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任我行在线阅读

电影世界任我行

李文玄

都市 / 异术超能 · 84万字

孙悟空:“你不愿意做我的师父,你又是什么人?”
唐浪听了微微一笑,立住了脚,一字字地道:“站在你面前的是——少林武僧、一代武学宗师、香江大亨、大唐兰陵侯、禅宗圣者、金钟罩资深玩家、大明逍遥王、超级修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混元境大散仙、漫威世界超级能力全具者、禅骨功达人、红莲业火持有者、念力尊者、史上最强变种人、祖龙之力宿主、一气禅圆满达成者、通天剑圣唐浪。”
孙悟空直接懵逼了,“我……擦……”
……
唐浪已经历经《少林寺》、《功夫》、《倚天屠龙记》、《X战警》,现正在《西游记》当孙悟空的师兄中……
……
新书《我其实不想纵横诸天万界》正在火热连载中,敬请欣赏。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谢邀!人已在唐朝】

2050年11月11日。

……

残阳西坠。一条公路向着远方无限延伸。

透过奔行中的奥迪轿车车窗,坐在后座的唐浪,看了一眼前方的田野,只见沙土在风中激扬。

他的脸上平静而恬淡。

收回目光,唐浪转头看向坐在身边的一位温婉少妇。

少妇生得灵秀水嫩,双眼亮美,肤色雪白,又偏偏穿着黑色的外衣和超短裙,更加突显如雪肌肤。

“雪倾……”

看着这位美丽少妇,唐浪的目光立刻变得无限温存。

少妇并不说话,只是用娇柔的目光抚慰着唐浪的内心。

……

猛烈的狂风中,两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快速地驶进了一个小小的村落之中。

穿过村落,两辆轿车从国道上下来,驶入了一条狭窄的乡间公路。

风势依然不减。

半空中漂浮着各种各样的垃圾,卷袭着,游荡着,然后如飞刀一般的,猛地击打在了轿车之上。

很快,一个广大的垃圾堆便出现在了唐浪的眼前。

垃圾堆旁边不远处,是一个破破落落的神庙。

“吱”的一声,两辆奥迪轿车同时停在了神庙门外。

车门打开,六名黑衣人分别从两辆轿车之中走了出来,西装革履,面色凝重。一下车,他们便纷纷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把把的冲锋手枪。

那是产自奥地利的格洛克18型9毫米全自动手枪。当选择自动射击的时候,该枪的射速最高可达每分钟1200发。

因此,这是一款完全可以与冲锋枪相媲美的大口径手枪。

由于威力较大,格洛克冲锋手枪被奥地利政府限制销售,且只被允许提供给特种部队、反恐特警组以及其它军事单位人员。

——滑动枪身,子弹上膛!

黑衣人个个严阵以待。

一名长相俊秀的黑衣人,从外面打开了唐浪旁边的车门,说:“阿浪,就在这里吧……”

“好……”

唐浪麻木地答应着,脸上的神色也不由地一黯。

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淡定的神态,并扶着美丽少妇从车里面走了出来。

唐浪和少妇两个人相扶着,踉踉跄跄地向着庙里走来。

那名长相俊秀的黑衣人,则率领其他五名黑衣人,各自提着格洛克冲锋手枪从后面跟着。

破庙的门是早就已经被人卸走了。

通过了一进院子,几个人直接的走进了大殿里。

大殿里竖立着两根圆滚滚的红漆柱子,支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屋顶,一个用许多的巨木堆砌起来的屋顶。

庙里早就没有了和尚或者道士。

黑夜快来临了,然而风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样子。

破庙里到处已经布满了黑暗,黑暗之中仿佛藏着许多的东西。

几个人陆续走进了破庙大殿里来,抬眼只见里面供着一个已经金身剥落的神灵。

金身的塑像,大大的眼睛,俯瞰着一切,却永远也不会发出一丝的声响。

神灵之前,六名面色冷峻的黑衣人,将唐浪和少妇包围在了中心的位置上。

那名长相俊秀的黑衣人,显然是其余五名黑衣人的头领。他转着脑袋,四处打量了一下神庙大殿,对唐浪说:

“阿浪……就在这里吧。”

唐浪依然默默地说:“好。”

停了半晌。

唐浪忽然对那名长相俊秀的黑衣人说:

“子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今天我要先走一步了。只是……唉,二十三年了……我的父母也整整养活了我二十三年……一直以来,他们供我上学读书,受尽了辛苦……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地孝敬他们……我实在是……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

“你放心吧。我们从小玩到大,也算是铁哥们了。你的父母,就是我刘子强的父母,我会供养他们的。”

这长相俊秀的黑衣人,名字正是叫做刘子强。

唐浪欣慰地一笑,“那就拜托了,好兄弟。”

“操!谁他妈的跟你是好兄弟!?王八蛋……”

刘子强突然对着唐浪大声地吼叫了起来。

唐浪闻言,一脸愕然地看着他。

刘子强的脸上也顿时变得通红了起来,双眼之中似乎要喷出火焰来,显示着他的情绪起了巨大的波动。

“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千千万,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单单搞她……”

刘子强一边怒吼着,一边用手中的格洛克冲锋手枪指着那美丽少妇的脑袋。

——他显然是在发泄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怨气。

一想到自己的发小唐浪这辈子竟然栽在了女人的手里,刘子强的内心就极为地不爽。

美丽少妇并不为所动。

她似乎是见惯了这种剑拔弩张的场面,因而表现得极为淡定。

唐浪脸上,露出了惨然的一笑。

“他林雪倾到底有什么魔力,把你祸害成这样?你至于吗,阿浪?”

刘子强继续咆哮着,“你明明知道她是潭城市天幕集团董事长最心爱的情人,你还是要招惹她?——你只是一个电脑修理工,好好做你的工作不行吗?”

那位美丽的少妇,名字正是林雪倾,是潭城市天幕集团董事长向华天的情人。

……

天幕集团在“华夏国”潭城市,表面上是从事房地产开发以及景区建设的。

格洛克冲锋手枪是奥地利军方以及警方专用枪支。

身为天幕集团保安部经理的刘子强,本想向董事长向华天求情,但是,他发现向华天竟然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林雪倾都要杀掉之时,便知道唐浪已无生路了。

为了让刘子强亲手杀掉唐浪,天幕集团董事长向华天还派杀手暗中躲在了刘子强和唐浪的父母所居住的房屋的附近。

自然,向华天即使不说,刘子强也知道他的父母和唐浪的父母,已经十分危险了。

为了两个人的父母,刘子强只有亲手杀死唐浪了。

一想到这一点,刘子强便内心愤怒,暴躁生气,怨恨唐浪鬼迷心窍。

——独生子的刘子强,一向将同为独生子的唐浪当作自己的亲兄弟看待。

而唐浪的心中似乎很平静,没有一丝的怨恨。

刘子强痛苦地说道:“阿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今天……是一定要杀了你的。否则……”

唐浪心中坦然:“我知道……”

他把林雪倾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仿佛那就是他的全世界。

“就这样与雪倾相拥而死,死而无憾。”

唐浪的心里对此很确定。

此时,林雪倾的脸上突然绽开了如花笑靥,她平静地对唐浪道:“我们终于永远地在一起了。你开心吗?”

“开心!不过……”

唐浪抚摩着女人的头发说:“……我还是有些遗憾。”

林雪倾说:“什么遗憾?”

唐浪说:“我们没有生下了一个儿子或是女儿来,怎么说也有些心有不甘呢。”

脸上微微现出愁苦之色。

“是啊。”

林雪倾也叹息了一声。

这时,五个黑衣人都举着格洛克冲锋手枪,用很恭敬的声音对刘子强道:“强哥,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刘子强紧紧地皱着眉头,半天,他方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沉声道:

“当然。可以开始了……”

唐浪对着刘子强说:“好兄弟,我们下辈子见……”

刘子强痛心无比地转过了头去,不忍再看唐浪一眼,他双肩有些抽动,语气哽咽:“好……下……下辈子见……”

几个黑衣人突然离开了相拥在一起的唐浪和林雪倾几步,然后同时举起了格洛克冲锋手枪,对准了他们的身体。

轻轻地扣动扳机!

枪火暗涌,子弹怒射而出——

只听“哒哒……”一连串的爆响,无数的“帕拉贝鲁姆手枪弹”纷纷射入了唐浪和林雪倾的身体的各个要害部位。

——帕拉贝鲁姆手枪弹是奥地利格洛克冲锋手枪专用手枪弹。

“阿浪……”

狂乱的子弹爆响声中,刘子强发疯了也似的大叫了一声。

他脸上的泪水顿时化作倾盆雨,种种过往在他的脑中映现……

他似乎看到了年方五、六岁的唐浪和他一起去三婶家的果园里偷桃子吃。

唐浪和林雪倾两个人的身体,瞬间被打得像是马蜂窝一般,并同时倒了下去,委顿在地,成为一滩烂泥。

鲜血从各个枪眼之中流淌了出来,很快就淌满了一地。

唐浪和林雪倾的鲜血也混溶到了一起。

几个黑衣人举着格洛克冲锋手枪,互相对望了几眼,又对刘子强恭敬地说:“强哥,已经好了。”

“好……”

刘子强勉勉强强地答应着。

又停了半晌。

刘子强又对那几个黑衣人说:“……拍一下照片吧……然后,买一副水晶棺材把他们两个人合葬在一起。他是我的兄弟……把他埋好……就让他们两个永远地安息在这座神庙的大殿之下吧……”

“是。强哥。”

但是,刘子强已然没有勇气去看身后的两具尸体,他头也不回地开始望庙外走去。

已是黑夜。

黑夜更黑了。

神庙里的那尊已经金身剥落的塑像,仿佛发出了一声叹息。

庙门外,无数的垃圾在风中卷舞。

……

黑暗。

无边无际的黑暗。

冥冥之中,唐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轻飘飘的,似乎全无实体的样子。

他在黑暗之中走来走去,漫无目的,也不知道去往何方。

唐浪知道自己身中数枪,已经死了。

不过,他的心中似乎还在挂念着林雪倾。

“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在无限浓稠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个人喟叹的声音。

音色低沉,中气颇足,像是一个青年人发出的。

“谁?”

唐浪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我是谁并不重要。——看过太多的悲剧,我已经麻木了。不过,刚才的时候,我的内心却再次受到了些许的震动。唉,唐浪,如果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复活吗?”

黑暗中,那个神秘的青年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复活?”

唐浪从小就受到了严格的教育,相信唯物主义科学观,对于“起死回生”这种玩意,他是向来都不相信的。

想了想,唐浪不由地冷笑了一声,说:“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复活。呵呵,你以为你是上帝吗?——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魂,更没有起死回生这么荒唐的事情。”

神秘人一本正经地说:“那么,我想请问,你现在已经死了吗?”

“我当然已经死了。”

神秘人嗤笑了一声,说:“既然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魂,那我这半天在跟那个傻瓜说话?”

唐浪被他一句话给问住了。

半天,唐浪方才幽幽地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当然想复活。那样,我就可以再跟雪倾快快活活地在一起了……”

“好。既然你想复活,那自此之后你就要一切遵从我的指示。”

唐浪心中起疑,“你是谁?”

神秘人有些耐烦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到了一定的阶段,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

“好,只要你能够让我再一次复活,我可以遵从你的指示。只是你让我复活,我的身体还在吗?”

神秘人一笑,道:“你的身体当然在。冥冥之中,你的身体已经被妥善的保存起来了。待你功行圆满之后,你就可以起死回生。”

“雪倾……”

唐浪突然想起了他的爱人林雪倾,“那我死去的爱人呢?”

神秘人沉声说道:“我答应你,只要你遵从我的指示,获得足够的生命力点数,我就会让你的爱人与你一起复活。到时候,你就可以好好地孝敬一下为你操劳了半辈子的父亲母亲了。你再也不用发出‘欲报深恩,昊天罔极’的感叹了。”

听神秘人这么一说,唐浪立即感到了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啊,这是真的吗?……真的吗?”

“当然。”

唐浪狂喜的心情,好半天方才镇静下来。

“获得足够的生命力点数?——这是什么意思?”

神秘人当即解释道:

“我会分配一下任务给你,如果你保质保量地足额完成任务,就可以获得一定的生命力点数。任务的难度越大,你获得的生命力点数就越多。”

“那么请问我需要获得多少生命力点数,才能成功复活呢?”

神秘人沉吟了一下,道:“你只要获得10000点生命力点数,我就能让你成功复活了。”

“10000点生命力点数,”唐浪沉吟着,“也不算太多的样子。我相信我很快就能达到这个限值。一旦我复活了,我就可以再一次和雪倾在一起了……”

他喃喃自语着,不由地又想起了认识他的爱人——林雪倾的种种过往。

……

在浑浑噩噩地上完了一所三流大学之后,唐浪又回到了位于潭城市郊区的他的家。

他的家在城乡结合部,家里还有六七亩的薄田,可供耕种。

大学毕业生太多,工作极难找,在大学里学“网络信息技术专业”的唐浪,初出茅庐,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接连应聘了几家公司,都没有收到录取通知。

后来,他尝试着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建筑小工、小饭店洗碗工、酒楼传菜生、洗车工、送货员,也摆过地摊卖各种小东西。

终日奔波人生苦海,唐浪发现生活实在是太艰难了。

于是,他便向父母死皮赖脸地要了几万块钱,租了一个小门面,专门为人修理电脑,兼卖一些电脑周边配件之类,打算做点小生意,以求自力更生。

同时,唐浪还写一写剧本、小说之类的东西,以贴补家用。

唐浪英俊爽朗,为人和气,他的生意很快便红火起来。路过他的电脑修理铺的姑娘们,也都肆无忌惮地向他大行“注目礼”。

一次偶然的机会,唐浪应邀上门为林雪倾修理电脑故障。

他三下五除二便使电脑恢复正常。

林雪倾极为高兴。

自此之后,林雪倾的电脑一有故障,便打电话给唐浪。

于是,唐浪便一次又一次地登门。

见林雪倾的电脑老是出现各种各样的故障,唐浪突然发觉这些好像都是故意被整出来的。

他也因此浑身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每一次,林雪倾都对唐浪殷勤备至,甚至于秋波暗送,进而眼神挑逗。

林雪倾雪肤花貌,身材姣好,玲珑凸透,更兼身上扑洒的名贵香水,勾人摄魄。唐浪一个正当虎狼之年的小伙子,心中也难免泛起绮思。

不过,他并不敢轻举妄动。

在一次闲谈中,唐浪无意中与他的发小刘子强,说起林雪倾。这刘子强当即劝说唐浪最好与林雪倾保持距离,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原来,这刘子强初中没上完,便开始混迹黑道。几年之后,心狠手辣的他便已经成为了潭城市天幕集团保安部的经理。

他自然知道这林雪倾便是天幕集团董事长向华天的情人,因此,极力劝说唐浪勿要惹火上身。

唐浪自然也风闻了天幕集团在潭城市内、市外的一些“事迹”,因此,心里毕竟还是十分谨慎的。

林雪倾又频繁地叫唐浪去她的家里修理电脑。

终于,在某一天的晚上,林雪倾借故灌醉了唐浪,两个人搂搂抱抱地上了床……

两个人便越陷越深,一发不可收拾,直至生死相许。

纸包不住火,向华天很快便获悉了林雪倾对他的不忠。他决心忍痛下杀手。

而被派来执行这一任务的,便是唐浪的“发小”——天幕集团保安部经理刘子强。

……

想到可以让自己和林雪倾复活,唐浪浑身上下又立刻回复了斗志,他当即信心满满地对神秘人说:“请立即分配给我任务吧。”

神秘人一笑,说:“好,先给你一个简单的任务吧。”

唐浪问他:“你所说的这个简单的任务,我如果成功完成的话,能够获得多少生命力点数?”

“1000点。”神秘人很干脆地说道。

“什么?才1000点生命力点数。这么少?”唐浪的心里有些不满意。

神秘人解释说:“我倒是想分配一些难度大的任务给你,但是你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去完成啊。因此,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从一些简单的任务做起吧。”

唐浪沉吟着,“也是啊……”

神秘人说:“在这些简单的任务中,你需要的更多的可能是你的智谋,你的努力,你的汗水,你的勤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磨练自己、提升自己吧。”

“好。”

黑暗之中,唐浪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那就请您立即给我分派任务吧。”

神秘人沉吟着说:“……嗯,你看过张鑫炎导演、李连杰主演的一部电影《少林寺》吧?”

“少林寺?”

唐浪的头脑之中开始回想。

渐渐地,他想起了《少林寺》这部电影的故事主线:

少年张小虎为报父仇,进入少林寺学武,与牧羊少女白无瑕结缘,后来,他因解救了唐王李世民,而得罪了“郑王”王世充的侄子王仁则,连累了少林寺,不过,李世民最终击败了王世充,而张小虎也成功杀死了王仁则,并最终落发为僧。

想到了这里,唐浪便对神秘人说:“当然看过。还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就已经看过这部电影了,而且印象深刻。”

“既然如此,我给你分配的任务就是进入电影《少林寺》的世界。”

“《少林寺》的电影世界……嗯,那应该很有趣。”

唐浪对此显然是充满了兴趣。

“你的主要任务是——与张小虎(即觉远和尚)、白无瑕(即牧羊少女)一起成长,促成他们结婚,改变原来电影之中的爱情悲剧收尾,期间,你要努力习练少林功夫。”

一个疑问从唐浪的脑袋里冒了出来。

于是,他便对神秘人说:“少林功夫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那可是得需要长年累月的修炼,才能练就一身的真功夫啊!”

想到了这里,唐浪不由地有些泄气,“如果我花十多年的时间,练成了少林功夫,那么我也老了……”

神秘人一笑,对唐浪说:“放心吧。你没有听说过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的说法嘛。你在电影世界的一年,仅仅相当于凡俗世间的一天。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

唐浪闻言大喜,“那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你要记住,你在电影世界里千万不要把自己玩死了,否则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我肯定会活得好好的,利用各种方法。我相信我的生存能力还是很强的。”

“那就好。”

“当我完成任务的时候,我怎么出来?”

“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这你就放心吧。”

“好。”

“……当然,如果你能在《少林寺》的电影世界里修炼成仙的话,都不用我给你10000点的生命力点数,你自己本身就可以满血复活了。”

“修炼成仙!?怎么会?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子,怎么能够说成仙就成仙的。我听人家说,修炼成仙,都要几千年几万年的。唉,只恐怕我没有那个机缘了。我看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完成你交代的任务,挣取10000点的生命力点数,之后,再在你的帮助下复活吧。”

“也说不定啊。万一你在《少林寺》的电影世界里有了非同凡响的奇遇,真的成就仙位呢?”

唐浪笑着,道:“如果我真的成就了仙位,那就像你说的,我不用你的帮助,自己就能原地满血复活了。不过,到时候,我依然会十分感激你的。毕竟是你帮我进入神奇的电影世界修炼的。你给我这个机会,恩同再造,就是我的恩人,我一定也不会忘了你的。”

“嗯。”神秘人答应着,又道:“你真的修炼成仙,可千万不要忘了我才好。或许,到时候,我会请你帮忙的……还有,少林功夫要好好地练习,具体修为高低要看你自己了。……小子,充分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吧……另外,呃……走好,不送。”

……

浓稠的黑暗,突然尽数稀释干净,世界开始变得无限空明。

唐浪发现自己业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一个完全不同于他所处的吵杂混乱的环境的世界。

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只老黄牛和一只小黄牛,正在那里悠闲地吃草,不时地发出一两声愉快的哼声。

唐浪此时此刻正处在一座高山的半山腰上。

极目望向远处,他看见四处都是层峦起伏的高山,远远近近的山丘之中似乎藏着几处的村落,有的地方还在不停地冒着炊烟。

天空很蓝很蓝,而且还干净而又清新的样子,让人也不由得心情爽快。

看着自己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变了一个样子,唐浪不由地自言自语了起来:“难道这就是电影《少林寺》的世界?”

左看看,右看看。

唐浪只觉得这个世界的空气呼吸起来,实在是太舒服了。

偶一低头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个短裤。

“呃,什么鬼!?我竟然连一件外套也没穿。天哪!这个‘平头哥都市修仙系统’,忒不厚道了,竟然让我穿着一个短裤,便直接把我送到了这个世界来了。这不是存心整我吗?是不是想要冻死我啊?啊!”

对天呼号。

叫天不应。

一想起自己刚刚在黑暗之中,连那个神秘人的面都没有见过,而只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唐浪的内心便有些慌乱。

“啪!”

一声脆响。

紧接着,便传来了一阵少女的娇叱:“哪里来的臭流氓?还不快滚?”

听到有人说话,唐浪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膛。

循声望去,唐浪远远地看到一个白衣飘飘的少女,手中正挥舞着一个鞭子。在少女的周围则是一群可爱的山羊。

唐浪认得她。

她和电影里的一模一样。

“这就是电影《少林寺》里面的那位牧羊少女白无瑕吗?终于见到真人了,长得可真好看。她可是少林寺护院武僧、功夫大师昙宗的女儿啊……没有想到,我一来这个世界,就与她见了面……”

唐浪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地处中原的嵩山了。

“平头哥都市修仙系统倒是还真不含糊,直接把我送到了嵩山脚下来了。让我这个样子,与梦中的女神见面,这不是存心整我是什么?奶奶的,这也是给新手准备的大礼包之一不成?”

内心一边胡思乱想着。

唐浪一边向着那个牧羊少女高声喊道:“喂,姑娘,我不是臭流氓。我所在的村子遭了兵乱,半夜里被火烧了,村民们都被大火烧死了,我侥幸逃出来了,却哪里有衣服穿……唉。”

他说着话,蹲了下来。

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唐浪只好顺口胡诌自己的身世了,反正当时的隋唐之际,是一个天下大乱的局面,他所说的情况都是经常发生的。

那牧羊少女相信了唐浪的话,口中沉吟着:“啊,原来是这样啊……”

紧接着,她突然用手向着一处山谷一指,对唐浪道:“喂,那里有一个村子,你赶紧去村子里借点衣服穿吧。”

唐浪顺着牧羊少女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是一个林木茂密的山谷,其中似有炊烟冉冉升起。

于是,他便对牧羊少女大声地道:“多谢姑娘了。在下这就赶过去。”

此时,已经将近日落时分了。

唐浪看见了烟火之气,知道那里必定有人居住。

此时,他自己的肚子也不由得咕咕的叫了起来,于是,他也顾不得与牧羊少女进行深入的交谈,便急急忙忙地快步下山,朝那炊烟冒起之处走去。

在路上,唐浪捡了一块薄薄的石头拿在手里,准备碰到狗了,就打狗。

背后传来了牛“哞哞……”的叫声。

唐浪回头看去,竟然发现那一大一小两只黄牛在不紧不慢地跟着自己。

他自心里想到:“难道我竟然变成了一个古代的放牛郎了。哈哈哈,可真是有趣!”

他刚刚走到了村口,便遇到了一个花白胡子、拄着拐杖、穿着粗布长袍的老头。

花白胡子老头对着唐浪乐呵呵地道:“狗蛋,放牛回来了。衣服呢?怎么精赤着上身就回来了?狗蛋……”

唐浪听言之下,狠狠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老头,“哎,我说老爷爷,我刚来到这里,我没得罪您吧。干吗见了我就破口大骂?”

花白胡子老头哈哈大笑,道:“狗蛋就是你父亲给你起的名字啊。你傻小子不会又犯浑了吧?”

唐浪知道这老头可能是眼神不好,便气愤地道:“老爷爷,我看你一大把年纪了,我懒的理你。”

花白胡子老头走近了唐浪,仔细地看了看他的面相,忽然吃惊地后退了一步,“你不是狗蛋……你是谁?”

“我是狗蛋!”

唐浪生气地对着他大叫起来。

花白胡子老头摇了摇头,道:“你不是狗蛋!恕老朽眼花,刚刚认错了人了。不过,你身后的那一大一小两只黄牛却正是狗蛋家的。”

唐浪一愣,心想:“这村子里还真有人叫狗蛋的。这老头竟然认牛不认人,想来是老花眼了。”

于是,他便对花白胡子老头道:“狗蛋他家的牛走丢了,我给他们找回来了。老爷爷,借问一声,哪家是狗蛋家啊?”

花白胡子老头啰啰嗦嗦地道:“狗蛋家,不就是前村临河的那一排人家的第三家嘛……”

唐浪这才客气地道:“好,谢谢老人家了。”

他突然想到自己没穿上衣,只穿着一个现代人所穿的短裤,又怎么好见人,于是,便对花白胡子老头道:“老人家,能不能先借一件衣服穿穿,我洗澡的时候,衣服不知被什么野兽叼走了……”

花白胡子老头倒也爽快,解下了自己的粗布长袍,递给唐浪,“下一次可要千万注意一些了。”

“谢谢老人家了。我明天还你。”

唐浪接过了那件粗布长袍便披在了身上,又系好了腰带。

“乡里乡亲的,不用客气。”花白胡子老头道。

唐浪穿上了老头的粗布长袍,然后,走了走,看了看,感觉了一下,觉得简直就是风神潇洒啊。

“别说,还真挺合身的。哈哈……”

这下,唐浪活脱脱地倒像是一个古代人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