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结良缘在线阅读
会员

嫡结良缘

莫风流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137万字

7.8分 103人评分

前世,平凡孤女,孤单一人亦能悠然度日。
今生,豪门贵女,亲族成群却是步步惊心。
当现代小律师卷入古代大宅门,偌大苏府,又有谁扶她护她?

祖母?子孙满堂,只求家族荣耀。
父亲?血浓于水,不敌心头一好。
继母?明哲保身,怎管幼女孱弱。
姨娘?鸠占鹊巢,只把权柄大握。

心思各异,阴谋重重!
怎么办?
她只能斗姨娘、扶主母、正其父、耀门楣……
拼出一段锦绣良缘,繁华一生!

PS:坑品保证,有始有终!

推荐:
完结文:《庶香门第》http://www.xxsy.net/info/483409.html
《煞妃狠彪悍》http://www.xxsy.net/info/433432.html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消息

苏蓉卿的心像是被人揪住了,透不过气来,冷寒的秋风打在脸上,寒意直透心底。

眼前的路似乎没有尽头,她停不下只有拼了命的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呼呼的喘着气,身体就像是一个破败的风箱,哧哧的漏着风。

终于,她在一个深红色如意门前停了下来,门应声而开,她再次奔跑起来。

她进了一个四合院,院中有一棵粗壮的槐树,在一枝伸展出来的树干上,拴着一个秋千,那秋千正随风轻轻摇动,像是正向她招着手……

砰的一声,雕着喜鹊登梅缠枝花纹的房门被她推开。

房间里光线昏暗,她什么都看不清,却熟练的绕过一扇画着残春落花的隔扇。

随即额头一痛,撞上了什么东西。

她抬头看去。

眼前,一双褐红色绣着粉白梨花的绣花鞋,正悬空着轻轻晃动。

蓉卿惊叫一声猛地睁开眼睛。

桔红的日光自窗棂中射了进来,斑驳的红线轻灵的舞动着,耳边依旧是庵中木鱼声声不歇。

又是这个梦!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剧情,已经连续半年出现在她的梦里,梦中的景象异常真实,那个女人那双鞋……她没有半点头绪,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难道和她有关,或者是给她什么暗示?

她烦躁的掀开被子,赤脚落在冰凉地上,又走到桌前提起茶盅,摇了摇却发现茶壶中空空如也。

“八小姐。”房门被人推开,明兰端着铜盆走了进来,“方才缘慈师太来过了,说今天庵里有贵客来,让我们不要去前面,免得惊了客人。”说完将盆放在架子上,转过身来,发现蓉卿光着脚站在地上,她一惊忙过来扶住蓉卿,“您身体还没好呢,怎么赤着脚!”

“我没事。”蓉卿任由她拉着坐在床上,“是什么人来,这么大阵仗?”

明兰蹲下来帮蓉卿穿袜子,边摇着头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庵里的几位大师都去了……”她说着有些愤愤不平的道,“竟让我们不要去前面,在永平府,谁家比得上苏府!”

她们小姐可是平恩伯府的嫡小姐,在永平府谁能越的过小姐去。

“说这些做什么。”蓉卿冷声说完,明兰忙垂下头,“奴婢错了。”

身份高贵又如何,还不是被弃在深山庵庙中,现在对于她们来说,身份才是最大的累赘。

蓉卿说着站了起来,将放在床上的一件有些褪色的葱绿夹袄穿上,袄子的袖口已有些破损,寒酸的缩在手腕上,明兰看着一阵心疼:“小姐的衣服又短了。”

不是衣服短了,是她的个子长了。

才十三岁,正是长身体的年纪!

明兰看着蓉卿,清瘦的瓜子脸,柳眉杏眼如水般清澈,鼻梁秀挺菱唇微翘,微笑时腮边的两个梨涡透着一丝俏皮,此时正低头系着盘扣,一截雪白的玉颈在淡绿的领口若隐若现,宛若初春树梢上盛开的梨花,摇摇欲坠我见尤怜。

她看着发愣,叹着气怜惜的道:“小姐,您又瘦了!”每日青菜豆腐,她们还好,就是苦了小姐,病了半年还日日跟着她们吃这些东西。

“瘦点好。”蓉卿笑着推开窗户,神清气爽的看着远处竹林美景,她到是觉得这里很好,依山伴水鸟语花香,每日清闲度日,比起她前世为生计奔波的日子,实在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明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也就是小姐心态好,若是换作旁的人,在这里一住半年,哪里能受的了。

“小姐。”忽然,虚掩着的房门被人推开,明期风尘仆仆的进了门,明兰一见她回来,立刻笑着道,“我正担心你呢,路上还顺利吧?”说完,过去接了明期手里提着的包袱。

“挺顺利的。”明期一进门目光便落在蓉卿身上,蹲身福了福,“八小姐。”

“累了吧。”蓉卿转头过来,见明期脸上满是湿漉漉的晨雾水汽,便道,“有话待会儿再说,先去梳洗梳洗。”明期几天前回了永平府,说好今天早上上山的。

明期看着蓉卿迫不及待的要开口,明兰见她神色不对,忙拉着她道:“还是听小姐的,先去梳洗一下,换件衣服去。”朝明期打着眼色。

明期怔了怔,没有坚持垂着头出了门。

待蓉卿就着冷粥吃了个馒头后,明期跟着明兰后面回来,两个人都是垂头丧气的,尤其是明兰眼睛还红红的。

“赶了几天的路,快吃早饭。”蓉卿只当没看见,招着手让两人坐下,明兰和明期互看一眼坐了下来,默默的喝着粥。

明期终于忍不住,放了碗筷,砰的一声在蓉卿面前跪了下来。

蓉卿一怔:“这是怎么了!”明期低着头满脸的愧疚,明兰更是嘤嘤的哭了起来。

蓉卿眉头打了个结,不悦道:“好好说话,哭什么。”明期胡乱的擦着眼泪,担忧的看着蓉卿,“小姐……奴婢说出来,您可不要伤心啊。”

伤心什么?

是太夫人过世了,还是她的父亲苏茂源没了?

蓉卿平静的点了点头。

“是孔家……”明期说着,小小的拳头攥成了一团,愤愤不平的道,“孔家可能要退亲了。”

“退亲?”孔家就是苏蓉卿母亲周氏,在世时给她定的亲事,说好待她及笄时便成亲,如今还差两年,到是没有想到孔家这么迫不及待的退婚了。

果真是落井下石。

“嗯,知道了。”蓉卿语气淡淡的,脸上也没有明期所预想的悲痛欲绝,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蓉卿道,“小姐,您不伤心?”

蓉卿笑笑:“伤心有用?”半年前,苏蓉卿因病不治,被送到九莲庵来养病,说好待病好了就接她回去,可是,三个月前缘慈师太就朝府里递了信,说她已是痊愈,可府里却没有半点接她回去的意思。

事情已经很明白,苏府已不想将她这个尴尬的嫡女接回府里……

现在又被孔府退亲,她的名誉必定受损,将来再谈婚事又难上一层,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孔家的婚事是她们回府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