,剑已出,小皇帝元朗倒在地上,顷刻遍身是血,尸身着地时说出了他这一生最后三个字,“渤海王……”怨念甚深。

“啊!”惊呼是高澄的声音。

“主上!”随即高亢的悲愤之音响彻夜空,从稍远处传来。这声音令在场的人都一惊。所有人都专注于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陌生男子已潜入寺中,行至永宁塔下。

前者弱冠,面上棱角分明,此时气血上涌,正被后面长他五﹑六岁的拉住。后面的紧咬着唇,目中盈满泪,悲愤莫名。

“平阳王和南阳王怎么刚到?”高欢声音虚弱地问道,一边仍然拭泪。

“他怎么敢……”平阳王元修咬牙低声道。

后面的南阳王元宝炬忽然想起刚才出府时妻子乙弗月娥温柔相送,担心忧虑的样子。他拉紧了元修也低声回道,“且忍一时”他稍微一停顿又道,“恐怕明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元修浑身一颤,即刻安静下来。

洛阳……信都……

元恭……元朗……

尔朱兆……高欢……

两座都城,两位皇帝,两个权臣。天色朦胧转亮,不知道是哪个大胆的傻和尚这个时候居然敢回到永宁寺,远处竟然有了若有若无的诵经声,伴着苍凉悠远的晨钟。

信都,还是都城吗?谁心里都明白。可是洛阳的前途又在哪里?尔朱兆死了,权倾天下的尔朱氏一旦覆亡,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天要亮了,大魏的明天在哪里?黎明中,两位大魏皇帝的尸骨倒在佛国高耸入云的宝塔下,身上遍布着狰狞的伤痕和血迹。

高澄美丽的绿眼睛失掉了刚才宝石般的光彩,显得有点空洞失神。在他心里,父亲应该是雄霸天下的曹孟德,而不是卑劣弑君的司马昭。两位皇帝死难当场刺激得他难以控制自己的心情。虽然他受父亲影响从未将魏室皇帝放在眼里,但是他从未想过弑君,如此残暴和肮脏。高澄转身慢步向寺外走去。

高欢在混乱中注意到了儿子的离去,一直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微微蹙了蹙眉。心里正思忖着大事,忽然一眼瞥到身边的次子高洋仍然安静地站在那里,那面上无波,胸有城府﹑腹藏山川的样子让他觉得心里踏实有力,他的儿子就该是这样的。

“皇帝既崩,大魏不可一日无主,立平阳王为帝,居洛阳。”高欢一语定乾坤,声冷如铁地宣布了他的决定,回头轻唤:“阿奴……”高洋听到了,定了一下,走上来,父亲向他伸出了手,高洋拉着父亲的手,随着父亲一起向寺外走去。

这时,司马子如趋步跟上,小声说,“小孩子嘛。”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阿惠的年纪可以成婚了。”

高欢没停步,也没说话,面上仍无表情,但是他心里却是一动。

两个族弟,高岳和高归彦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都努力倾听着司马子如说给高欢听的话。

孙腾收了剑,四顾一望像在找谁,随后率军士跟上了高欢。

永宁塔下只剩下了生死两相隔的四位元氏帝裔。

高欢牵着高洋走出去,高洋一眼看到长兄高澄的坐骑撒欢喷鼻,脱口道:“大人,大兄的马尚在,可见未走远。”

高欢心里装着大事,只道:“随他去吧。”

一行人绝尘而去。

元明月好不容易找回洛阳,找到了永宁寺。一夜奔波劳顿,悬心提胆,此时看着斜缓山梁上一片金碧辉煌的殿宇,几乎要失去全部力气,只是心跳得厉害。没再犹豫,带着家奴从台阶而上向着山门去了。

谁能想到?元明月上了小缓坡,刚要进入山门,忽然从半开半掩的寺门里冲出一匹马来,眼看着就要撞上她了。元明月疲劳过度,连思维都减慢,一时没反映过来,愣怔在当地,眼睁睁看着那骑马的人来撞自己。

“夫人!”身后的家奴本来年纪偏大,行动慢,自然比不上原本就心急如焚的元明月。这个时候惊叫一声用尽全力奔过来,已经是来不及了。

马上的高澄本来心不在焉,但是那个黑色的窈窕身影太惹眼了,立刻唤醒了他的注意。他素来就反映奇快,身手敏捷,这个时候急中生智略一勒缰,侧提……马前身避过了元明月,没有直接冲撞。趁着擦身而过的机会,高澄俯身伸臂一捞,一把将元明月拦腰提上马来,速度未减已是冲下坡去,然后慢慢停驻。

马停下来,马上两个人对面而望。元明月惊魂未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再加上一夜的奔袭劳顿,满心的担忧,所受的委屈……此时又急又怕,眼里盈满了泪,只是喘息,说不出话来。

高澄以为她是被刚才的事吓得,只觉得楚楚可怜。这一夜攻破洛阳,杀人无数,又在永宁塔下亲证二帝横死,本来心冷似铁。这时候倒柔肠转还,心里顿时生出怜她﹑护她的意思,天性如此罢了。

“多谢公子。”还是元明月先缓过来。不怨高澄大意,不怨他纵马几至伤人,反倒谢他。她能看得出来,这个美少年虽然衣着破烂,遍身脏污,但是气象不凡,不似路人,因此尊称他一声公子。

高澄看她目中单纯无欺,更觉心动。

“夫人!”家奴气喘吁吁地跑上来。

“夫人是要入寺?”高澄想起来里面横尸遍地,处处血污,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暗想那里岂是这样美丽的女郎该去的地方?“还是不要去了,如有别的去处,我自送夫人前往。”高澄并不想放元明月下马来,也并不问她姓氏身份。

“不,我一定要进去。”元明月急红了脸。她忽然想起,这个看起来小自己数岁的美少年,他为什么是从寺里出来的?

“世子!”高澄还未说话,听到身后山门处有个又冷又硬的声音传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