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追求的清穿在线阅读

有追求的清穿

子一十四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38万字

6.2分 13人评分

女强人来到了敦庆朝一平民家庭,雄心勃勃,却发现无计可施,只好努力调教敦厚的夫婿,但回回似乎都事与愿违,碰壁无数…

版权:起点女生网

目录

第1章 初到

清晨,天刚蒙蒙亮,院子里传来一阵狗叫声。

唐烨叹了口气,郁闷的翻了个身,发现最外边的铺盖已经空了,想了想,还是爬了起来,打算帮娘做饭,是的,如今妈妈的称呼是娘,这是个非常悲催的现实,但现实总归是现实,在悲催了一个月后,唐烨决定接受现实。

阿甘曾很有哲理的说过,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但唐烨认为,其实这话不怎么准确,确切的说,应该是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转折,但是转折之后,就再无什么惊喜或惊吓在前方等着了…

唐烨一边叹气一边摸索着穿衣,硬梆梆的,很不舒服,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反正唐烨不承认它是棉布。

也许是唐烨穿衣的动静有些大,惊醒了同一个炕上的妹妹,“姐,你歇着吧,我来帮娘烧火。”妹妹的口音有些像川普,当唐烨开始想好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立足时,头一个感觉便是奇怪,是的,这个家给她的感觉有些奇怪。

而此时唐烨知道自己奇怪的感觉从何而来了,因为自己的这个妹妹说的是川普,而自己的娘说的是四川话,可是自己一家人睡的却是炕,唐烨向***保证,四川人真的不用炕,---因为自己就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啊,对这个可是清楚得很,---可在古代,好像人口流动不大吧?这家人到底什么个底细呢?

唐烨可是个爱思考的人,但是分析能力也挺强的,但是,这两天在床上还是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来。

按下心中的疑惑,唐烨道:“我已经全好了,还是我去,你再睡一会儿吧。”

妹妹有些迟疑,因为直到昨天,唐烨起床后也只是在屋子里静坐了一会儿,然后又爬上炕挺尸去了,一看就是还没养好,身体没力气啊…

唐烨摸了摸这个妹妹的头,道:“我真的好了,你继续睡吧。”

因这具身体突然生了场大病,所以唐烨便两眼一抹黑的来到了这个世界,气得唐烨卧床的这一整个月都在咒骂着这身体的原尊,要不是她那么短命,自己至于从灯红酒绿的21世纪来到这鬼地方嘛…

想她唐烨可是21世纪的一高级白领啊,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十二年,刚刚在一年前当上了一国际非政府组织某个办公室的头,可别小看这个成绩喔,唐烨是学英语的,但因一向注重长远规划,所以在大四的时候就去考了会计证,毕业后先在一外资机构打杂,然后又跳槽进了这个非政府组织,再次从打杂的做起,慢慢做到财务,然后开始做项目,最后当上了头,期间辛苦只有自己知道,一干没追求的同学全笑她,说她卯足了劲儿当女强人干嘛啊,还是赶紧回家生孩子吧,回回聚会都会如此这般的老生常谈,说得唐烨头都大了,可气的是,连其中的剩女同学都在那起哄—自己没生孩子,但好歹有个老公啊,唐烨真不知道那个剩女死党怎么好意思来洗刷自己---,最最可气的是,这种聚会多半还会由自己埋单,唐烨经常想自己该不是得了受虐症吧…

后来做项目了,当官了,出差时间多了,这种聚会便少了起来,但是这帮损友在电话里也不忘提醒自己,该当妈了,女人嘛,要那么多追求干嘛…

唐烨每次都冲着电话筒说,“废话,没追求,我的房子哪来啊,你们送啊?”

而损友们则回回都会反击,“买了三套房,合适了,高房价就是你这种人给推起来的,你还是适可而止吧,当心我们将你的资料挂网上让网友唾骂死你…”

唐烨可不认为自己理亏,是,自己是买了三套房,但有一套是给无房的爹妈买的,第三套房则是自己和老公经济实力增强后,买的改善性住房,改善性需求可是正常需要啊,而且自己还是在高价位的时候买入的,没占到一点便宜…

可惜这回,就在唐烨一边拿着电话和损友们过嘴仗,一边取车的时候,出车祸了,是的,人倒霉了喝凉水都能噎死人,唐烨千真万确的是在取车的时候出的车祸,而且还是在停车场…

唐烨从来就不信运气,只信实力,就在对面的车失控撞上她的瞬间,她都没想到“衰”这个词,可等她睁开眼后,她后悔了,看来应该是运气之神觉得受到了怠慢,发怒了…

作为一个日理万机的高级白领,唐烨没时间看网络小说,因此,对已经在网上泛滥的各种类型的穿越小说并不熟悉,但是,就在她穿越前,一部特火的穿越剧才刚刚播完,虽然唐烨只是零星的瞄过两眼,但是却还是了解了,人女主角可是在皇宫大院里玩的啊,可自己呢,竟然穿到了一户穷人家,开头几天自己的确体力不支,没注意,可后来,随着思维逐渐清醒了,唐烨便发现,这一家人貌似只有这一间屋子,连灶台都在这屋子里,唐烨便知道自己应该是进了一贫民窟了;随着这副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唐烨更是笃定了这个家是个赤贫家庭:自己就是在喝白粥的时候,自己的这个陌生妹妹总会不自觉的吧唧一下嘴巴,而在这一个月,自己只喝了四回元子汤,而且貌似只有自己才享受到了这个待遇,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家穷啊,这样的吃食竟然都只能备一份,当然,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但是,即便知道这家人对自己还不错,唐烨还是不打算向运气之神妥协,---太过分了,想当初,自己可是想消费奢侈品就直奔香港、想去超五星酒店度周末就马上订机票的人,如今竟然要过这等日子---,想不过味的唐烨硬是将自己在屋里关了一个月,期间脑袋里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死法,可最终没勇气付诸实施,到后来,也只能自己劝自己,既来之,则安之了。

因此,非常非常不愿意接受现实的唐烨便决定从今天起,重新做人,就算自己的专业用不上了,但能力还在啊,本事没丢啊,女强人应该是在哪儿都能混得风生水起的…

这一个月唐烨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因此没人发现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但相对的,她对这个家也知之不多,只知道天天在自己面前晃的除了和自己同睡一个炕的娘就是妹妹,至于爹嘛,没见到,大概早逝了,其他长辈貌似也没有…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孤儿寡母的流落他乡,唐烨开始狗血了,心想,自己娘三该不会是遭了正妻或小老婆的暗算吧?

因此,唐烨今日便打算先搞清楚自己的家庭状况,然后再摸清楚自己所处的时代,虽然瞧自己娘和妹妹的装束应该是清朝,但是,唐烨并不敢笃定,打算先瞅个男子的发型来证实自己的判断。

胡乱编了个辫子后,唐烨轻轻的拉开门,走出了房间,就着天边初升太阳发出的微白加点微红的光线,唐烨发现这个家竟然是个小三合院,自己住的应该是东厢,正房瞧那样子应该是三间,西厢和东厢一样,只有一间屋,而正房和西厢此时都还没动静,唐烨眨巴了一下眼睛,琢磨着这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这些日子好像没听到屋外有其他人冒杂音啊?如果自家是租客,那么房东不可能不将其他房屋出租,如果这院子是自家的,不可能不将房屋租出去啊?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房东拿了其中的一个房间出租,可是没道理房东一个月都不在家吧?…

知道唐烨是怎么当上领导的吧,人家爱思考啊,善于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至于解决问题嘛,在21世纪也许还行,但现在好像还没案例可以证明…

唐烨正在思索呢,就见自己这辈子的娘打开院门、拎着个木桶慢慢走了过来,“叶子,你怎么起来了?”

唐烨这辈子叫唐叶,同音不同字,省了让她重新适应的麻烦,唐叶当下笑道:“娘,我起来帮着做饭。”

唐氏很欣慰的走近唐烨,放下木桶,摸了摸她的额头,道:“真的全好了?”

唐烨瞄了一眼,发现是一桶水,看来唐氏刚刚是去打水了,便道:“娘,我帮你拎。”就在这档口,唐烨已经知道了,水井不在院子里,真是观察仔细啊…

唐氏笑道,“你才多大啊,怎么拎得起,进屋去烧柴火吧。”

唐烨知道自己目前还是个小孩子,但是却很想知道自己的实际年龄,便道:“娘,我要多大你才认为我能拎得起这水桶了啊?”

唐氏一边将水桶拎进屋,一边道:“怎么也得十岁了吧?”

唐烨吐了吐舌头,心想,这年代怕是个出童工的年代,但好歹知道了,自己原来还没满10岁。

唐氏将水倒入水缸后,发现唐烨还呆站在一旁,便轻声道:“不是叫你帮着烧柴火嘛…”

唐烨颇为尴尬的笑了笑,虽然前世她做过节柴灶项目,也去实地考察过农户们使用的传统“三锅庄”灶,但亲手烧柴火,却是从没做过的,不过,她认为应该很简单,但是临了却发现,没火柴…所以只能傻站在那儿了。

唐氏见状,一边生火,一边摇头,“你这孩子,一直挺利索的,怎么病了一场,倒磨叽起来…”因为妹妹还在睡觉,所以唐氏压低了嗓子在说话。

唐烨心想,这本尊是个利索的人就好,利索的人一般都能干不是,那么当自己发力的时候,应该不会让人生疑的了,心情稍微好了点的唐烨一边仔细看唐氏如何生火,一边道:“娘,我脑子还是有点晕…”

唐氏一听,忙道:“那你赶紧去炕上歇着…”

唐烨敦下身子,冲唐氏笑道:“娘,我没事,就是有些事不怎么想得起来了…”

唐氏楞了楞,道:“譬方说什么事啊?”

唐烨想了想,道:“有时候连怎么梳小辫都想不起来…”

唐氏笑道:“你这孩子,是变着法的说娘娇惯你们是吧?行了,从今往后啊,你自己学着梳去…”

唐烨彻底呆住了,不是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在这种家庭里,自己的娘怎么还一直在给自己梳小辫啊?唐烨非常怀疑自己原本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遭难了…

唐烨当下又道:“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饭了…”

唐氏好笑道:“你什么时候做过饭了?烧柴火就是做饭啊?别说出去让人笑…”

唐烨有些糊涂了,大户人家的小姐应该不会学烧柴火吧?不过,唐烨还是松了口气,如果本尊只会烧柴火,那么自己适应起来应该还是很容易的,当下越发仔细的打理唐氏的动作…

早饭很快就好了,唐氏将还在睡的小闺女叫起来,“蜜儿,起来吃饭了。”

是的,唐烨这辈子的妹妹叫唐蜜,别说,这世的爹起的名字倒还不俗气,也许是个读书人。

早饭是菜稀饭,全是菜,里面的米唐烨数也能数得清,不过,唐氏和唐蜜都吃得津津有味的,唐烨也只好硬往嘴里塞,填饱肚子才能有力气去追求不是…

吃完饭,唐烨便主动收拾碗筷,准备洗碗,唐氏并没拦她,想来洗碗的活唐氏还是早早的就交了出来的。

唐烨前世并不是个五指不沾洋葱水的大小姐,所以洗碗嘛还是会的,不过,穿过来洗的第一回碗,还是让唐烨受到了批评,因为用水太多了,将唐氏早上打的一桶水全给用完了…

唐烨很有耐心的等唐氏念叨完,期间态度一直很好,因为唐烨将唐氏视为了自己的领导,这么一类比,唐烨自然没那闲情去张嘴反驳,唐烨一贯奉行的是,领导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听着就是,又不少两斤肉。

等唐氏念叨完了,又过了好一阵子,唐烨才道:“娘,我想洗澡…”

哪知唐氏却道:“洗澡?你病才好,身子这么虚,怎么能洗澡?说什么胡话呢?”

唐烨郁闷了,自己至少有一个月没洗过澡了啊,头发都黏糊糊的了,不过,却很识实务的没多说,打算等唐氏走了后自己打水来洗,反正就算自己烧火还是不利索,不是还有唐蜜这个妹妹在嘛…

于是,唐烨便换了个话题,“娘,如今是哪个皇帝在位啊?”贸然问家庭状况容易令人起疑,所以唐烨决定问点国家大事,出了状况也好糊弄不是。

唐氏很诧异的看向唐烨,道:“你这孩子真傻了啊?”

唐烨本以为唐氏会很惊骇的叫她不要乱问,没想到却换来这么个回答,心中也奇怪起来,但却不知该怎么继续追问下去,便只好冲唐氏傻笑。

而这时唐蜜发言了,“我知道,我知道,是敦庆爷,上上个月康熙爷才禅位的,街上张灯结彩的,爹还带我们去看了热闹的呢…”

唐蜜此话的信息含量很丰富,但唐烨却无暇他顾,而是结结巴巴的问道:“康熙爷?康熙爷禅位?”

见唐蜜重重的点头,唐氏在那翻白眼,唐烨强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然后再度结结巴巴的问道:“大清的康熙爷?”

唐氏冲唐蜜笑道:“你姐姐真的给病傻了…”

唐烨此时哪是傻啊,简直是要疯了,怎么会这样?她原以为弄清了历史后,凭借着对历史大走向的先知先觉,趋利避害,一定能让自己过上红红火火的好日子,怎么康熙禅位了呢?不可能啊,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一声响啊…

很可悲的是,唐烨最终也没发疯,因此只好再度直面这惨淡的人生,“康熙爷在位多少年啊,怎么想着禅位了,敦庆爷是康熙爷的第几子啊?”

没想到唐蜜还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那些日子说书先生天天都在讲呢,康熙爷在位六十年,感念天恩,所以传位给敦庆爷…”说完还得意的问唐氏,“娘,我说的没错吧…”

唐氏慈爱的摸了摸唐蜜的头,道:“嗯,蜜儿记性真好。”

而唐烨摇晃了一下身子后,又磕磕巴巴的问道:“娘,敦庆爷是第几子啊?”

唐氏笑道:“你这丫头,怎么老问这个啊,让娘想想,嗯,好像是十皇子,对,就是十皇子…”

唐烨当即就倒了下去,吓得唐氏和唐蜜发出一阵尖叫。

康熙的十皇子,这刺激太大了,如果是老八,或十四,哪怕是废太子,唐烨尚且都能接受一点,怎么会是老十呢?就唐烨所知,在八爷党里,老十也是掉尾巴的好不好…

巨大的刺激让唐烨受不了了,当场晕了,但是被扶到炕上的唐烨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拦住了要急巴巴的去请大夫的唐氏,这个家本来就穷,唐烨可不想被自己折腾的闪架了…

没给刺激死的唐烨喝了几口唐氏递来的白开水后,便强笑着表示自己没事了,叫唐氏该干嘛就干嘛去,上个月,在自己完全清醒后,唐氏除了在饭点进屋煮饭外,其他时间都没在屋里,想来应该是有工作的。

果然,唐氏见唐烨好像真没事了,就道:“那我先走了,蜜儿,你姐姐若有什么事,赶紧来寻我…”

等唐氏走后,唐烨恹恹的在床上趴了半个上午,突然灵光一现,这个敦庆帝肯定是穿越的!

唐烨立马为自己这个认知激动起来,竟然找到同志了啊,多么不容易啊…

可是激动完了,唐烨的脑袋又耷拉下了,就算知道敦庆帝是穿的又能怎么样,漫说自己见不着他,就算见着了,谁能保证敦庆帝不杀人灭口?

然后唐烨便开始分析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了,最后发现几率实在太小了,小的自己没那胆子去堵一把,因为连这个敦庆帝和自己是否是同时代的穿越者都搞不清楚呢,想和人来个共鸣,难…

因此,沮丧的唐烨开始咒骂所谓的穿越同仁了,你穿就穿吧,改什么历史啊,这下可好,叫自己怎么钻空子发家致富啊…

咒骂完后,唐烨又懊恼了,自己怎么不早穿几十年呢,如果穿得早,没准还能和敦庆帝双宿双飞呢,就算有**佳丽三千,唐烨很有自信,自己肯定能在正宫娘娘的位置上坐得稳稳当当的…

唐蜜见着唐烨变换得挺快的神情,有些害怕了,“姐姐,你怎么了,要不我去找娘吧?”

唐烨被唐蜜打断了冥想,苦笑道:“我没事,歇歇就好了。”

然后歇了没一会儿,唐烨便开始套唐蜜的话了,当然对小姑娘也不用套什么话,唐烨三下五除二,就大致了解了整个家庭情况,原来自己这辈子的爹还在人间,在自己生病前几天回老家去给自己的娘祝寿去了,老家的确是在四川,而现在家庭所在地则是在兰州,家中人口简单,就四口人,爹娘外加两个年龄相差两岁的闺女,至于为什么从四川迁到兰州来,唐蜜就不知道了,而自己的娘如今是在隔壁张大婶家和几个媳妇婆子一起搞刺绣,张大婶的儿子在一家布行当学徒,脑袋挺灵光的,当发现某种商品走俏时,就会知会张大婶,如果抢时间,张大婶就会召集了隔壁邻居闲暇的妇人一起做,然后卖给自己儿子供职的布行。

至于这个院子嘛,不是自己家的,而其他房间也没出租,因为房东一家住满了,如今不在是因为他们走亲戚去了,好像亲戚离得比较远…

了解完大致情况后,唐烨虽然有些失望自己不是什么落魄的大家闺秀,但失望之余还是很庆幸的,毕竟身家清白不是,良民啊…

然后唐烨又重点打探了自己这个爹所从事的职业,结果不想自己这个爹竟然是在街上摆摊给人写文书的…

唐烨想不明白,反正都是写文书,在哪儿摆摊不一样啊,干嘛非要千里迢迢的从四川跑到兰州来?唐烨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想了,继续腹议那该死的敦庆帝…

接下来的两个月,知道自己已经满了8岁的唐烨学会了烧火,也学会了给自己和唐蜜梳小辫,期间,没吃过一回肉,没吃过一回干饭,没吃过一回白面馒头,不管是煮面条还是煮稀饭,基本上全是菜…而且只洗过一回澡,因为柴火是要花钱买的。

在此期间,唐氏的刺绣活告一段落,好像拿回来了点银子,但是却没改善生活的意图,让唐烨好不懊恼,不过当她发现左邻右舍的生活和自己家都差不多时,便不再暗暗抱怨了,生活水平就如此,抱怨有什么用啊…

因此,唐烨回回看向唐蜜便会带了几分歉意,她当初知道这个家穷,但是真没想到会穷成这样,早知道一定会将元子分给唐蜜吃的。

所以,唐烨便开始努力的琢磨怎么发家致富,她可是很有责任心的一个人,就冲自己吃了一个月的上等吃食,这个家她管定了,当然,她似乎也没其他的选择…

可是,静下心来后,唐烨却发现英雄无用武之地,她前世是搞环保的,如今环境保护挺好的,不劳她费心,虽然也曾搞过一些诸如什么中蜂养殖啊,什么药材种植啊之类的项目,但是,真叫唐烨去养,去种,她也只能两眼一摸黑,因为她要么是召集专家一起去考察,要么是召集专家一起开会,至于具体的过程,她其实连皮毛都知之不详。

唐烨自认为有着很强的分析能力、设计能力、思考能力、执行能力、领导能力和沟通能力,但是,在这个被敦庆帝给搞乱套了的大清,唐烨是空有一身本领啊,因为全施展不出来,就连英语这门工具也没用,在兰州这地界,没准会蒙古语还能赚点钱…

唐烨不由得再度将运气之神给骂了一遍…

没辙的唐烨只好要求唐氏教她学刺绣,俗话说技多不压身嘛,既然上辈子所学用不上,那就先学个这辈子实用的吧。

唐氏听了唐烨的话,可高兴了,“当初你出生的时候,你爷爷奶奶都不喜,你爹却欢喜得不得了,说闺女好,早早的就能帮到我,能帮着做鞋子做衣裳,帮着做家务,呵呵,看来你爹的话还真是没说错呢…”

唐烨心想,第一个是闺女当爹的也许没什么不快,可第二个又是闺女,也许就没这么淡定了,而如今妹妹都6岁了,弟弟在哪儿还没瞧见,也许这个爹心里早急了,不过虽然如此想,唐烨还是问道:“娘,爹还有多久才回来啊?”

唐氏想了想,道:“你奶奶的寿辰和你爷爷只相隔两个多月,你爹应该会等你爷爷的寿辰过了再走,大概还得等两三个月才能返家…”

唐烨心想,如今这交通啊,唉,让人说什么好呢…

没想到唐烨和唐氏才讨论了当爹的归期没两天,唐烨这世的爹竟然就突然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自家的院子里,因最近张大婶那边没新活,所以唐氏正好在家,唐烨没机会傻乎乎的问,“你是谁。”所以没生出什么古怪来。

不过,让唐烨奇怪的是,自己这个爹身边竟然还有一个男孩子,瞧着年龄应该比自己大,而瞧唐氏的神情,好像也不认识这个男孩子…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