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傻丈夫在线阅读
会员

农门贵女傻丈夫

九步天涯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72.5万字

7.1分 113人评分

江九月穿越了,穿到了一处绿树成荫的小山村。
破屋烂墙,没油没粮,有个老娘,病的!
才醒过神来,上山采药却采来一个长相过的去智商不过关的男人!
怎么办?
清泉眸光湛湛:我饿——
九月一指木柴:劈一捆柴换一碗饭,去。
没关系,既来之则安之,不就是破屋烂墙没油没粮吗?好!且看她一双巧手如何创业发家,带着母亲走上康庄大道,栽好梧桐树等个金夫婿!
可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梧桐树没有引来金凤凰,反而引来一群如狼似虎的亲戚和凶恶威武的大汉!
大汉:混账,你居然敢让我家主子给你干活?
九月昂首:不劳动的人没有吃饭的资格。
大汉:你这个女人心机深沉,放长线钓大鱼,你到底给主子施了什么妖法,让他呆在这里不离开?
九月瞪大眼:冤枉!我可是受害人,分明是他先赖上我的!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姑娘说的是

微风轻拂,清泉山腰处一座茶寮内,一群穿着粗布衣服的男女正在歇息,顺便讨论山中住户家的最新八卦。

“村口李大头那二闺女,又被夫家给打了……”

“不生蛋的母鸡,不得夫家待见也是应该的。”

大家相互对看一眼,李家丫头嫁到刘家庄两年多,一直没听肚子传出过喜儿,尤其是这次被打的最厉害,难免不让人联想是不是和不生孩子有关系。

可毕竟还是自个儿村出去的闺女,乡里乡亲的也都自沉默了半刻之后,才有人接了话:“肚子不争气的确是个事儿,丈夫动手也就罢了,听说那家嫂子和婆婆也都是动了手的,气的李大头烟杆子直哆嗦,可谁叫女儿没给人家生个孩子呢?这不,昨儿下午我路过的时候,看见李大头把自个儿丫头吊着打,丫头的娘趴在地上跪着求,哭的那个惨,真是造孽呀!”

“什么造孽?造孽也是老李自个儿造的孽!”又一妇人连接了口,言谈之间有些可惜,“李家是个什么境况,人家刘家又是什么样儿,一比之后,人家还能看得起他家闺女吗?那李大头还是个贪财的,把女儿和牛换了个个儿……”

话说到此处,再没继续往下,不过这事儿村里人也都是知道的,李大头和刘家那点破事儿,都快能写成本子说戏了。

麻衣妇人看来颇为幸灾乐祸,嘿嘿道:“说起来她在刘家可能还不如一口牲口呢,只怕就是那肚子下了崽儿也得不了什么好果子,烂命一条!”说罢,提着篮子下山去了。

王寡妇说话刻薄是清泉山出了名的,但凡她开口说话,向来难听,众人都微微皱了下眉,却没人再继续接话,不过也是旁人家的事情,他们最多说说,还没必要去和王寡妇较真。

此时,坐在一侧位置一直没说话的年青男子悠悠的叹了口气:“女儿家以夫为天,依附夫家过活,若夫婿也对她下那重手,未免有些……哎,可惜,可怜。”

他的声音很轻很淡,调子也稍微低沉,听起来让人十分舒服,只一句话,就缓和了刚才有些尴尬的气氛,众人都不自觉的点头附和。

“是啊是啊,还是徐夫子说的对,这世道本身就是以丈夫为天的……”不生孩子挨了打倒也是对的,不过看李大头那架势估计还有些别的事情,谁知道呢?不过都是看热闹而已。

然而,他们话音才落,却忽然听到一声浅浅的嗓音响了起来——

“只会打女人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让自己的妻子以夫为天?”

声音低软,却像是透过重重云雾,清楚的传入了众人耳中,敲的众人心头一触,娇甜之中带着清淡,甚至就像是老朋友闲话家常一般,但话中意思却是十分的不客气。

男人们都是一愣,视线全部转到了说话人的身上——

茶寮的角落的木桌之上放着一只有些破败的竹篮子,桌边坐着一位身材瘦小的少女,半长的头发用一根布带扎住,随意的垂在后背上,身上的灰布衣衫不太合身,已经洗的发白,袖子挽在手肘上,露出了一小节手臂,脸色有些蜡黄,然而,一双灵动的眼睛,却随着众人看向她的视线,轻轻一眨……她睫毛很长,像是一把小扇子,更衬的秋水明眸分外有神。

“你这小丫头可是不会说话了,男人不是女人的天,那谁是女人的天?”几个汉子大声反驳出口,同时也得到不少人的强力支持。

“就是,这多少年来的死理儿了,听话的婆娘都是打出来的!打了她那也是她自个儿没把丈夫伺候好!”犯浑的男人这么说。

“你还没嫁人吧?这事你听听就是,以后自个儿有了丈夫将人照顾好了,管别人家的闲事干嘛?”有点良心的男人这么说。

“哎,那丫头就是命苦……”女人们这么说。

少女一笑,道:“男的是人,女的也是人,嫁了混蛋丈夫就是命苦?活该挨打受罪,比牲口还不如?她有什么错!”那一个“错”字尾音上扬,像是出谷的黄莺一样清脆嘹亮,引得大家都是一愣:“这……”

徐夫子微怔,不由回道:“他对妻子动手是不该,但夫为妻纲……”

“你的意思是男人对女人动手就是理所当然,女人无论如何也只能受着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女截了去。

徐夫子是读过圣贤书的人,自然绝对不可能点头说是,微一思考之后,才道:“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才是夫妻相处之道,但是……”然而这次,话没说完,又被少女抢了先。

“举案齐眉是相互尊重的意思吧?”

“姑娘说的是……”

“意思就是他打老婆就是他的不对吧?一个男人只会打老婆怕也没多大出息让女人以他为天!”

这话说的可是大大的不得人心,徐夫子本身还被少女的言语堵得有点无处申辩,听到这话,皱眉道:“姑娘这话可说错了,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姻缘都是天定,何况还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丈夫有错,妻子也必有胸襟原谅宽容,夫为妻纲,自古以来都是如此,就像男女男女,男在前,女在后一样。”

言语之间字字铿锵,立刻得了茶寮大半男人的赞赏目光。

少女纤细的柳眉一挑,“如果你要这么说的话,那……雌雄雌雄,雌在前,雄在后啊。”

徐夫子又是一愣,没想到这山村野店还会遇到这样能言善辩的,接口道:“这是为了押韵,所以才如此排列。”

“哦……”少女点了点头,又问:“那你可有听过,阴阳阴阳,阴在前,阳在后?”

“这……”徐夫子有些词穷,觉得她说的似乎也不无道理,面色尴尬的微红起来,顿了半刻,才道:“小姑娘说话强词夺理。”

少女轻笑一声:“我如果是强词夺理,那你又怎么说不出你的理?再说了,姑娘就姑娘,干嘛要加个小字?”

约莫也没见过这等口齿伶俐的姑娘,不单是那徐夫子,连茶寮的其他人也微愣,那少女却已经提起篮子,迈步往茶寮外走去,走过男子身边时,嘟囔了一声“书呆子。”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