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徊在线阅读

仙徊

笛沃

仙侠 / 修真文明 · 103万字

7.3分 10人评分

春眠不觉晓。
十六岁的杨云一梦醒来,陷入对自己身份的深深迷惘之中。
到底自己是那个梦中叱咤风云,面临天劫依然谈笑风生的修道宗师,还是那个出身贫寒、苦苦攻读求取功名的山村学子?
庄周和蝴蝶这么狗血的事情先不去管,杨云醒来后的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吃上一顿红烧肉。
当真的吃上肉以后,杨云的愿望变大了一点——让自己和全家天天都能吃上肉。
这个看起来很渺小的愿望,面临一个严峻的考验,那就是即将来临的乱世。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梦回

春眠不觉晓,杨云做了一个大梦,在梦中他遇到了神仙,将他带到东海学艺。

杨云知道了什么是修仙,什么是境界,什么是仙路艰难。

师父、师兄、弟子、徒孙一个接一个的陨落,但杨云谨慎小心加上气运,竟然奇迹般的闯过了重重关口,从一个散修小门派的弟子,修行界中的草根,一步步变成了高手、高人、真人、宗师、传奇、传说,上天入海,纵横无敌,距离变成真的神仙只一步之遥。

恐怖的天劫一波接着一波,杨云仿佛是马上要倾覆的怒海孤舟,但还是挺了过来,最后金光四射,光辉的彼岸似乎触手可及。

一阵叮叮当当菜刀敲击案板的声音,将睡梦中的杨云惊醒。

杨云迷迷糊糊地继续躺着不动,抽动鼻子闻着阵阵飘来的饭菜香气,开始在记忆深处翻找不知埋藏了多少年的记忆。

多么熟悉而又悠远的味道啊,有多少年没有闻到了,一千年还是一万年?

是小月山采摘的麻叶菜混合小米一起熬粥的香气,自己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小时候家里穷,经常用这种野菜来熬粥。

“天劫——天劫呢?!”

杨云猛然惊醒,翻身坐起来,身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晨光从窗户纸的破洞里洒进房间,柳木床、粗布被、年久发黑的泥墙,还有一张破桌子上散落着的书本和笔砚。

“是幻境——一定是幻境”杨云下意识地一掐功诀,打算发动《元极神光破禁大法》。

怎么回事儿?这门自己修炼了几百年的功法,此时在脑海中除了寥寥几句口诀,剩下的内容竟然全忘了。而且不止如此,自己那一身真元也荡然无存。

杨云双目赤红,疯魔一般乱挥着双手,徒劳地试图施展出记忆中那些能够将方圆千里夷为平地的法诀,可是同样的,那些本该熟悉无比的法诀,此时竟然全部从脑海中消失了,只剩下名字和一些零散的功诀片段。

“三儿——起来吃饭啦”

一声呼唤,仿佛晨钟般惊醒了即将魔障的杨云。

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老妇走进房间,“三儿,你这是怎么啦?”

看杨云气色不好,老妇关切地伸手摸向杨云的额头。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莫不是昨晚读书太晚伤了神?”老妇抽回满是皱纹的手,犹豫了片刻,说道:“等着,娘给你的粥里加个鸡蛋,你读书伤神,要多补一点的。”

母亲的这句话好像打开了一道大门,属于十六岁自己的记忆像纷纷的潮水般涌来——

想起来了,我是杨云,今年十六岁,家境贫寒,从小在全家的支持下一直在苦读,两个月前刚刚考上了秀才,成了村子里唯一的一个正式“读书人”。昨天晚上在昏黄的油灯下温习到很晚,直到灯油用尽就入睡了。

原来那个几乎修道成仙、叱咤风云的杨云,是一场离奇的梦境。

这个梦境是如此真实,杨云怔神了半晌之后,用力捶了下脑袋,“庄周晓梦迷蝴蝶——这种事情怎么让我碰上啦?”

杨云的母亲看着儿子,眼神中充满慈爱。她听不懂儿子在说什么,以为杨云又读书入迷了,于是静静地退出了房间。

×××

关于庄周和蝴蝶的事情过于深奥,杨云怎么也想不明白,可是饥肠辘辘的肚子提醒他坐到了饭桌上。

一个鸡蛋放进了杨云的碗里。

饭碗端到嘴边的时候,杨云感到肚子里饿得像着了一把火一样。

野菜小米粥流入喉咙,小米的香气里带着丝丝野菜的麻味,饥饿的肠胃立刻欢呼起来。

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粥,杨云一边回忆梦境中龙肝凤髓的味道。

杨云的父亲杨天埕是个老实的庄稼汉,大哥杨山和父亲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连端碗、喝粥的姿势都一摸一样,要不是杨天埕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几乎无法分出他们两个来。

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看杨云碗里的鸡蛋。

杨云看着鸡蛋口水直流,梦境中他是可以餐风饮露的仙人,可是真正的他的身体才十六岁,而且有点长期的营养不良。鸡蛋对他的诱惑力是很大的。

避开杨氏的注意,杨云飞快地把鸡蛋夹到了小妹杨琳的碗里。

杨琳的眼睛刷的亮了,她狼吞虎咽地把鸡蛋塞到口里,囫囵吞了下去,一口气没喘上来,噎地一阵咳嗽。

在杨氏转头查看前,杨琳飞快地用舌头把嘴角的蛋黄渣卷走,眨眨眼,冲着杨云吐舌一笑。

杨云的父亲和大哥的嘴角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农家的早饭吃得很快,杨天埕和杨山提起锄头和一个瓦罐去地里,瓦罐里是几个杨氏为他们准备的中午吃的饭团,他们俩要一直劳作到晚上才会回来。

尽管只是十三岁,杨琳也要帮着杨氏干家务活。割草、拾柴、洗衣、做饭等等,身材单薄的杨琳做这些已经俨然一把好手了。

只有杨云不用干活,他的任务就是读书。自小聪慧的杨云也没有辜负全家人的厚望,自从两个月前他考取了秀才之后,已经正式踏上了读书取功名的道路,虽然区区一个秀才官府只给些微的补助,但对这个贫寒的家也算不无小补,当然如果能够中举,那身份地位立刻就不一样了,这也是杨云全家的期待。

母亲什么活都不让杨云插手,他唯一的事情就是读书。和往前一样,吃过早饭后杨云夹着两本书离开了家门。

自从考上了秀才,乡里的蒙学杨云再也不用去上了,但是又无力去县城里的书院继续攻读,那里可是要收学费的。杨云这段时间只好自修,其实这也是所有贫寒学子的悲哀,没有钱就不能进修,考上举人的机会当然就渺茫了。

自修也不容易,整个村子只有杨云一个秀才,连可以交流研讨的人都没有,而且书也很贵,整个杨家也没有多少本书。

杨云家已经在村子的边缘,沿着一条土路走了大约一刻,拐下土路,走进一片竹林里面。

驾轻就熟地左拐右拐,不多时来到竹林中的一片空地。

这空地只有几间屋子大小,地面都是非常光滑的青石,最大的一块石面隆起,形成了一个小台子模样,可以供人在上面坐卧,这就是杨云日常读书的一个宝地了。

竹林清幽,空地上方又有阳光洒落下来,杨云几年前偶然发现了这个地方后,就时常带着几本书到这里苦读。

杨云打开一本《五书集注》翻看了几页,可是总觉得心绪不宁,无数梦中的记忆在脑海中徘徊着,始终不肯离开。

索性把书往青石上一放,坐下闭目静思起梦中的情景来。

微风徐来,斑驳的竹影在脸上摇动,杨云一动不动,脸上的神色随着对梦境的回忆不停地变幻。

渐渐地,梦中的一些记忆逐渐清晰起来,就好像是乌云散尽,阳光出现一样。

几个简单的入门功法,被杨云完整地回忆了起来。其中有一门《寂元化精诀》,简单而又有趣,杨云梦中的记忆非常深刻,此时似乎可以用来试验一下。

杨云睁开双眼,从地上捡起一颗圆石。

双目中一道精光闪过。一抬手,掌中的圆石电射而出,呜呜地在空中划过,击中一棵青竹。

啪地一声脆响,茶盅粗的青竹从中断折,竹片纷飞,有一片直溅到了杨云的头顶上。

一石击出,杨云却像被抽空了一样,面色灰败,佝偻着身子咳嗽起来。

好半天咳嗽止住,杨云抬起头,露出满脸压抑不住的狂喜。

“是真的!这个法诀竟然是真的!”

寂阳化精诀是一门奇特的法诀,它不需要用真气或者真元催动,而是靠抽取体内的精元,化成临时性充满威力的一击,因此被毫无修炼基础的杨云拿来做试验。

“难道梦境是真的,我渡天劫失败,不知为什么没有魂飞魄散,而是转世重回了十六岁的时候。”杨云沉吟良久,这种奇事即使在梦中也是闻所未闻,不过根据梦境中的记忆,渡大天劫的人根本没有回来的,甚至有没有人成功渡过都无人知道,也许渡大天劫失败就是会如此也说不定。

“管它是不是真的,梦中的功诀是真的就行了,虽然我是读书人,可是修炼一些本领也不错。”想起梦境中修炼者们飞天遁地的神奇手段,杨云心生向往。

刚刚想到这里,杨云眼前一黑,差点昏眩过去。

杨云现在是一个没有经过任何修炼的凡人,家里条件不好,身体也有点虚弱,强行使用寂阳化精诀的结果,就好像不眠不休连续操劳了几天一般,身体的精元严重透支。

不行,身体太弱,施展寂阳化精诀太勉强了。肚子里饿得火烧一般,杨云急忙拿出杨氏为他准备的杂粮饭团,囫囵几口塞下肚子,却感觉越发地饿了。

只得在地上寻了石片,劈砍地上露出来的青笋充饥,连吃了十几根才稍稍遏止了饥火。

在梦中,自己修炼有成后,有时会有王公权贵求到自己,用天南地北搜集来的珍馐设宴,想起那些美食佳肴,杨云恨不得扑上去连盘碟一起吃尽。

梦中的自己怎么那么清高啊,对这些烟火食不屑一顾,顶多给面子地略略吃上几个水果。

杨云现在是标准的一个凡人,身体未经修炼,窍穴未开,没有丝毫的境界和定力可言,当然无法理解梦中自己的行为。

根据梦中记忆,光是修炼到辟谷的境界,少说也要十几年的功夫,在那之前吃饭是最好最快地补充身体精元的方法。

只是用了一下寂阳化精诀,杨云就感到给自己一头牛也吃得下去,一个饭团十几个青笋也不过略微抵挡,日头刚刚过午,离吃晚饭还早,而且家中贫寒,晚饭也吃不到什么,多半还是野菜粥,顶多粥里加点地瓜番薯之类,总之是饿不死也吃不饱,一家人艰难度日罢了,哪里有多余的食物让杨云修炼寂元化精诀。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