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说嫡妻难养在线阅读
会员

侯爷说嫡妻难养

逍遥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39万字

6.5分 60人评分

傅家书香世家,傅家人三岁识千字,五岁熟读四书五经,七岁赋诗如歌皆为官家学士,唯独傅家小女傅清临五岁才开口说话,资质极浅是个异数庸才,唯一的优点是稍有美貌
正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傅清临以十六之龄,嫁予抚远侯公孙笑为妻,开启了她的为妻新生活
“你怎会愚蠢至此,所谈顾左右而言它,你是傅家女,本侯便是慕你的才名,才迎你入府。”抚远侯笑容满面,却狠厉指责。
草包美女傅清临呆怔无辜,“咦,你不是看中我的美貌吗?”是谁说她有才的?
“不是,”
“哦,那可惜了,论史我大姐是翘楚,论诗我二姐最优,论医我三姐最是厉害,论词论画论歌论酒论剑该找我几位哥哥,”他是外地人吗?连这也不晓,傅清临表示很不屑,“所以,夫君这是要休了妾身再娶吗?”
“……,”愚蠢的夫君已无言相对,他是被骗婚了吗?
抚远侯深谙战术却阴狠,熟识各家武学却恶毒,以文功武德见长却不加善用,是个笑面虎冷心肝,年三十都无人敢嫁,被某家好事者糊弄娶了傅家小女
傅家小女性命堪忧?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庸人五小姐

“书香传家”四个大字是傅家曾祖亲笔所提,笔画锋厉深刻入木,傅曾祖有铁画银勾,当代大家之称,傅家传下来三代个个都有奇才,分布各个领域,是朝廷不可或缺的人才。

虽说三代之前傅家也不过是寻常的书香门第,并无其他异能,若论起来,自傅曾祖启便开始异能突起,傅家子孙个个被称之为天才,三岁能识千字,五岁便能熟读背记四书五经,七岁诗词歌赋不在话下,十岁始便由个人天赋选择善长的领域。

所以,在傅家有太子太傅,大学士,太医,史官——这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五小姐,二夫人与姑小姐请小姐前往仪养院。”说话的是傅家五小姐傅清临身边的贴身丫环紫环,她口中的二夫人是傅清临的二伯母,姑小姐则是傅清临的姑姑。

正在闭目养神的傅清临懒洋洋的睁开眼看了紫环一眼,娇美的人儿横卧在软榻上,全身软棉棉的,薄纱轻覆,好一派随意庸懒,“二伯母和姑姑只找了我吗?”微微掀开的眸,又闭上了。

“只找了小姐。”紫环回道,不然还能找谁呢?偌大的傅家,各位小姐们也只有五小姐是最空的,其他小姐都有事待办,哪儿来的闲功夫,再说了,就算有闲功夫也是不愿意浪费在应酬上的,“大小姐被皇后召进紫阳宫去了,二小姐和三小姐正是义正堂,四小姐在书斋。”大好的日子,哪像五小姐一样浪费在睡上头,紫环这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思,真是皇帝不急,急死了她这个小太监。

“紫环你这小语气让人听得可真是揪心啊。”又是懒洋洋的。

“小姐。”紫环低呼,“你快起来吧,若是奴婢没有把小姐带过去,一会二夫人和姑小姐亲自来请可不妥。”傅家很讲究长糼有序的,小辈就该乖乖听从长辈的吩咐,忤逆是不孝的大罪,“听说是老夫人开的口,要二夫人和姑小姐上哪儿都得带着五小姐。”

一提傅老夫人,傅清临不敢有半点不恭敬,老人家对傅家操劳了大半辈子,如今年事已高也不得片刻宁心,还得为子孙后代操劳,她再不孝,也不愿意真让祖母问到她的头上来。

“行了,别搬出老夫人来吓唬我。”她是不经吓,一旦祖母过度过问,几位伯父,父亲,叔叔便是一致将目光转向她,她受不起这份厚待,“扶我起来。”她这一把懒骨头都快酥了。

紫环高兴万分的上前助清临起身,就知道老夫人压得住小姐,小姐成年后特意选了休林院这一处傅府最偏最静的院落来安身,为的就是不想被打扰,好好的当她的闲散人。

可事不从人愿,小姐已经二八年华,谁家府上小姐到了这个年岁也该择婿了,上门来求亲的不是没有,毕竟她家小姐美貌如花,是个粉雕的美人儿,哪有男儿看了不动心的。

可傅家是要择人品,择家世的,不是随便谁来提亲都会应下的。

傅清临花了些时间,换了身正常点的衣裳,将睡得有些凌乱的发整理妥当,上了些妆,才随紫环一起前往仪养院。

仪养院在老夫人居住的仪养阁左侧,老夫人年纪大了,喜静,却也乐得享受天伦,于是,孝子贤孙们便建了仪养阁与仪养院,老夫人爱静时便在仪养阁呆着,若她出了仪养阁来了仪养院,在府里无事的晚辈子便都到仪养院去陪老夫人解闷儿。

仪养院有花有草有水有鱼,的确是个养老的好地方,清临每来一次仪养院便感叹一次,虽说她的休林院也有花有草有鱼的,可跟仪养院不能比,啧啧感叹完,便进了内院。

只看到二伯母与姑姑,并未见祖母,静临松了口气。

“阿临,你可算是来了。”二伯母稍有微言,“可是让我们一番好等。”

“二嫂,阿临的休林院离仪养院可有些路,晚些来也正常,况且她也好好的装扮过一番,你就别置这个气。”清临的姑姑傅糼龄十八岁嫁于青州商人许恕为妻,育下一子一女,许恕八年前病逝,她便带着一双子女回娘家长居,傅家也不在意多养一个人,傅老夫人心疼女儿年纪轻轻便守了寡,吩咐几个儿子一定要好好对待妹妹,不能让她再受委屈。

所以傅糼龄在傅家的生活,倒也清闲自得。

傅糼龄是傅家女,从小耳濡目染也其天质在,也是个聪慧灵透的人儿,只不过,如今寡妇回娘家,为人处事比出嫁之前低调便是。

瞧了傅糼龄一眼,二夫人扑呲一声笑了出来,“不凶凶这丫头,她都不记得出休林院的路该怎么走。”

“二嫂说得是。”傅糼龄出笑了,“阿临,你这丫头——”她摇了摇头,对这侄女,傅家上上下下也算是完全放手了,当年三哥三嫂可是操碎了心,以为生下来的是个傻女儿,五岁之前一直傻呼呼的,也不会说话,对别人的言语更是没什么反应,傅家向来奉承着以书香传家,别说是傻子,连个庸才也没出过,自打有了阿临之后,傅家可是担足了心。

傅家向来注重脸面,被别人指手划脚,说三道四的事他们是绝对容忍不了的,因此傅春临出生之后,甚少在外人面前露脸。

五岁时,突然她就能开口了,像个普通孩子一般,虽没有傅家人的灵慧,可好歹不呆不傻,相较之下,平庸的傅清临可比傻子傅清临更让人接受。

五岁到十岁这五年,傅清临接受魔鬼般的特训,只要能让她聪明起来的办法,傅家人都用了,结果仍是没有用,除了让全家人累死累活之外。

十岁之后,傅清临自由了,她不用再被逼着学这学那的,可以平庸的过她的小日子,分了休林院,伴两个丫头,也就安置了。

“行了,也别叨叨,昨儿个遣人跟你说过,今儿个威远将军夫人请咱们去将军府赏菊,你不会忘了吧。”后一句语气加重了些,傅二夫人凝着清临。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