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在线阅读
会员

农门贵女

懒人闲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45.9万字

7.5分 28人评分

【这是一个正值风华正茂的现代女意外跌入了古代的穷乡僻壤的老套穿越剧】
穿越人士所拥优势,一点不占。
穿越不知是何朝代,一穷二白。
穿越坑爹难觅良人,苦不堪言。
唯有想法致富发财,苦尽甘来!
养鸡、养鸭、放牛、放羊、样样不会。
坑蒙、拐骗、烧杀、抢掠、样样在行!
苏牧锦旁白:诸位,莫要看我本性无良,其实偶尔有些小善良。
谁说只有在现代才能活的风生水起,这不,变身古代女,照样过得有滋有味!
只是,如果身边能少了某个虎视眈眈的人,苏牧锦想,生活那会更圆满!
只是,这可能吗?当然,答案是不。
————————不可缺少的小段子分割线————————
【眼缘篇】:
“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苏牧锦望着对面的男子道,“虽然你各方面挺好。”
男子挑眉一笑,“此话何解?”
“你家世好。”指不定家里有些什么烦人的三姑六婆。
“你长相也好。”一看就是四处招蜂引蝶的麻烦型。
“薄唇性感,身材高大。”其实看上去薄情又滥情易伤女人心。
“你还很有头脑。”其实阴险狡诈抠门骚包到了极点。
总之一句话——肯定是个祸害。
男人笑着,笑意未达眼底,“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苏牧锦轻叹一声,深沉道:“其实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觉得眼缘不够,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世界有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
“女人,你不要太过分!”

【非礼篇】:
“锦儿,我今天生日?”男人紧跟在苏牧锦的身后,不停的提醒着她。
“所以呢?”苏牧锦眉头微皱,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还要黏着她几年。
“我要礼物。”男人邪魅的嘴角微微上扬。
“好——”苏牧锦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忽的抬起拳头,对着那人的俊脸砸了过去!
挥过去的粉拳被他轻而易举地截住,他将人往怀中一带,他修长的食指轻划过她的面颊,挑起她的下颌,“此礼果然特别,我也回你一礼如何?”
“什么礼?”苏牧锦咬牙。
“来而不往非礼也,当然是......”顿了顿,而后俯身在她耳畔道,“非礼你!”
言罢,张口咬上那粉嫩的耳垂。
“变态,松口!来人啊,非礼了!”
后记:所谓的猿粪不是在合适的时间遇见合适的人,而是在倒霉的时候刚好踩了一脚狗屎,苏牧锦不就是一不小心踩到了别人梦寐以求的猿粪,自此让她搭上了水深火热的猿粪列车,喜是良缘终成。
本文一对一,伪种田,经商文,质量保证,内容虚构,喜欢的请支持!
☆☆☆☆☆☆★★★★★★◇◇◇◇◇◇◆◆◆◆◆◆
推荐好友新文:
《至尊邪后》:http://www.xxsy.net/info/553003.html
《毒“夫”难驯》:http://www.xxsy.net/info/544865.html
《鬼王嗜宠:商门煞妃》:http://www.xxsy.net/info/550885.html
《慕少追妻,蚀骨缠婚》:http://www.xxsy.net/info/550236.html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初临异世噩梦不断

“救命,救命……”破旧的房间内传来声声呓语,像是陷入了梦魇无法摆脱一般。

苏牧锦突地一个惊醒坐了起来,手使劲的揪着胸前的旧棉被,额头上的头发巴巴的贴在脸上,还有几滴汗水顺着发梢滴落在被子上,这段时间她一直在重复的做着这个不属于她的噩梦,一到夜晚就是如此,让本就瘦弱的身体也越发的虚了。

梦里的四周看得不是很清楚,苏牧锦只知道那是一个似自己,又似别人的女子处在一个自己不知的地方,突然脖子后面伸出了一双手使劲的掐着她,只因是背对着的,却看不清身后的人长什么样子,苏牧锦觉得那一刻所有的痛苦都感同身受般的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也许是那女子求生的意识太过于强烈,竟挣开了那双魔爪,待她回转过头就要看清楚那凶手是谁时,倏地突然转到了另外的一个场景。

熊熊大火放肆不停的燃烧摧毁周遭的一切,一个中年男人死命的拼着命在把自己往安全的地方推,从而忽略了头顶上承受不住重力支撑的顶梁,苏牧锦在一边着急的想要喊出小心二字,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男人被顶梁砸住,却怎么也起不来,苏牧锦想要伸手去拉他,却始终动弹不得,苏牧锦知道,这就是前些时间所发生的事。

苏牧锦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陌生而又熟悉的环境,只有摇头苦笑,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差不多快一个月了,却还是没有适应突如其来的变化。脑子里还残留着几许原来的这个身体里的记忆,不知道是前身执念太深还是有莫大的隐情在其中,每晚的噩梦不断,心口到这会似乎都还在疼痛不止,时刻在提醒着苏牧锦这是活在别人的身体里。

门被轻轻的推开,苏牧锦有些怔然的看着进屋的人,几乎每个晚上这具身体的母亲都会被自己的梦语给惊醒,然后就会默默的过来抱着自己哭,从最初的手足无措到现在的熟悉,苏牧锦似乎真的已经认命了,原来的世界是真的回不去了。

有时苏牧锦在想,前世的生活会不会就是那繁华的南柯一梦,终究还是不属于自己呢?

苏牧锦轻轻的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

“锦儿,又做噩梦了吗!”宋宁有些担忧的问道,进门就点燃了桌上的蜡烛,顿时整间房都有了一丝光亮,宋宁走到了床前,脱掉了鞋子也躺到了床上紧紧的抱着苏牧锦。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自己这闺女好像是傻了一样,整天都不说一句话,有时眼睛里似乎透露的是陌生的眼神,这让宋宁越发的焦心了,已经失去了丈夫,万不能再失去一个女儿了,看着她一天天的憔悴下去,宋宁不得不紧紧的看着苏牧锦,就怕她有什么想不开的。

“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锦儿不去和你赵全哥哥告个别吗?”宋宁低低的在苏牧锦的耳边说着,声音中有说不出的悲凉,这个家现如今却是要易主了,唉!

苏牧锦没有出声,任由宋宁抱着,其实她也不知道说什么,该怎么去安慰这具身体的母亲,对于以前的事,苏牧锦知道的也并不多,也不敢贸然的应答,只是双手突然用力的握着宋宁的手,似乎在传递给她力量。

“丫头别担心,这一切都过去了!”宋宁有些激动,这孩子总算有点反应了,比起之前的不言不语,能有这样的举动也实属难得。“睡觉吧,娘就在这陪着你的,不害怕啊!”

“娘,你怪过女儿吗?”苏牧锦突然开口朝宋宁问道,她想要确定一下外面的谣传是否对宋宁有影响,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爹是不是自己害死的,但是现在这个家要抵押给别人了,这与自己有关是不争的事实。

宋宁有一刻的怔住,没想到自己闺女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无论外边怎么说自己的闺女,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那场大火的制造者呢,别人或许不懂,可是自己就是非常相信自己的孩子,没有一丝的怀疑,只是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问她,这孩子也是决口不提,也只是以为是吓住了。

“你永远是娘的孩子,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呢!”宋宁定定的看着苏牧锦,语气很温柔,抛开目前一切的困境,家里已经够乱的了,断不能让自己的子女也跟着担惊受怕的,也许是做母亲的关心不够,才会让自己的女儿的有这样的心里负担。

“可是爹确实是因为女儿才……”苏牧锦没有接着说下去,她知道宋宁现在的精神压力也大,只是自己初来乍到这个与前世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什么都要小心谨慎一些,所以自己才会选择到今天才和这具身体的娘说话,没有人是傻子,养了十几年的孩子会在一夕之间变得陌生。

如果开口的结果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目的,苏牧锦是断然不会开口的,也许这样显得有些多疑了,但人心难测这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自己在前世并不是没有在这方面吃过亏。

“谁又能保证这世上没有意外发生呢,你爹要是还在世,也不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宋宁的话语中带着哽咽,她不能想象自己当初是怎么挺过来的,就是摩肩接踵的困境也不曾压垮自己,只是听到自己女儿的话时,心里却止不住的悲伤,这以后的日子她是真的不敢想,唉!

苏牧锦其实也有些意外,原以为宋宁心里多少会有些埋怨自己的,因为据她的了解,在这个破天荒的年代,一个家里要少了男人,就等于没有任何的支撑力量,连生活都不知道要怎么去维持。

“娘,过去的已经过去,以后女儿会代替爹好好的照顾您,所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苏牧锦坚定的说道,不管怎么样,生活总是需要自己去创造的。

也许习惯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苏牧锦想,就这么短短的二十多天里,已经彻底的把以后的生活都归纳到了这么个异时空,这算是体现了自己的适应能力强吗?

“好,我的女儿一直都是这么的有想法,娘很欣慰,以后只求锦儿能有个好归宿,也不枉你爹生前那么疼你了。”宋宁感叹了这么一句,手轻轻的如同抚摸猫儿一般温柔的抚着苏牧锦的头,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就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只是经历了这么一次事后,以后的婆家怕是有点难找啊,所以这才稍加安慰自己这女儿,看着她现在的性子到底是越发的沉寂了,也不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