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归来搞宅斗在线阅读

修真归来搞宅斗

羽十二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94.8万字

埋首修真到金丹期,以为从此炫酷拽霸天,哪知意外穿越
前有重生复仇女,后有顶着穿越光环的郡主
穿成傻子的齐文鸢感觉,她真的不再萌萌哒了!
双手反扣,任凭你手拿宅斗宝典,使出三十六计
她还是那句话,凡人们颤抖吧,美男留下,渣男带走!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山下的美男是老虎

武夷山深处云雾缭绕,参天大树上挂着盘根错节的古藤,一两个杂乱的鸟窝在树上乱糟糟的搭着。

地上草木大概有半人深,太阳高高的挂着,深山里仍旧有一股鬼气森森的感觉。除去虫鸣鸟叫,以及远处淙淙的溪水声,整个山坡平静的让人心悸。

“哈哈哈……”

一阵猖狂的大笑声在山中响了起来,这笑声肆意而狂放,随着笑声的响起无数鸟儿惊慌失措的拍着翅膀从树丛中飞了出去。

无法无天的笑声依旧在继续着,似乎连草木也跟着战栗了。

齐文鸢得意的叉着腰,望着四处奔走的野兽还有漫天的鸟儿,终于要下山了她可真是憋坏了。再在山上待几年,齐文鸢估计自己真的该忘记她也需要吃肉食五谷杂粮了,辟谷神马的真不人过的日子。

一想到那些淡而无味的辟谷丹,齐文鸢立马皱起了鼻子,尼玛啊当年无良师傅骗她上山的时候可是**她说,修仙之后可以长命百岁!可以腾云驾雾!可以山珍海味的!

那时的齐文鸢就是刚出大学校园的小菜鸟一只,当她遇到了一看她面相就把她从小到大的遭遇说的一清二楚,而且看起来还有点儿仙风道骨的云丘子之后,立马在心里深深的给跪了。

遥想当年齐文鸢可还是青葱一小棵,临毕业了,她为了潮流一把,一个人背着包到了武夷山游览风光。

结果在路上被给人算命的云丘子给吸引,她本来就是爱凑热闹的人,见云丘子身穿道袍挺像那么一回事儿,于是就停下了脚步。

谁知,齐文鸢就在那一天经历了二十年人生中意义最重大的事儿,总之回忆起那天的场景齐文鸢总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这是这种迷糊的感觉,总让齐文鸢森森的觉得,她像被拐卖的小红帽,落入了大灰狼手中。

反正最终结果是,齐文鸢成了云丘子口中第七十八代云雾宗宗主,她的师傅在她入门之时也正式升为长老。

为了表示对齐文鸢的重视,云丘子特地从怀中掏出一个花纹质朴材料古怪的黑色令牌交给她,并且说明这是云雾宗传承了千年的镇派之宝。

想当年,很傻很天真的齐文鸢接过令牌时,心中可是无比诚惶诚恐,十分害怕自己不才辱没了这块令牌。

现在回想起来,齐文鸢才发现她师傅当年是多不靠谱,竟然在收徒弟的时候就直接将掌门之位让出,咳,虽然云雾宗上上下下也就两个半人。两个人是齐文鸢还有师傅云丘子,半个人则是刚开了灵智的小猕猴白毛。

后来齐文鸢曾经问过师傅,为什么当初要连哄带骗的收她为徒,难道不怕葬送了云雾宗,据说中的千年传承么。

当时云丘子是深不可测的捋着胡须,一副睥睨苍生的模样说:“师傅我一眼就看出徒儿你身负异秉,绝对是百年来难得的修真奇材。”

这话哄得齐文鸢感恩戴德,顺便自信心爆棚更加努力的修炼起云丘子给她的武功心法,直到齐文鸢仅用了十年时间就筑基之后,云丘子太高兴喝的酩酊大醉,她才真正明白了真相。

她清楚的记得,当时白毛抱着从云丘子手中抢来的半坛酒,醉醺醺的躺在地上歪着脑袋喝,而云丘子脱掉鞋子扔到一旁翘着二郎腿开始跟她吹嘘起来年轻时候的事。

向来不太爱喝酒的齐文鸢老老实实的为师傅倒着酒,云丘子讲的是唾沫横飞,从他出生之时天上有红光,滔滔不绝一路说到他年轻时见过一个仙子长得是倾国倾城。

最后将光荣往事回味了一遍的云丘子,十分感慨的拍着齐文鸢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说:“好徒儿啊,你终于给师傅争了气,唉,想我们云雾宗当年是何等气派,只可惜到了这末法时代,竟然只剩下咱爷儿俩两人。”

也许云丘子真的老了,他说着说着声音竟然哽咽起来,为了安抚这个近年来愈发像老顽童的师傅,齐文鸢从怀中掏出了那个她从收到后就珍藏着的令牌,十分郑重的跟云丘子说:“师傅,您放心吧,徒儿一定会将我们云雾宗发扬光大,重新让宗门兴盛起来。”

看到爱徒如此模样,云丘子猛地一拍大腿打了一个酒嗝,然后把手伸到道袍中经过一阵碰撞之后,又拿出了五六块和齐文鸢手中一模一样的令牌。

醉醺醺的云丘子老泪纵横的按着齐文鸢的肩膀,哭着说:“徒儿啊,师傅骗了你啊,这令牌是师傅年轻的时候胡乱融的,哪儿有千年那么久,不过你天赋极高,将来一定能真正将我们云雾宗发扬广大的。”

闻言之后,齐文鸢眼角一抽,忽然产生一种,最后得知真相我眼泪掉下来的感觉。

好在,除了这枚不靠谱的传家令牌,还有不靠谱的腾云驾雾寿与天齐之类的吹嘘,云丘子倒是真有几分功夫。不然的话,齐文鸢一定会为自己放弃大好前途,来到这荒凉灭绝人踪的深山后悔的自戳双目。

修真一途重在逆天而行,当齐文鸢引气入体之后,就感觉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在她眼中她变了一个样子,甚至连平日里常见的阳光空气和水,在齐文鸢看来都另有一番乾坤。

或许云丘子有一句话没说错,齐文鸢天生就是要修真的,当年上山之时她才二十岁,可是为了修真,明明极其喜欢热闹的她竟然能静下心来一直日夜打坐只求突破。

对于齐文鸢能如此认真心无旁骛的修炼,云丘子自然是欢喜异常,若是她能知道支持着齐文鸢走下去的动力,定然会气的吐血的。

为了熬过苦行憎的生活,每次入定之前,齐文鸢都是这样来说服自己的:“以一百岁为基础,练气期增寿五十年,筑基期增寿一百年,金丹期增寿二百年,金丹之上……算了还是不做这白日梦了。”

让齐文鸢充满热情的修真缘故只有一个,岁月是女人的天敌,然而只要踏入修真一途之后女人就可以留住青春美丽的容颜,等到金丹之后甚至能容颜不变。齐文鸢算过了,若是不修真,她顶多还能美丽十几年,就这十几年还可能因为茶米油盐和生活琐碎提前衰老。

然而,只要修到筑基期,她的青春期就可以比旁人多个几十年,一想到多年之后她依旧身姿婀娜风采依旧,齐文鸢就有修炼的冲动。

山中无岁月,随着修为的增长,齐文鸢服用辟谷丹后闭关时间逐渐增长,从筑基到金丹,她的速度能让所有修真的人疯狂。

五年,齐文鸢只用了五年时间就从筑基期突破到了金丹期,这简直可以称得上神迹,当年的云丘子可是硬生生熬到了一百岁才凝结了金丹。

面对凝结金丹比筑基花费时间还少的天才,即使对象是自己徒弟,云丘子也觉得心中颇酸。他当年可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是跟这个小丫头比,真真是望尘莫及。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货。

当齐文鸢突破金丹之时,武夷山出现了让人惊异的异象,大白天武夷山顶聚集起了五彩祥云,这还被有人用手机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成了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

与云丘子的欣慰心酸不一样,出关之后的齐文鸢双目熠熠生辉,整个人仿佛浸润在仙灵之气中,眉眼轻灵风华绝代。

问她为何如此兴奋,那是因为早在齐文鸢筑基之时,师傅云丘子就跟她说过,等到她结成金丹之后必须下红尘历练一番。

所谓红尘听起来有点儿文绉绉的,齐文鸢自动把它切换成了回归正常社会,一想到她现在所学神通,齐文鸢就恨不得立马在人类社会肆意走上一会。

上大学时的齐文鸢可是一枚不太成熟的愤青,作为孤儿,齐文鸢对于那些善心人士抱有一万分热情,但是对于贪官污吏以及横行霸道的各种二代则是深恶痛绝。

只可恨当年的她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只是在网上发发帖子吐吐槽,那时的她可不止一次幻想着若自己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一定要惩恶扬善。

如今,她已经是金丹期修为了,按照云丘子的说法,只要她不搞的太高调,绝对能在世间横着走,这让齐文鸢十分向往。

只是乍然离开待了十几年的地方,齐文鸢还是有几分不舍,当她努力压抑着离别的伤悲准备好好跟云丘子道个别时,他简简单单几句话,打破了齐文鸢苦心营造的温馨气氛。

“趁着天亮快点下山吧,别摆出一副生离死别的架势,老头我正当年,我保证就算你出去一百年,老头我依旧是这副玉树临风的样子。还有,你要记得历经千般红尘劫犹如清风轻拂面,女修最怕的就是沉溺于情爱之中,你可千万要慎记”云丘子为了冲淡离别的气氛,故意大言不惭的自吹自擂。

齐文鸢一个没憋住,扑哧一声笑了出了,至此送行仪式全部完成,倒是一向通人性的白毛在齐文鸢临走之际抓住她的袖口,久久不愿松手。

若是云丘子看到齐文鸢得意忘形的样子,定然会狠狠的抱怨她是个没良心的。

一想到即将展开的美好生活,齐文鸢乐滋滋的哼起了小曲儿:“大王叫我来巡山叻,山下的美男是老虎,呦嘿。”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