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肴记在线阅读

佳肴记

恕恕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319万字

8.0分 423人评分

周佳肴被嗜赌的舅妈推了一下,她百思不得其解,她活着的时候,好歹也是个喜欢打抱不平,见义勇为的好人,这样的人死了以后不是该上天堂的吗?怎么她死了以后却下地狱了呢?
什么?你说抓错了?
纳尼?再也回不去了?
周佳肴仰天长啸,我的私房菜馆怎么办?我的爱情怎么办?
阎王爷发话了,一切好商量。
周佳肴望着小心翼翼赔着笑的阎王爷,开始了算计。
重生可以,我有条件!
我要金手指!我要发家致富!我要一生只爱我一个的有情郎!
(本文是种田文,加入适量宅斗,架空历史。恕恕有百万完结小说,坑品有保证哦。)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楔 子

旭日东升,城市的繁华渐渐苏醒过来,马路上车水马龙,到处可见喧嚣的景象。

位于市中心的一座高档写字楼里,周佳肴正在认真的看着一份文件。

这是一份股份转让协议,是她和两位律师一同起草,研究的结果,现在这份合同已经公证过了,只要她签了字,立刻就会生效。

周佳肴看到合同上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顺手从办公桌上的笔筒里拿起一只钢笔,在右下角的位置龙飞凤舞的签下她的名字。

合上文件夹,周佳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揉了揉额头,靠在真皮椅背上闭目养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目光落在桌子上摆放的那两个相框上。

第一个相框里放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上的男子英俊帅气,目光儒雅,照片中的女人笑靥如花,满脸的幸福,两人拥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子,那孩子可爱极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一样。

第二个相框里,摆着一张合影,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士,头戴厨师帽,怀里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子,那位年长的女士脸上挂着亲切,安心的笑容,若细看,还能看到她眼角若有若无的纹络,以及她鬓间闪烁的华发。她怀里的小女孩儿神情落没,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周佳肴不由得微笑起来,心里也觉得暖暖的,方才的疲惫似乎也一扫而空。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刺耳的喧闹声,好像有什么人在争执,不一会儿,那声音越来越大。

“这位太太,你不能进去。”

“让开!”

周佳肴抿唇,她听出来了,是小舅妈的声音。

门猛的被人推开,她的小舅妈如同女王驾临一般,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门口旁的沙发上。秘书慌慌的道:“总经理对不起,我拉不住她。”

周佳肴挥手让她下去,并道:“送两杯咖啡上来。”

小秘书如临大赦,转身出去了。

周佳肴站起身,从大大的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她走到那个气焰嚣张的女人面前,皱着眉头打量她。

张羡晴正在摆弄自己的指甲,仿佛没看到她似的。

“舅妈,你今天来不会是又要让我帮你还赌债吧?”周佳肴不喜欢与她说废话,干脆开门见山。

张羡晴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愤怒,精致的妆容也因为这句话变得微微扭曲。

“周佳肴,你搞搞清楚,我现在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林家的。”张羡晴双手环在胸前,挑衅道:“你不过是一个孤女,用林家的手艺赚钱,有什么好得意的。”

周佳肴早就习惯了她的这种伎俩,现在她再听到这话时,心已经不痛了。

“林家的一切都是你两个舅舅的,是你没皮没脸的非要赖在这儿。”张羡晴的声音里饱含不甘,大把的票子就摆在面前,她却摸不着,碰不得,你让她怎么能甘心?她周佳肴凭什么拿林家的钱去建希望小学?世上那么多孤寡老人,哪儿管得过来?这些钱,真金白银流了出来,她能不心疼?况且她在澳门赌输了,又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如果不还钱,那些黑

社会只怕会拿硫酸波她!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周佳肴看着张羡晴那乱转的眼睛,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她在打什么主意!

“林家有训,林家私房菜秘技传女不传男,我母亲虽然不在了,可外婆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这手艺传到我这儿,是合情合理又合规矩的事。用不用我提醒你一下,舅舅姓薛,不姓林。”

“你不用拿林家祖训压我,我不吃那一套!”张羡晴站起身来,一张脸几乎要贴到周佳肴的脸上,“我只知道,老子的家产自古以来就是儿子的,林氏私房菜就该归你两个舅舅所有,而不该属于你这个外人。”

周佳肴勾了勾嘴角,平静的道:“林氏私房菜是在我手上发扬光大的,外婆去世以后,是我把它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饭馆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这么多年来,两个舅舅对林氏企业可有半点贡献?他们拿着我给他们的股份,坐拥每年几百万的分红,像两条又白又胖的寄生虫一样醉生梦死的活着!外人?没有我这个外人,大舅舅早就没了毒资,那玩意一断,他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二舅舅呢!你们两口子见天的往澳门跑,没了我这个外人,你们早就被高利贷砍死十回都不止了!”

外婆有三个孩子,两子一女,都是不成气的。她虽然是一个好厨师,却不是一个好母亲!

张羡晴被周佳肴的话气得几乎吐血!

对,她说得都是实情,正因为是实情,才会更让人无地自容。

“林氏没了我周佳肴,只怕不出三天就得破产,我劝小舅妈还是好好想想,是一时痛快来得重要,还是长久的生存之道重要。”

张羡晴无言以对,她知道,她又一次失败了。败在不得不低头的现实里。

“那个,小肴,是,是舅妈不对,我也是输了钱,一时急糊涂了。”张羡晴见风使舵的本领很不一般,也正是因为这个,才会把二舅舅吃得死死的。

周佳肴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每次只要张羡晴一输钱,隔天就会上演一次这种逼宫的戏码。

看在死去外婆的份上,再帮他们最后一回吧,反正自己已经做了决定,日后他们若是安安分分的活着,那些钱足够他们下半生吃喝不愁了。但若是他们自己不知悔悟,就是外婆从棺材里跳出来,也救不了他们。

周佳肴叹了口气,问道:“这次是多少?”

张羡晴一喜,接着有些心虚的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三十万?”得,她名下十多家店一天的营业额又没了。

张羡晴摇了摇头,手指头有些微微颤着。

周佳肴倒吸了一口冷气,“三百万?”

张羡晴咽了咽口水,哭丧着脸道:“是,三,三千万……”

周佳肴已经要暴走了。

“三千万,张羡晴,你也真敢张嘴!”她烦躁的抓了一把自己的短发,恨恨道:“三千万我没有,你要嘛出去卖身还债,要嘛干脆就卖肾卖**,把全身能用的零件都摘了换钱,现在,从我的办公室里出去!”

“小肴,你不能见死不救啊!舅妈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你帮帮我。”那女人痛哭流涕,早上花三个小时化的精致妆容,如果被泪水冲得像块调色盘,让人看了作呕。

周佳肴漠然的看着她,她已经记不清这是张羡晴第几次说最后一次了,三千万不是小数目,她不可能拉着刚刚站住脚的林氏集团去给张羡晴陪葬。

“舅妈?”周佳肴被气白了脸,“你算哪门子舅妈?你不过是一个舞女,我小舅舅若不是认识了你,又怎么会沾上赌博这玩意?张羡晴,当初我就该让我小舅舅跟你离婚,你就是一条吸人血的水蛭!不过现在还来得及,我小舅舅甩了你,日后会有大把的好姑娘上门当我的舅妈,至于你,哼,我想那些放高利贷的,会给你一个归宿。”

说完周佳肴便转了身,不再去看她。她这次打定了主意,决不会再帮张羡晴还赌债了。

张羡晴面目狰狞的瞪着周佳肴的背影,她知道此时此刻周佳肴恨不能让自己去死。

要死,大家就一块死。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猛的朝周佳肴的后背推了过去。

周佳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女人会朝自己下手,她重心不稳的朝着扑去,头磕在桌角上,血流不止。

周佳肴两眼一黑,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