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占经在线阅读

开元占经

南云岛主

仙侠 / 修真文明 · 99.1万字

秘境,法宝,长生,永恒,日月同辉,天地同藏,名为未知的力量散发出的强大,天地之间有一群与天争锋,洞悉本源之力之士存在,人们称之为—玄士。
所谓玄者,乃自然之始祖,万殊之大宗,其行为方而不矩,圆而不规,其身法光忽日月,迅乎电驰,其道心范畴两仪,吐纳大始,纵横天地,仗剑玄一。
自天地混沌以来,从星凝之火之中孕育而出的浩然天书‘开元占经’,乃通玄之鼻祖,承载着一切道玄力量的源泉,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流传着一个传说,掌握开元占经者,便可主宰天地,求古寻论,散虑逍遥,云腾至水,结露为霜。
有百万字上架完本小说《新睿宋史》打底,请放心收藏,《开元占经》信誉保证,值得一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远行

厚重车轮碾过遍地碎石,颠簸之下,传来阵阵砰碰之声,一个八九岁大小的孩童偎依在母亲怀中,随着颠簸幽幽转醒,男孩面目清秀,皮肤白晳,眼神之中满含旅途的疲惫,从记事起,孔阳便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从小开始,孔阳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唯有随声携带的竹笛常常相伴左右。

马车外传来一个洪厚且恭敬的询问:“少主可是醒了,可有吩咐。”

孔阳小心翼翼的离开母亲怀抱,唯恐将熟睡的母亲吵醒,对门帘外恭敬道:“多谢姜叔关心,您叫我孔阳就行,少主听着别扭。”

“是,少主。”洪厚的声音传来,但似乎对这个称呼认了死理。

孔阳颇为无奈,将外衣脱下,为身边美貌的妇人披上,妇人云鬓有些散乱,数日的连续赶路,让妇人面色有些苍白,就算熟睡之时,依然满含疲惫之色,此人正是孔阳的母亲吴欣语。

当日出逃,孔阳第一次见到姜羽全力出手,姜羽以一抵十,几乎瞬间便将十人斩杀,后来众多敌人尾随而来,姜羽且战且退,不仅保全孔阳母子二人安全出逃,还将尾随之敌人杀得七零八落,如同战神一般,在孔阳小小的心灵之中埋下成为强者的种子。

吴欣语睁开眼眸,妙目难掩疲惫之色,对外低声道:“姜壮士,前面稍停片刻,吃过干粮再行上路如何。”

“遵命。”姜羽一把拽住缰绳,牵马长嘶一声,蹬踏着蹄子,缓缓停了下来。

孔阳首先钻了出来,站在马车之边,扶着母亲下车。

孔阳看向姜羽,姜羽正在一边准备干粮、淡水,姜羽身着白玉色劲装,束着狮蛮带,腰间斜挎一把古铜长刀,壮硕有力的身材,星眉朗目的面容,看起来器宇不凡,不过脸上却留下一道狰狞的疤痕,看起来让人望而生惧。

姜羽原本乃是风沙杀手团的团长,劫富济贫,万事随心,后被官军剿灭,孔杰念其本性不坏,让其做了家中一名护卫,姜羽侠肝义胆,十分忠心,多年来多次舍命保全孔杰性命,看似主仆,其实两人早已是过命的兄弟。

姜羽将淡水,干粮递给孔阳母子二人,进言道:“主母大人,前面便是在下吃百家饭长大的凤栖村,想必进入中州之地,便可防止...”姜羽忽然想到孔阳在侧,停下了言语。

孔阳自然明白姜羽停顿的意思,不服气的道:“姜叔,我知道有人在追杀我们,请告诉我,我父亲是否死在他们手里。”孔阳眼神之中充满期待之色。

见姜叔与母亲皆神色一暗,皆沉默不语,孔阳愈发激动:“你告诉我,他们是谁!”

“快向你姜叔叔道歉,否则家法伺候。”吴欣语隐含怒意,硬着心肠道。

孔阳看着母亲失望的眼神,心中一痛,声音沙哑道:“这么多年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失望之余,枉自走到一边跪了下来。

姜羽道:“主母息怒,少主也是心有所系,希望主母别惩罚少主了。”

“姜壮士你这样惯着他,小心以后反了天。”王欣语见姜羽求情,转而对孔阳道:“还不过来谢过你姜叔。”

孔阳并不领情,依然跪着,让王欣语颇为尴尬。

姜羽心中苦笑,走到孔阳身边,孔阳见姜羽过来,故意将头撇到一边,姜羽微笑着小声道:“少主,若随你母亲心意,我便教你武功如何。”

孔阳心中一喜,一路之上多次恳求姜羽传授武艺,姜羽总是找借口搪塞,今日居然答应下来,孔阳少年心性,顿时怨气全无,看了一眼微笑的姜羽,急忙跑去向母亲道歉,并在母亲的监督下,向姜羽道歉。

姜羽看着恢复孩童心性的孔阳,不由想起孔阳已经身死的父亲孔杰,孔杰身为幽州刺史,大权在握,孔杰为人耿直,为官清廉,多次违背政令,为百姓出头,遭宛州当地权贵嫉恨。

数年前,孔阳刚刚降生,孔杰接手一件十分棘手之事,幽州之地发现的一条灵脉,当地权贵福王,得知此事后,对灵脉志在必得,但此灵脉极不稳定,常常出现断层的现象,且有地底的妖兽出没,数次发生吞噬矿工的事情,若是派人进入开采,定然有死无生,何况福王本性贪婪,定然会将产出的灵石据为己有,这是孔杰绝不会容忍的。

孔杰自然严词拒绝了福王,福王恼怒之余拂袖而去,孔杰担心福王报复,让姜羽带着家人避难,而孔杰自己打算半月内辞官,本以为福王不会对刺史出手,没想到但当姜羽刚刚离开刺史府数天之后,刺使府迎来了一场灾难,火焰滔天燃烧一日才歇。

不少自发前来救火的百姓,发现越是用水,用沙救火,火势便愈发的大,一些想要冲入火海营救孔杰的百姓都在烈火中化为飞灰,百姓在悲伤之中看着火焰滔天,而无能为力,当军队赶来依然对烈火束手无策,在损失数十个兵士之后,停止了无谓的灭火行动。

刺史府的众人,上至孔杰,下至仆人皆在烈火之中化为焦炭,虽然孔杰乃是一方大员,但经过调查之后并没有发现人为的迹象,最终被定为失火而焚,最终不了了之。

而悄悄回到刺史府的姜羽,在废墟之侧遇到早已等待许久的纵火之人,没想到纵火之人乃是传说中的修士,一番恶战之下,姜羽侥幸重伤逃脱,带着孔阳母子开始逃脱追杀。

一路上走走停停,不觉间历经六载,姜羽恍然之间恢复过来,暗暗发誓就算身死,也要保证孔阳母子平安,一行三日再次上路,朝着凤栖村而去。

这日,平静的凤栖村发生了一件‘大事’,一户人家悄然搬迁与此,其女主人生得美艳异常,虽然一身素衣,但难掩其风姿卓绝,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一个五六岁的孩童,面容俊朗,目光纯净如水,似乎有一丝不属于孩童年龄段的成熟,淡淡的忧伤,让人看之心切,一行三人之中,只有一位孔武有力,脸上有伤痕的狰狞护卫随行。

虽然这家人低调搬入凤栖村,但还是引来了村民们的好奇,百姓民风淳朴,不少人拿来了食物酒水前来拜访,但脸上狰狞的疤痕,看起来有些狰狞的护卫,让村民们望而却步,不敢上前打招呼,倒是女主人颇为热情,很快便和村民们打成一片。

很快村民们也了解到,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护卫姜羽,其实为人颇为随和,姜羽经常会帮村中百姓挑水砍柴,而姜羽也悄悄拜访了村中为数不多,还认识姜羽的老者,很多村民根本没有认出,姜羽是在这个村里长大的孩子,这一行三人也很快融入了凤栖村之中。

日子一长,村民发现,这家人中那名叫孔阳的孩童十分特别,小小年纪言语得体,往往能一语中的,让不少大人汗颜。

村中百姓很是喜欢这个面容俊朗,目光坚定的孩子,不过孔阳几乎不怎么玩耍,每日除了拿着玉笛吹奏之外,便是天天蹲着马步打熬力气,可惜就是半大的孩子平时总是沉默寡言,总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最让别人惊讶的是,孔阳性格颇为果敢,有一次,村中有个孩童在玩耍之时走丢,家人苦找半夜尚无音讯,凤栖村帮忙寻找的众人决定第二日大早在周边接着寻找,孔阳当夜,只身一人走入豺狼虎豹出没的山林之中,将那孩童找了出来,当时孔阳年仅七岁,让不少村民见了孔阳都是以礼相待,不再看做孩子。

日月穿梭,时光恍然,转眼一年过去,一日,凤栖村孩童们正在嬉戏玩耍,老人们坐在门前三三两两的谈笑对语,炊烟袅袅之中,看似是村民在家中造饭,一个玉面和尚,身着流光袈裟,忽然从元方而来,袈裟无风自动,飘逸中带着几分庄严,和尚前进的步伐虽然看起来并不快,但由远及近的速度彷佛是一闪而过。

突然和尚戛然止步,看向一处大树边的两个孩童,略一犹豫,信步走至孩童面前。

孔阳颇为无奈的陪着与自己关系不错的一名孩童玩耍,忽然发现一个玉面和尚走了过来,和尚看了一眼孔阳若有所思,但很快转而看着跛脚的孩童,露出和蔼的微笑。

这个孩童名叫江浩然,是孔阳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将浩然面相有些木讷,似乎并不合群,先天的缺陷让这个孩童无法融入同龄人之中,身边唯有一手握玉笛的孩童,正是一年前跟随姜羽前来凤栖村的孔阳。

和尚微微蹲身和那坡脚的孩童保持一样的高度,面露和蔼的微笑,那孩童见到突然而至的陌生人,本能的有些害怕,稚嫩的眉宇之间满含怯懦,孩童偷偷的打量眼前之人,只见这个和尚慈眉善目,两眼眯成了一条缝,身着流光袈裟,胸口挂着一串褐金色的佛珠,正微笑着看着他。

只见那和尚并未多言,伸出白褶的手掌,身在一边的孔阳警惕的开口道:“你要做什么?”说着将坡脚孩童挡在身后。

和尚微微一笑,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经脉因先天所伤,只需微微调理,便能康复。”

孔阳想起,姜羽在看过坡脚男孩的病痛之后,也说了差不多的言语,同样说是经脉先天所伤,但姜羽只是说悉心调理,还有回复的可能,难道眼前的玉面和尚真能治好江浩然的病,孔阳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让开了身子。

玉面和尚散发着金色光晕的手掌轻轻碰触在少年的脚踝之处,少年只觉脚上一轻,只觉一股暖流从手掌传递过来,侵入肌肤,坡脚男孩微微闭上眼睛,身心舒愉,孔阳站在一边看得瞠目结舌,心中暗暗寻思,难道此人乃是传说中的神仙?

等坡脚男孩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和尚早已不知去向,只觉是梦幻一场,迈开脚步,坡脚男孩突然感觉自己步伐轻快,惊喜的发现跛脚的先天病痛消失于无形之间。

难以置信的蹦跳几次,欣喜之余奔跑起来,孔阳站在一边也是欣喜不已,此时孔阳依稀记得刚才和尚的到来,但和尚的面相却变得模糊记不真切。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