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专属,老婆超可人!在线阅读
会员

总裁专属,老婆超可人!

jae~love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43.4万字

7.7分 22人评分

叶紫衣八岁的时候见到了比自己大三岁的向炀,
那时候她就觉得他很讨厌,不是揪她辫子,就是抓昆虫吓唬她,
却没想到,十年后,他还是一样讨厌,天天欺负她!
当向橙告诉她他喜欢她的时候,她觉得她疯了!
要是他对她十年来那些恶劣的所作所为是因为喜欢的话,那她还是求求他,别再喜欢她了吧!
她故意在他面前装丑,他讨厌吃的她就做给他吃,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她就是乱碰,
就连他半夜看成人动作片的事情,她都给他好好宣传了一遍,
她都破罐子破摔了,他应该不喜欢她了吧?
……
……
弄巧成拙篇:
“你说我喜欢你?”
“嗯哼!”
“所以你最近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让我不喜欢你?”
“嗯哼!”
“很好,你赢了,我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喜欢你了!”
“嗯哼……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
……
奴隶女友篇:
“宝贝,给我捶一下肩膀,酸。”
“好咧!”
“宝贝,给我拿双拖鞋。”
“好咧!”
“宝贝,有点闷,给我跳支舞吧!”
“好……咧!”
“宝贝,我饿了,过来给我亲亲!”
“姓向的你别太过分,我也是有尊严的,不是你说要干嘛我就得干嘛!”
“那你现在给不给亲?”
“好,马上来!”
……
……
怀孕篇:
“老公,我想吃蛋挞,你给我买好不好?”
“好!”
“老公,我想吃炸鸡,你给我买好不好?”
“好!”
“老公,我想吃你,你给我吃好不好?”
“老婆,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三个宝宝!”
“那你现在给不给吃了?”
“给,必须给!”
说完,长臂往她嘴边一伸,她张开嘴,大咬一口!
……
……
完结推荐:
《老婆,咱不签字!》http://novel.hongxiu.com/a/572678/
《老婆,宠宠我吧》http://novel.hongxiu.com/a/293612/

版权:红袖添香

目录

第1章 落入魔掌

“紫衣,来,这是向炀少爷,你以后要乖,要听少爷的话,别调皮捣蛋哦。”

父母是向家的佣人,带着她来到向家的时候,她八岁。

而向家大少爷向炀,十一岁。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叶紫衣还以为对方是白马王子,温文俊雅,一身贵气,一颦一笑都让她看呆了。

只不过这假象,维持不过几分钟!

“喂,你看这是什么?”

阳光明媚的午后,偌大的花园里,只有他跟她。

他站在榕树下,向她招手。

微风吹拂,阳光透过树荫星星点点照耀在他身子上,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一样,浑身发光。

小紫衣呆呆的往他走了过去,站在他跟前正想要喊一声向炀哥哥,但他长臂一伸,在她面前张开手掌,一只蚱蜢就猛然跳到了她的脸上。

呆滞不过一秒钟,她就啊一声惨叫,胡乱抹着脸,乱蹦乱跳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哈哈哈……”而他却发出爽朗得意的笑容,传遍了整个后院。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白马王子,而是有着獠牙的恶魔啊!

“喂,叶紫衣,起来了!”

她还在噩梦里挣扎着,不知道谁在粗鲁的拍着她的脸,她不由自主皱眉头,不得不睁开疲倦的眼睛,眼前就出现一张偌大的俊脸。

她有些懵,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对方咧嘴露出一贯邪恶的笑容,下一秒,一直蟑螂就像是放大了好几倍似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啊!”叶紫衣被吓得一个翻身就掉下床榻了,后面的惨叫声是因为跌痛了。

哎哟喂!她的屁股啊!

向炀将那只假的橡胶蟑螂扔她床榻上,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看着她,“不想迟到就赶紧起来。”

一大清早就被他吓唬,叶紫衣觉得很糟心!

就算为了把她叫起来,但能不能换种温柔点的方式呢?

她哀怨的瞪着他,这人不只在睡梦中折磨她,就连现实中也一样让她不痛快,真可恨!

“看着我干什么?需要我帮你换衣服?”

叶紫衣脸色一红,赶紧双手护着胸口,“才不需要!”

他撇撇嘴,“护什么护,你跟我都差不多,看你我还不如看我自己更有看头!”

叶紫衣脸色都要气紫了,这人就是存心让她不痛快是吧?

就算是事实但能不能别说出来啊!

向炀看了看腕表,跟她说,“给你十分钟,迟了就别想我顺路送你去学校,你自己走路回去!”

说完,他就离开她房间。

叶紫衣忍不住对着他的背影做鬼脸,但也不得不赶紧起来洗漱。

不然,就真的要迟到了。

她今年十八岁,高三党,她们高中是向炀大学的附属高中,就在隔壁,很近。

每天她都跟向橙搭他的顺风车回学校。

向家小公主向橙跟她一样大,两人今年十八岁。

叶紫衣从八岁开始,就成为了她的玩伴,而且还是从小学开始的伴读,一直都陪伴着她。

向橙跟她很亲,比亲哥向炀更亲。

向橙很喜欢叶紫衣,从她来到他们家的第一天就很喜欢,除了两个人性格很合得来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向炀从此不欺负她了,改为欺负她!

所以,她对叶紫衣很好,就像亲姐妹一样,丝毫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子。

一方面是因为她喜欢叶紫衣,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愧疚。

两个人已经进入高中最后一个学期,还有半个月高考就到了。

向炀将她们俩送到了校门口,下车送她们进去。

向橙不让他送,“你下车干嘛?你别下车啊!”

她不想他的出现又造成轰动!

向炀高中的时候就很出名,当了三年的学生会会长,上了大学,又当上了学生会会长,德智体美全能,再加上出色的外貌跟豪门背景,怎能不让女生疯狂,更不要说其中还夹杂着几个不含蓄的男生。

果然,见到他,女学生又开始疯狂尖叫了。

向炀给她们回以微笑,尖叫声更响亮。

向橙拉着叶紫衣赶紧进去,不管乱抛媚眼的男人。

向炀却将她们拉了回来。

向橙聪明的放开了叶紫衣的手,自己逃离了,可怜的叶紫衣又落入魔掌了。

她很不满,但现场的女生却很羡慕,她们也想被向炀揉脑袋啊!

“乖乖上课!”向炀边揉边跟她说。

叶紫衣不满的将他的手打开,“你都把我发型弄乱了!”

她不喜欢的,他就非要这样子做,看着她炸毛,很好玩。

戏弄够了,他就带着满足的笑容开车离开,回隔壁的大学。

剩下叶紫衣气得恨不得踹他几脚,只可惜对方是大少爷,她很怂,不敢。

在那些女生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下,她也气呼呼的往那边对着她尴尬干笑的向橙走过去。

“橙儿你干嘛抛弃我!”

看看她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她的发型就这样没了!

向橙看着她头发乱糟糟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马上得到了叶紫衣的白眼。

向橙讨好的挽住她的手臂,跟她说,“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抓住你的手嘛!”

“哼!”她才不相信,她明明就是弃她而去。

“别生气嘛!我请你吃雪糕哦!”

“哼!”她才不会被一个雪糕收买了!

向橙一直都在哄她开心,叶紫衣也不是真的生她的气,气早就消了。

“对了,其实我觉得我哥一定是喜欢你的!”向橙突然说出爆炸性的语言。

叶紫衣愕然的看着她,觉得她疯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不靠谱的话?

见她不相信,向橙表情更认真,“我是说真的,没骗你!除了我这个亲妹,他就对你最特别了!”

叶紫衣可笑不出来,天天欺负她,还一欺负就是十年,要是是这种特别,那她还是不要了吧!

“怎样?紫衣你要当我嫂子吗?”向橙笑嘻嘻的挽住她的手臂,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提议很赞,越发觉得他俩很配。

叶紫衣直接无视她,回课室。

她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想要当她的嫂子!

下午,向橙提前一节课离校,向炀接她一起去外公家吃饭。

这种家族场合,叶紫衣一般都不需要去的。

她就是个小伴读,佣人的孩子,又怎么可能跟着出席。

向橙不在,家里的司机也不用来接她放学,她今天也就只能自己回去。

只是在去坐公交车的路上,她悲催的被人拦住了,将她堵在了小巷里。

“你们想干什么?”说不害怕是假的,虽然眼前几个是女生,但看那穿着,就知道是少女。

带头的女生穿着别的学校的高中校服,一头挑染的金发,口里嚼着口香糖,站在她面前,“听说你家里挺有钱是吧?姐姐我呢,最近比较缺钱用,能借点来用用吗?”

这态度还算好,但是话却不怎么好了。

叶紫衣摇头,“我没钱。”

况且她家里也没钱!

“天天坐卡宴上学,你跟我说没钱?”人家摆明不相信。

叶紫衣拼命解释她只是人家家里佣人的孩子,可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啊!

但没人相信,直接跟她动手,书包也抢了,口袋也翻了。

她真的没带什么钱,钱包里就只有一张二十块,就连手机都是诺基亚的老爷款。

二十块钱被抢了,老爷机被她们嫌弃了。

其中一名女生揪住她的领子,将她提了过来,那金发女生跟她说,“才二十块钱你装什么大款啊?要是被别人知道我们被坑会很没面子的!所以,抱歉啦!”

说完,就呼了她一巴掌。

虽然没用全力,但也很痛,叶紫衣捂着脸瞪着她们,觉得很冤。

她们自己找错对象抢错人,这也是她的错?

还好她们就打了她一巴掌,抢走了二十块就离开,今天就算自己倒霉了。

她把掉落在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塞进书包里,拍了怕脏了的地方,想到身子上没钱坐公交车了,又不想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担心,想了想最后给向橙打了个电话。

钱被抢走的事情她只是简单的跟她说了一遍,被打的事情并没有说,不想她担心。

原本是希望她能让人给她送几块钱过来,好让她有钱坐车回家,却没想到,最后等来的竟然是向炀。

向炀的车停在她面前,车窗降了下来,刚想开口调侃,目光就落在她的脸上,眉头骤然紧蹙,“你脸怎么回事?”

她脸怎么了?

叶紫衣下意识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才想起刚刚被呼了一巴掌,但现在已经不痛了,他这都能看出来?

她自己没照过镜子,所以不知道,那巴掌印还清楚的印在她的脸上。

她的皮肤很白,也很敏感,弄出一点红都很难消。

向炀已经下车,走到她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皱着眉盯着她的左脸,“被打为什么不早说?受委屈了也不说,以后谁疼你?”

莫名其妙被他数落一顿,叶紫衣觉得很无辜,郁闷的回了一句,“我又没让你疼我!”

话音一落,就被他敲打了一下脑袋。

“疼!你干嘛打我?”她不满的捂着被打的地方抬眸瞪他。

向炀冷哼一声,“我那是“疼”你!”

好可恶,又欺负她了!

叶紫衣委屈的撅着嘴,他来这里难道不是给她送钱的吗?

她钱没看到,就只看到他欺负人!

向炀又往她伸出手,但这次不是打她,而是轻轻的帮她揉了揉刚刚自己敲打的地方,“打你的人你还认得吗?”

叶紫衣点点头,那个金发少女化成灰她都认得。

她将一些特征告诉他,然后又问,“你要干嘛?”

向炀抿嘴对她邪魅一笑,“帮你报仇!”

“呃……其实不过就二十块,我也不差那二十块吃饭啦!”

为了二十块而劳烦他,她怕他索取的报酬更贵!

向炀又抬手落在她的脑袋上,肆意将她的头发弄乱,“小笨蛋,我是帮你把那一巴掌的仇报了,谁管你那二十块!”

“诶,你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我的头发啊!”

他不顾她的反对,硬是将她的头发弄成了鸡窝头,这才心满意足让她上车。

原来他不是来送钱,而是来载她回家的啊!

她坐在副驾驶座,看着窗外的风景,这男人不欺负人的时候,还是挺不错的。

咦,不对,这里好像不是回向家的路啊!

“这是要去哪里?”叶紫衣侧头问他。

“我外公家。”

“我去不太好吧?”

她在向家这么多年,可从来都没有去过他外公家呢!

而且她这身份,去也不合适吧?

“你就给我几块钱,我自己坐车回家就行了!”

向炀没有停车,“向橙让我带你去,没有什么不合适。”

可是,她待在那里会很尴尬啊!

但向炀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还是将她带到了他外公家。

他外公滕德旗是老司令,虽然早已退下来,但身子上那股威严更甚,叶紫衣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都不敢抬头看他。

这一次,她也是低着头乖乖跟在他的身后进去。

原本在院里吃饭聊天的人,纷纷将目光越过他,落在她身子上。

叶紫衣有些紧张,她在这里根本就格格不入。

“紫衣,坐我这边!”

还好向橙适时向她招手让她坐她身边,不然她站在那儿真的很无措也很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