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世云图之泣血莲在线阅读
会员

圣世云图之泣血莲

五千貂锦

现代言情 / 都市异能 · 50.1万字

1.怪异手术,奇了?
惊天异梦,怪了?
操控人心,怕了?
我靠,你还有什么不讶异的?
不过是与古人活体脑移植?你行你也来呗!
★☆
一场怪异手术让她灵魂斗转,一场时空转换让她深陷谜团。朝堂,乱世,纷争不断;家族,生命,灾难不熄。
“我到底该如何生存?”
★☆
时空踏错,乱世自有人来磨,看强悍女主如何在乱世艰难存活。
风云朝堂,家国自有我来守,看勇毅女主如何在险滩恶斗敌人。
2、狂歌走马,风雪沙沙,万里江山常在,数不尽多少春秋。又见那人跋山涉水而来,道不尽的恶意丛生,说不完的艰难苦痛,然命运痴缠,恍然如梦。
我可以将相遇托付给别离,亦可以笑语还卿无情泪。只是,胆敢真心付流水,那就赐你一丈红。我就如此,呵!呵!你咋整?
你笑我疯狂,我给你一掌;
你说我神经,我赐你白绫,
你害我难过,我呸你一脸。
恶毒?姐高兴。
3、这个世界如此玄幻,一朝错念,她便踏错时空。
自我救赎?
拯救世人?
这憋屈的莲女名号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
“破碎”杀人无形,“摄魂”害人不浅,莲女还是妖女?
“你害我,我便为妖。你敬我,我便成莲。”
4、“寻着那人的足迹,奔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朝堂、乱世、家族,纷争不断,灾难不熄。我,到底该如何生存。”
“你真是蠢笨…不过,那又如何?我护你便够了。”
“我要真的蠢笨,倒也活得自在了。”
“早就说过,你若愿意,我不峰茫茫天境永远为你敞开。哪怕覆了王朝,失了性命也是值得的。”
“孰是孰非?早忘了,这么些年,我争够了,斗够了。”
“我'破碎'人的灵魂,'破碎'人的生命,我便是如此恶毒。”
5、来自苏霁瑶的讲述:
在来这里之前我的人生就是一盘散沙,我以为我就是一个不怕死的人,结果,一次一次,都说明我就是在放屁。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一次次走在刀刃上,孤独,绝望每一刻都在
将我凌迟。
到底是怕的。
直到现在,我可以毫不手软的杀人,我甚至可以灭人一族。人骂我恶毒,人疑我身份,我亦可以谈笑有余的告诉你:你害我,我便为妖。你敬我,我便成莲。这世间的规则我无法抵抗,那么我便创造一条新的规则。
★☆
本文男强女强,结局一对一,女主成长型。打滚求收藏,反正各种求!感谢思密达。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古尸怪谈

我是齐府三小姐允安,我是人人称颂的莲女。只是繁华在,美人终迟暮。我不知道,我这一生究竟遗留了多少遗憾,梦未尽,生已燃,注定的离去,注定的难堪。

从未想过,见惯世家悲欢的我,竟落得独自掩泣的悲哀,只恨自己啊无拳无勇,只探自己啊天命不佑,无从怪怨也无从哀婉。

那日,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舞于城中,钢刀利刃如雪,于是素手轻扬,万籁俱寂,终归于息,我命在,回你一笑如故。这是我的样子,勇敢,坚毅;这是我的样子,美丽,聪颖。只是,我所以为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的那个我?

于是,我见到了她,活的精彩的她。渐渐,我陷入迷雾,昏聩,失声,想要呼喊,想要像她一样欢笑不止,只是,只有她的面孔越见清晰,而我,终于纠缠不得,相逢已剃。也罢也罢,活着终归如此,得不到,好,那就算了吧!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哭泣,就像我盼望的那样,无拘无束的哭泣!

终于时间静止,风停雨散,薄雾惨淡!

美人允安卒于此,霁瑶女神横空出世。

突响的闷雷吓了正在看书的苏霁瑶一跳,昏暗的房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轻轻作响,她抬眸一看,心下有些疑惑。

干她们这行的哪个不是天天和死人打交道,时间久了哪管你死人活人,绝对的一视同仁,有时候死人也比你活人金贵的多。她也算胆大心细,当年为了练胆子,吃饭就对着刚解剖完的尸体,睡觉就搂着人体骨架,有时怕的想吐,行,那也得继续给我练着。人家那些男士胆子大,端着盆儿,见着有人吐了就往前一递,从来不管你舒服不舒服的。

研究所怪事不断,对于这她虽心有担忧,但又不好多说,有时只能怪怨自己疑神疑鬼。

无奈,只得专心看自己的书,只是一时半刻又看不下去,不禁心烦意乱。她搁下自己手中的书籍,站起来,四处看看,然后利落的走向外室,去那里需要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走过多年的长廊不知为何今日看来阴森异常。

灯亮着,却是幽幽的昏暗,似乎还传来轻微的叹息,苏霁瑶吞吞口水,速度不禁放慢少许。

“啪嗒……”像是水声,又像是?

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响亮……

苏霁瑶越想越觉得害怕,只是心里还来不及抱怨,却看见一名女子消失在走廊尽头。她冷汗直冒,步子很沉,但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没了水声,没了叹息,这里突然很静,静的似乎只有苏霁瑶的呼吸声,就连她自己的心跳也微不可闻,或许就像是失了生机的诅咒人偶。她走着,沉沉的目光,沉沉的步伐,没了思绪,没了害怕,像一汪死水,不见波澜。

转了个弯……

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争吵。

见苏霁瑶过来,两位老者这才双双停了下来,看向她,只见苏霁瑶沉默无言,自己挑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目光隐有呆滞。

老光见她不说话,光是自己发愣,一时不知说些什么,踌躇半晌,才说道:“那个,霁瑶啊,你,考虑的,怎么样啊?”

一旁的老白见老光发问,急急规劝。

“丫头,咱掏人祖坟就算了,这事可太过阴损,千万不能答应啊,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咱们可都担待不起啊。”老白摸摸长长的胡子,目光炯炯的看着苏霁瑶。

她呆愣了长久,这才轻咳一声,牵起一个冷冰冰的笑意,说道:“二位也不必为我的事争执,我已经拿定主意了。”老白和老光对视一眼,苏霁瑶不等二人说话,继续道:“这个手术个人感觉甚好,不过睡一觉的事儿。”

“你这丫头,这是睡一觉的事?那是死人,弄不好你自己就变死人了。”老白大怒,急躁的像踩了地雷般。

苏霁瑶像是没有听到,安静的坐着。

“我有十足的把握,老白你人老心也老,完全跟不上时代。无论如何这个手术做完我们研究所一定会受到世界的瞩目,说不定上回没有申请下来的经费也能顺利批下来了。哈哈,我说霁瑶啊,也许明天你就成为报纸争相报道的对象,真正的世界第一人。哈哈。”老光一脸兴奋的看着苏霁瑶,再不复刚才的战战兢兢。

老白一脸灰败的看着老光,动动嘴唇像是想说什么,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苏霁瑶依旧无语,神色不变,“师父,不必为我担心。”

“哎,算了算了,你自己决定吧,将来可别后悔。”老白摇摇头,转身离开。

“光师父,您安排吧,我先出去了。”苏霁瑶不再多话,也不管那个独自兴奋的老人,飘飘然离去。

老光在苏霁瑶离开后,突然深沉了下来。他感到茫然,也感到纠结,苏霁瑶今天像是变了个人,沉寂的毫无生机。只是那怪异的发现,遗留下来的竹简使得他容不得多做考虑。

如果说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按那竹简的要求一步步完成的,你会信吗?

这件事就像是毫无征兆般的给这个沉闷的研究所注入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怪异气氛,老光的隐藏,老白的深沉,苏霁瑶突然地改口,还有外界不断的猜测和敌意。

发生了什么?

不过是苏霁瑶所在的研究所在不久前的一项考古活动中发现一具上古女尸,这本不足为奇,可怪异的是经过电脑复原之后的女尸竟然有一张和苏霁瑶极度相似的脸,这让那些考古迷们十分震惊,很快地,一系列的研究方案纷至沓来,只是方案没制定多久,一个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传来,那千年女尸的部分脑组织居然还未完全坏死,一时间,猜测,惊恐让这个研究所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中。

后来,那个被称作老光的学者突发奇想要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手术,而手术的对象就是苏霁瑶和那女尸,活体脑组织移植。这一消息传来,苏霁瑶的师父老白反应激烈,坚决不同意爱徒进行这场诡异的手术,而苏霁瑶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却是答应了。这便是事情的起因,经过,至于结果那是后面要说的内容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