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重生:替身千金好腹黑在线阅读

豪门重生:替身千金好腹黑

紫酥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28.7万字

7.1分 28人评分

在万众瞩目下,她被恋人背叛,被小三设计悲惨而死,死后声名狼藉。
重生在富家千金身上,原本以为可以平静生活,却不想有钱人家更加污浊!
斗小三、铲白莲、夺实权,带着万丈光芒重扫娱乐圈!
此生,她发誓不会再软弱,会保护该保护的,拿回属于她的,再不会退让一步!
这些原本以为做起来很困难的事,一步一步,却如有神助。
当她驻足的时候,才发现,身后的他原来一直在为她保驾护航:“舍得回头看看啦?等你好久了!”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陷害重生

影视圈中,含金量最高的金演奖就在今晚举行,颁奖人是三冠影帝谭惜,奖项举行的地方在影后天堂,整个奖的规模空前绝后。

红地毯的两侧,娱记守在一起,在没有影星来的时候,谈论今早上得到的料。

年轻的娱记好奇的问:“你说夏篱会不会来?”

摆弄着镜头的老娱记道:“八成不会来,这种情况下要是来,也算她有胆色,那明天的料就更足了。”

老娱记话未落音,一辆加长的跑车停在红地毯前,他们正谈论的人从里面走出,老娱记镜头一甩,咔擦咔擦拍起来。

看起来,明天真是有更多的料了。

怎么写标题才好?

《小三夏篱现身金演奖,争奖还是争人?》

夏弥站在车前,久久没有动身。她听到有人喊着她的艺名夏篱,在谈论着什么,只是声音太小,听不清楚。

但八成,她也能猜到是什么事。

就在早上,当红影星、大众女神钟碧静突然将她拦在谭惜的办公楼外。钟碧静说有事要谈,将她引进了咖啡厅,然后将录音笔拍在她面前。

录音笔中的声音是谭惜,三冠影帝,夏弥进入影视圈的初衷,也是夏弥的恋人。然而录音笔内,粘腻的话语,刺耳的亲吻,全部都是给钟碧静。

夏弥答应钟碧静问清楚谭惜的想法,就会和他分手,成全他俩。

但是钟碧静不愿意放过她。

钟碧静早已请了娱记,掐好时间,凭借演技,将她陷害成小三。

当然,如果只是钟碧静的一面之词,也不会引起那么大的效果。

夏弥现在还记得,谭惜在手机里,当着所有娱记说的话:“碧静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将要在年底举办婚礼,而夏小姐……确实纠缠过我,但我与她并没有任何关系。”

一句话,将夏弥打到无底深渊。

那一瞬间,仿佛一切都消失了,只有黑暗,黑暗之中,仅剩她一个人在徘徊。这那个时候,真的是心死了吧。

那么多次的忽视,无视,怪罪,都没关系,唯独这次的背叛,她真的承受不住。

不仅因为今天之后,她的身上将贴上“小三”二字。

也因为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家而已,可是家,经不得背叛。

“用不用我陪你进去?”车内传来的醇厚声音,将夏弥从恍神中拉回现实。

夏弥轻声说:“不用,多谢。”

夏弥深吸一口气,仰首挺胸,以最耀眼的姿态走在红地毯之上。

她知道,今天之后,她将没有家庭、没有爱情、没有事业,将失去一切,变成被所有人都唾弃的存在。

但不管全世界的人怎么看,不管她现在有多难堪,她都必须挂上这个面具,用来维持最后的尊严。

即使每走一步,她的心尖都在颤抖。

她想问,为什么谭惜要这样对她?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说,如果讨厌的话可以告诉她,但为什么帮助钟碧静,以这样的方式,败坏她的声明,夺走她的一切?

炽热的视线扎在夏弥背后,她回头看去,只见谭惜携着钟碧静走向礼堂。那个视线,是钟碧静得意张扬的视线。

夏弥在心底冷冷一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幅景象,她反而冷静了。

没有以往对谭惜眷恋、爱慕,只有一丝莫名其妙的憎恶。

是的,其实她在恨,她恨谭惜和钟碧静毁了她的人生。

夏弥回过头去,一步一步,走向礼堂。

如果影后的位置,真的潜规则给了钟碧静,那她也无话可说,从此以后她会退出影视圈,重新开始。

颁奖过程中,夏弥没有任何反应。直到颁发影后奖时,她才抬起头,看向拿着信封的谭惜。

谭惜……你真的会做这样的事么?

“得到这次最佳女主角奖的是……”谭惜按照程序打开信封,按照上面读出那个名字,“钟碧静。”

夏弥脑海中的最后一点谭惜,随着他的话语,完全化成了飞烟。

坐席间先是一片寂静,才稀稀落落给了掌声,最后才爆发出如洪的声量。

即使拍了手,大家也是心照不宣,最佳女主角,居然颁给了这一年,只在外国电影露过三分钟头的钟碧静。

虽然那个电影以友情为主,她也算是女主,但是三分钟……

“呵呵。”夏弥忍不出出声嘲笑,又忍不住叹息摇头。

原来那么多年,她都瞎了眼。她以为谭惜是影视圈中唯一有底线的人,却原来,他也是会去潜规则的人。

只不过,他肯动用特权的人,不是自己而已。

真的……不甘心啊!

难道单纯的努力,真的没有办法让别人相信自己的人格,没有办法争取自己的荣耀么?!

细微的嘲笑声在掌声中十分难以发现,但奇怪的是,谭惜还是听到了那个声音,他回过头,看向声源处。

于是,就看到了夏弥。

夏弥在笑。

这一笑,如拨云见雾,又如嗜血的猛兽,露出了獠牙。

在颁奖台上给钟碧静颁奖的谭惜居然看呆了。

钟碧静碰了谭惜一下,谭惜不着痕迹的皱眉,别过头去,恭喜跻身影后的钟碧静。

然而就在掌声都落下的此时,又有人嘲笑的笑了一声,在安静的礼堂中十分显眼。

这次钟碧静脸色白了一层,立刻挂不住了。她回头看去,只见在第一排角落的男子站起身,由于光线都打在了台上,没人看清楚他的面容。

男子开口道:“谭影帝都不看清楚名单么?你的信纸底下还有一张呢。”声音如大提琴般醇厚悦耳,又犹带三分笑意,让人心生好感,却不敢轻易反驳。

谭惜冷着脸,拈了下纸,才发现后面还有一张纸黏在了第一张上面。

他的眉头很明显的皱起来,很快又舒展开:“夏篱。”

夏弥猛然回神,她无法相信谭惜在喊她的名字。

谭惜又重复了一遍:“夏篱。”

他抬起眼,漂亮的眸子越过人群,直看到夏弥身上。

带着怀疑,夏弥优雅的起身,拖着长摆裙,如女王一般走向颁奖台。

谭惜淡淡说:“恭喜。”

夏弥看了看谭惜,又看向面色难看的钟碧静,即使不安,也微微扬唇:“同喜。”

钟碧静冷哼一声,在接过奖杯的时候才又优雅的笑了起来,她说了一大堆的感谢词后,突然道:“在这里,我要宣布,我和谭惜的婚事。”

夏弥眉头跳了跳,不自觉的看向谭惜。谭惜此时也正看着她,在她看过去的时候,收回了视线,默默注视钟碧静。

夏弥听着钟碧静那些话,突然感觉很无聊。

她无聊的等待钟碧静说完,才拿着奖杯走向麦克风,由于心情大起大落,难以平复,她的声音显得有些阴郁:“感谢大会颁发这个奖给我,这是我上一段人生的结束,以后我……”

会重新开始,好好努力……

后面的话,夏弥没能说出口,她的胸口突然一阵疼痛难忍,疼得她踉跄一步,握紧麦克风,力气大的手上青筋都显了出来。

“嘭。”

奖杯摔落到地,水晶碎裂成几块。

谭惜大步走到夏弥身旁扶住她,声音落在她的耳中,十分飘忽:“夏篱,夏篱……”

夏弥握紧胸口,艰难的喘息,视线越过谭惜的肩膀,看到钟碧静。

钟碧静的嘴角带着一抹笑容,无声的张开口,夏弥恍惚看到她在说——去死吧。

夏弥突然睁大眼睛,挣扎起来。

为什么?

钟碧静抢了她的恋人,抢了她的荣耀,抢了她的一切,甚至于在通告发出来后,她会变成被人唾弃的小三。

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要连她最珍爱的命都要夺走……

怎么能死在钟碧静的手上,甚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下毒么?

可是是什么时候……

她不能死的那么不明不白!

“我……”在濒死的时候,那些往常被封在黑暗之中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夏弥恨得咬牙切齿,“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呼吸越来越艰难,恍惚间,似乎是嘈乱的声音,是救护车的声音,是医生的声音。

迷蒙间,冰凉的液体顺着血管流入她的体内。

夏弥张开眼,眼无焦距的看向给她注射液体的医生。

伸出手,无声的喊:“救我……”

医生却不知道为什么,慌乱的离开了。

夏弥伸出的手又缓缓落下。

意识完全消失前,她不由的想。

她这一生怎么过来的?

因为生在孤儿院,所以她从小知道忍让、体谅别人、为别人去想,乃至于被钟碧静逼成这样,她也没想到报复,只是想重新开始,将谭惜让给她。

可是这些,却从来都得不到任何回报。

她为别人想,但有人去为她想一想么?

为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死呢?

希望,原来比绝望,更加绝望。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为了自己去斗争,一定再不会为了别人而活,哪怕要做别人眼中的坏人!

……

转天的头条不是夏弥的小三,不是双影后之争,更不是影帝影后的婚讯。

而是夏弥的死讯。

《新晋影后夏篱在颁奖中发表死亡宣言,抢救无效而亡——死前曾经服毒,更查出体内有残留******,目前不知死因自杀,还是吸毒过度》

新闻发布后,夏弥的死遭受了很多人的唾弃,她的专辑被在大街小巷焚毁,她的人被八出各种黑料。

一时间,仿佛她就成了罪恶的代言人。

而钟碧静却大放异彩,没人再说双影后的事,她就是唯一的新晋影后,她的身世高贵,她在娱乐圈出淤泥而不染,她就是独一无二的公主。

***********

此时,在另外一家医院中,被蒙上白布的少女,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指动了一动。紧接着,已经是一条直线的心电图,突然跳动几下。

夏弥感觉肺闷得难受,每一瞬的呼吸都艰难之极,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汲取到空气。

不能死……

我不能死……

夏弥凭着坚强的意志努力呼吸,哪怕空气就好像被挡住,只有一丝落入她的口鼻中。

“医生!快来医生!”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声音里满是嘶哑,情绪中溢出满满的关心。

夏弥突然平静了。

她能感觉出这个关心的源头是她,因为她感受到握住她的那双温暖的手,那么让人安心的力量,那么让人想哭的感觉。

夏弥没有父母,她从小就是被遗弃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

她还记得在路上看到被宠爱的小孩,甜甜的向着父母撒娇时,心里无声的难过。

那个时候她想,如果能有个家就好了。于是后来,她有了家,和谭惜的家。

只是她无比珍惜的东西,是那么脆弱。

“小弥,小弥。”温柔的声音一声声呼喊着她,夏弥艰难的呼吸,手指动了动,想勾住那一抹温暖。

感觉她手指的颤抖,优雅成熟的女人连忙握紧她的手:“小弥,没关系,妈妈在这。”

妈妈……

随着心里的呼声,不属于夏弥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过于庞杂的感情让夏弥一时间呼吸更难。然后她突然身体一轻,呼吸也慢慢平稳下来。

之后,她陷入昏迷,在昏迷中,又恍恍惚惚,似乎度过了另外一个人的一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