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在线阅读
会员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恩很宅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278万字

8.3分 3382人评分

她是财阀千金,从小智商超群,20岁即继承家业,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商界闯出一片惊为天人的商业帝国,商界称之为“神奇女子”,并以狠辣、冷血著称!
如此传奇,却在一场离奇的车祸中去世。
享年,28岁。
据说,车祸现场,一家三口尸首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外界传闻,此等残忍画面,只会因仇杀所致!
……
她是上流社会豪门长媳,也是上流社会豪门笑话。
据说,她丈夫双腿残疾,下身不遂,而她却有一个5岁大的儿子。
还听说,她胸大无脑,误杀佣人,有过3年牢狱案底。
更甚者说,她婆婆不爱,妯娌欺负,甚至几次扫地出门……
……
冥冥之中,天注定!
当她,变成她!
冷艳的黑眸微紧,一道狠戾的眼神,浴火重生!
……

……
简而言之,此文就是一枚商业奇女子被人陷害重生在一个毫无地位的豪门长媳身上,然后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站稳长媳地位,报复渣男,并收获爱情的故事。
简介小白(仅供参考),内容绝对不白。
小宅坑品不错,欢迎跳坑。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绝处重生

黑色字体,彩色图片。

报纸,头版头条。

“今日,上海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白色奥迪车被两辆大货车夹撞。通过警察初步判定,奥迪车当时以140KM/H的速度行驶,两辆大货车分别从奥迪车的后方和右方岔路口行进,交合处突然相撞。车祸现场两货车司机均无碍,奥迪车内一家三口惨不忍睹,当场死亡。据悉,奥迪车内的一家三口是当前在上海商界独领风骚的商业传奇霍氏一家,包括霍氏夫妇及在商界可称作为”神奇女子“的霍氏千金霍小溪……关于这场车祸目前警方还未对外宣布彻查结果,很多知情人透露,或因仇杀所致。目前霍小溪的未婚夫齐凌枫已提交申请要求警方对此事故立刑事案件进行专项调查……”

齐、凌、枫……

一个纤细到可以称得上骨干的手指,上面布满了干茧,甚至还有些破口的血丝,那双手狠狠的拿着那一张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的废旧报纸。

似乎每看一次,都能激起她对往事的回忆。

往事。

上一世的事。

她现在是乔汐莞,一个因为误杀罪名,现在还在坐牢的女囚犯。

乔汐莞出生在上海的一个豪门贵族,因父亲喜爱赌博不管家族事业导致家道中落,在她6岁那年,母亲因不能忍受父亲不务正业而选择离婚,自己跟随父亲生活。第二年父亲再娶妻,并带回来一个比她小了2岁的妹妹,从此在家,大小姐被二小姐取代,甚至于,经常暗地里被后母及妹妹欺负。她胆小懦弱,从不敢直言半句。

一直忍到到乔汐莞19岁那年,为了巴结一直有生意往来的顾氏,她父亲把她嫁给了豪门顾氏大少顾子臣。作为豪门长媳,本该有地位和尊严,哪知大少爷顾子臣是一个残疾,不仅下身残疾,下体还不遂,当时成亲,就已成为了整个上流社会的一大笑话,更大的笑话却是,嫁入顾氏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儿子,外界的流言更多了,顾氏大少奶奶不知检点红杏出墙。

可想而知,作为豪门长媳的乔汐莞在顾家遭受着怎样的待遇。

在家被父母妹妹欺负,嫁入婆家被公婆妯娌欺负,进入监狱被狱警囚犯欺负。

仿若这一辈子,都是不停在受人欺压不停的在讨好不停的在委曲求全。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在人生最绝望的那一刻离开了人世,她只知道,灵魂穿越,上天给了她再一次活着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浪费,她会让那些她曾经的“良人”,不、得、好、过!

她很庆幸。

明天就是她出狱的日子。

整整3年,1096天。

她有着乔汐莞一定的记忆,却也不太愿意去回忆起她在监狱过着那惨无人睹的日子,而她只花了半个月时候,让那些曾经欺负过齐汐莞曾经对乔汐莞拳打脚踢的人,城府脚下。

她在这里没什么特别能耐,她只是比乔汐莞更明白一个道理:活人,永远怕死人!

第二天的阳光如约而至。

她办理完相关手续,拿着自己手上那份泛黄的档案。

铁森森的大门打开。

狱警冷漠的声音说着,“出去以后好好做人!”

好好做人?!

她冷漠一笑。

监狱离上海城区有好长一段距离。

而此刻走在这条没有车辆没有行人的街道上,除了她之外,还有监狱中热门人物傅博文。

她一直以为,受到这种不被人欢迎不被人待见遭遇的人只会有她一个,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号大人物。

她随着他的脚步一直走一直走。

两个人走了不知道多久,依稀看到了一些车辆行驶的痕迹。

傅博文拦了一辆出租车。

她想都没想,大步跑过去,坐了上去。

傅博文看着她,脸色很冷。

“送我去紫阳别墅区,事后,我会感谢你。”她一字一句,很认真的在承诺。

傅博文眼神淡淡的睨了她一眼,“先去紫阳别墅区。”

至于感谢与否,对他而言,毫无兴趣。

仅是不想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

出租车开了1个小时,路过了很多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路,车内却一直保持着极尽窒息的安静,到达目的地,她下车,看着面前那一栋奢华的3层别墅。

出租车已经离开。

所谓的感谢,那都是他们的脱口之词。

商人,一向如此,狡诈。

她抿着唇,往别墅大门走去。

“顾家大院”。

豁然的四个大字。

她暗下门铃。

一个佣人跑到大门口,开门,笑嘻嘻的说着,“是大少奶奶回来了。”

大少奶奶?!

如是陌生的称呼。

她微点头,随着佣人走进了一套带着花园的独栋别墅。

一路走过,鸟语花香。

春天或许是一个让人期待的季节。

她眼眸一紧,看着玻璃门内那奢华的欧洲装饰。

“大少奶奶你等一会儿,我去叫夫人下来。”佣人说,然后先进了大厅。

她站在门口,漠然的等着。

不一会儿,一个雍容华贵的中老年妇女齐慧芬优雅的从大厅的楼梯上一步一步走下来,一身宝蓝色旗袍,戴着珍珠项链,头发盘成一个规矩的髻,化着端庄的面妆,气色极好。

她脚步不快不慢的停在门口,脸色不算好也不算差,只是很平淡很冷漠的说着,“你先别进来,我叫了先生来作法,别把霉运带到家里来了。”

她嘴角划出一抹冷笑。

不多久,一个有些邋邋遢遢的中年人出现在她面前,触不及防的,从他口中喷了她一身的水,本就寒碜的自己,显得更加的讽刺了。

她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很淡定的看着作法先生在她面前蹦蹦跳跳念念有词。

最好是,你真有那个能耐把霉运吹走,否则……

至于下场,思想有多惨,就能到多惨。

整整2个小时,她一动不动,腿已麻木。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