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名门医女在线阅读
会员

盛宠之名门医女

乱莲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83万字

6.8分 1789人评分

【女强男更强,一对一,强宠,虐渣,男女主身心干净】
*
女法医莫颜因工作劳累过度猝死,再次醒来,竟成为大越朝左都御史嫡女。
爹爹为当朝重臣,二品大员,监督百官,位高权重。
娘亲强势,说一不二。
大哥书呆子,整日之乎者也,
二哥是京都有名的纨绔子弟,败家子儿一枚,
*
生活不易,全靠演技。
背地里抱着箱子数金子两眼放光的爹爹真的是两袖清风的忠臣?
在油灯下缝补,满脸慈爱的娘亲真如和官夫人叉腰吵架一般强势泼辣?
大哥看春宫,二哥会武,
莫颜准备向爹娘兄长学习,将草包美人的称号进行到底,谁料京都暗流涌动,屡发奇案,一连串的凶案背后,到底深藏着何等隐秘?
*眼瞅着到了婚配年龄,定要为自己谋个如意郎君,那个手握重兵,芝兰玉树,清冷脱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叔,就你了!
***
片段一:
某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莫颜正在后花园的池塘边解剖兔子。。
丫鬟墨香提着裙角匆匆跑来,面色惊慌,“小姐,大事不好,听说太后要赐婚南平王!不是宛西小姐就是若晴小姐!”
“那有什么关系。”莫颜表示很淡定,云淡风轻地即兴作了一首诗,“宛西诚可贵,若晴价更高,若为皇叔故,二者皆可剖。”
墨香一头雾水,“啥?”

***
片段二:
某日,皇家狩猎大会,途中。
“小姐,咱们的马车坏了,这可怎么办啊?”
墨香很忧虑,自家老爷是个御史,百官都被他弹劾遍了,以至于小姐人缘不怎么样。
“这寒酸的马车,坏了就坏了吧。”
莫颜云淡风轻,下了马车走到大树下乘凉。
“您要是晚到,那些小姐们又会猜到咱们马车坏在半路了。”
墨香满脸黑线,谁让自家老爷是个清官,两袖清风呢。
“放心,咱们坐南平王的马车去。”
远远地望着一辆外表坚实而不甚华丽的马车,莫颜眼里飞快掠去一抹算计的光芒。
“可是小姐,您上次……借着酒劲已经,已经非礼过南平王了。”
“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嘛。”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穿成官家千金

夏日炎炎,没有一丝风,空气中杂糅着热气,让人透不过气来。

左都御史府的后院有一处小池塘,莫颜正慵懒地靠在八角亭内,百无聊赖地盯着池塘上面盛开的荷花,偶尔会有蜻蜓点水,落在花瓣上小憩。

丫鬟墨香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摆着茶壶和一套茶碗,这已经是府上最好的细瓷,若是再被小姐发脾气打翻,那么以后也只能用粗瓷茶碗喝水了。

“唉!”

墨香发出一声轻叹,摇摇头,面色坚定地继续向前,或许那件事之后,自家小姐改了性子也说不定,自从摔了头,小姐整个人都比以前清醒多了,府上的下人私下里说,小姐这么一摔,因祸得福,脑子倒是开窍了。

莫颜用余光一扫,把丫鬟墨香的细微表情尽收眼底。

脾气大?任性?喜欢摔东西?这是之前的御史千金莫颜,一个光有外表而没脑子的草包,可不是她,她是二十一世纪小有名气的女法医,思维缜密,胆大心细,若不是局里接手一起特大恶性杀人案,她也不会因为持续不眠不休七日而猝死,好在验尸报告已经做好,而凶手也在尸体上留下关键证据,相信很快便会真相大白,还死者一个公道。

原身体的主人虽然是个草包,却面色妍丽,十二岁的少女,已经初具风华,皮肤粉嫩,细白如瓷,泛着淡淡的光,身段袅娜,胸部微微凸起,最出彩的还是眼睛,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隐隐含着水雾,总是给人雾里看花之感,可想而知,若是及笄之后,将有怎样出众的姿容。

莫颜之所以能穿越,还要感谢前身的表姐。表姐夏若雪是前身姨母家的女儿,正经侯门嫡女千金,侯府富贵,自然眼睛长在天上,平日交好的姐妹都是大越王朝勋贵之中的顶级,碍于亲戚情面,对莫颜也算和颜悦色,至少礼仪得体,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前身是个草包,身边少不了几个猪队友,同样都是官家千金的嫡女,却偏生长了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前段日子参加侯府的花会,挑拨离间,让莫颜对表姐夏若雪很是不满。

莫颜本来因为姿容好而心高气傲,最是见不得有人比得过她,见到众位千金都围着讨好表姐,心生不满,听了猪队友的计策,没想到反被夏若雪摆了一道,摔破了头,差点破相不说,还丢了个大脸。

在京都里从来不缺少八卦,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左都御史嫡女性子差,刁蛮任性等流言满天飞,很多清贵人家都在未来儿媳的名单中把莫颜给抹去,可愁坏了爹娘。

“小姐,天热,您喝杯茶水解渴吧,这是奴婢特地准备的凉茶。”

墨香早已经收敛好自己的情绪,小步上前,把托盘摆放在石桌上,轻手轻脚地倒了一杯凉茶,双手奉上。

“好。”

莫颜接过茶杯,摆了摆手,这丫鬟什么心思,她可清楚的很,当法医几年,别说是人,就是鬼她都能沟通,从细微之处立刻洞悉对方的想法。

前身性子不好,却也没有到对下人打骂的地步,主要还是因为前身有个彪悍的娘亲,在府中说一不二,如皇上圣旨,这丫鬟是娘吕氏的人,对于莫颜的吩咐,不过是应付而已。

“小姐,晚膳,您有什么想用的菜色?”

见到自家小姐没精神,墨香想安慰几句,小姐身边的好姐妹多数心术不正,她是个做丫鬟的,曾经也劝说过,可是小姐根本不听劝,希望这次吃亏之后,自家小姐能明白,看出人心,距离花会也过去十来天了,一个上门探看的都没有,生怕被带累了名声。

“左右不是馒头就是咸菜,有什么好挑的。”

说起这个,才是让莫颜最上火的,名声不过是虚妄,实际得到实惠才是真的!爹爹莫中臣是朝廷二品大员,左都御史,按照现在来说,那可是国家级干部,为啥清正廉洁到这个地步?府上丫鬟婆子总共不超过二十人,前后三进的院子有一半房屋上锁,早膳,馒头稀饭,晚膳吃早膳剩下来的!

难怪前身要强,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在这么个奇葩人家长大也真是不容易,二品大员还要如此穷酸,这是做给谁看?

不过自从穿越过来,莫颜没有吃太多苦,她有两个疼爱她的哥哥。

大哥莫轻风今年十七岁,在国子监读书,是个远近闻名的书呆子,只要张口必定以之乎者也作为开头,而二哥莫轻雨更不用提,才十五岁已经是花街柳巷的常客,爹爹弹劾百官,经常被反噬,当然二哥莫轻雨才是他的人生污点。

对比起来,莫颜更喜欢这个二哥,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学无术,混迹市井,不过时常能带吃烤鸡,烤鸭回来给她解馋,偶尔也会塞几块银子给她做私房,以至于出府的时候能有点底气。

“小姐,庄子上收获的菜卖了银子,所以夫人特地让采买割了猪肉。”

墨香咽咽口水,上次吃猪肉还是在端午节,距离现在也有半个月了。哪怕是商户人家的下人,也是不屑这一口猪肉的,可自家不同,老爷是忠臣,两袖清风,又大男子主义的很,不肯用夫人的陪嫁度日,光靠俸禄的粮米过日子,紧巴巴的。

“是吗?那就做个红烧肉吧。”

莫颜挑挑眉,眼中掠过一抹惊讶之色,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娘亲做主把庄子上收获的青菜卖了,真真难得,按照爹娘的逻辑思维,这些菜可以存放,吃不完晒成干菜或者腌渍起来,能吃上几个月。

远处,跑来一个胖胖的婆子,一边跑一边用帕子擦汗,见到莫颜在凉亭,婆子松了一口气,堆起谄媚的笑容,“小姐,您的几位姐妹来看您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