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魅夫:腹黑夫君请小心在线阅读

帝女魅夫:腹黑夫君请小心

木子晓凯

古代言情 / 女尊王朝 · 128万字

9.9分 15人评分

你想看宫斗?有!你想看宅斗?有!你想看逆袭?有!你想看霸道总裁各种咚?更有!
算命先生说她此生受人欺凌。长大后,她虽是小姐,却连下人都不如。刻骨的痛,让她立誓,哪怕天定命薄,她也要逆天改命!
桃花朵朵开,皇子、堂主,连公公都拜倒在女主的魅力之下!
天下为媒,我许你一个最美的婚嫁!(?????)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沈府风云

第一章沈府风云

深夜,风国的沈国公府鸦雀无声。一声凄惨的尖叫伴随着“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一个女子脸上,瞬间打破了寂静的夜色。只见一个妇人对身边的仆人说了几句,那女子便和一个中年女性一同被丢进了柴房。柴房里的女子捂着红肿的脸,眼睛里有忍不住溢出的泪花。

但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性,睡一觉也就好的差不多了。“啊,阿妈,阿妈,快看啊,飞起来了!”说话的是一个约摸十三四岁的女子,头扎两个可爱的小发髻,眼睛笑的像月牙儿,身上穿着一身粉色的棉衣,在春风中手舞足蹈的人儿显得有些滑稽。她正仰头看着自己阿妈手中刚刚飞起来的燕子风筝,高兴的不知所以。被女子称作阿妈的妇人似有些紧张,嘴里不停念叨“雨儿乖,我们在花园玩一小会儿就回去好不好”……

女子银玲般的笑声一直传到远处假山后,那里,发中稍添银丝的男子正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但无论怎么看,他稍带笑意的眼神中总掩着几丝忧虑。与此同时,在另一座假山后,一袭紫衣的男孩儿正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眼中是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还些许带着几分热切。

突然,不远处传来几丝尖酸的声音,“出身低贱,到底是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男子对上来人的目光,显得有几分窘迫。对面是个三十左右的女子,一身寸值千金的金色云缎,上着苏绣正红牡丹,配上女人精致的妆容和俏丽的面孔,显的雍容华贵。只是那细长的眼中流露出的目光却让人发寒。

“老爷好”她只是微低了一下头,说到:“老爷在这儿干什么,我哥哥在大堂正等着你呢“男子似乎很怕那个女子,虽然女子表面上称他为老爷,但是眼睛里的那股傲气始终没有散去。反观男子,虽穿着也非常人所能及,可对女子却是诚惶诚恐的样子。究其原因,男子是当今的沈青云沈国公,女子则是他的夫人苏锦凰。沈青云早年本是一落魄书生,恰遇苏锦凰垂青,让自己的将军哥哥苏晋在圣上面前制造机会,加上苏锦凰在他身后出谋划策,沈青云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被苏锦凰讽刺的女子,是沈青云和自己的原配妻子青媚的孩子,名为沈秋雨。在她很小的时候,亲娘青媚便去世了,没人敢私自在背后议论,下人只说是投湖自尽而死。

只见苏锦凰焦急的正寻找着什么,口里呼唤着“凌墨”。不多时,一个紫衣男孩儿从假山后绕了一下走了出来,他只有十五,是沈国公沈青云和苏锦凰的嫡子,地位自然不凡,只那一身紫绸,便不知道是多少人一年的口粮也换不来的。

苏锦凰见儿子来到了这儿,不禁心中有些紧张。但她并未多言,只是照例询问了一下他的功课,那孩子也是一脸的沉稳,毕恭毕敬的回答着自己娘亲的问题。苏锦凰见无大事,便领着他准备回屋歇息。沈凌墨迈着稳稳的步子随苏锦凰走着,只是到底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玩儿的小脸儿红扑扑的女孩儿,苏锦凰自然留意到了儿子的举动,只是挑了一下嘴角,便再无回应。

傍晚,苏锦凰差人喊了被雨儿称作阿妈的妇人到偏厅,战战兢兢的进门,只看见苏锦凰白了一眼,什么都不知道便被她抬手打了一耳光。苏锦凰心里不仅有担忧,还有愤怒。当年自己为了嫁给沈青云,蓄意将青媚引到湖边,然后趁她不注意将其推下湖中。逼迫着沈妈向沈青云说青媚是自己寻死。以后更是时时刻刻提防着她的女儿沈秋雨,不允许父女相见,怕事情败露。沈妈自觉良心不安,于是向苏锦凰请求去照顾雨儿,苏锦凰乐得不见她,也就准了。可是今天,不仅老爷见到了雨儿,甚至自己的儿子都对她产生了好奇,这让她无法忍受。

苏锦凰一声呼唤两名家仆应声赶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壶酒便往沈妈嘴里灌。沈妈见此,拼命反抗。苏锦凰只在想,凡是阻碍我的人通通都要死,当年青媚是,如今也不差一个沈妈,只是沈秋雨不好明着除掉,还需想一个计策才好。另一旁,沈妈大半壶毒酒已经下肚,苏锦凰示意家仆将她拖出去,免得弄脏了自己的屋子。

两名家仆嫌拖着沈妈走太过麻烦,因此丢到了离柴房不远的一垛柴草中,还往她手里塞了几个不值钱的银戒指,准备说是沈妈偷窃财物被人发现打死的。

沈妈虽然喝下了毒酒,但药性还未发作,她撑着最后一口气爬向柴房。虽然现在已是春季,但夜晚仍是寒冷,雨儿正蜷缩着身子倚在柴垛旁,听见门口有动静,急忙去屋外查看。她看见沈妈这样,心中也知道是她那个“娘”又为难自己阿妈了,颤抖着声音问“阿妈你怎么了,怎么了啊”“雨儿,对不起,阿妈不是你亲娘,你亲娘叫青媚,她是死于非命的,她死了。还有,苏锦凰害怕你娘,你娘手里有东西你要保管好,因为你娘知道沈凌墨不是你……”

沈妈因为极度虚弱,连话也说不清楚了。“阿妈?阿妈?你怎么了!阿妈?!”沈秋雨用小手哆哆嗦嗦的探了探沈妈的鼻息,发现沈妈居然断气了,雨儿吓得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呆呆的坐在了地上。她不知道,此时有一双眼睛,悄悄的隐没在了夜色中。

第二天,沈秋雨是被吵醒的,苏锦凰带着一堆人来到了柴房,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翻了一遍,像是在找什么,最后,苏锦凰把目光锁定在了沈秋雨脖子上的吊坠上。

那是一个极其精美的坠子,是用一整块羊脂玉雕成的玉佩,分量可是不轻。苏锦凰一手便把沈秋雨拎了过来,伸手便把玉佩夺了,雨儿顿时慌了手脚,那可是阿妈说娘亲留给自己的遗物,自己每天贴身戴着,想娘亲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就像娘亲还在身边一样。

“你还我,那是我的”苏锦凰连搭理都没有,手高高扬起,狠狠往下一砸,玉佩顿时断成几瓣,苏锦凰用脚拨了几下,发现没有什么,又看向雨儿。此时秋雨既愤怒又伤心,双眼止不住的泪珠。

沈国公府到处都是苏锦凰的眼线,昨晚当知道沈妈居然撑着告诉沈秋雨手中有她的证据时,苏锦凰霎时变了脸色。她知道,一旦事情败露,自己的荣华富贵全部都要泡汤了,因此今早才趁着沈青云出去的空当儿来寻找。搜寻无果,苏锦凰本想逼雨儿交出证据,刚刚扬手想打雨儿,但是想了想,脸上浮现阴险的笑。急忙对身边的婢女耳语几句,婢女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但看见苏锦凰那冷冽的眼神,胆寒的点了点头。苏锦凰满意的点了点头向屋外走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