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公子溺爱妻在线阅读
会员

纨绔公子溺爱妻

林思缘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66.9万字

8.9分 6363人评分

他是丞相府的嫡出大少爷,同时也是京城的第一纨绔,整天吃喝玩乐,好赌成性,终日流连赌馆。
她是大将军府唯一嫡女,从小在边关长大。
一场赌注,她选择了京城第一纨绔,舍弃了当太子侧妃的机会,这让她沦为京城的笑柄。
一场赐婚,她成了他的未婚妻,皇权至上,既然无力抗争,那么,她只好逆来顺受。可是,这个纨绔公子,怎么跟传言不一样呢?是哪里出问题了么?……
当他为了她,剥去纨绔的外衣,把原本的一切展现在世人面前时,是谁乱了芳心?是谁悔青了肠子?又是谁,还在筹谋算计?……
场景一:英俊帅气,迷倒众生的太子殿下,笑盈盈地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子,蛊惑地道:“沐小姐,今天,我给你两个选择。一、嫁给我,当我的太子侧妃;二、选择丞相府的凌言公子,嫁给他为妻。”
沐瑶看了英俊迷人的太子一眼,再看了看懒懒散散地站在太子身边,一副不以为然的纨绔公子,微笑着道:“请问,还有第三种选择么?”
太子摇摇头,邪魅一笑,道:“没有了。”
沐瑶无奈地道:“那么,我只能选择嫁给凌公子了。”
太子几乎惊掉了下巴,旁边一大群羡慕嫉妒恨的女人,开始不再羡慕嫉妒恨了,只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沐瑶,而一旁的纨绔公子,在人们不注意的地方,眼里破碎出一丝光亮……
场景二:沐瑶优雅地走进赌馆,众位纨绔子弟都看着这个美丽优雅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羡慕。有人大声喊:“言少,你的夫人来找你了,不得了罗,夫人都找到这里来了,看来言少以后还是少来吧。”
众人屏住呼吸,等着看第一纨绔如何跟面前的女子发飙,谁知,俊美的男子看着自己的娇妻,宠溺一笑,道:“小瑶,你来了?马上,我就可以赢光这些人的钱了呢,你喜欢的白玉床,我已经让天下第一巧匠打造好了,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就等着把床抬回家吧。”
只见女子笑了一下,那一笑,如昙花一现,美得令人窒息,她轻启朱唇,温柔地道:“相公,家里还差这点小钱么?为了区区一张白玉床,还让你如此奔波,人家多过意不去啊。”
“可是家里的钱,我都已经给了娘子了啊,我要用自己的钱,给娘子买白玉床呢。”
“你真傻,我的不就是你的么?”
“嗯,娘子说的有道理,那就不赌了,风影,把东西收一收,回去了。”
“是,公子。”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人离去的方向,再看看风影收起来的一大袋子银票,如果这些是小钱,请问,什么才是大钱呢?……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请亲们放心跳坑,谢谢!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沐三公子

辽阔的大草原上,正进行着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看来,南雪国此次是下了血本了,带来的二十万精兵,个个骁勇善战,经过了战争的洗礼,使得他们更加无畏了,为了入侵琅月国,他们几乎把精锐的士兵,都带了出来,如果这次不能打胜仗,估计是无力再战了,他们侵略琅月的野心,也只能就此搁浅。

琅月国这边,经过了几个月的大战,战士们略显疲态,面对强敌,一时有些心惊,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不被入侵,他们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抵死奋战着。

作为军队统帅的大将军沐庭远,看着自己的士兵有些士气低落,不知是不是怕了南雪的铁骑,他心里暗暗着急,这一战绝对不能败,保家卫国,是这个男子毕生的信念,如果让南雪入侵琅月,他这一辈子,也许都不能原谅自己。他突然纵身跃起,跃到一个高高的土丘上,大声喊道:“琅月的将士们听着,这一战,是南雪国跟我琅月的最后一战,如果这次赢了,南雪将再无能力攻打我琅月,将士们一定要使出全力,与南雪抗争到底,赢了这一仗,我们就回家。”他的声音浑厚有力,在这一片大草原上,传出好远,落日的余晖,打在他金光闪闪的战袍上,使得他整个人仿佛沐浴在金光中。

沐庭远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每一个将士的耳中,将士们不禁心神一振,于是更加卖力地杀敌。

战争持续了一个时辰,双方的战士都杀红了眼,一时之间,血流成河,肉堆成山,这样的场面,让人触目惊心。

南雪的骑兵武艺高强,对上琅月的士兵,还是略胜一筹。就在沐庭远以为自己就要落败的时候,远处传来了马蹄声,不多时,一大队人马出现在了战场上。打头的是一个身穿白衣的俊美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衣服是纯白色的上好丝绸,绣着玉兰花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他端坐在马上,立于万人之中,显得遗世独立。他看着正在厮杀的将士们,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明亮如夜空中的星子,看着眼前的情景,他漂亮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厌恶。琅月的将士们看了少年一眼,不由得惊呼:“沐三公子,是沐三公子来了。”

人们之所以那么激动,是因为,每次在他们准备打败仗的时候,只要沐三公子一出现,就能转败为胜。

沐庭远看了白衣少年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无奈,很快,又继续投入杀敌,仿佛,白衣少年来了以后,他心安了不少。

沐三公子对着身后的人马,挥了挥手,于是,跟在他后面的骑兵,马上加入战争。他带来的人,也只不过是上千人,但是,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是武功高手,能以一当百。于是,就在琅月以为他们即将落败的时候,有了沐三公子的加入,突然变得士气大振,一下子,就转败为胜了。南雪国的士兵惊讶地看着那个白衣少年,只见他手握宝剑,在万千人马中翻飞,手起刀落,挥出血色一片,不过一瞬间,血液已经染红了他洁白无尘的白衣。

这一场战争,在沐三公子的到来,扭转了局势,南雪国败了,他们带来的二十万铁骑,死的死,伤的伤,剩下健全的不过数万人,领头的南雪国将领,颓败地说了句:“收兵。”

于是,南雪国的士兵,快速退出战局,以最快的速度,往回撤。琅月国的士兵经过一场大战,已是疲惫至极,他们没收到乘胜追击的指令,都松了一口气。

南雪国的将领,是南雪国的太子祈鹰,待将士们退出几十丈开外后,他才缓缓回头,他端坐在马背上,仔细地看着那个被鲜血染红白衣的少年,把少年的长相,深深烙进脑海。他要记住那个害他转胜为败的人,今生,这个人,就是他的敌人,所以,他要清楚地记着这个人的长相。

此时,琅月国的将士们发出了大声的欢呼,欢呼声在这一片辽阔的大草原上回荡,久久不散。草原上,堆积着无数将士的尸体,鲜红的血液,把青草都染成了红色。浓重的血腥味,让沐三公子,深深地皱了一下眉头。他不喜战争,可是,每一次,都要参与战争,他烦闷地摇摇头,看着南雪国将士消失的方向,心里期盼着,也许,经过了这一次,就可以停战许久了吧。

沐三公子看着有些疲惫的沐庭远,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对他拱拱手道:“沐大将军,既然战争已经结束,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他的声音悦耳动听,仿佛是故意压低的腔调,听起来有些低沉。

沐庭远深深看了沐三公子一眼,道:“感谢沐三公子的相助,既然沐三公子有事,那沐某就不留你了。”

沐三公子一夹马腹,对着身后的自己带来的人马,说了一声:“撤。”不待琅月的士兵们反应过来,就策马离开了。琅月的士兵们,看着沐三公子离去的方向,缓缓跪了下来,对着他离去的地方,磕了三个响头。

沐庭远待将士们磕完头后,缓缓地道:“大家都累了,回营休息吧。”

“是,大将军。”

傍晚时分,两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往沐庭远所在的营帐走来。只见两个男子一个十七八岁左右,身上穿着褐色的战甲,他长着浓密的剑眉,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有些严肃,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成熟稳重,俊美不凡,此人是沐庭远的大儿子沐源。

而另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少年,是沐庭远的二儿子沐泉,他同样是长相俊美,除了他的眼睛比沐源的大些,看起来比较随和之外,长相上,跟沐源还是有些相似的。

沐庭远看了撩起帘子就进来的儿子一眼,道:“源儿,泉儿,你们怎么还不休息?”

沐泉看了看四周没人,才开口道:“爹,不知道小瑶这回又跑到哪里去了,来了也不跟我们说说话就走了。”

沐泉说的是沐三公子,其实,沐三公子是沐庭远的女儿沐瑶。沐瑶是沐庭远最小的女儿,也是唯一的女儿,家人对她疼爱有加。一提到自己的爱女,沐庭远的嘴角,就弯起好看的弧度,他温柔地道:“这孩子,整天到处跑,一个女孩家家的,整天想着往外跑,为父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