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纪元在线阅读

诛天纪元

忘吃烧饼

仙侠 / 幻想修仙 · 225万字

8.4分 31人评分

泉州,东海之滨。修仙大派伏龙山与正一教明争暗斗。楚国发兵南下,进攻章州。东海妖族大能东方圣以元神强渡三灾。十万里阴山教主欧阳文通三灾境大圆满,炼就风火阎罗法相金身,不死不灭,云游九州,所向无敌。赢州三大门派,剑仙之地,大秦帝国崛起……
洪武以微末之躯卷入时代洪流,在这无情的天地烘炉之中挣扎修行,御万法,灭仇敌,诛邪魔,征战天地。
世人恶我,仗剑杀之;苍生不仁,执剑灭之;天若逆我,我定诛天!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文先生

十一年前,临近东海之滨的泉州连续降雨一月之久,海水倒灌湖泊、河道、农田,涝灾严重,数百万百姓无家可归,各国多有饿死者。泉州境内有三大国,由西至东分别为曲国、楚国以及费国。此外,叶国、羽国等数个小国则是与东海接壤,灾情最为严重。

今年十二岁的洪武,正是那场天灾之中的孤儿。好在当时一个跑码头的船夫路过,看见还是婴儿的洪武奄奄一息,便将他抱回了羽国的王都,汇城。

如今整整十一年过去了,当初的小娃娃已经开始长大。码头动荡不安的生活,让年少的洪武非常懂事,也非常的坚强。然而,被人抱养的身份却让他饱受着伙伴们的欺辱,常常被人打得鼻青脸肿。但他从未流过一滴眼泪,默默地将所有委屈埋在肚子里,因为他不想给自己的养父添麻烦。码头沉重的工作已经让养父洪畴非常辛苦了,洪武宁愿忍受着孤独与痛苦,也不想给这个贫穷的家庭增添负担。

大周王朝八百二十四年初,天下再次动荡。九州各路诸侯纷纷要求周天子幽王退位,让贤与幼子姬獒。周幽王大怒,遂与各国开战。楚国国主当即宣布脱离大周朝,自立国号为大楚。随后九州各国纷纷效仿,大周王朝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这一天中午,洪武按照往常一样,带着烤熟的玉米棒子和干馒头,去海边的码头给养父送饭。然而走到了码头后,他却看不见一个工人。只有三三两两的小孩子在码头的船上玩耍。看见洪武走过来,其中一个叫齐大木的孩子立刻从船上跳出,将洪武的去路给拦住了。

齐大木体胖腰圆,足足比洪武高出一个脑袋。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十多岁的小孩子,是码头上的孩子王。

“嘿嘿嘿,洪武,你又来找你爹啦?哦……对了,你没有爹,只有洪畴那个没有用的养父。”齐大木拍了拍洪武的肩膀,将他往身后推了几步。

“哈哈哈哈,洪武是孤儿,爹娘都死了,好可怜哦。”

“洪武,你把玉米棒子给我吃,我就让大木哥放过你,嘿嘿嘿……”

一时间,三个小孩子都肆无忌惮地大声嘲笑着,仿佛欺负眼前的洪武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你们让我过去,我要去找我爹!”洪武紧了紧怀中的食物,目光之中全是愤怒,但他还是将头埋了下去。他要保护好怀里的玉米棒子跟馒头,如果丢了,父亲整个下午就得饿着肚子干活。

“你爹?你哪来的爹,快点把玉米拿出来,洪畴不过是我爹手下最没用的工人,我想让你们干嘛你们就得干嘛。”齐大木闻言,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狞色,居然直接伸出强壮的手臂,开始硬抢了。

“放开,不许你们说我爹!”洪武死死抓住玉米,蹲下身,将食物护在怀里。齐大木见状,立刻冷笑道:“熊大、熊二,这小奴才不听话,给我狠狠的揍他。”

“是,大木哥!”

话音方落,三个孩子对着洪武拳打脚踢,没过多久,就将他打倒在地,将玉米和馒头全都抢走了。

“哈哈哈,洪武,你爹正在来运茶馆给我爹提鞋呢,快去找他吧,嘿嘿嘿……”三个孩子一路大笑着远去,洪武却揉着手臂上的伤痕缓缓起身,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狠狠道:“将来我一定要学武功,谁再骂我爹,我就打谁。”少年狠狠地捏紧拳头,强忍着疼痛朝来运茶馆走去。

“我听闻咱们九州大地之上,有许许多多的炼气士。这些高人修炼玄功获得法力,并且懂得延年益寿的方法。那法力高深者,更可飞天遁地,移山填海,不知比凡人强大多少倍。齐某愚昧,不知这些传闻是不是真的?”此时的来运茶馆之中,一群人正围坐在一起,侃侃而谈。这些人大多是身穿宽大麻衣,蓬头垢面的大汉。其中说话的那人披头散发,皮肤黝黑,正一颗一颗的往嘴里塞着花生米,言语毫无顾忌。

在其对面,却是一个身披青衫,挽了发髻,手拿折扇的中年文士。此人听得大汉言语,却是笑了笑,语气平淡道:“齐老大怎么突然说起这些事情了,不过炼气士在我九州大地之上也不是什么秘密,自然不会有假的。”

那姓齐的大汉闻言,顿时大喜,笑道:“嘿嘿嘿,如今天下大乱,如果我们能够成为炼气士。到时候建功立业,统一天下,不是连周天子也要跪在我们的脚下了?”

“齐老大,如今这天下虽然不太平,但我等说话还是小心一些为妙。周天子传承姬家血脉,为天下正统,你说的话,却有些放肆了。”中年文士听言,脸色一变,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道。

“哈哈哈,文先生何必如此谨慎。谁不知道,如今九州各国大多都已自立为王,根本不受周天子的节制。楚王更是在两年前就与梁州断绝了关系,如今正发兵章州,直取琴国。想那周幽王自顾不暇,连一句话都没有,哪里还像什么天子。”齐老大说完,哈哈大笑,一口白牙咬得花生米“嘎嘣”、“嘎嘣”的作响。

“齐哥说的不错,自周成王死后,大周朝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如今就连我们羽国都发兵南下相助楚国的霸业,可见大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时,坐在齐老大右手边的络腮胡大汉也开口了。“文先生,你自费国而来,肯定知道不少消息,不知这传闻可是真的?”络腮胡大汉一说完,双眼微眯的看着中年文士,似乎非常想知道答案。

中年文士看了看二人,将手中的扇子一收,却是闭上眼睛,叹息道:“这几个月多谢诸位的照顾了,在下已来羽国许久,今日便准备回去了。”

“回去?文先生不用出海了?”齐老大闻言,表情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意外。

“不错,来羽国之事我差不多都已经办妥了,自然不该再逗留的。”

“哎,照顾先生谈不上,反而是先生对我们码头多有照顾才是。不过先生既然来自费国,早点回去也是应该的。”齐老大说到这里,连忙起身,准备送行。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个消瘦的船工连忙走了出来。只见他走到中年文士面前,躬身弯背,口中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齐老大见状,眉毛一扬,立刻大骂道:“洪畴,你搞什么鬼,敢拦住文先生的去路,找死吗?”说罢,便给身旁的手下使了个眼神,当下便有两个码头的工人走了出来,架住洪畴的双臂就要拉走。

“文先生,文先生……小人洪畴有事相求,还望文先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把话说完。”洪畴顿时脸色大变,猛烈地挣扎着大叫起来。

“洪老三,你他娘的再大呼小叫,老子立刻让你滚蛋。”齐老大怒目圆瞪,立刻走上前,一拳打在了洪畴的腹部,痛得他滚倒在地,身体微微抽搐起来。

“不准打我爹!”小洪武原本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看见自己的养父被打,立刻冲上前,挥动拳头朝齐老大砸去。可惜身材矮小的他哪里是齐老大的对手,瞬间就被一脚踢飞,撞在了不远处的茶桌之上。洪武闷哼一声,巨大的力量让他的小腹疼得撕心裂肺,已经爬不起来了。

“哼,没有爹妈的小兔崽子,以后连馒头也不给你吃。”齐老大一脚踢飞洪武,嘿嘿冷笑着,随后朝父子两人吐了口唾沫,满脸的不屑。那文先生看到这一幕,清秀的眉宇间露出一丝不悦,用折扇拍了拍齐老大的肩膀,说道:“把人放了,看他有什么要说的。”

“好,既然文先生开口了,我就放他们一马。张虎,陈二狗,把人放了。”齐老大点点头,随后冷哼一声,让人放开了洪畴。

“洪老哥,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讲了。”文先生摇了摇头,走上前两步,将洪畴扶了起来。

“咳咳……多谢先生!”洪畴艰难地站起身,脸色苍白十分的苍白。只见他神色突然有些踌躇,片刻之后才下定决心道:“小人有一事相求,不知先生是否愿意帮忙。”

“呵呵,洪老哥不必为难。我时常坐你的船出海,也算相识一场,你有何难处说来便是。”

“既然如此,那我便说了。”洪畴摇了摇头,神色依旧是有些为难。“此事原本不该麻烦先生的,可我却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了。”说到这里,洪畴连忙转过身,将倒在地上的洪武抱了起来。看着伤痕累累的孩子,这个坚毅的中年男子眼中隐隐闪烁着泪花。

“文先生,犬子的事情您可能也知道一点。十一年前泉州涝灾严重,我们羽国海水倒灌良田,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这场灾难当中。洪武的父母也因此饿死街头。当时我跑码头正好路过东部的郭城,见这小家伙奄奄一息便抱了回来。没想到,一晃眼十多年过去了。”洪畴语气沉重的叹息着,伸手摸了摸洪武的脑袋,眼神之中不禁流露着一丝溺爱。

文先生放眼看去,只见孩子明眸皓齿,长相俊秀。只是脸上和手臂全是淤青,显然是被人打出来的。此时的洪武正捂着肚子,身体瑟瑟发抖,却强忍着疼痛没有哭出来。

“我今年已经三十有五了,跟洪武一样也是孤儿,无亲无故。本来想要将他留在身边的,不过这码头上的生活动荡不安,连我自己都吃不饱饭,怎么能让孩子受这个苦。洪武从小就没有爹娘,在码头上受尽欺负。文先生是读书人,见多识广,又是来自费国这等大国。我想让洪武跟着先生当个随从,替先生端茶送水,先生只要偶尔指点一些学问道理与他便可。不知……先生能否答应?”

文先生闻言,眉头一皱,再次看向眼前的少年。只见洪武的神情微微变化,眼中显然含着泪花。不过小小年纪的他却硬是不让自己哭出来,倒是一个颇有些定力的孩子。

“洪畴,你说什么废话,文先生何等身份,就你这捡来的野种,也配跟着文先生?”齐大木闻言,顿时一阵喝骂,旁边的人也跟着大笑起来,到处都是嘲讽的声音。

对于旁边的声音,洪畴却充耳不闻。只是看见文先生沉默,暗自叹了口气,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在他差不多快要放弃的时候,文先生却说出了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来。

“随从倒不需要,如果洪老哥放心的话,就让洪武给我做个弟子吧。如今想想,世上之事纷纷扰扰,变化无常,我也该收个弟子传承衣钵了。”此话一出,文先生的气息突然一变,手中的折扇朝眼前一划。一股莫名的狂风呼啸而至,洪武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顿时一轻,双脚离地居然飞腾起来。只是还未等他有所反应,人便已经到了文先生的身旁。

随后,文先生将手掌放到洪武的额头,一片金光闪耀,洪武身上的伤痕居然开始消退,腹部的疼痛也瞬间好了。

“这……这……先生原来是神仙中人,小人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先生恕罪。”洪畴见状,脸上全是骇然之色,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而周围的一大帮码头的工人早已坐立不安,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双腿微微发颤着。

“哈哈哈,诸位不必害怕。我也不是什么神仙中人,而是楚国伏龙山上的炼气士。方才我心神一动,以伏羲心经算了一卦,发现此子与我有缘,或许能够踏上仙途。”文先生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只是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洪畴闻言,自然是连连赔笑,心中却翻起了惊涛骇浪。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