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宠在线阅读

骄宠

臻善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209万字

8.7分 362人评分

秦王妃是朵奇葩,在男权盛行的大魏朝,愣是活成了女性中的最大赢家。
庶女为妃,上无公婆,中无妯娌,相公宠溺无度,临了还站在了大魏朝权势的金字塔顶端。
秦王妃用切身经历验证了一句话——穿越是门技术活!!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绝生路

大魏弘远二十一年。

忠勇侯池府。

青岚院。

刚过巳时,青岚院外便响起一连串急切切的脚步声。

池家五姑娘的贴身大丫鬟碧月,在听到了那熟悉至极的声音时,无可奈何的摇头失笑。

只见她手中动作未停,一边轻巧的将刚刚泡好的庐峰云雾茶小心的放在小几上;一边又执起一柄墨绿色滚着金边的团扇,轻轻的与姑娘扇起了风。

池家的五姑娘池玲珑,此刻正左手持书,右手轻捻着乌黑如墨的棋子,兀自思考着棋局。

脚步声越来越近,直至最后像只灵巧的雀儿一般,欢乐的蹦进了内室。脚步声未落,与此同时,却有娇憨稚嫩的女声,急惶惶的在室内嚷嚷开来,“姑娘姑娘,大事不好了,您的未婚夫婿要被抢了!”

本还一脸浅笑的碧月,一听碧云这没羞没臊,没分寸没顾忌的话,脸上的笑容不可抑制的一僵。

只见她温柔的眉目一敛,先是快走几步绕过屏风看了眼外室,发现两个妈妈几个小丫鬟都不在的时候,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

这才又转身回了内室,嗔怒的警告碧云道,“莫要胡说。姑娘与安国公府三公子的亲事,乃是老国公夫人生前做主定下的。此事两家长辈俱都知晓,且是换了更贴信物的,无缘无故之下,姑娘的未婚夫婿怎能被抢?休得胡言乱语。”

安国公府三公子穆长尧,是现任安国公夫人穆谢氏的嫡长子。今年年仅十五岁,因年岁小,安国公尚未向陛下上奏折请封世子。

“是真的,是真的。”碧云急的在室内跳脚,一副热锅上蚂蚁的模样十分搞笑。只见她慌忙扯过池玲珑持着棋谱的玉白小手,一边摇晃着她的胳膊,一边急的眼圈红彤彤的叫道:“姑娘您信我。奴婢一直在紫薇苑隔墙的拐角里,偷听大夫人身边的红绡和红绫姐姐说话,奴婢听得一清二楚,这消息绝对不会有错。姑娘这可怎么办?”

忠勇侯府现在的当家大夫人也即是忠勇侯夫人周氏,不是池玲珑的亲生母亲,而是她的嫡母。没错,池玲珑是妾生子,而她的姨娘,早在她五岁那年便已经离世。

无依无靠外加不受人待见的庶女在嫡母手中讨生活,日子该怎生艰难,可想而知。

若是嫡母是个好的也就罢了,偏周氏是个面苦心甜、计谋心算都远高人一筹的机灵人,最是会做些表面功夫。平日里在忠勇侯和太夫人面前,装的与池玲珑一副亲生母女的模样,好不亲热,背地里却没少暗示庶出儿女与丫鬟婆子给池玲珑没脸。

池玲珑从小就是个胆怯懦弱的,自从七年前落水被打捞救起后,更加变得寡言少语起来。如今,周氏得寸进尺,竟想将姑娘未来的良人,换给她亲生的女儿——三姑娘池明珍,碧云仅是想想这消息,眼泪便不受控制的吧嗒吧嗒打落下来。

这是要绝她们姑娘的生路啊!

“你哭什么?”有稚嫩的少女声音在房间内落落响起。少女说话的语调,带着让人心痒痒的慵懒和漫不经心,还有些微微的干涩嘶哑,听在碧云耳中,却恍若天籁。

呐呐的止住了哭泣,碧云看着此刻斜歪在美人榻上,嫩如削葱的指尖若有似无的摩挲着墨玉棋子,正双目波澜无惊的看着她的姑娘,神情有片刻怔忪。

眼前的少女,明眸皓齿,面颊素白,墨发披散而下,身着醉烟纱水绿衣裙,端端的是个娇人儿。此刻她那双漆黑的看不见底的眸子,正懒懒的从她面颊上一扫而过,双眸中似有几分恣意的散漫。

万丈金光透过窗子洒落进来,斑驳的打在地上,也在少女身上镀上了一层华丽无比的光晕。她黑的纯粹透亮,好似能看穿人心的双眸,在此刻看来更加深邃无垠的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哭什么?”少女再次漫不经心的重复这句问话,语气不见懊恼烦躁,倒是颇有几分循循善诱的味道。

碧月小心翼翼的将黑漆螺钿束腰小条几上放置的,绘着泣泪湘妃竹的青釉茶盏递给池玲珑,待见姑娘小巧的鼻翼微不可见的噏动两下,继而隽秀雅致,仿若汇聚了山川灵秀的眉头若有似无的蹙起,左手食指还略有不喜的轻轻弯曲抬起时,碧月立即便又恭谨的将茶盏撤了回来。

想来今天碧霄泡的茶水,不和姑娘的胃口……

碧月习惯性的端着茶盏向室内地上放置的一个笼子走去。

笼子上搭着青色幕布,笼子里却是一只浑身雪白,犹如成人拳头大小的仓鼠,此刻正无精打采的垂着脑袋休憩。感觉到有人走近也只是傲娇的竖竖耳朵,却连眯眯眼都不睁。

这是姑娘养的宠物。

只是和别人养宠物的方式都不同,姑娘尽喜欢将自己不喜欢的茶水和糕点,喂给这小玩意。

碧云看看碧月,再看看姑娘,此刻终于从怔忪中回神。她眨巴着蒙着氤氲水雾的眸子,不敢置信的看见眼前姑娘仍旧一副漠不关己、清心寡欲的模样,只感觉好似天都要塌了。

碧云语无伦次的哭嚷着,“姑娘您最是聪慧不过,赶紧想想辙儿啊。不然,若真让大夫人随意拿捏起您的亲事,您后半生可要怎么过啊?大夫人这是要绝您的生路啊!”

池玲珑和安国公府三公子穆长尧的亲事,在池玲珑五岁时便由双方长辈做主定了下来,当时池玲珑的生母——姨娘宁氏也还健在。

原本忠勇侯府诸人并不同意这桩差距悬殊的亲事,周氏、宁氏、连带着安国公府穆长尧的亲生父母更是极力反对。奈何当时健在的安国公府老国公夫人难得的执拗专断起来,固执己见的认为池玲珑面相生得好,不仅旺夫益子,且一生大富大贵,由此便一意孤行的拍板决定了此事,且亲自开口向现任忠勇侯爷池仲远求亲,奉上祖传的血玉麒麟玉佩作为信物。

安国公府的门第比之忠勇侯府高了整整一个级别,便是忠勇侯府的三姑娘,大夫人周氏的嫡长女池明珍想要嫁入这样的簪缨世家,都是高攀,更别说池玲珑一介嫡母不疼、祖母不爱的庶女了。

由此,也难怪周氏这些年来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明里暗里指使人给她点“颜色”看;家中的姐妹更是每次和她说话都阴阳怪气,明嘲暗讽的。池玲珑有这样一份良缘,她们可不是羡慕嫉妒的眼珠子都绿了。

现在再说起周氏想要换亲这件事,池玲珑觉得倒是意料之中、情理之中。毕竟安国公府的老国公夫人在三年前便已经过世,现如今的安国公府夫人,穆长尧的亲生母亲穆谢氏,可是从一开始就不赞成这桩亲事的。

池玲珑头疼的揉着发涨的太阳穴,无奈的低叹一声。尽管心底里对所谓“未婚夫”并无一点想法,然而,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出路之前,也不得不尽力抱稳了这条大腿,池玲珑觉得还是挺憋屈的。

她心里自是清楚,周氏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妇人,以她这十几年来对她已故姨娘宁氏,毫不消减的怨怼和仇恨来看,若她真被退了亲,周氏指定会在第一时间,将她嫁给根底腐败的世家做继室填房,或送与权贵王爷之流为婢为妾,亦或者将她嫁入商贾之家,人不知鬼不觉的作践死……

“父亲可曾知晓此事?”池玲珑再次叹息一声,莫可奈何的问碧云道。

“呃?”正哭的酣畅的碧云猛然听到姑娘的这句问话,反应了好长时间,才眨巴着水汪汪的眸子,一边流泪一边撇嘴思索了一会儿,傻呆呆回道:“没有!”这事情刚有了苗头,大夫人和安国公夫人也才刚接头,侯爷怎么会知道?

脑子转到此处,猛然理顺了这其中关节的碧云,竟是倏然破涕为笑起来。只见她双目祚亮,毫不掩饰眸中敬仰和骄傲的看着池玲珑赞叹道:“姑娘您果然最是聪慧不过。”

府里内务虽然多由太夫人和周氏做主,但是有关姑娘的婚事,侯爷绝不可能不过问。侯爷最是疼宠姑娘过逝的姨娘宁氏,若是知道了此事,不定会怎么雷霆大怒呢。

碧云想通了这点,一时间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只见她好似有了诺大的底气一般,立刻将小腰挺得笔直,一边笑的恍若一只偷吃了油的小老鼠,一边满是骄矜和得瑟的与池玲珑说道:“是呢,有侯爷在,任凭大夫人算盘打的再精,也绝对成不了事儿,哼……”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哦,让碧月都忍不住捂嘴轻笑了起来。

池玲珑也挑起狭长的眼线,双目微微含笑的看向碧云,眸中神光微闪,却意味深长的重复了碧云方才说的最后一句话,“绝对成不了事……么?”是看在她姨娘的面子上么?殊不知,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薄**;最无情的一句谚语,便是人死如灯灭;最现实的五个字,便是——财利动人心。

“可不是。奴婢现在才想通,别说安国公夫人还没答应大夫人的这项提议,便是真答应了,前边有侯爷挡路,后边还有韶华县主帮您说项呢。韶华县主和您是闺蜜,最是要好不过,且她又是安国公夫人的亲侄女,即便大夫人有心换亲,您只要让韶华县主帮您说几句好话,这事儿肯定成不了。”

池玲珑玉白的手指饶有韵律的敲击着美人榻的扶手处,一举一动看似漫不经心,却端的是别有韵味。直至听到“韶华县主”四个字儿时,池玲珑漆黑纯粹的眸子却陡然出现片刻恍惚。良久,她才似呢喃似叹息的吐出两个字“是么?……”

这两个字太过意味深长,又太过耐人寻味,越来越猜不透自家姑娘心思的碧云,看着姑娘面上的神情又恍惚莫测起来,一时间呼吸一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话,却再也不敢妄自开口了。

碧云低垂着小脑袋,暗中和为姑娘打扇的碧月挤眉弄眼,池玲珑无视着眼前这一幕,脑中却不由断断续续的,浮现出“池玲珑”前世经历过的一幕幕场景。

这桩亲事,自然是换不成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