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闺秀在线阅读

陆家闺秀

徐如笙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53万字

8.9分 35人评分

陆宝菱刚出生的时候,大伯父大伯母去世两年。
陆宝菱周岁的时候,父亲头七刚过,母亲自缢而亡,全了与父亲生死相随的誓言,祖父陆万林悲痛之下大病一场。
这一年,陆靖柔五岁,陆宛君四岁,陆宝菱一岁。
十二年后,显国公府没有男嗣,即将断了香火,而陆家的闺秀却渐渐锋芒毕露,难掩其华。
这一年,陆靖柔十七岁,陆宛君十六岁,陆宝菱十三岁。
如无意外,每晚八点准时更新!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001.风起

端午节刚过便下了一场雨,四处湿漉漉的,越发显得石榴叶翠绿,石榴花明艳,陆宝菱提着裙子,顾不上新上脚的那双绣鞋,飞快的往芙蓉轩跑去。

途径紫竹轩的时候,正巧被背着手在廊下观景的陆万林瞧个正着,不由得喝道:“这是哪个屋里的丫头,这么不懂规矩,跑什么?”陆宝菱笑嘻嘻的停住了,转往陆万林这么跑:“祖父,是我。”

陆万林哪里瞧不出来是她,不过是逗她罢了,抚着胡须道:“我道是谁,要是哪个丫头们敢像你这么跑,我非得把人赶出去,亏你还是大家闺秀呢,跟着你的丫头呢,就由着你撒野?”

陆宝菱扮了个鬼脸,转身就跑,笑道:“大姐姐那儿有新出锅的栗子糕,去晚了可就没有了,等我回来再听您的教训。”话音没落,人早就跑的不见影儿了。

陆万林也不恼,呵呵的直笑,似是自言自语:“就两块栗子糕,至于么。”身后服侍着的是府里的于管家,垂着手笑道:“谁不知道大小姐那儿的点心做的最好,也难怪三小姐惦记着。”

陆万林道:“我记得五福斋的栗子糕做的也不错,你吩咐下去,叫五福斋的每日送两斤过来,我就不信她吃不腻。”于管家笑道:“我可不敢,您记得上回那绿豆糕的事吧,三小姐可恼了好几天呢。”

陆万林笑起来,道:“物以稀为贵,我送上门去,她倒是不稀罕了,既是这样,那你去大小姐那儿讨两块栗子糕来,我也尝尝。”于管家忙笑着应了。

结果陆靖柔亲自送来了一碟子栗子糕,笑道:“听说祖父要吃,我就先端来孝敬您呢,说起来,我亲自动手的时候也不多,偏偏每回您都没机会尝一尝,今儿可一定要赏脸。”

陆万林笑道:“你端了来,宝儿不跟你急了?”宝儿是陆宝菱的小名儿,陆靖柔亲自给陆万林斟了茶,悄悄道:“我唬她说那碟子红豆糕也是我亲手做的,她正在那吃红豆糕呢。”

陆万林笑道:“她的舌头可灵得很,你仔细她知道了回头找你算账。”说着拈了一块糕细细的品了品,赞扬道:“不错,甜而不腻,难怪宝儿喜欢吃。”

陆靖柔捂着嘴直笑:“您就别蒙我了,我知道您不爱吃甜的,这么说是给我面子,过两日等梅子下来了,我做一些酸梅糕来,那个只怕才对您的胃口。”

陆万林笑着拍了拍大孙女的手,转而道:“最近府里的那些传闻我都知道了,你有什么打算没有?”陆靖柔抿着嘴没说话,陆万林却笑道:“你虽是姑娘家,可也十七岁了,又是我从小教养长大的,还害什么羞?只管说就是了。”

陆靖柔道:“我倒不是不好意思,只是这终身大事到底要慎重,我还没想好呢。”

说着扶了陆万林进了东次间:“按理说,镇国公府和咱们显国公府一样是国公府,门第高,身份尊贵,陈文宁又是镇国公世子,我嫁过去是世子夫人,执掌府中中馈,实在是没得挑,可我却有些瞧不上那陈文宁,和那么个窝窝囊囊的男人过一辈子,我可受不了,可我要是拒绝了,只怕叫人说我眼界高,以后也难再说好的亲事,对宛君和宝儿将来说亲也不好,可我要是答应了,又怕委屈了自己,您说我该怎么办啊。”

话音刚落,陆万林已经哈哈大笑起来,看向陆靖柔的眼神就多了几分赞赏和骄傲:“正是这个道理,你说的道理我也明白,和陈文宁要过一辈子的毕竟是你,只是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见过陈文宁,又怎么知道他窝囊呢?”

陆靖柔给陆万林斟了杯茶,道:“您还记得上回我和宛君,宝儿去庆云寺上香那回?路上正巧遇见两兄弟吵架,那做弟弟的气势汹汹,得理不饶人,那做哥哥的不仅不端出架子来训斥,还唯唯诺诺,真叫人看不上眼,后来那弟弟推了哥哥一把,径直走了,哥哥也不恼,自己爬起来拍拍土走了,你说天底下可有这样窝囊的人?我特地叫人打听了,那两个人就是镇国公世子陈文宁和镇国公府的二公子陈毅宁。”

陆万林沉吟片刻,道:“镇国公府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辛,那都是老一辈的故事了,我也不方便和你说,陈毅宁还是位庶子呢,敢凌驾于兄长之上,看来是有几分本事的,你若是嫁过去,将来兄弟翻脸,你不能置身事外吧,只怕就要陷入风波诡谲中,你自己可要想好了。”

陆靖柔轻轻一笑:“豺狼虎豹,阴谋诡计,我向来是不怕的,我只怕日子过得太平淡,太索然无味。”陆万林大笑起来:“你既这么说,那镇国公府便是个好的选择了,陈文宁性子是有些软懦,可人品不错,虽不能给你带来荣耀,可也不会负了你就是,只是你若是真的不想嫁,我自然也有法子替你回绝。”

陆靖柔道:“府里人人都知道我和陈文宁是指腹为婚的,我如今拖到了十七岁还没出嫁,上下嚼舌根子的也不少了,哪怕我不愿意,别人不说,二叔能不答应?只怕镇国公府那儿也免不了一番说道,倒显得咱们陆家不守信用,我和您说这些话,也不过是我的抱怨罢了。”

陆万林皱眉道:“我还没死呢,你二叔敢说什么?他要是不服气只管来找我。”陆靖柔听语气不对,赶忙道:“得得得,只当我什么都没说,别又把您气着了,二叔如今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您总不能拿当年要求我爹和三叔那样要求二叔吧,那您可真是自己给自己找气受了。”

陆万林眉毛一瞪:“你一个晚辈怎么好说长辈的事?没规矩。”陆靖柔笑眯眯道:“我这不是和您才说的吗,对着二叔我可恭敬了呢……”

这话音还没落,就听见外头于管家的阻拦声:“大小姐正和国公爷说话呢,三小姐您好歹站一站,容我给您回禀一声。”陆靖柔忙打开了窗户,朝陆宝菱招手:“进来吧,别调皮了。”

陆宝菱一脸委屈的进了屋子,嘟着嘴:“祖父偏心,只和大姐姐说私房话,见了我就只是教训。”又对陆靖柔撅了嘴:“那红豆糕是你做的么?那么腻,还有渣子,难吃死了。”

陆万林笑道:“瞧瞧咱们家三小姐这张嘴,真不知以后哪家养得起。”陆靖柔也笑道:“过两日我做玫瑰松子糖给你吃,可别撅着嘴了。”

陆宝菱看到那碟子栗子糕,眼前一亮,别的却顾不上了,一手拿了一块,左右开弓,两腮鼓鼓的,和小松鼠一样,眼里也带了笑,陆万林和陆靖柔看来却只是暗暗摇头。

晚上陆令思,二夫人,陆宛君,陆如玉来给陆万林请安,陆万林照例问了陆令思两句外头的事,又问了二夫人两句府里的事,又问了陆宛君和陆如玉的功课,这才叫散了,几个女孩子各自回去休息,二夫人却和陆令思嘀咕起来了:“今儿大侄女三侄女又在国公爷这儿留的晚饭,嘴上说都是一样的孙女,可心里到底不同呐,这也太偏心了些。”

陆令思有些不耐烦:“你整日就知道计较这些小事,爹年纪大了,喜欢小辈儿陪着说话有什么?就你多心。”

二夫人顿时不依了:“这哪里是我多心,上回皇上赐了一整套青玉的文房四宝,按说,既是御赐的,就该好好地供起来,结果大侄女说了一句喜欢,国公爷就送给她了,怎么就没咱们如玉的事?还有上上回,三侄女说屋里人手不够用,国公爷一下子就赏了四个丫头,也没有如玉的份,这又怎么说?”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