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界仙王在线阅读

封界仙王

既三又四

仙侠 / 修真文明 · 116万字

少年饱受欺凌,却偶得仙界第一符仙临终传道,自此仙缘加身
任你千种奇术,万般妙法
我只需神符一出,大道皆颤,封印万古,镇压一切敌!

版权:创世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青霞山

大暑时节,骄阳似火。

青霞山上,土地已经被烤得干裂开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灼热的气息。

一群孩童,端坐在如同炭火一般炽热的地面上,闭着双目,双手掐诀,也不知已经在此地坐了多久。

在他们对面的不远处,有一处凉亭,还有一名身着青布长衫的青年,正负手而立,望着前方的一众孩童。

不过,这青年并未坐在亭中纳凉,而是与这些孩童一般,同在烈日之下炙烤。

“一年中,除了雨季,最为辛苦的,便是这三伏天。”

青年立于骄阳之下,虽然额头同样渗出了些许汗水,但是似乎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

“你们上山求道,首先要过的,便是定心静思这一关。若是在这种天气下,仍能专心用功,对你们日后的修行,无疑是大有裨益。而且,在秋比之中,也更容易被主峰的人看中,收入门下。”

他似乎是这些孩童的老师,正引领他们走上修行之路。

突然,一名孩童坐立不住,身子一软,便要倒在地上。

就在他快要倒下的一瞬间,青年快步走上前去,用手将其托住,同时取出了一枚青色的丹丸塞进了孩童的口中,而后便将他搬进了凉亭。

而后,接二连三地有孩童表现得不支,被这他送进了凉亭中乘凉。

这其中,不乏有人是故意偷懒,但是青年也不过问,只是看着那些仍然在静坐的孩童,眼中不时地露出赞许之色。

就在道人刚刚将又一名弟子送进凉亭中时,远处的山路上,忽然间出现了一胖一瘦两个身影,与此同时,一个颇为尖锐的声音传进了道人的耳中。

“唐允,你在这里看着这些孩童练功,倒是比我们要快活得多了啊。”

“是你们?”

唐允走出了凉亭,望着那朝着自己走来的两人,目光不由自主地一凝,问道:“你们来我青霞山做什么?”

两人听了唐允的问话,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立刻作答,反而是其中较瘦的一人,目光略带讥讽地看向了凉亭中的那些孩童。

“现在是练功时间吧?这些小家伙怎么都躲在那里偷懒!”

亭中有不少孩童,有的是服下丹药后解了暑,刚刚清醒,也有的原本就是偷懒,并未中暑,此刻都好奇地向着这里看了过来。

唐允微微皱眉地扫了亭子一眼,便回过头来说道:“天气炎热,他们又是些孩子,忍受不了,我便打发他们到亭中解解暑气。”

“忍受不了?”

另一个较胖的道人冷笑着看向了亭中的孩童,毫不留情地说道:“要我看,他们呆在这山上纯属是浪费时间,不如趁早滚回家去!”

闻言,在亭中观望的孩童,脸色全都变得极为惊恐。

“他们的去留,是青霞山的事,还轮不到你们两个来管。”

唐允看了他们一眼,语气变得有些不善:“乔明乔亮,若你们是来我青霞山多管闲事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听见唐允竟然敢对他们下逐客令,那名为乔明的胖修士当即便大笑了起来:“唐允,少在我们面前摆你的长老架子。谁都知道,你的筑基丹被人骗走,而你自己只有杂灵根无法筑基。哈哈,怎么会有你这种蠢货?”

唐允脸一黑,虽然心中恼怒,但是却无言反对。

炼气,筑基,皆是修仙者的修炼等级,再往上还有金丹,元婴期的修仙者。眼前这两人,都已然筑城灵基,修为远在他之上。

至于筑基丹被人骗走.难道真的是他蠢吗?

在他身边站着的瘦道人乔亮同样冷笑了一声:“你师父袁瑞长老在世时,我们还不敢把你怎么样。不过老家伙现在已经死了,青霞山就留你一人,你若是还想安稳地待在这里,最好收起你那长老架子。”

“炼气期的长老,说出去都能让人笑掉大牙!”

“你们!”

唐允额头青筋暴起,目光变得极为冷厉。

“怎么,你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吗?”胖修士乔明狞笑着走到了唐允跟前,散发出了筑基期修仙者的强大灵压,同时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向了唐允的鼻梁,“你如果没听清,我不介意换一种方式告诉你。”

赤裸裸的威胁!

“好了,”一旁的乔亮挥了挥手,随即讥嘲地看了唐允一眼,对着乔亮道:“你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我们这次来,目的只是为了挑选一些资质上佳的弟子,去明云峰炼道修行!”

闻言,那边亭子里的孩童俱是眼睛一亮。

玄妙宗的弟子,通常要先经历足足一年的磨练,打下根基。只有资质毅力均是上佳的,才能够被主峰收纳。

“不过,这些亭子里的小鬼,我们可没有兴趣。”乔亮轻蔑地一笑,待得亭中的孩童闻言露出失望懊悔之色后,便又将目光转移到了仍在地上盘膝静坐的几名孩童身上,“这些小家伙,定力都还可以。如果有资质好的,我明云峰,就收下了。”

说着,其手掌一翻,一根晶莹的小尺顿时出现在手掌之中,这是专门用来测灵根的器具。

通常,修仙者将灵根分为天地人三阶,每一阶又有三品,每相差一品,修行的成果便会有极大的差距,称为九品灵根。

九品灵根之下,还有杂灵根一说,这种灵根,在凡人世界里也是一抓一把,可谓是普通至极。

其手中灵尺落在了地上一名少年的头顶,尺上顿时显化出了斑驳杂乱的光芒。

“哼,杂灵根。”见状,乔亮冷笑了一声,“有这样的灵根,即便定力再好也是废物!”

说着,他还挑衅地看了唐允一眼,因为唐允所拥有的,正是杂灵根。

唐允被其指桑骂槐,脸色早已经难看至极,而且他注意到了,被乔亮直接骂作废物的那名孩童,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显然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乔亮!”

唐允见状怒喝了一声:“你们太过分了!”

“过分?”乔明听见唐允所言,脸色一寒,道:“我倒要让你这个杂灵根的废物看看,什么叫过分!”

说完,乔明肥胖的身躯却异常灵敏地一抬脚,狠狠地朝着唐允踢了过去。

这一脚,乔明存着要好好教训唐允一番的念头,用足了力气。而筑基修仙者的一击,又岂是只有炼气修为的唐允能够躲闪开来?只见他当即口中鲜血四溢,倒飞了出去。

“老师!”

一众孩童再也忍不住了,纷纷朝着受伤倒地的唐允跑了过去,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关切的神色。

唐允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但是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谁都能一眼看出,他受的并非是轻伤。

“废物,你听好了。今天只不过是给你一个警告而已。”乔明冷笑着说道:“限你三日之内,挑选五名资质上佳的孩童,亲自送到明云峰去,否则的话。”

说着,乔明目光一厉,伸手猛地拍向了山上的一块巨石。筑基修士的法力汹涌而出,直接便将那块巨石打得粉碎。

“我便真正的将你打成一个废人。如今你不过是门派里无人问津的小角色,我倒要看看有没有人会替你出头?”

眼见威慑的作用已经达到,乔明乔亮相视了一眼,大笑着离开了青霞山。

“老师,你没事吧?”

待得那二人离去,周围的孩童纷纷关切地出声问道。

唐允摇了摇头,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情。还围在这里做什么?都给我打坐去!别人看不起你们,难道连你们自己也自暴自弃了吗?”

闻言,一众孩童纷纷警醒,联想起了刚才那二人的话语,都是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自己先前的位置,盘膝打坐,哪怕太阳将皮肤烤得焦黑,也没有半句怨言。

而唐允,却是独自一人,往山间密林深处走去。

夜,渐渐地深了。

天空之中,黑压压的一片,犹如上天的哀怨思绪,叫人喘不过气来。

山中感觉不到半丝凉风,压抑得紧。

而在这时,一道惊雷划破夜空,照亮了半边山林。这道怒雷,似乎打破这天地的寂静,将这片哀怨的天空给撕裂开来。

今晚,似有大雨将至。

在山间一处空地上,孤零零地立着一座坟头。唐允独自一人来到此处,呆呆地望了坟墓许久,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师父,弟子不孝,令您老人家失望了。”

唐允望着前方,那一座微微凸起的土丘,还有坟前墓碑上“恩师袁瑞之墓”六个大字。

他的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噙满了泪水。

“您生前,曾为弟子寻来一粒筑基丹,可是弟子愚笨,竟让人将丹药骗了去。”

“如今您在九泉之下,看见弟子受人欺凌,而无还手之力,想必也是在嘲笑我无能吧?”

唐允跪在坟墓前,颤声自语,而后却忽然抬起了头来,仰望苍穹。

“贼老天,你为何这般不公!将我师尊的性命夺走,却偏要留我这样一个废物存活。我活在这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

唐允望着苍天,咒骂不休,似乎是要将自己这些年来压抑的痛苦统统发泄出来。

大雨倾盆而至,然而唐允却依靠在坟前,宁肯被这大雨淋湿,也不愿离开半步。

空中响起一道炸雷,然而这道雷却也只是惊得唐允微微睁开双目,便又将眼睛很快地闭了上去,不愿意理会。

然而,就在唐允双目紧闭,似是在这滂沱大雨中昏睡过去时,一道光影却突然间显化,出现在他的面前。

“想不到,以师尊的演算能力,也不曾算到今日的大劫。”那道光影渐渐化作人形,开口自语道,“虽然我逃过了那些魔族渣滓的搜捕,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突然,这道人影注意到了正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的唐允。

“师尊让我在此地下界,莫非是因为.”

唐允今夜念及太多过往,加上被大雨淋湿身子,显得颇为憔悴,但是却在此时一下子惊醒,看着眼前的光影,惊道:“你是什么人?”

然而,那道光影却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只是不断地自语。

“师尊的推断是不会有错的。虽然这个小家伙毫无仙根,但是我也别无他选了。想我仙界第一符仙,今日便来送你一场造化!只望你日后,替我了结心愿。”

话音刚落,那道人影骤然间化作了一道道炫彩的流光,钻进了唐允的身体之中。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