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剑帝在线阅读
会员

玄天剑帝

东弈

玄幻 / 东方玄幻 · 100万字

神秘身世少年寻觅恩仇归所。上古传承当世纷纷寻到传人,三宫六宗掀起新的争斗,其背后却是异族战场的再次开启。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神仙打架

“快抓住那个小子,少主吩咐一定要剐了他!”日曜城大街上,一伙家仆打扮的人正紧紧追着一个布衣少年。这少年名叫叶轻水,相貌清秀,而眉宇间却有着一丝煞气。

就在昨日,叶轻水跟随一名卖菜小贩进入城主府中。潜伏一夜,行刺日曜城少城主。无奈那少城主身上有着一件宝器,叶轻水全力一击甚至未能伤其毫毛。幸而那少城主受惊没能很快反击才让叶轻水侥幸得以脱逃。

几经躲藏,却都是被城主家仆找到。凭霄大陆之上,每一座城的城主都是城中绝对的主宰,想要在城中躲开城主家仆,简直难上加难。如今已是傍晚时分,饥饿与疲惫让叶轻水已经开始迈不动脚步了。

“姐姐,对不起。我不能替你报仇了。”看到受到城主府通知的士兵已经开始围堵着城门,少年眼中已经满是绝望。

而就在这时,路旁一家酒楼内。一黑衣男子背负长剑,面容刚毅,眼神凌厉的看着面前相貌俊美的白衣男子。那白衣男子却是面带着和煦的笑容,对黑衣男子的目光视若无睹。而在那白衣男子身后,还有着一个少年,那少年身体很不自然的蜷缩着,微微颤抖,有几分看不清面容。

两人相对而坐,面前是一盘棋局。棋盘上黑白两军厮杀正酣。白衣男子轻轻敲了敲手中洁白如玉的棋子。

道:“师兄,此次与邪蛹宫合作,已经是大势所趋。你又何必再行阻挠呢?你看看你这可怜的弟子,可是因为你才受到这种折磨啊。”

“呲...”一阵细微的摩擦声响起。黑衣男子指尖的棋子化为黑色齑粉落下。但他的表情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瞟了一眼面前的棋局,一阵猛烈的斗气波动传出,使得棋盘砰然碎裂。同一时间背后长剑已经是到了手中。

白衣男子眼神一凝,也是拔出剑来。二人似是默契无比,两柄长剑交击在一起。

“叮!”一股巨大的波动瞬间摧毁了酒楼。

突然的爆炸下,巨大的冲击波使街道一片狼藉。那黑衣男子持剑立在半空。这等凌空而立,必然是天人九重天的度空境界强者,看他轻松自如的模样,恐怕已经是度空三阶的顶尖高手了。

“剑凌云,你不要太过分了!”黑衣男子怒声喝道。

“呵呵,剑十六,今日你敢来,就应当知道没有回头的路了,把《大荒道衍诀》交给我。否则的话,你可是连个传人都没有了。”那被称作剑凌云的白衣男子从酒楼残墟之中走出来,手中还提着那个少年。那少年露出面容,脸色惨白而带着惊慌之色。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欺负灭祖之辈!”被称作剑十六的男子看了一眼那少年,怒声对剑凌云道。

二人竟是如今荒剑门内争夺门主之位的两大度空境界的强者,有着弈剑双王之称的剑十六与剑凌云!而荒剑门正是天下势力之中三宫六宗之一剑宗的一部分。剑宗之下分为荒剑门、邪剑门、神剑门。其中邪剑门倾向于与邪蛹宫结盟,而神剑门倾向于天府宫。荒剑门则是中立。

“呵呵,欺师灭祖?剑十六,你可不能这么说啊,天下人皆知师父那可是走火入魔。”随手布置下一层斗气护罩,阻挡声音的传出,剑凌云瞟了一眼那少年接着道:“再者,你如今只能相信我。或者这样,我可以相信你。只要你把师父留下的《荒剑典》原本交给我就行了,这样《大荒道衍诀》的传承还是在你身上。不过那上古传承你又接受不了,却一直留着,你不是说不愿争夺掌门之位吗?”剑凌云笑容很是温和,而眸底却闪过一丝寒芒。

剑凌云手中少年正是剑十六唯一的一位弟子。不久前在剑十六出门会友时被剑凌云所掳。至于《荒剑典》的功法,虽然说比起天府宫的《天府九策》中的剑术还要强悍,但是在门主亲传弟子中倒并非什么不传之秘,历代掌门弟子都有学习。只不过只有掌门传承弟子才有资格获得原本。荒剑门上代掌门楚明戈便是有着十九名弟子。剑十六排行十六,剑凌云则是排行十九。

至于《大荒道衍诀》。则是上古流传的一门功法,《荒剑典》便是脱胎于此。只可惜,这门功法虽然强大,却极少有人练成,而在近些年代已经是无一人成功了。而在久远的过去岁月里,荒剑门历史上一位惊采绝艳的门主倾尽毕生之力,才将其简化成了《荒剑典》,不过哪怕是简化,其威力也是极强。

剑十六本无意争夺门主之位,只是师尊之死太过蹊跷。但此事也是着实没有证据。因此仅仅略作犹豫,便是答应了下来。只要师尊所留《大荒道衍诀》传承不失,就足以告慰师尊英灵了。

再者,毕竟徒儿剑轻生伴随他多年,感情深厚,而且是因为自己才被掳劫。如果不去解救,恐怕是一道心魔,剑十六此时正处在突破到天心境的关键时期,若有心魔,恐怕是不需要别人出手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剑十六便是从指上空间戒指中取出《荒剑典》,一咬牙便是扔给了剑凌云。

剑凌云伸手接住,探查一番确认无误后,嘴角掠过一丝带着嘲讽的笑意:“好,不愧是荒剑之主剑十六!”说罢轻轻一推,他手中少年便向剑十六飞去,剑十六赶忙欲接住。

而就在剑十六放松防备的这一刻,那少年眸光一闪,袖中滑落一柄匕首,趁剑十六不备狠狠刺向他的心脏。

心中一惊,情急之下,剑十六只得侧身一闪,避过身体要害,同时释放出护体斗气。那匕首微微一顿,还是轻松扎入了他的右臂。这匕首竟是有着破除护体斗气的作用。

与此同时,白衣剑凌云暴起发难,手中长剑如游龙般抖动,数十道剑影笼向剑十六。剑十六急忙左手一掌逼退少年,受伤的右手持剑挡住了大多剑气,借力后退,定下身时身上已是多了数道伤口。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少年一眼。

冷冷道:“你不是轻生。”

“呵呵,我当然不是那个小家伙了。”那少年也不在意,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抹,微微活动身形,又变得高上了几分。这赫然是一位俊伟青年。这青年把玩着手上的匕首,斜着眼睛轻佻笑道:“剑凌云说我骗不了你这荒剑之主,我只是来挑战一下罢了。也不过如此嘛。”

“唐缺德!”剑十六眼神一凝。眼前这青年的面容他认不出来,这也根本不是他的真正面容。但是这凭霄大陆上,能有如此易容改扮功夫又如此厚颜无耻的只有一个人——上古宗门唐门后人唐缺德!

“哈哈,不错不错,就是我唐缺德!”但他并没有再出手,而是狂笑了几声就离开了。剑十六与剑凌云都没有阻拦。一者是明白唐门惊羽诀无人能追上,二者他背后的力量也不是谁都能惹的。这人放荡不羁,只喜欢用一身所学捉弄人取乐,但常常也是让人以为他善恶不分。

剑凌云微微一笑,在他眼里,唐缺德不过也是他利用的一个工具罢了。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最好骗了。但剑凌云并没有发现,唐缺德临走时,却也是对他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看向剑凌云,剑十六轻轻叹息一声。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愿多说什么。你我一战吧!”

说罢左脚一发力便冲向剑凌云,二人都已是成名多年的战王级强者,且实力不相上下,一旦拼斗起来谁也不敢留手。因此虽是为了避免大陆执法者找上麻烦而刻意约束杀伤范围,剑气也是再次破坏了脚下的房屋等建筑。

正当二人激斗时,守城军士已经开始疏散城中居民。这种级别的强者对战,虽然有着执法者法则约束,但要是误杀那么一个两个,也是十分正常的现象。再者对于二人这般破坏规矩的行为,这些最高只有战士境的守军除了向城主上报,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而废墟之中,叶轻水挣扎着爬了起来,适才爆炸之时,叶轻水正巧跑过酒楼,被巨大的冲击波撞上,而后又被碎石残木压住。

四处张望一番,发现追兵和堵截都已散去。叶轻水心中窃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试图跳出废墟,但却是猛然感觉右腿一阵剧痛。细看之下,发现竟是已经骨折。

也是难怪,叶轻水如今处于力士境巅峰,没有功法的原因使他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所以身体虽比同龄人强横,但面对那等爆炸,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大可能。真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撕下衣服稍作包扎,叶轻水意识到自己必须趁此机会逃离此地。否则一旦形势稳定下来,自己带着伤怎么也不可能逃走了。抬眼望去,半空之中二位战王境强者依旧是打得不可开交。忍着剧痛,叶轻水抓起爆炸死去的一个追兵的长剑,用作拐杖,一瘸一拐的从边缘离开了日曜城。

一路西行,所幸城中混乱,此时自然是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小人物,所以也是没有追兵到来。但由于伤势过重,造成失血过多。当到达止歌平原边界时,叶轻水终于还是眼前一黑,忍不住昏迷了过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阅读体验更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