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雪洞异能人在线阅读
会员

隐雪洞异能人

凉鸶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16万字

有那么一个终年积雪,寒冷无比的山洞,在那里大到能装下一个民族,里面住着异能人。这个山洞,它就是隐雪洞。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目录

第1章 隐雪洞族

有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终年积雪,寒冷无比。在那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洞,大到能装下很多人甚至是一个民族,它就是隐雪洞。

在隐雪洞里,又有四个相较而言比较大的洞,它们分别是乾坤洞、紫阳洞、花石洞和御夫洞,人们在洞里过着与外面一样的生活,在洞里,人们可以种米种菜,有市场可以进行买卖,里面有泉水和加热后融化的雪水供人使用,里面的生活与外面人过的无异,只是,他们在洞里看不到天,看不到太阳和月亮,看不到星星,只能走出洞口,方能看见。

人们在洞里生活着,偶尔也会到洞外来透透气,出来看看外面的风景。在隐雪洞不远处,有一道很深很深的悬崖,悬崖的对岸住着另外一个民族,叫布依斯洛族,他们的人口没有隐雪洛族大,而且布依斯洛族的领土上,没有山洞,人们只能冒着寒冷搭建房子,种不出食物,只能去打野兽充饥,人们对这样的生活并不满意,看到隐雪洛族的人们生活的这样好,布依斯洛族早就眼红了,但是眼红也没有办法,隐雪洛族的族长隐修对本族管理有方,这个民族十分的强大,其他民族轻易不敢对它冒犯,只有恭敬的份。

说道隐修,那可是整个隐雪洛族人们的骄傲,要不是因为他,隐雪洛族早就不知道被外族侵犯多少次了。人们对他爱戴有加。

除了隐修,这里还有隐住、隐圣、隐宏、隐丘和隐空五位长老对隐修进行辅助,他们六人成立了议事庭,来对整个隐雪洛族进行管理。议事庭设立在隐雪洞内,但是在四大洞之外,是一个奇特的建筑,由隐雪洛族人特意为几位长老建立的。

隐雪洞奇大无比,虽然是洞内,但并不是像其他的洞一样十分黑暗,人们在隐雪洞内所有的角角落落都安置了灯。灯也是隐修长老发明的,人们在隐雪洞内,过上了逍遥自在的生活。

这里的雪水有一种去奇特的功效,那就是能长寿,所以议事庭的几位长老年纪也是十分大了,但是身体依然十分强健。

隐修长老为了御敌,建立了专门的军队,不仅发展农业,还进行工业开发,并在族内进行商业贸易,他们有自己的文字,有自己的货币,有自己的法律,所有该有的东西,洞内几乎都有。

隐住长老管理农业,隐圣长老管理工业,隐宏长老管理商业,隐丘长老管理内部治安及对外,隐空管理社会文化,他们分工合作,将隐雪洞族管理得井井有条。人们在此安居了五百多年,从未有大事发生,然后,有一天,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隐雪洞内,隐修指引人们挖了一个面积很大的湖,相对于外面的湖来说,面积是小了些,但是对隐雪洞族的人们来说,这已经是巨大无比了。

这个湖叫月牙湖,因为它的形状与月牙十分相像。人们可以在湖上泛舟,湖的四周还围上了栏杆,由于地下矿物质的部分填入,湖水在不同的时间段呈现出了不同的颜色,煞是好看。人们都以这个月牙湖为骄傲。

可是有一天,大事发生了,有几个人在月牙湖里游泳的时候,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当初挖这个湖的时候并没有挖很深,但是地热能将湖水四周及湖底的冰块都融化了进去,使得这个湖水变得越来越深,有些人猜测他们是溺水了,但若是溺水而亡,起码也会有个尸体吧,族人在月牙湖及附近找了许久,都没有发现那几人的任何踪影,尸体也是毫发未见。

当隐修得知此事后,迅速召集其他的几位长老到议事庭来商量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隐住说道:“湖水很深,也许是湖底长了水草,他们的尸体被水草困住了。”隐住的说法也不是没有可能。

“若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得派人下去打捞尸体才是,可不能让他们的尸体在水下泡太久。”隐宏看了看他们,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这时,隐丘站了出来,“我不同意你们的看法,就算水底下长了水草,水草是向上生长的,绝不可能将他们的尸体缠住。我猜,水底下估计是有了什么生物,将他们的尸体吃到肚子里去了。”

“这怎么可能”,隐空连忙说道:“这种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让我们的族人听到,到时候大就会人心惶惶了。此事,还是待查清楚真相后,方能定论。”这时,几人将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隐修长老。隐修长老思忖了半天,缓缓的站起了身,对其他几位长老说道:“我已经派人到水下去打捞尸体了,至于尸体在还是不在,相信很快就会有定论的。”

就在这时,有人进来报告情况,说那几名族人的尸体都不见了,并且,在水底下好像看到了不明生物。

“不明生物,究竟是什么样的,你看仔细了吗?”隐丘连忙问道。

来人支支吾吾的说道:“当时被吓了一跳,只匆忙瞥了一眼后,就上岸了,也没敢在水里多逗留,但是,那个怪物的体型并不小,相信,它吞食人的尸体也是有可能的。”

隐修让来人下去后,几位长老又陷入了讨论中。这么多年来,隐雪洞一直风平浪静,怎么如今突然蹦出个毫无征兆的怪物,这可怎么弄,就算它不上岸,只是埋伏在水底,那对全族人来说,也是一个安全隐患啊。

隐修来到月牙湖,仔细的盯着水里看,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任何端倪。突然间,水面上映出了一张怪物的脸,它就那样怒视着隐修,隐修吓了一跳,连忙唤人来,但是,等人来了之后,那只怪物却又不见了。

看来,怪物是真实存在的啊。

隐修穿好潜水服,要亲自下水,其他几位长老硬是不让,其他族人也都不让,但是隐修长老却并不就此放弃,他说无论如何他都要下水一趟,去会会那只怪物,最后众人拗他不得,也只好随他去。

湖水比预想中的深多了,水很冷,还好,隐修虽然年纪不轻了,但是在这种寒冷的环境里也呆习惯了,所以水下的这点难受他还是能扛住的。搜寻了半天,隐修也没有看到怪物,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背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连忙回过头来,这一次可把他吓得不轻,眼前这只怪物体型巨大,有一条很长的尾巴,那张脸有一半像人一半不像人,它没有手和脚,嘴巴很大,牙齿也很锋利,身上长了好多刺,兴许它就是用身上的刺将那几个游泳的族人扎伤,随后才将他们吃掉的吧。

隐修被撞了一下后,并未受很大的伤,他迅速调整好状态。随即用一只长矛向那只怪物刺去。那只怪物很利索的躲开了,然后它迅速的游向隐修,想用身上的刺将隐修划伤,隐修使用全力去推水,借助水的力量,迫使他向后退去。随后,隐修快速的抓住那只怪物的尾巴,用长矛插了进去,那只怪物大嚎了一声,这一声可谓是惊天震地,将隐雪洞族人们的心都惊吓住了。

这时,隐丘也下到水里来了,看清楚这只怪物之后,隐丘与隐修俩人各攻一边。尾巴被隐修刺了一下后,那只怪物似乎变机灵了很多,时不时上游,时不时竖起来,它还能变小,真没想到,这只怪物这么与众不同,这么多年了,从没有发现过此类生物,也不知道它究竟是如何进化的。

就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时,那只怪物突然向着隐修游去,隐修已做好了准备,可就在这时,它却突然冲向了隐丘,狠狠的扫了他一下,隐丘被打倒在地,满身留血,那只怪物张开了血盆大口,说时迟那时快,隐修快速的到达他们中间,将长矛迅速的扔向那只怪物,怪物顷刻间迅速变小,随后就游走了,隐修也没有时间去追了,他扶起隐丘便上岸去,隐丘最近身体抱恙,这样的状态下居然还下水去跟怪物决斗,他也真是不要命。隐修也不忍心再多责怪他,只是要他好好疗养。

看清楚了怪物之后,隐修等人也是同样的坐立不安。那只怪物实在是太强大了,若是让年轻力壮的人下水去,也未见得是那只怪物的对手,只怕到时候会失去更多的族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几位长老商议先将那片湖的湖水抽干,再生擒那只怪物,可是问题是,抽出来的水放到哪里呢。

就在众人为这个问题提出各自不同的见解时,那只怪物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了。首先遭受劫难的是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被那只怪物喝干了血。这个消息一传开,全族的人们都开始骚动,他们每天闭门在家不敢出来,就算是躲在家里,也是心惊胆战,寝食难安。

隐修带领了一些护卫者,在湖边进行包围。隐修往湖里丢了几颗像炸弹一样的东西,那只怪物终于无地可呆了,它冲到了岸上,开始于隐雪洞族的人们进行正面的决斗。几番战斗下来,双方势均力敌,隐住这时呆不住了,他径直飞向那只怪物,抓住它的两只耳朵,隐圣和隐宏也飞到那只怪物的身后,擒住它的尾巴,隐空一个箭步飞了上去,用剑狠狠的刺向了它的腹部,同时,后面的护卫军一同冲了上去,用一张很大的网将那只怪物网住,经过一番挣扎,最后那只怪物没有劲了,也就停歇了下来。

这时候,族人才纷纷走出家门,围在一旁仔细的观察这只怪物,只见这只怪物在不停的呻吟,就在大家对要如何处置这只怪物议论纷纷的时候,这只怪物突然仰天长啸一声,随后,就炸开了,待人们回过神来,地上只剩下一滩血。

看到怪物真的被处置了之后,人们这才放下心来。

隐修命人将这整个湖全部清理搜查一遍,看是否还有别的不明怪物。

那晚,族人都加入了狂欢,庆祝大家又逃过了一难,隐雪洞的生活终于又能恢复平静了。

这天晚上,当隐修正同众人在狂欢之时,家里的一个下人忙跑来找隐修说大事不好了,这个人正是管家。

“怎么了管家,怎么这样行色匆匆的?”隐修连忙问道。

“不好了,是少爷他,他?”

“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看到管家满面愁容,隐修的心里略有些不安。

“您快回去看看吧,少爷他快不行了。”

“什么?”管家的一席话对隐修来说犹如是晴天霹雳,隐修和妻子这么多年来,就只有这个唯一的儿子,他是全家人的希望,也是全家人的寄托,前些天还健健康康的,怎么这会突然就这样了?隐修急匆匆的赶回了家,此时,他的妻子已经是哭得没个人样了。

“怎么了,夫人?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啊?”隐修问了一句后,便连忙赶到儿子的床前。此时,他的儿子已经满脸苍白,唇部发紫,已经不能说话了,儿子这么多年潜心修道,不曾成家,如今竟就要这样离开这对年迈的父母,隐修看着儿子,心中不免心疼万分,其他几位长老听说了这个消息后,也都纷纷的赶了过来。

任隐修的妻子如何呼唤,他们的儿子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几个小时后,他便驾鹤西去了,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么能叫隐修和妻子不伤心呢,隐修的妻子虞氏已经哭晕了过去,隐修忙让人将虞氏扶到了内室休息。

安葬之事第二天就开始办了,妻子已经这样了,身为一族之长,他可不能再垮了下去,他独自去儿子的房间将他的东西都收拾了一遍,有些东西留了下来,其东西便都烧给他了,也盼他能在另一个空间里,过的安好。

自儿子离去后,他的妻子整日整日的发呆,情绪非常的差,也很抑郁,其他族人都来安慰族长妇人,但未见起色,隐修也不知能为夫人做点什么。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