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品皇家媳在线阅读
会员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悠然世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171万字

8.0分 3875人评分

本书出版名《美人思无邪》
临终前幡然醒悟,她奋起还击,毁了娘家颜面!
今生,忍字诀丢一边!专注斗继母,压继妹,教亲弟。
喜欢被打脸?那就一个个排队来!
姻缘大事,这辈子由她自己做主!
那边那位,貌似有点面熟?看在前世他帮过自己,卖相也极好……咳咳,不如就他?
都说三皇子体弱多病,深居简出,真的是面前这个闷骚腹黑还时不时喜欢卖几斤萌的人吗?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奸情败露

大宣朝,宁熙年间,京城邺京,夏季,午后。

阳光照在花纹窗棂上,影影绰绰,又有金色的小碎光精灵般跳动,罩得女子闺房有种朦胧的美感。

“小姐,你醒了——”身穿碎花小襦裙的丫鬟不眠不休,守在床前快两天了。

见床榻上的少女浓密长睫一眨,有醒来的兆头,小丫鬟惊喜不已,从旁边的脚凳上一跃而起,扑了上去,试了试床榻上人的额头温度,见退下了不少,赶紧去打水。

榻上少女不到及笄的美好年龄,乌黑丰沛的秀发因为卧床没有束起,瀑布般流淌下来,神情虽还有些错愕,五官也还有点稚嫩,但掩不住未来的国色,脸庞有些瘦,但弧度纤巧而娇美,是那种国色名花还未绽放之前的含蓄美态。

云菀沁与其说是被全身酸折腾而醒的,不如说是被丫鬟一声惊叫给吓醒的。

芙蓉镂花四角架子床,床柱上绑着轻软淡雅的丝绸,不远处临窗下的梳妆铜镜台,是从娘家侍郎府陪自己出嫁到归德府的丫鬟初夏,此刻婴儿肥没有褪完,脸庞稚嫩。

云菀沁震惊过后,摸了摸自己的腿脚,细嫩而丰润,并不是前世凋谢之际的枯涩和瘦弱。

床榻边的梨木八仙桌上摆着贺寿礼,有一个已经拆开了,其中一个是一樽翡翠观音,是舅舅府上送来的。

这是十四岁生辰时收到的礼物。

对,十四岁那年生辰小宴上,父亲云玄昶请了不少同僚过来小聚。

她和妹妹云菀霏带着一群官家小姐们在侍郎府后院玩耍,然后不小心掉进家中的荷花池里,染了风寒,卧病在床好几天。

她鼻子酸涩,眼眶有一股酸酸的液体在滚动,回来了,她回到了十四岁。

还是大宣朝兵部左侍郎云玄昶府上的嫡长女,是个未来有无限可能的千金小姐。

十四岁……云菀沁捏着绵软光滑的衾杯,虽然白雪惠已经上位,成了父亲的继室,但还是有很多事能改变的!

云菀沁可笑可叹,自己上辈子只是个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不知道人心黑到极处时会是多么的险恶。

生母许氏当年得知了白眼狼表妹白雪惠与丈夫云玄昶的私情,心里不舒服,缠缠绵绵地病了几年,生下儿子云锦重后,身体彻底垮了,最终不治身亡。

白雪惠在表姐许氏临终病榻前,信誓旦旦会照顾好表姐留下的一双遗孤。

扶正后,白雪惠表面对云菀沁姐弟温柔和蔼,又在许氏墓前哭了几场,做得满府上下都称颂。

云菀沁被白雪惠披着的兔子皮蒙蔽了,为了弟弟和自己,为了家宅安宁,暂时放下她在生母活着时就与父亲勾搭的心结,对白雪惠恭敬如生母,从此事事听继母的安排。

亲弟弟云锦重被继母白雪惠养在身边。白雪惠表面对这个前任夫人的儿子关怀备注,无微不至,让自己的贤德名声传遍京城,却暗中疏于管教,处处纵容,将云锦重教得跋扈任性,唯我独尊,成了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让丈夫云玄昶厌恶不已。

后来白雪惠诞下一子,云玄昶彻底再不看嫡长子锦重一眼,只想百年后将家业留给白雪惠与宝贝次子。

云菀沁出嫁后,云锦重更是没人庇护。白雪惠陷害云锦重与云玄昶对立的官员私交,云玄昶大怒之下,将长子逐出家门。云锦重便成了个无人管教,无家可归的赌徒,下场凄凉。

捧杀表姐留下的独苗儿子,这便是你在母亲病床前泪眼婆娑地承诺过,一定会好好培养锦重的结果吗?!

云菀沁一想到弟弟,冷静的眼瞳红了,松开捏被子的手,十根一蜷,握紧了。

之后,白雪惠安排亲生女儿,侍郎府二千金的云菀霏私通云菀沁的丈夫慕容泰,归德侯府慕容老侯爷膝下的二房嫡孙。

云菀沁嫁给慕容泰后,一直没有生育,身子也逐年不好。

老侯爷的夫人邢老夫人最疼慕容泰,在她做主下,为这个宝贝孙子纳了几个通房,对云菀沁脸色也日渐冷淡,诸多刁难,慕容泰为了讨好祖父祖母,拿到爵位,从来不维护妻子半句。

那段无助的时光中,继母白雪惠总是热心地携着女儿云菀霏来侯府探视长女,实则是帮助云菀霏与姐夫慕容泰私通,方便云菀沁死后,云菀霏能随时补上侯夫人的位置!

母女两代都是抢人夫婿、注定当人填房的偏门命!云菀沁被角捏得几乎快断在手指间,可笑上一世为什么会蒙蔽了双眼,竟那样信任继母。

直到云菀霏按捺不住性子,再一次来侯府时,故意暴露自己和姐夫的奸情,只为了早点气死病入膏肓的姐姐。

云菀霏故意托丫鬟去叫云菀沁出来散心,将云菀沁引到侯府的小花圃。

云菀沁托着病弱的残身子,被初夏搀扶着到了后院,却看见云菀霏勾住慕容泰的脖子,将身子贴得姐夫紧紧,宛如一条缠得人不放的蛇,娇滴滴的声音几乎快拧出水:“姐夫,姐夫,霏儿不准你进去陪姐姐,要陪霏儿。”

云菀沁当时就软倒在初夏的臂弯里,初夏虽然也震惊,却怕云菀沁被气出个好歹,颤抖着劝慰:“二小姐分明是故意的!走,夫人,咱们走……”

当时的云菀沁像牛一样倔,这是她的家,她的宅院,她的妹妹都能不知羞耻地雀占鸠巢,在这儿跟她的丈夫偷情,她这个堂堂正正、明媒正娶进侯府的正室为何要走?

她气过之后,反而平静了,她偏偏要看看,这两个人到底走到哪一步来了!

这两个人到底能怎么不知脸皮!

身子往前一倾,冷意噙在嘴角,死死凝住,云菀沁双目如澄净的镜子,定定望过去。

慕容泰身如修竹玉树,面如冠玉般精致俊美,婚前一向是京城少女趋之若鹜的对象,这会儿将姨妹抱得紧紧,笑道:“霏妹,你今日怎么这么痴缠?陪你这么久了,沁儿就快醒了,我先去看看,免得她出来寻我……”

云菀霏委屈极了,拉着不放,泪眼盈盈:“人家也是侍郎府的正经千金,每次跟姐夫见面却都是偷偷摸摸的,还要靠着母亲与姐姐说话的机会,霏儿不依,这次姐夫总要多陪陪霏儿……”一声又一声的姐夫,叫起来十分自然,又有抑扬顿挫的动听,就像在唱销魂的小曲儿,一如以前在侍郎府,为了争宠,在云玄昶面前撒娇一样。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