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倾城之女相为后在线阅读
会员

绝色倾城之女相为后

云中晚歌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81.9万字

9.9分 67人评分

本文女扮男装,女强男强,强强联合,爽文无虐,宠溺无边。
*
金夏国自立国以来便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凤家有女,必为后。可如果这凤家生不出女儿呢?
凤倾,二十一世纪叱咤风云,江湖上人称毒仙子,医毒双修无人能及,却不想遭仇家陷害,一朝穿越成金夏国镇国大将军第三子、声名狼藉的草包三少凤倾。无语地看着平坦如飞机场一般的胸口,某女仰天长啸:“老子是女人啊!”
*
她是京城声名狼藉的少爷,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他是皇宫娇娇弱弱的绝美皇子,自幼多疾,身娇体弱,宫闱深深饱受欺凌。当痞子遇上王子,是同情?是怜悯?亦或者…

她是魔一样的罗刹宫宫主,腹黑冷酷,嗜血无情,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他是仙一般的流仙阁阁主,仙姿飘渺,姿容无双,引无数美女投怀送抱。当恶魔遇见天使,她不屑?她垂涎?她只想…
把他从天上狠狠地拽下来!
*
传言说:“罗刹宫宫主三头六臂,奇丑无比,嗜血如魔。”
某宫主:“老子明明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温柔似水!”
传言说:“流仙阁阁主仙姿飘渺,姿容无双,才倾天下。”
某宫主:“啊呸!那货明明就是一小白脸!除了脸白,心肝脾肺无处不黑!简直就是坏透了!”
某个坏透了的小白脸:“…”
传言说:“…”
某宫主:“传言果然都是坑爹的!”
某阁主无语望天:“这货更坑爹…”
*
某年某月某日:
“朕想娶凤家的女儿,凤爱卿怎么看?”
“回皇上,臣不是元芳,不怎么看。”
“嗯,元芳是谁?”空气中危险浮动。
“啊!臣的意思是说,凤家没有女儿可娶!”
危险更甚:“元芳是谁?”
汗滴滴:“呃,臣的大哥二哥皆新婚不久,相信定能为皇上生出女儿来的!”
“元芳是谁?”
咬牙,豁出去了!“大不了臣这就回家成婚纳妾,十六年后恭候皇上前来迎娶臣的女儿!”
“和谁成婚?元芳?朕立即杀了他!”
“…”
*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真大灰狼和伪小白兔相亲相爱的故事,这也是真恶魔和伪天使斗智斗勇的“心酸血泪史”。当有一天,小白兔变身大灰狼,天使变恶魔,谁能告诉她,她该咋办?
夜黑风高,某女仰天长啸:“天将亡我!”当此时,一道惊雷划破长空。“艾玛,还是赶紧溜了吧吧吧…”
*
乱朝堂,定江山,游天下,且看奸佞权相和腹黑帝王笑傲苍穹,玩转天下!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凤三少

金夏国尚武十六年,夏。

都城金都。

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叫卖声此起彼伏。街道两侧,各类商铺、客栈、茶肆、酒楼鳞次栉比,一派繁华景象。

却在平地一声惊呼之下,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四下里逃窜,如同见鬼一般。卖鸡蛋的不要鸡蛋了,卖包子的恨不能把包子喂狗了,卖扫把的直接撂挑子……

总之一个个是跑得屁滚尿流,绝对地思想有多远,他们就跑多远,恨不能插上翅膀才好。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只有一句话:“凤三少来啦!”

望着前一秒钟还热闹非凡、却在下一秒空空如也的街道,传说中的凤三少无趣地摇一摇手中的折扇,水雾迷蒙的大眼睛含着无辜望天:“想不到本少的魅力一如既往地惊天地泣鬼神呀。”

少年银冠束发,一身潋滟紫袍,宽大的衣袖和下摆随着轻风荡漾,给人我欲乘风归去的错觉。狭长的凤眼,细细的眼尾微微上挑,眼波流转之间无限风流。

微微偏头,又自言自语道:“都躲起来了,本少还怎么寻花问柳!唉!”

身后跟着的两人听了这无比熟悉的话,淡定低头,嘴角……忍不住抽个不停!少爷每次都这样,一出门就嚷嚷着花姑娘花姑娘,结果搞得整个京城人心惶惶。

本来按照少爷的容貌身份和地位,别说花姑娘了,就是上至八十老太,下至三岁女孩,没有不被迷倒的。可自从第一个第二个色胆包天的女人被少爷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出现在少爷面前了。所以,每次少爷上街,之前那一幕总是要重演的。

唉,淡定,淡定啊!

“走吧!”凤三少收起折扇,既然大街上没有什么可玩的,还是早点去找绾绾小美人才是。

“是,少爷。”早已经熟知了主子的习惯,所以自然知道接下来这是要去哪里。

琴阁。

今日是金都有名的花魁大赛,几乎所有青楼都选派的各自的头牌前来竞争。比赛地点就定在金都最大的青楼——琴阁。

台上,莺莺燕燕使尽浑身解数博君笑;台下,文人骚客花花公子市井混混鱼蛇混杂。然——

“真是热闹啊!”带着点慵懒带着点惬意的调调凭空响起,整座琴阁顿时陷入一片死寂。短暂的沉默后,便是一阵鸡飞狗跳。

凤三少无辜地看着眨眼间逃窜的干干净净的大厅,后脑勺挂着无数黑线。果然啊,自己的魅力实在是……大得很哪!

不就是喜欢花姑娘嘛,至于见了他就跟见了鬼一样!“哼!”不屑冷哼,“本少风流倜傥,姿容无双,这帮庸脂俗粉竟然敢嫌弃本少!”

身后的二人继续淡定地头,继续……嘴角抽搐。少爷啊,貌似嫌弃您老人家的不光是庸脂俗粉吧,自从那日流光湖上传出您老男女通吃的……咳咳……绯闻之后,上至八十老翁,下至三岁稚童,见了您无不是绕道而行啊!

所有人都走了,就有人凸显了出来。琴阁的老鸨花娘顶着一脸死了爹娘的表情,不情不愿地走到凤三少跟前:“三少……”

“绾绾小美人呢?”凤三少才懒得理会花娘,直奔主题。

花娘撇嘴:“楼上。”话音方落,就感觉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再抬头,哪里还有凤三少的影子。

望着凤三少消失的楼梯口,花娘目露哀怨。

这整个金都的人都知道,镇国大将军凤元秋三子凤倾不学无术,每日游手好闲眠花宿柳,空有一副好皮囊……

想着世人给凤倾的评价,花娘笑得森然。不过是明珠蒙尘而已,便骗了天下。总有一日,这明珠是要大放异彩的吧。

只可惜了,花娘摸摸自己风韵犹存的脸,只恨没有晚生二十年。唉,红颜多薄命呀!于是,花娘夸张地扭着水蛇腰,小碎步挪走了。

“绾绾小美人,本少爷来啦!”直奔琴阁花魁白绾绾的房间,凤倾一脸淫色。“多日未见,想本少爷了没有?”

白绾绾生性寒凉,对凤倾的讨好充耳不闻。她一身素白纱裙,长发轻挽,窈窕的身姿如风间青竹,翦水瞳眸静静地望向窗外。

凤倾也不恼,很自然地来到白绾绾身边,手臂圈住她的纤腰。“绾绾小美人还是这么够味儿。”

说着,鼻子凑到白绾绾颈间,贪婪地吸了几口。“嗯!好香!”

白绾绾一巴掌拍开凤倾搁在腰间的手,向来无波无澜的冰眸里一闪而逝的淡淡无奈。少爷总是这样,捉弄人很好玩么?

掩去无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风倾,“流仙阁今夜将有所行动。”

当今大陆,三分天下,除去最南端的金夏国,往北是四季分明的皓月,再往北乃是处于极寒之地的冰国。另有两大势力凌驾于这三国之上,分别是罗刹宫和流仙阁。罗刹宫的势力主要分布在金夏国和皓月南部,而流仙阁则遍布冰国和皓月北部。

说起正事,凤倾立即收起玩世不恭,神色虽认真了不少,却邪气依旧。“既然流仙阁阁主大驾亲临,本少自是不能怠慢。”

“少爷准备怎么做?”破天荒的,白绾绾问了出来。

凤倾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然白牙,直叫人后背寒凉。“山人自有妙计。”

切,不说拉倒。白绾绾心里这么想着。

华灯初上,青楼楚馆纷纷热闹起来。

凤倾从白绾绾的房间走出,一身紫袍松松垮垮地看着有些个凌乱,脸上还荡漾着一抹绯色。不过见到他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凤家三少虽喜好流连花丛却从不懂得怜香惜玉,倒是对这琴阁的花魁白绾绾一往情深。

看着凤倾一脸的春色,用脚趾头也能猜到刚刚房间里都发生了什么。于是,男人们开始羡慕嫉妒恨。

那白绾绾虽是金都名伶,但多少男人愿意为了她一掷千金,只求佳人枕侧相伴一夜,无奈佳人冷若冰霜,唯独对这草包少爷倾心。

于是,金都盛传,白绾绾一朵鲜花可就插在了牛粪上。自然,这些话是见不得光的。要知道凤家权倾朝野,谁敢招惹?除非是傻子活腻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