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铃在线阅读
会员

妖魔铃

李雪夜

悬疑 / 探险生存 · 15.5万字

当铃音响起,神奇的铃能力就此发动,一个个拥有奇异力量的强者登上了绚丽的舞台,挥洒出自己的精彩。控制时间的流逝、拥有无限弹药之枪……为了自己的信念,为了朋友的情谊,铃使者站在了强大的敌人面前,以自己的神秘力量,让强者战栗!

品牌:今古传奇

本书数字版权由今古传奇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记忆之门(1)

杜德看着桌子对面那个凶神恶煞般脸色阴沉吓人的中年人,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他知道对方的底细――东区最大黑帮的头子,但他并不怕他。相反,站在那家伙背后的那个看上去温和可亲的年轻人,却令他感到一阵阵的心悸。他虽然在与中年人谈话,但目光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向年轻人那里飘,每当两人目光相遇,年轻人都抱以温和的笑,但那笑容却令杜德感到后背发凉。

“出个价吧。”中年人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青花瓷玉壶春瓶,一边用极其随便的声音说着。

“抱歉,这件东西我不打算转手。”杜德紧张地将对件东西从对方手里接过来,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别逗了。”中年人一挥手:“你们这些人,收集这种东西为的不就是发财吗?要多少钱,尽管开口好了。”

“你根本不了解它。”杜德摇了摇头。“老实说,这东西并不值钱。你看,虽然从釉色、纹饰、造型和胎质等任何一方面来看,它都是一件中国明代的青花瓷器,但上面的款识却显得奇怪无比,显然,这只是一个现代的高仿作品……”

“那您为什么还要如此珍视它呢?”后面的年轻人开口了,温和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冰冷。

“就是因为它奇怪。”杜德咽了口口水,“真的,如果不是这个奇怪的款,我敢打赌,连中国的顶级专家,也会认为它是件明青花。这只是我的个人爱好而已,请你们不要误以为这瓷器本身有什么珍贵。”

“既然它并不珍贵,那么就转让给我们吧。”年轻人微笑着,轻轻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中年人立刻从怀里掏出支票,低头写了些数字并签上名字后,递给了杜德。

“小子,别太贪心。”

杜德看到支票上的数字,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暗想:“果然不出所料,他们根本不会按它真正的价值付钱给我!这些黑帮分子,分明就是想诈走我的宝贝。但我也不是好惹的……”他摇着头,小心地将支票推了过去。

“对不起,它不值这么多,我不能欺骗你们。况且,我的钱虽然不多,但也够花,对我来说,让自己银行存款数字后面增加这么区区几个零,远没有把一件喜欢的东西牢牢撑在手里更有意义。”

年轻人点了点头,“我明白,这是你的心爱之物。中国有句话,叫‘君子不夺人之美’。很好。”说着,他就转身向门外走去,中年人白了杜德一眼,然后一边起身,一边挤出一个奇怪的笑容:“这是你自找的……”

杜德感觉这句话里隐藏了些什么,所以等两人出了门后,他立刻扑到窗面,从窗帘缝中向外张望。他发现年轻人和中年人一起走向了街边的一辆车,而门外两个保镖似的黑衣人,却从容不迫地戴起了皮手套。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隐约感到一丝不安,下意识地来到门边,将门反锁了起来。

几乎就在同时,转动门把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杜德感到全身发冷,急忙扑到桌前,将那只玉壶春瓶塞入怀里,疯了般向里间跑去。

就在他冲入里间的同时,传来了门锁被戴消音器的手枪击破的声音,这更加重了杜德的恐惧。他故意推倒了几只大花瓶,毫不犹豫地将一堆青铜器扫落在地,以阻挡敌人的脚步。从这点上看来,这件玉壶春瓶绝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件不值钱的东西。

他一口气冲到后门,顺着房子后的小巷狂奔而去。他知道自己惹上了大麻烦,而惟一能帮他解决这个麻烦的,只有他那位脾气古怪的朋友。杜德没想到他们竟敢在白天动手,他现在只能向上天祈祷,但愿自己能活着见到他。

云舟睡了个懒觉后,顶着中午的阳光,从床上爬了起来。床头柜上放着一百元钱,钱下面有一张纸,他推开钱,把纸拿了起来,上面写着:“亲爱的云,感谢你让我想起了过去。我不能收你的钱,因为那是我与朋友间的美好回忆,而不是一次交易。”

那个女人叫什么来着?云舟把纸扔在床上,摇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什么也没记起来。他摸了摸右臂上的银灰色臂环,微微一笑:“伙计,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这是不是你害的?”

那个二指多宽,有几毫米厚的金属物,并没有回答他。他却仿佛是听到了回答一般,一边点着头,一边穿上了衣服。

“算了,看在你给我带来那么多痛苦的份上,就原谅你吧。”

厨房里,餐桌上摆着一盒披萨,一张纸躺在盒子上,上面写着:“你的冰箱是空的,我只好给你叫了份外卖,助你好味口。”落款是“维妮”。云舟一拍头:“对了,她叫维妮。真糟糕,我忘了告诉她,我从不吃披萨。”

他回到客厅,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对着话筒大喊:“老肖,立刻给我送份牛肉面来!”

“想吃面就到餐馆来,我可没空给你送外卖!”电话里传来一个老头的喊声,然后就挂断了。

“这个该死的老家伙。”云舟一面抱怨着,一面放下电话,抓起外衣向外走去。穿过两条街后,来到一间叫做“老肖牛肉面”的中式餐馆里。此时餐馆里人满为患,穿着白制服的小伙计忙得满头是汗,但见到云舟,还不忘充满敬意地打招呼。

云舟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后堂的厨房。没有任何人拦他,仿佛他就是这里的厨师一般。厨房里,一个白发老人一边熟悉地在主灶上烹饪着菜肴,一边冲另几个灶上的厨师们咆哮着,看到云舟进来,老人立刻大喊道:“该死的,救星来了!快来帮忙,五个厨师有三个请了假,偏偏今天客人又这么多,我快要被累死了!”

云舟笑着拍了拍老人的肩:“好吧,老肖,你给我让位。”

“又要用我的灶?那边可空着三个灶呢!”老肖吼着,似乎不吼他就不会说话了。

云舟一耸肩:“你不打算用我帮忙了?”

“给你!”老肖将刚烧好的菜倒进盘子里,把整套家伙全让给了云舟,自己则跑到另一个空着的灶台上。

云舟轻轻拍了拍隐在衣服里的臂环,拿起了老肖的锅和铲。一股电流般的能量顺着他的手,从那两件东西上流进了他的脑子里,他立刻像老肖一样,熟练地干起了厨师的工作。

三个小时后,用餐高峰终于过去,云舟和老肖扔下锅铲来到前厅,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了下来。云舟捧着自己亲手做的一碗牛肉面,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老肖注视着这个年轻人,越看越觉得爱,他那略有些凌乱的头发,多少有些挡住了眼睛,但那一双被双眼皮勾勒得极为好看的眼睛,却时不时地从发丝中透出来,闪着动人的光;这家伙的鼻梁不是很直,中间像外国人一样有微微的隆起,但配在那张略显瘦长的脸上,还是蛮好看的;他的嘴唇虽然略有些薄,但人中看上去不断,按中国人的旧理讲,人中长的人长寿,而且他的眉毛长得也有些像刀,这些都令老肖很喜欢。

“小子,我越看你越喜欢,把我女儿娶了吧。”

就在云舟快把最后一口面条吸进嘴里时,老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这让他一下将嘴里的面条从口腔和鼻腔两处地方同时喷了出来。老肖不由得愤怒了:“你他娘的,这是什么意思?我女儿可是城里数一数二的美人!”

“是吗。”云舟狼狈地擦着脸,微笑中带着真诚。“难道你不在乎我那些风流事?”

“年轻人嘛,精力旺盛是正常的!”老肖大笑起来,“我年轻时比你还厉害,夜夜都要带个妞回家。”

“那你厉害!”云舟当然知道老肖是在吹牛,但还是竖起了大拇指。

“那还用说?”老肖越发得意走来,滔滔不绝地讲了好一会儿自己当年的龙精虎猛之事后,把话题又转到了云舟身上。“小子,老找那些女人总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娶我女儿吧,不但能解决你那个问题,还能帮你洗衣做饭。”

“你是要我帮你做饭才对吧?”云舟笑着转移了话题。

“哪有的事!”老肖急忙申辩,同时也转移了话题:“不过我看你也挺爱做饭炒菜的,就把我女儿娶了吧,我没儿子,将来这餐馆就是你的,凭你的本事,一定能让它……”

云舟装出一副着急的样子,看了下表。

“糟了,我忘了个重要的约会。老肖,改天再和你聊这些!”

他一阵风似的跑出了餐馆,老肖追着屁股送出了门,嘴里还在喊着要他考虑结婚的事,云舟龇牙咧嘴地逃之夭夭,一路飞跑向自己的家。

路过一条小巷时,他隐约看到巷子里有一个人在没命地向自己这边跑,他忍不住停下来看了一眼,结果认出那人是自己的好朋友。他迎着对方走进了小巷中,像个外国人一样一耸肩:“杜德,你这是在追赶什么?”

看到云舟,杜德脸上的恐惧立刻消减了一半,他拼尽全部力量飞跑着,最后几乎是撞进了云舟的怀里,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救命……有人要杀……”

他一边说着,一边顺着云舟的身子向下滑,云舟急忙拉住他。抚住杜德后背的手上传了一种湿热的感觉,他把手举起来,看到的是一种黏稠的红色液体。

没等他从惊讶中恢复,两个黑衣人就从小巷那头冲了出来,最前面的黑衣人对着他举起了枪,那装着消音器的枪口对准了云舟的胸口。

几乎在对方举枪的同时,云舟就将手移向了腰带。那上面有五条小皮扣子,每条下都扣着一支小巧而锋利的飞镖,这几个东西曾是飞镖欧锦赛冠军的训练用镖。

一股电流般的能量顺着云舟的手,从飞镖上窜进了云舟脑内,他只潇洒地一挥手,那支小巧的东西就准确地射进了黑衣人的右手背里,那只手在主人的咬牙闷哼中失去了力量,将枪掉在了地上。

第二支飞镖紧接着飞出,在第二个黑衣人举枪之前,用同样的方法使对方丧失了攻击能力。在对方弯腰用另一只手捡枪的时候,云舟已经飞快地冲了过来,先是一脚踢倒了第一个黑衣人,又狠狠一拳,将第二个黑衣人打得摇摇晃晃。云舟一个转身,脚随着身体的转动狠狠打在黑衣人脖子上,这家伙的颈骨传来咔的一响,顺着云舟脚踢的方向横着倒了下去。

“该死,太用力了!”云舟嘟嚷了一句,快步跑到杜德身边,将他扶了起来。“坚持住,我送你去……”

杜德一把抓住云舟的胳膊,颤抖着从怀里将一个二十多公分高的青花瓷玉壶春瓶递给云舟,焦急地说着:“来不及了!把它……把它交给……给赛拉,求你……”

云舟从他手里接过瓶子,他的手就立刻垂了下去,摔在地上。云舟愣愣地看着杜德,眼见他的眼睛渐渐失去光彩,他不安地环顾着四周,又把目光移向了杜德,喃喃自语:“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后,他将手轻轻按在杜德衣服上,集中起自己的精神。一股电流般的能量从那衣服上传入云舟脑中,方才在杜德家发生的一切如过电影般在云舟脑海里闪现,那微笑中透着冷酷的年轻人,那如同年轻人傀儡一般的中年人,还有杜德关于这件青花瓷玉壶春瓶的说词,都清晰地展现在云舟脑海之中,便仿佛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一般。

他立刻明白了一切,显然,杜德因为不愿出让这个有某种特殊价值的瓷器,而遭到了黑帮的追杀。他在遇到危险的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找云舟帮忙,遗憾的是他还是晚了一步。

云舟捧着青花瓷玉壶春瓶,试图了解到更多的信息,然而令他感到惊讶的,是竟然无法从瓶上读到任何的记忆。他摸了摸隐在衣服里的臂环:“老伙计,你怎么了?”

他略微沉思了片刻,终于决定报警。十多分钟后,两辆警车呼啸而至,云舟将青花瓷玉壶春瓶塞进怀里,站在杜德的尸体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在四名警察陪同下,自巷口向事发地走来,随着他越走越近,云舟渐渐看清了他的面孔,心中不由一阵惊愕。

那就是杜德记忆中,那可温和却可怕的年轻人!

一种奇妙的能量场从年轻人的身上散发出来,如一阵轻风般抚过云舟的身体,与此同时,年轻人突然停下脚步,并挥手示意,令四名警察也停了下来,然后,他面带微笑,注视着云舟,用最温和的声音说:“真没想到,我竟然能在这里碰到‘伙伴’。”

“这里没有你的伙伴。”云舟面色冰冷,“也许是敌人也说不定。”

“我们这样的人,不应互相敌对,那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年轻人温和地笑着,但云舟却感觉到,有一股侵略性的力量从年轻人身上飘了过来,他本能地涌起反抗的念头,于是一种与之相似的力量,从他的臂环中涌了出来,如同一面护盾般,护住了他的身体,令对方的力量无法侵入。

“虚伪的家伙,杜德不会白死,我会找你算帐的!”云舟一边后退,一边冷冷说道。见到他没有反击,而是退却,年轻人笑了,轻轻一挥手:“伙计们,咱们得逮捕他,我想他一定是凶手。”

四个警察立刻向云舟扑了过来,然而在此之前,云舟已经先一步快速向小巷深处跑去。一名警察拔出手枪,想要向云舟射击,但此时年轻人刚好搜查完杜德的尸体,发现青花瓷瓶已经不见,便立即出言制止了他。

“不能冒险,如果他摔倒了,把瓶子打破,那我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年轻人喃喃自语着。“不过他怎么知道我和杜德的死有关呢,难道说……这就是他的‘能力’?”

云舟拼命狂奔,利用唐人街那复杂如蛛网的小巷,轻易地甩掉了身后的四个警察。靠在街角的路灯边喘了口气,他再次打开衣服,端详着怀里的青花瓷瓶。

光滑的瓶身,在阳光下微微反射着青光,那流畅的朵云纹在瓶身上有序地排列着,在略带灰黄色的瓶身衬托下,令云舟感觉到一种寂寞的美感。他忍不住又将手伸入怀中,轻轻抚摸着瓷瓶,但却像之前一样,无法从瓶身上读到任何东西。

他满心惊讶地缩回手,不住地摇着头。真是见了鬼了,这种情况可从没发生过,这个瓶子果然奇怪!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