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田农妇很可餐在线阅读
会员

甜田农妇很可餐

涩涩小姐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68.6万字

8.3分 1555人评分

成亲当日,新娘半路跟着别的男人跑了,众人都等着看他笑话。她却一身嫁衣,上了他的花轿。倾城之貌,众人羡煞。
公婆吝啬贪财,兄嫂尖酸刻薄,财主刻意刁难,何妨?有夫如此,妻复何求?
白手起家,一遭致富。
逃嫁新娘想吃回头草?
她笑:“不好意思,农药已打,想死趁早。”
各方亲戚上门打秋风?
他笑:“媳妇有旨,慢走不送。”
“我只知道,与我拜堂成亲的是你,我疼着爱着的也是你,其他的什么,我都不在乎。”
“我既然已经嫁给了你,本该与你同甘共苦,你疼我爱我,我便知足。”
大嫂污蔑:长得就是一副狐媚样子,专门勾引男人,一看便知道不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女子,谁知道是不是被人用烂了的破鞋。
她却道:照这个说法,以大嫂的容貌,一定是世上最清白的良家女子了。
二嫂忠告:都说男人一有钱就变坏,你家那口子你可得看紧点儿。
她轻笑:我宁愿相信母猪能下蛋都不信他会对我变心。
她问道:相公你会一直这样宠我爱我事事顺着我吗?
他宠溺道:娘子请下旨,若是抗旨不尊,就地正法。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穿上了嫁衣就是新娘

安乐动了动手指,缓缓睁开双眼,这是哪儿?郁郁葱葱的树林,点点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叶洒落下来,几只小鸟在头顶叽叽喳喳。

她怎么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她以为她已经死了,被她的未婚夫常子清亲手掐死了。可醒来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难不成常子清还将她曝尸荒野了?

想到常子清,心便开始撕裂般的疼痛,她不禁握紧了双拳,指甲嵌入了肉里也似乎没有知觉,她死心塌地的爱他,他却只是为了她的万贯家财,一旦得到,便迫不及待的将她杀了。

“呵,老天待我还是不薄,竟没让我被他弄死。”安乐自嘲般的冷笑一声,脖子上还留着被掐出的淤青,手指轻轻触碰便疼的不行。

安乐撑着身子站了起来,环顾起四周的环境,除了树就是树,安乐一阵头疼,她从小就是路痴,这是要她往哪儿走?

没办法只有拖着疲累的身子随便按着一个方向走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看到了炊烟,心中大喜,她的运气也太好了吧,随便一个方向就能找到人家。

连忙加快了脚步向那一缕炊烟走去,好不容易看到了一处又一处的房舍,安乐却突然不动了。

这房子未免也太破了点吧,大都是那种老旧的瓦房,竟然还有泥墙草顶的茅草屋?

现在农村不是都建楼房了吗?这什么村庄竟然穷成这样!

安乐正愣神之际,便听到不远处传来说话声。

“听说南城那小子今天成亲,娶得是郑家的小女儿郑青青,真不知道他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郑青青可是咱们这儿最漂亮的姑娘。”

“哼,要不是从小就定了亲,他哪能这么好运?”

另一个声音却不屑的响起:“好运?他也得享得起!”

“哦?此话怎讲?”另外两个人来了兴趣。

“哼,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哎,南争你别掉咱们胃口啊,你是他哥,你肯定知道什么对不对?”

安乐也没兴趣管谁娶亲,她只想知道哪里有公路,哪里可以打到车?她要回家。

她准备直接上前去问,可走了两步,她却生生的愣在了那儿。

他们这穿的什么衣服?古装?大男人干嘛把头发留那么长?安乐连忙环顾四周,似乎没有摄像机。

一个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她难道,穿了?安乐顿时一个激灵。

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一条时下最流行韩式超短裙,头发松松的挽起,露出白皙的脖颈,如果这样一身打扮出现在一群古人面前……

她简直不敢想象后果,她会不会立即被当做一个荡妇浸猪笼啊?安乐正想要赶紧闪身的时候。便听见身后一声尖锐的女声:“天啊,这谁家的姑娘,竟如此不知廉耻!”

安乐惊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怎么办?跑?

但是不远处正在议论的三个男人听到动静也转过了身来,他们可是正对着她啊!

她该遮哪儿?突然想到电视里看到的扫黄现场,废话,遮脸!

安乐双手连忙遮住秀气的脸蛋,飞快的往树林里跑去。明黄色的裙摆在风中荡起一个美丽的弧度。

“哎,还敢跑?你们愣着干嘛,快追啊。”那个妇人尖着嗓子喊道。

但那三个男人却置若罔闻,愣愣的看着那双白皙修长的腿向远处奔去,鼻血都流出来了,待回过神来,哪儿还有那女子的身影。

安乐一路乱闯,尽往偏僻的地方跑。生怕再遇到什么人,她刚死里逃生,可不想刚活过来就被当成荡妇浸猪笼。

可她到哪儿去找衣服呢?心中不免气恼,她今天为什么要穿短裙啊。

终于没了力气,她才渐渐停了下来,靠着一个树干坐了下来,喘着粗气,可能是气喘的太急,原本受伤的脖子这时候每喘一次就撕裂般的疼痛。

安乐难受的不行,倒在地上,半闭着眼睛。豆大的汗珠从额上冒了出来。

突然感觉一个软软湿湿的东西似乎在舔舐她额上的汗珠,安乐疑惑的睁开双眼,却见一只毛茸茸小老虎正与她两眼相对,安乐“啊”的一声,弹坐起来,吓得不轻,惊惧的看着那只老虎。

她不会这么倒霉吧,刚逃过浸猪笼,就要被野兽吃掉?

那只小老虎似乎发现自己吓到了她,讨好似的往安乐的腿上蹭了蹭。

安乐愣了愣,它似乎对她并没有什么恶意,反而乖巧的很,而且这只是一只小老虎,应该不会很凶残吧,心安了些许。

试探的伸出手,小老虎便欢快的跑过来蹭蹭她的手,又轻轻舔了舔,湿湿痒痒的感觉,安乐被逗得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人一虎便已打成一片。

安乐心情虽好了不少,可嗓子那里还是生疼生疼的,不适的轻咳了几声,那小老虎像有灵性似的,用嘴轻轻扯了扯安乐的裙子。

安乐却“啪”的一声拍到小老虎的脑袋上:“流氓,你是公的对不对?”

小老虎满头黑线,眼中净是鄙夷,好像在说:我才不稀罕你这种货色。

安乐气的不行,她怎么说也是公认的大美女好不好,这老虎竟然这么看不起她。

不过转念一想,老虎的审美观怎么会和人的一样呢,它一定觉得脸上毛茸茸的才好看,于是心中又舒坦了几分。

轻拍小老虎的头:“算了,不和你计较了。”

小老虎却往前跑去,安乐连忙道:“哎,你别那么小气嘛,我都没和你计较,你还生气了?”

小老虎又调转方向跑道安乐跟前,然后又往前跑去,似乎在示意她往前走。

安乐明白了几分,将信将疑的跟着小老虎往前走。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汪清泉便出现在眼前,安乐眼前一亮,原来小老虎是意识到她嗓子不舒服,特意带她来解渴的,安乐感激的看了一眼小老虎,便蹲在河边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山间的清泉果然不一样,又凉又甜,嗓子顿时舒服了不少。

小老虎见安乐喝的差不多了,又轻轻扯了扯安乐的裙子,再次往前跑去,安乐已经十分信任这只小老虎了,不疑有他,直接跟着它跑了起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