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剑修在线阅读

仙途剑修

君子寻水

仙侠 / 幻想修仙 · 315万字

6.1分 26人评分

一个少年的修仙路程,执着于超脱剑道,掌五行,控阴阳,以自身灵根再造天地,造化之气,衍化万物!
界珠在手,天下我有!
新书已发,无尽仙河,十一月一号开始正式更新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乱世与少年

夕阳缓缓落下,整个天地将要在白与黑之间慢慢的转换。

地上,一口水井,井边有一个少年.

少年身穿粗布麻衣,头发蓬松,整个一个乞丐的打扮。不过偶尔从发稍间漏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少年的无奈,伤感和深处坚毅,希望……

“咕咕”少年端起碗里面刚刚打出来的水一口饮尽。少年身旁是一片废墟,火烧过的灰迹还历历可见。往四处望去都是相同的残垣断壁,偶尔一缕炊烟,几个人无力的说话声中掺杂着几声乌鸦的凄惨叫声,更让人从心底感到一阵凄凉之意。。。。。

随着四周慢慢的寂静下来,少年把手上最后一点硬邦邦的黑馒头吃完,并舔了舔手上的碎末之后才向“床”走去。

说是“床”,只不过是由两根烧成黑色的木棍和一块木板靠在一起,下面铺些杂草建成的罢了。

不过少年能在这乱世中活着已经很幸运了。

深夜,虫鸣声不再像夏天那么有力了,时间已经是夏末秋初了。杂草上面,少年并未睡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望向满天的繁星,注定今晚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这少年叫王辰,说起来家境也算殷实,据说王辰出生是有星辰陨落,先生说王辰是天上仙人下凡,因此取名叫王辰。

王辰自小更是聪慧异常,四岁便跟着王家村唯一的一个识字的先生学诗文,三个月便会读《百家姓》《千字文》,是远近闻名的小神童,也算是对得起仙人下凡的唿头了。

时间回到一年多之前。那是一个酷热的下午,八岁王辰偷偷从先生的学堂跑出来去几里之外的山上玩,等到玩累了,天快黑的时候才回到村庄。

然而,回到村庄一切都变了:原来恬静的小村庄不见了,原来纯朴的村民不见了,只留下四处的火光,废墟,尸体……年幼的王辰找到家人和先生的尸体并在全村几十个幸存者的帮助下把他们埋葬了。灾难的第二天,幼小王辰便便开始了凄惨的逃亡之旅,因为听说几个幸存者说要开始打仗了…….

乱世人命不如狗,军队似强盗啊!

九个月前,在逃亡途中王辰捡到一只死了的家鸡,刚刚烤熟就被被同时逃亡的两个中年人抢去,并遭到毒打。

七个月前,因为几十文铜钱,再次遭到毒打….王辰的内心满是苦涩,难过,以及不屈。经过这些事情年幼的王凡明白了一个道理:好东西不能让别人知道,除非你有实力保护……

六个月前,王辰在逃亡的路上。四处都是无家可归的难民…..草根已经很少见到了,树皮也不多了,在饥饿的驱使下一群面黄肌瘦的难民要抢一个骑马青年的钱….

王凡辰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打扮华丽的青年,背着一把剑,面带鄙夷的撇了几眼难民,然后拔出剑,剑影肆虐,没用几剑就死了七八个难民,剩下的人也慌忙逃跑….

王辰震惊了,第一次有一种学武的想法,想变得更强….当天晚上,在难民的交谈中,就听说了沧州的三个帮派:龙虎帮,巨鲸帮,金刀门。同时他还听说因为沧州城三大帮派的强势,连双方交战的军队都不敢进入….

这是一个皇权没落,帮派兴起的乱世啊!

沧州城是大夏国的十二州府之一,在夏国十二城中排名第八。作为沧州的州府之都,沧州城已有千年历史,往来的人流,热闹的酒肆,华丽的衣着,无不彰显着沧州的繁华和富庶。

初秋的阳光,柔和的洒向大地,再没有夏天那么毒辣。沧州城外,一个少年站在城外远处的大树下,向尽在咫尺的沧州城望去。

高大的城墙足有十几米,全部由巨石构成,偶尔可以依稀辨认出城墙石头上的痕迹,或刀,或剑。这是战火和武者留下的痕迹。看到的人都会忍不住感叹,果然是一座历史悠久,底蕴十足的古城。

这少年正是王辰,六个月的颠沛流离,王凡褪去了一般这个年纪少年的羞涩,而又了大人的稳重和深沉,只是不高的身材和眉宇间显示的英气,让人很容易发现这还是一个孩子。

灾难使人成长,这话一点也不错。

一个月前,刚刚流浪时的一些幸存者在经过的几个镇里面安稳了下来。王辰没有停下来。自从看到那个青年的剑法之后王辰便决定来沧州城。因为他打听到要学习高深的武艺,成为令人敬畏的武者,最近的只有去沧州城的三大帮派。

城门口,没什么严格的检查,懒懒散散的站着几个守卫,没有什么波澜便顺利的进城了。刚刚进城王辰就发现城里面与外面的不同,街上人流如潮,人人衣着华贵,四处的叫卖声让王辰感到很新奇惊讶。等了好一会儿,四处城里人蔑视的眼光才让他回过神来。

“还是太嫩了啊”,王辰心里想道,自责自己表现的像个孩子一样。赶快跑到没人的角落,不过他没有想道他这种想法是这么小的少年应该有的吗!

要进入帮派,首先要打听帮派的消息,要打听消息自然是去酒楼。

洪福酒楼,一个略显俗气的名字,王辰蹲在墙边,微微抬起头向酒楼内望去。酒楼内是嘈杂的谈笑声,一个个客人进进出出。王辰过了近两个小时才听到有用的消息。

“李万福,后天就是三大帮派招收帮众的日子了,你儿子今年已经十二岁了,今年的帮派选拔,你家小子还是过不去吧”

“不用你担心,我儿子过不去,你家的犬子就算去了也白搭,三大帮派不是什么货色都能进的”一个挺着肚子的中年人面带愠色仿佛这话戳到了他的痛处,毫不示弱道。

“今年也不知道几人能进入帮派,学的武艺”

…….

王辰略微听了两句便知道事情的始末。便没有往下面听,低头离开了。

城南,一座破庙,经常有几个乞丐住在里面。王辰今天也只有住在这里面了,虽然王辰在流浪中也藏了三十多文钱,但是显然不能为了住宿就花完了。

晚上,破庙中。

一个身着褐色破译的中年人训斥这三个十岁左右的小乞丐,“明天你们三个就要去参加三大帮派的考验,能过去你们就不用跟我受苦,化身成龙,我也能沾你们的光,进不了三大帮派就不要回来了”中年人声色俱厉,三个孩子胆战心惊,等了一会儿,中年人又对三个孩子一番勉励。王辰听着就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王辰花了五文钱买了一身合适的粗布短衣,虽一点不华丽但比进城是穿的破布一好多了。之后又买了馒头吃饱了,缓缓睡去等待着第三天的考验。

三大帮派乃沧州三霸,每年招收一次帮众,必须是八到十二岁的孩子。普通人家的孩子很难习到高深的武功,要想出人头地,挣大把的钱,通过筛选进入三大帮派是唯一的办法,特别是在乱世,武艺是立身的根本,进入了三大帮派,只要能活下去就能锦衣玉食,一般人都惹不起,于是很多人都愿意把孩子送进三大帮派。

沧州城城北,这里是一个长宽约上百米的广场,王辰来到这里时已经有几百人了。人群很明显的分为三部分,每一部分都有几十个马车,车上插着锦旗。

王辰学过字,锦旗上的字也认的。龙虎,金刀,巨鲸,上面分别分别绣着一条相互对立的龙和虎,一把金刀,一个大头的怪物。锦旗迎风飘荡,四周都有劲装汉子护着,甚是威武。

王辰略微思索了一会儿便向飘着龙虎的锦旗飘去。

龙虎帮锦旗前面,横着一个文案,文案前坐着一个先生一样的人,身着长袖锦衣。文案两边是劲装大汉,甚是威武。

王辰排着队,没一会儿,就轮到他,中年先生头都没抬的问道:

“姓名”“王辰”“年龄”“九岁半”“籍贯”“……”

只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王辰回答完毕。旁边的劲装汉子便嗡声道:“过来”。王辰便赶快跑过去,那人身后已经又几个少年了,王辰赶快立在后面。不多久,四个劲装汉子后面就各站了八个人,王辰便在他们的吩咐下进入了马车。

咯咯的马车声一点也不难听,王辰一个人静静的呆着,闭着眼睛,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听到其他几人说话的声音,王辰才扭过头打量车里面的几个人,一个是同样粗布的孩子,样子憨憨的,一个人也不说话。

另外五个人则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话,显然很快熟识了,三个华服少年,一个劲装少年,一个面若桃花的少女。

“这次帮派的测试咱们几个可要互帮互助啊!”

“那是当然”

“一定一定”

……

最后面是一个在车角的是,面若冰霜的的少女,面容秀丽,只是身上流露出的生人莫近的气息让几个少年都十分不适。王辰没有和别人说话,等了几个小时马车还在走就缓缓睡去了。

当马车停下来的时候,王辰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喊:“起来了,起来了”,睁开眼睛,便看到那个憨憨的少年在摇他的身体。“谢谢”王凡回了一句,憨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拉起王辰边一起下车了了。

下了车,才发现他们在山脚下,时间也到了下午,四周有几十辆马车,几百个少年在四周低声耳语。王辰和憨憨的少年也相互交流,没几句便知道这少年叫张铁,是沧州城附近穷苦人家的孩子,也许一样的背景吧,两人相谈甚欢,很快便熟识了。

又等了大概两刻钟,又来了几辆马车,等少年们都下车了,众人中央的华服老者才重哼一声,在场的少年赶快停止了说话,看着老者。

老者环视一周,才朗声道:“顺着前面的山道往前面走,三柱香的时间到达山腰才能进入外门,否则,哼,龙虎帮不要废物。”老者的声音很有气势,音若洪钟。话音过后几个闪身老者便消失了。

众少年看着老者迅捷的身影免不了一阵惊叹,龙虎帮果然厉害,想到自己很快可能加入这样的帮派,少年们便马上着急爬山了。

龙虎山,因龙虎帮在此而得名,山上树木繁茂,不时可以看到潺潺溪流,景色甚为优美,可惜由于龙虎帮的强势没人敢来游览。

不过此刻的少年们没有心情观看四周的景色。粗重的喘息声,一滴滴汗水都证明着少年们已经很累了。

从山脚到山腰看起来很近,实际上爬起来很辛苦,身体不好的成年人三炷香爬起来都可能有些勉强的,更不用说这些孩子了。

走着走着,王辰已经头晕目眩了,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仿佛没走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面望去目的地已经快到了,身后张铁紧跟着王辰。王辰看张铁累的想坐下休息,赶快道:“赶快走时间快要到了,”,听了这句话张铁才勉强站了起来,可是浑身没力气走不动,王辰见状略一踟蹰便拉起他一起往回走。张铁仿佛被他的动作激励也咬牙往前面走。

而旁边,和王辰同车的几个少年。

“姓王的不十说好一起的吗?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前面那个劲装少年投也不回的往前走,后面又传来几句叫骂声。

王辰没有理会几人的叫骂,内心却不知不觉的产生一种莫名的情绪,这种情绪叫小心,它虽然几次阻碍的王辰的修为,但也拯救了他几次的姓命,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过了好一会,王辰和张铁终于到了半山腰。

山下的说话的华服老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身后已经一百多个少年了,王辰本来已经累得受不了了本想马上坐下,看到这些人赶快拉起张铁往后面走。王辰走到后面找个石块一屁股坐下,大口的喘气。

过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当王辰刚刚不怎么大声喘气的时候,就听到前面的声音,“废物,过了这么久还没上来,学武最重要的是要吃苦,这种苦都吃不了,哼!把后面的人给我赶出去”。

王辰听到这声音暗道是那个老者,心中有侥幸还好早了一会儿。然后王辰赶快站起来,拉着张铁站在众人后面。老者转过身扫视少年,目光如剑,少年们都低下头。刚刚的话仿佛是给他们暗示一般。

之后少年们被安排下去休息。晚上,山上的房间里,王辰,张铁和其他两个人在屋子里兴奋的睡不着觉,兴奋的讨论起来以后的江湖生活……。

深夜,房间里的其他人热闹了一阵就睡。

王辰靠着窗口,窗外是满天繁星,如同一粒粒珍珠。王辰想起了小时候在父母身边的生活,想起了一年多的流浪生活…..最后在对未来的期望中睡着了,嘴角还有一抹坚定的微笑。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