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世子闲凉妃在线阅读
会员

腹黑世子闲凉妃

一剑倾安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20.1万字

7.5分 31人评分

那一日她喝下了母亲亲手送上的毒药,血染红了衣襟,滴下了一滴倩泪,看着那个满眼愧疚的女人轻声叹息“如有来生,只愿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和一个可以倾心的爱人!”
黄泉路上她没有看见幽魂,没有看见奈何桥的孟婆,也没有看见所谓的彼岸花,只有一块三生石。她在那里轻轻的刻上:求一良人,一座木屋,一壶清茶,一树桃花,陪我从青丝三千变成白发苍苍。
后来三生石开出了一道门,她走出去,走出了一场盛世繁华。
那个皓月国纳兰府的纨绔大小姐纳兰汐死了,那个一碗毒药送上黄泉路的浅言却活了。成了那个纳兰汐。
这个纳兰汐不再追着名满天下的九皇子跑了。
不再为了霓裳阁的一匹布和其他小姐争的头破血流了。
不再成天将纳兰府弄得鸡飞狗跳了。
不再在那红倚楼上丢人现眼了。
她每日只求一曲轻弹,一茶轻饮,一塌浅眠,就此平静终老。
怎奈那日春雨缠绵,往日那个陪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小丫头跪在那雨里,被那鞭子抽打着。
怎奈三里桃花因那高堂之上的帝王,一句戏言染满了鲜血。
怎奈那个成天唧唧歪歪的老头子为了救自己,剜下了自己了的心头肉。却只有一句“你能活下去就好!”
那一日纳兰府的旁系被逐出京都永生不得回归。
那一日她对着那个高堂之上的君王怒目而视“为君者,为的是天下苍生幸福安康,为的是太平永世。不知君王血洗这三里桃花林,是明君之为,还是昏君之为?”
那一日她从来到这个异世流下了第一滴泪,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老头子“放心吧,我会没事的,纳兰府的人从来不是好惹的!”
于是那一天红倚楼上那惊鸿一舞,她惊艳了世人
于是那一天皇家宴上她的那句“我不嫁不爱之人。”扬名天下。
于是那一天皇家密杀,她一身红衣竖立于纳兰府前,血战一晚,护了身后那一缕温情。
那一日皇家晚宴上他白衣灼华,入了她的眼。
那一日他执帕轻拭她的脸,近了她的身。
那一日桃花树下,他折一枝桃花插入她的碧发,进了她的心。
那一日他已重权在握,即将为王,却为了救她独闯敌人的牢狱,最后暗算身亡。她才知早已将他爱入骨髓。
她一步一叩一跪上玉山,血染红了千里路,只愿求得那隐世之人救他一命。
玉山之上她最终失血过多昏倒。这一睡便是一月。再次醒来他静坐在床前温润的看着她。
她喜极而泣“我就知道你不会死!”
他搂着她,心疼的为她拭泪“我是死了,但是我看见那三生石上,有一个笨女人写着:求一良人,一座木屋,一壶清茶,一树桃花,陪我从三千青丝走至白发苍苍。我又怎能忍受你的愿望落空!”
精彩赏析一
“你可知那一日,我看到你一身白衣,惊艳了我的眼,那支碧玉萧的音夺了我的魂,害得我日思夜想。”
“想什么?”男子挑眉问道。
“我在想,吾欲攻卿,做吾身下受,卿可愿否”话罢,女子巧颜笑嬉扑了上去。精彩赏析二
“看你白衣翩翩,一副佳公子之容,怎可做轻薄我这等流氓之事!”
男子眸中盛着化不开的暖意,看着对面那个瞪着自己,脸颊微红的女子,轻笑到“本公子可是只对你一个人流氓的好流氓。”精彩赏析三
女子看着床前那个男子,褪去了那紫金长袍和那王者之气,换回了那一身白衣灼华如初见时的温润如玉。不禁红了眼“如今你都快打下这江山为王了,还换回这一身白衣做甚?”
男子笑颜如花捏了捏女子的鼻子“你常说我是伪君子。如今我这伪君子想陪着美人找一个桃花源,弃了那万里山河,弃了那君临天下。不知姑娘可愿弃了那凤袍王冠,陪我一起粗茶淡饭。”
女子顿时泪如雨下“只要有你在身边,弃了那凤袍王冠。弃了一起君临天下又何方?”本文一对一,喜欢的友友们请点击观看,收藏,不甚感激。故事框架较大,发展的缓慢之处还望见谅。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如此也好

“呜呜呜……小姐您快醒来啊,别吓奴婢啊!”

“小姐,您不要死啊,老王爷知道您出事了会伤心死的!”

“小姐,都是奴婢不好。没有照顾好您,该死的是奴婢啊!”

神智刚清醒过来,浅言便听见一声声的啜泣声,听声音有一些稚嫩大概是还未成年的少女啼哭声,仔细一听有一些懵了,因为这声音非常陌生,从不曾听过。

随着疑问便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一身鹅黄色的古装跪在一边伤心的哭泣,还说着什么小姐,都是奴婢的错。闻声便可知伤心至极。

再看看四周,青纱罗帐,软木清香,屏风软塌,古玩宝玉,和挂着的水墨画。无论哪一处都散发着浓浓的古色古香。特别是屏风旁的那一盆并蒂牡丹开的特别的艳。房间布置的虽淡雅,但是身为从小游走在商场中的浅言,仔细一瞧便发现房间的物品都不是凡物。而就连那株并蒂牡丹都是稀有品种,一棵难求!

难道是演戏?这导演可真是大手笔!不过怎么没有摄影师?

“你是谁?”浅言揉了揉微疼的头,脑海里的疑问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乱,无奈只好对着跪在床边哭泣的女子问道。

“啊!小姐您醒了!还好您还活着,我是您的丫鬟翠微啊!”女子闻言立马抬起头来,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还有些稚嫩,红肿的双眼显示着曾经痛哭的事实。如果是演戏这演的也太过好了吧?

浅言坐起身来,半躺着,凝视着跪那个双眼红肿的女孩,看见她得知自己没事后,欣喜万分的表情怎么也不像作假。

一时间有一些蒙了,莫非脑海里自己走过的那黄泉路,三生石都是真的?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自己没有投胎,而是穿越了?电视剧里面才有的情节居然发生到自己身上了?浅言顿时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想罢虽然有一些不可置信,但也不得不装一下傻。

“啊?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故作柳眉微皱,一脸苦恼状。毕竟现在这是哪?什么都不知道。而且这还是古代特别重封建迷信,要是被当做鬼上身可不好!

听到这话,再看看自家小姐迷茫的样子,那个叫做翠微的小丫头一脸悲愤:“都是纳兰子蓉的错!她明知道小姐您压根不会诗赋,还将您骗去红倚楼说九皇子在那!最后害您被大家嘲笑!您表白也被九皇子拒绝,结果太于伤心,一不小心跌入湖中的!”翠微说到纳兰子蓉的时候咬牙切齿,十分的气愤。

“还有,九皇子怎么可以这样?明知道小姐您最喜欢他了,九皇子怎么可以当做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拒绝您!虽然九皇子确实很优秀,但是小姐您喜欢了九皇子这么多年,人所皆知,他到最后对您这么残忍,奴婢真为您感到不值!”

浅言看着越说越激动的翠微揉了揉头,大概算是知道了!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爱慕那个九皇子,而恐怕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什么都不会,所以九皇子压根都看不上。但是女子太过于痴心所以才中了那个叫纳兰子蓉的计,恐怕当时也不仅仅是失足落水那么简单吧!

“你先起来吧!看来我是失足落水留下的后遗症导致失忆了,你来给我讲讲我以前的事吧!”浅言挥了挥手,示意翠微站起来。古人的那一套动不动就下跪的规矩真是不好!

“是小姐”翠微听到自家小姐的话,揉了揉已经麻掉的腿,蹦了起来,对着浅言咧嘴一笑。像极了一个小孩子!

“嗯,讲吧,有什么就讲什么,别隐瞒!”浅声吩咐,像这些丫头,你如若不跟她说清楚她只挑你好的说。

青纱暖帐旁两人一问一答,经过几个时辰浅言算是知道了,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做纳兰汐,而这个世界有三个大国:皓月国,星圣国,慕启国,一些小国,及部落。

纳兰汐则是皓月国纳兰府的嫡小姐,而皓月国有纳兰府,护国府,将军府。三府的祖先都是皓月国始祖皇帝一起打江山的兄弟。最后加封为纳兰府,护国府,将军府,由嫡子世袭。世代以来出的嫡子嫡女,无一例外都名满天下,自然这具身体的琉璃汐也不例外!不过此名满天下,非彼名满天下!这个身体的前主人是出了名的纨绔花痴草包!为了霓裳阁的一匹布和右相的女儿打架最后斗的头破血流!

五岁时参加皇家宴会,对九皇子一见钟情,从此便每日的跟在别人身后,像一块狗皮膏药!九皇子可谓是厌恶至极,怎奈这具身体的主人就算是再花痴纨绔也是纳兰府唯一的嫡小姐,所以九皇子是能忍则忍能躲则躲!

而说到草包,据翠微说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在三四岁的时候,也是个十分的聪明伶俐,讨人喜爱的丫头,只是在四岁之时,得了一场重病,烧坏了脑子,从此只要一让她写字看书,她就头疼,不肯看,所以已经十五了,却还是大字不识一个。头顶着纳兰府这么璀璨的光环,却比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还不堪,所以纳兰汐可谓是皓月国的笑话,到茶楼喝茶,人们少不了点纳兰汐的故事听。

而间接害死这具身体前主人的纳兰子蓉,是一个旁系所生,从小长的十分漂亮,诗词歌赋,弹琴跳舞样样都会,而纳兰子蓉从小也爱慕九皇子!可惜的是纳兰子蓉只是一个庶女,所以就算她再有才华,九皇子也宁可陪着纳兰汐恶心,也不愿意多关注纳兰子蓉一眼!因为对于皇家之人来说,没有利益价值的人,没有理会的必要!

在纳兰府众人也只知道围着纳兰汐这个一无所成的废物,不愿亲近一个才华横溢但身份卑微的庶女。

所以在暗地里,纳兰子蓉经常欺辱纳兰汐。而且她那纨绔的名声多半也拜那个纳兰子蓉所赐!

恐怕连死都和纳兰子蓉脱不了关系!

还有一点就是这具身体的父母。这具身体的父母一个是才华卓越大才子,一个是名动天下的大美人。可惜的是二人都无心政事,所以在生下纳兰汐一年之后便出去游玩,结果遇到暴风雨,从此生死未卜!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