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之庶女嫡妃在线阅读
会员

风华之庶女嫡妃

姚柒柒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77.2万字

7.3分 27人评分

蓝梓汐再次睁开双眸时,心底里告诉自己,这辈子,做回自己,不再委曲求全。
重生庶女,备受欺凌,她要踩着刀尖一步步往上爬,看谁能笑到最后。
嫡母狠毒,且让你笑着自食其果,悔不当初!
庶姐蛮横,我让你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渣爹自私,我让你失去一切自生自灭!
她不屑看到那些阿谀奉承的嘴脸,带着生母远离纷争,却自有麻烦跟着上门
来!
夺权立威非我意,全是你们逼得!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被你们灭,那就只能灭你们了!
不过,她宅斗斗的挺欢乐的,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人前腹黑冷漠,人后装楞扮可怜,紧追不舍,装疯卖萌,只为讨她欢颜。
尼玛,是谁说他是个瞎子的?看这健步如飞的样子,我看说这话的人肯定是个瞎子。
还有,谁说他冷冰冰的生人勿近来着?这个对着自己又搂又抱又亲又啃的,这根本就不是传言中的他。
本文男强女也强,女主淡然,男主腹黑。
本文虽美男多多但实际一对一,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亲们可以放心跳坑
本文宅斗+宫斗+女强+宠文,“斗”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夺回身份,气坏李氏

大周宣明年间

未央国京城,兵部侍郎夏府内后院,守门的婆子拦住一女子:“哟,这不是梓汐姑娘么?怎么,当了下人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规矩么?低贱的粗使工人,是不准进到正院的。”

“放肆,本姑娘也是你能拦的。”被拦住的蓝梓汐冷着脸沉声喝道。

“嘁,姑娘?你算哪门子的姑娘?”拦着门的两个婆子嗤笑着。

“就是啊,府里谁不知道你是个见不得光的野种啊,还姑娘……”

“可不是么,你还是快走吧,省的让太太看到了,到时候连着你那下贱的娘一起弄死。”两个看门婆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讽刺着。

“啪!啪!”两声脆响,两个婆子惊愕地摸着被打得火辣辣的脸,一时没回过神来看着蓝梓汐。

蓝梓汐甩了甩打痛了的手冷哼道:“谁是野种?府里头哪个不知我是谁的种?你们这是在骂老爷是野男人么?”

两个婆子面面相觑,一句话也不敢再骂了,蓝梓汐趁她们发楞的时候,一个箭步钻了进去,两个婆子反应过来忙追上前,可又怕惊动屋内贵人,不敢声音太大,一时不查竟让蓝梓汐跑进了东厢正院。

房门外站着的除了夏太太跟前的赵妈妈外,还有几个宫装打扮的婆子,蓝梓汐心中暗喜,看来这贵客品级不低,只怕那找伴读的公主也亲自来了。

二十一世纪看了那么多的宅斗、宫斗让蓝梓汐深知成败在此一举,整了整衣襟,正了正脸色,从容的走向门口。

果然不出所料,赵妈妈一脸鄙夷的拦下了她:“这里也是你能进的么?还不速速离去。”

而几个宫装嬷嬷则诧异的看着蓝梓汐,虽一身仆从装扮,然气质却高贵端庄大方,并没有一丝奴才才有的懦弱卑微,不禁都有些疑惑。

“我是来给父亲母亲请安的。”蓝梓汐沉着镇定的说道。

赵妈妈一楞,沉下脸训道:“下作东西,屋内全是主子贵客,哪有你的父亲母亲,赶紧滚开,小心挨板子。”

“大胆妈妈,身为夏家下人,却辱骂夏家小姐,你知该当何罪?我父夏振刚,嫡母李氏,都在内就坐,你却说内里无我父母,你到底有何居心?”蓝梓汐大声冷喝。

她一派义正词严,气势凌人的样子,饶是赵妈妈在太太跟前多年,见过不少世面,却也被她吼住,而且她说的又是事实,一时无以反驳,楞住不作声。

伸手掀开门帘,赵妈妈忙扯住她的手:“你是不要命了吗?”

“放手,你若再敢对我无理,休怪我不客气。”蓝梓汐冷声喝道。

屋内外仅一帘之隔,里面的人自然听见外面的动静,纷纷看了过来,正好听见蓝梓汐斥责赵妈妈的声音。

屋内,夏振刚和夫人李氏双双在坐,首坐的是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一身华丽宫装,娇俏可人,此时正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兴致勃勃的看着蓝梓汐。

“何事吵吵闹闹!”在看到蓝梓汐的一瞬间,夏夫人的心像被刺扎了般的疼痛。

而夏老爷早就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个女儿了,见个丫鬟装扮的人在门口喧哗,而且还当着心怡公主和玉宁郡主的面,顿觉颜面被损,威声喝道。

“女儿见过父亲母亲。”大力甩来赵妈妈,蓝梓汐大步上前行礼。

夏振刚一脸惊诧,李氏被气的呼吸都不顺,那保养得当的双眸里流露出丝丝狠戾,只是碍于贵人在此,夏家的颜面还要顾及,朗声道:“赵妈妈,怎么又让她玩到这里来了,快扶将出去。”

笑着转过头对着上坐的公主郡主道:“这丫头小时烧坏了脑子,常胡说八道的,每每有客人都要闹一闹,夏家又是斋厚之家,只能好生哄着,任她闹着。”

好生厉害的李氏,一句烧坏了脑子就把自己的算计和别人的好奇都给压了下去,同时还显得她多斋心仁厚,一个傻子的话,谁会信?

闻言赵妈妈忙不迭的进来拖人。

唇角上扬,蓝梓汐从容回道:“母亲此言差矣,虽然我的生母是个奴才,又不受母亲待见,可女儿却是父亲的亲生骨肉,血脉亲情,您总不能不让我们骨肉相认吧,再说了,女儿说话丝路分明,有理有据的,母亲总不能因为不喜庶女,就骂女儿是傻子吧。”

在坐的贵人都是眼明耳聪之人,傻子和正常人又怎会分不出来呢。

“你……”一口闷气差点冲出胸膛,赵氏脸色刹白,以手捂胸,显然被气的不轻,自己已经被这个贱丫头点出刻薄庶女,若此时再强指她是傻子,岂不是落人口实。

可是这个贱丫头怎么敢?哪来的胆量让她直闯进正院的?还当着这些贵客的面来认亲,凭什么!翠芹这个贱婢,当初就不应该对她仁慈,就该早早打了以绝后患。

“父亲,女儿好想您啊。”蓝梓汐懒的理李氏,“扑通”一声跪在夏振刚面前,哭的泪水涟涟:“她们都骂女儿是野种,说女儿是贱人生的,可女儿是父亲的亲生骨血,又怎么能任人侮辱父亲?女儿知道您公务繁忙,没空理会后院之事,所以女儿受了委屈只能忍着,因为我知道父亲总有一天会为女儿主持公道,给女儿一个名正言顺的,今天女儿也是冲破重重障碍才能在此与父亲相认,父亲,您不会也认为女儿是疯子吧。”

蓝梓汐已经十五岁,正是如花般的年纪,虽说粗衣布裙,却难掩她天生丽质,尤其她端庄优雅的气质,举手投足间的高贵典雅,说话斯文言语有理,更重要的是:她心细胆大,聪明机智,在这个场合下敢来认亲,可见其智慧和勇气不一般,府里除了大女儿夏云初,恐怕没有哪个能比的上这个,没想到自己还有个这么出色的女儿。

吴王爷正在替他二子挑选儿媳,朝中想攀这门亲的可不少,都想将女儿送往吴王府,吴王妃只此嫡子,看的如珠如宝,一般的姑娘她肯定是瞧不上的,而云初要进宫选妃的,云烟刁蛮任性,云娥呆呐。

说起来,要不是那二公子身有缺陷,也不会到他这种四品小官家来寻媳,庶女也不一定拿得出手,但优秀出众的就难说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