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首席的腹黑新娘在线阅读
会员

亿万首席的腹黑新娘

天草寒星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71.4万字

6.6分 20人评分

她是前世造了孽,才会遇见了这个男人——
一天到晚跟自己过不去,整天叨叨叨;明明就是个腹黑男,还装什么人品爆发户!
别对着她耍温柔玩霸道好吗?她又不是纯情小女人……
威逼利诱,挑衅玩暧昧,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好,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我就爱你!
但为什么你将温柔与爱情瞬间抽离,到头来全是一场精心演绎的欺骗?
再遇见——
求别说你爱我,我都已经不喜欢你了,所以我的首席,听清楚:床伴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读者可加群:298554155,进行讨论,拍砖!敲门金手指:任何一本书中的一个人物名字

版权:云起书院

目录

第1章 遇见冤家

青山集团,全球具有象征意义的影视公司之一,本土贵圈最牛逼的一个公司。

黎然已经跟着旋转门傻乎乎地转了好几分钟,保安一直挡着不让她趁机混进会场,并且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瞧,青山集团的保安都是这么傲娇!

“小姐,如果您是应邀的记者,请您出示邀请函和记者证件。而且请不要挡在门口,影响我们客人通行。”他这句话已经说了不下五遍。

黎然也已经坑了不下十次的包了,左翻右掏的,结果不仅没有找到邀请函,而且发现自己的记者证也不再脖子上了。

更要命的是,唯一见过她邀请函和记者证的男神竟然还不接电话!

可恶,她已经焦躁到想爆粗口!

保安已经严重警告她三次,自己再跟木头一样挡人家路,估计会被扔出去吧!

正当所有人都用“好没素质的女生”这样的眼神看着门口的黎然,她的手机奇迹般地震动了,几乎是用魔法般的神手速接听了电话,“喂,嘉浚啊,有没有看到我的邀请函和记者证啊!”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呢,黎贵人!”刘嘉浚看着桌上的邀请函和记者证真是哭笑不得,“在哪里?”

“在青山集团,我在门口等你,快点。”黎然说完立马挂断了电话,免的这小子之后会反悔。

如此熟悉的四个字,刘嘉浚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拿起桌上的邀请函,打开一看,果真是夏家的青山影视。

难道注定跟夏家要剪不断理还乱?

叹了一口气,刘嘉浚还是咬牙骑上了自己的“宝马”向青山集团奔过去。

黎然总算是离开了旋转门,靠在玻璃墙上,背后是滚烫的热浪,让她更加坐立不安。

二十分钟后,她终于看见了刘嘉浚,说真的,一个一米八三的大男人骑着一头小绵羊还真的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刚想冲过去,便看见对面一辆黑色宾利商务车直向嘉浚撞过去……

黎然双眼条件反射闭上,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然后便听见金属刮擦声,还有车子倒地稀里哗啦的声音。

嘉浚……

紧闭的双目始终不敢睁开,直到刘嘉浚的声音出现在她的头顶,“喂!”

黎然迅速放下手睁开眼睛,看见嘉浚毫发无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半条命都被吓没了。”

“我看你也没死啊。”

话音刚落,黎然的高跟已经在刘嘉浚的脚趾上了。

这姑娘狠起来,还真是不留情面,这脚趾头被她踩的都快粉碎性骨折了,“喂喂,温柔点成吗?泼妇,谁娶你谁下半辈子就是三等残废!”

“喂,你……”

黎然正准备反驳,不想略显嫉妒更带着不爽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刘嘉浚,好久不见。”

穿过嘉浚的肩膀,便看见那张看上去一分钟闷不出一句话的脸。

似乎是熟人,但是嘉浚的脸色却立刻变的难看,他都没有回头,只是暗暗地拉住了黎然的手。

她能感觉到嘉浚对这个男人的畏惧,甚至是恐惧。他的双手霎时冰冷。

为什么嘉浚会如此忌惮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身后便是那辆要人命的宾利,他刚刚究竟有什么意图?

好奇油然而起,肚子里已经一堆的问题。

黎然将自己的小手从嘉浚的手掌内抽出,向前走去,她能余光瞥见嘉浚看向了自己,但是她无法看清嘉浚是什么样的神情。

黎然走到那个男人的面前,傲慢地昂起头,看着他,扫视他全身之后,讥笑道:“不聋不瞎不残不哑,四肢健全,五官端正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一时间她以为自己在演独角戏,因为在她说完的一分钟内,她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还是盯着那个略显颓废的背影,带着满口的不屑,“哼,你现在竟然已经沦落到要一个女人为你出头?”

他是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还是他真的是太在乎刘嘉浚了?

实在无法接受被无视的感觉,黎然一掌拍在他的心脏地带,“跟你说话呢,别这么目中无人!”

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富二代,吃爹妈的饭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有多吸引人,有多让人崇拜,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啃老族而已!

“你是他什么人,管这么多?”因为这一掌实在让他胸口的伤又加重了几分,他迫使自己看向了眼前的女人。

因为伤口疼的厉害,他紧皱眉头看着这个素面朝天的女人。

黎然见他一副眉头紧蹙,很不耐烦的样子还以为他因为自己刚刚那一掌颇为生气,又嘲弄道,“人品有够低档次了,还小气,还怎么跟你做朋友啊土豪……”

男人白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

黎然还想说话,刘嘉浚忽然冲上来,拉着黎然道,“算了,你快进去吧,我还得回去开店呢。”

嘉浚的委屈,还有这个男人的目中无人已经触怒了黎然那根正义感的神经!

黎然甩开刘嘉浚,她是记者,是可以曝光一切违法和违道德的事情的。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你只要清楚我是一名记者就行了。”黎然才不怕恶势力。

“记者?”男人玩味地重复这两个字,哼笑了两声,低头直勾勾看着黎然。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还满不在乎,现在她竟然也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上布满了危险的雾霾。

“记者又怎样,我夏成泽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在新闻界永远没得玩。”

这话说的,这世界就像是他创造的一样。

他是神,他就可以玩弄一切可玩弄的人。

“不关她的事。”嘉浚将黎然挡在身后,不准黎然再向前一步。

虽然黎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恩怨,但她明白,嘉浚踏出这一步是废了很大的勇气。

黎然自然是趁机逃出了夏成泽的包围,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以至于看着他的眼睛,黎然都要深陷进去。

夏成泽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后面的黎然,像似在确定确实有这个女人存在,然后才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刘嘉浚的脸上,“你保护她?”

嘉浚想着以什么样的说辞可以让夏成泽不牵扯到黎然。

可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夏成泽已经用力推开刘嘉浚,将黎然扯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凑近她的鼻尖,吸食她的味道,她就跟受惊的白兔一样拼命保持跟老虎的距离,可是他的鼻息将她心里弄的痒痒的,而小脸早已火辣辣的。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腿都软了。

被老虎抓住的小白兔还有逃脱的可能吗?

刘嘉浚想要制止夏成泽,却在他们之间横出一个人影,一直站在夏成泽身后,一声不吭的男人挡住了刘嘉浚的去路。

看见刘嘉浚焦急的一次次被柏宇推到在地上,黎然的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你想怎样?”她不想受制于这个男人,更无法接受嘉浚现在的落魄。

男人低着头,眼神闪烁地看着她,从头到脚,丝毫不拉,然后微微一笑,“我想怎样视乎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刘嘉浚已经被那个该死的保镖打的跪在了地上。

“我有让你说话吗?”夏成泽扫视了一眼刘嘉浚,指尖从黎然的脸颊划过,轻挑起她倔强的下巴,他的眼又回到了女人的身上,但是却跟刘嘉浚说话,“你这么迫不及待想撇清你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只会让我觉得你真的很在乎很在乎这个女人。”

刘嘉浚双手撑地,乞求道,“放过她,我求你!”

“求我?”夏成泽很惊讶能从他这个自傲的弟弟嘴里听到这两个字,“太不可思议了,堂堂青山影视正牌继承人,现在求我这个私生子,好搞笑啊!”嘴里说着违心的话,嘴角却勾勒出胜利的笑容。

“大哥,你想怎么对付我都行,可黎然和夏家没有一点关系。放她走。”他以为只是送个记者证不会出问题,可到头来他和这个大哥却是有缘千里能相会。

夏成泽哼笑了两声,随即却变了样,眼神就如来自地狱一般,放开黎然,弯身以便直视远处的刘嘉浚,“你越是喜欢的,越舍不得的,越保护的,我就越想毁掉!”

他说完,便支起身子,将黎然抱在怀里,轻声在她耳边道,“大记者,让你选,你是要保护自己还是要留刘嘉浚的命?”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