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大清在线阅读
会员

祸害大清

吴老狼

历史 / 清史民国 · 270万字

6.9分 179人评分

卢一峰是我大清第一祸害!不杀此贼,朕誓不为人!——某个自称在一天之中射死三百一十八只兔子而被誉为兔子终结者的小麻子如是说。卢一峰是个大祸害!这个祸害不除,我们大清永无宁日。——包衣奴才和铁杆汉奸们都如是说。卢一峰就是祸国殃民的千古奸臣典范,吃着我大清的禄米,拿着我大清的薪俸,可是每干一件事,都是为了挖我们大清王朝的墙根,掘我们大清王朝的屋基,祸害我们大清王朝的每一位良善臣民,忠心奴才!强烈建议当局给这个奸臣贼子铸一座跪像,跪到我大清太祖太宗陵前,让我们大清子民鞭笞唾骂!——某个无比吹捧大清酋长的清史砖家痛哭流涕的这么说。卢胖子是好人。——普通老百姓这么说。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原来是个西选官

“我怎么了?这里是那里?”

头疼欲裂的感觉中,封翔渐渐睁开眼睛,熟悉了一会久违的光线之后,封翔艰难抬起头来,触目所及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中等房间,房间里摆放的茶几、座椅和花架等家具摆设,也是很明显的明清式样。封翔先是纳闷,心说我好象是在横店影视城的大门外穿过街道时,被一辆轿车撞了一下,接下来发生事了?我现在在那里?

封翔确实是糊涂了,作为浙江大学化工系的高材生,今天早上他和一帮同学到东阳的横店影视城旅游参观,花了一百多大元逛了两个景点,又用廉价的低端数码相机照了大堆照片后,囊中并不充实的学生们结束了参观,开始收兵回营返回学校。但就在离开横店影视城横穿马路的时候,一辆闯红灯的轿车忽然直冲过来,本有机会躲过车头的封翔因为推了一把一个来不及反应的同学,结果同学倒是被封翔推开了,封翔自己则被轿车正面撞中,直接就飞上了半空,然后封翔就什么都不知道。

回忆到这里,封翔忽然心中一动,心说难道我被轿车撞昏了,被同学们送进影视城来了?可是不对啊,如果我被撞昏了,老孙他们应该把我送进医院抢救啊?送进影视城来干什么,这里又没有医生?再说了,难道这个影视城也有抢救室?可就算有,这里怎么也没有一点医疗器材?

“老孙,老孙,敖大宝,敖大宝。”尽管满肚子都是疑问,封翔还是喊起了同学们的名字,想从同学们口中探问一个究竟。还好,封翔的呼喊很快得到了回应,雕花镂铭的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走进了门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木盘,盘上有一个药碗。再仔细一看那年青人的装束打扮,封翔顿时张大了嘴巴,惊讶得连剧烈的头疼都给忘记了!

封翔的惊讶是有原因的,端着药碗进来那个年轻人不仅不是封翔的任何一个同学之一就算了,相貌虽然生得还算周正,但气质怎么看怎么的猥琐,而最让封翔目瞪口呆的是,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竟然还梳着一个金钱鼠尾的辫子——也就是整个脑袋都是光溜溜的,只有头顶正中有一条比老鼠尾巴粗不了多少的小辫子!大惊之下,封翔脱口叫道:“我说哥们,你也太敬业了吧?为了拍电影电视剧赚几个盒饭钱,把头发都弄成这样,你就不怕女朋友一脚蹬了你?”

“峰少爷,你说什么?”那金钱鼠尾青年比封翔还惊讶,操着一口地道的云南口音问道:“什么盒饭?什么女朋友蹬了我?”

“峰少爷?”封翔更是糊涂,心说我是姓封(峰)不错,可从来没什么叫过我什么封少爷啊?盘算到这里,封翔猛然又想起一件事,国内那些寡廉鲜耻的清宫戏清宫剧层出不穷,可是为了给异族侵略者遮羞美化,那些清宫戏和清宫剧里的角色都是戴着神鞭朝中后期才出现的大辫子,压根没有那部脑残的清宫戏清宫剧还原真正的历史,让被异族奴役压迫的汉人百姓梳上真正的金钱鼠尾——那不是给神鞭天朝脸上抹黑是什么?想到这点,封翔叫得难免更是大声,“你是谁?怎么蓄这样的辫子?这里是那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峰少爷,你是不是从马上摔下来摔坏脑袋了?”那金钱鼠尾青年十分紧张,赶紧过来把药碗放下,一边去摸封翔的额头一边说道:“峰少爷,你那里不舒服?还记得我不?我是二郎啊,我是你的家丁肖二郎啊,你连我都记不得了?”

“二郎?我的家丁肖二郎?”封翔越听越是稀里糊涂,既对那自称二郎的金钱鼠尾青年的话莫名其妙,又觉得这个二郎十分之亲切,不仅名字亲切,人也非常亲切,就好象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人一样,更让封翔觉得惊讶的是,那肖二郎口中明明说的是一口地道的云南口音,自己却感觉不到半点方言障碍,就好象自己从小就熟悉这口音一般?!想到这点,封翔身体一震,又猛然想起一件大事——自己刚才说的话,好象也是地道无比的云南口音?!

“我……,我是谁?我在那里?”一连串的怪事袭来,封翔本就疼痛欲裂的脑袋更是疼得几乎炸开,从床上跳起来抱着脑袋又蹦又跳,大喊大叫,“告诉我,我是谁?我怎么会说云南话了?这里是那里?我的同学们那里去了?!”

“峰少爷,你怎么了?怎么了?”封翔抱着脑袋连蹦带跳的模样着实吓坏了肖二郎,肖二郎赶紧去抱住封翔,连声说道:“峰少爷,你小心点,小心别摔着。糟了,难道刚才那个郎中说中了,峰少爷你从马上摔下来,可能会一时半会想不起以前的事。峰少爷你别怕,小的告诉你,你叫卢一峰,是云南大理人,还快要当上曲靖的县太爷了,这里是昆明,我们是来拜见平西王的,然后还要到京城里去陛见康熙皇上,回来就要上任了。对了,峰少爷你在进城的时候,不小心跌下马摔了,脑袋出了点小问题,不过没关系,郎中说了,只是暂时忘记了以前的事,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好。”

“卢一峰?昆明?曲靖县太爷?平西王?康熙皇上?”封翔真的是彻底傻眼了,完全闹不懂肖二郎到底是在说些什么。肖二郎见封翔停住了喊跳,则是长舒了一口气,赶紧把封翔往床上拉,说道:“峰少爷,你别急,先躺下来喝药,小的马上就去叫人再请郎中,你不会有事的。”

“现在是什么时间?”封翔忽然一把揪住肖二郎的衣领紧张问道。肖二郎不敢继续刺激封翔,只是如实答道:“峰少爷,今天是大清康熙六年九月初九重阳节。”想了想,肖二郎又补充一句,“下午申时刚过,快到申时初刻了吧。”

“康熙六年九月初九重阳节?”封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死死盯着肖二郎的眼睛,想要从肖二郎眼中找出破绽,口中喃喃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在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在神鞭朝康熙六年九月初九?我明明是在二零一二年啊……。”

“拿镜子来!”想着想着,封翔下意识的摸一下自己光溜溜的前额,身体一震,马上又大喊大叫起来,“快拿镜子来!快!快!我要看看我的模样!”

“是,是。”肖二郎也算是被封翔折腾怕了,赶紧跑到桌旁拿起一面做工一般的客店用铜镜,捧到封翔面前,封翔迫不及待的抢过,对着自己一照,封翔顿时就瘫在了地上——不算十分清晰的铜镜中,出现的已经不是封翔先前那张干巴黑瘦的帅脸,而是一张白白胖胖的肥脸,二十五六岁的年龄,光着前额,头顶上同样有着一根比老鼠尾巴粗不了多少的小辫子…………

“老天爷,你是在玩我啊!”封翔杀猪一样的惨叫起来,“明明知道我最恨汉奸最恨神鞭门,怎么还让我变成了清朝人?还留上这样难看的猪尾巴?!老天爷,我恨你啊——!”发自肺腑的惨叫一声,封翔一头栽在地上,再次昏迷了过去…………

尽管封翔不能接受,但事实就是事实,被郎中和家丁抢救再次醒来后,通过对人物、景色和建筑的详细观察,封翔终于还是明白了自己成为了成百上千穿越者中的光荣一员,从公元二零一二年的东阳横店影视城外,跑到了公元一六六七年的云南昆明城中,还附身到了一个叫卢一峰的候补县令身上。弄明白了这一点后,封翔忍不住向对卢一峰忠心耿耿的家丁肖二郎问道:“二郎,我是那一年考中的进士或者举人?我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峰少爷,你真是摔糊涂了。”肖二郎叹了口气,老实答道:“峰少爷,恕小的说话无礼,你没考过举人,更没考过进士,秀才考了五年都没考中,还是去年大理府院试,应试的童生包括峰少爷你在内只有九个人,平西王却要大理府里取十个秀才,学道老爷没办法,这才从废卷中找出峰少爷你的考卷,……峰少爷你……这才考中了秀才。”

“什么?我才是个秀才?”封翔有些傻眼,忍不住又问道:“既然我只是一个秀才,那我是怎么当上曲靖候补知县的?”

“少爷你走通了平西王二王子的门路,给吴应麒二王子送了五千两银子,二王子这才给你弄了一个候补知县。”肖二郎硬着头皮小声回答,见封翔面色不善,肖二郎赶紧又补充一句,“不过峰少爷你别急,还是你没摔下马跌坏脑袋以前曾经告诉过我,说是平西王爷委派的官叫做西选官,和大清朝廷委派的官一样,在云贵川三省还比朝廷派来的官更吃香,就连鳌拜鳌相爷都得另看三分!所以只要平西王爷答应了让你做曲靖县令,你就是雷打不动的曲靖县令了。”

“原来我是西选官。”封翔恍然大悟。沉默了许久后,封翔在心底叹道:“来就来吧,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现在是辫子朝康熙六年,那么大汉奸吴三桂和大胡子奸臣鳌拜应该都还没死,辫子朝的变数还很多,我剪掉这条猪尾巴还有机会。”叹罢,封翔白胖肥脸的嘴角露出一些笑容,在心里低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叫卢一峰了。西选官,卢一峰。”

“接下来,做为西选官卢一峰,我该怎么做呢?”封翔仔细思考起来,“既然我来到这个时代,我该怎么选择呢?是投靠吴三桂,帮着吴三桂起兵反清?是老老实实当一个神鞭朝顺民,等将来吴三桂起兵的时候卖了他,投靠神鞭朝廷窝窝囊囊过这一辈子?还是甩开吴三桂单干,去找郑成功、陈近南他们,跟着他们反清复明,驱逐鞑虏?再或者,我谁也不投靠,自己单干?可是我小小一个七品县令,没有出身又没有靠山,治地曲靖还是在吴三桂眼皮子底下,能单干得起来吗?”

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文中采用了不少网文黑话,朋友们看得懂就行,给朋友们的阅读带来的麻烦,还请多多原谅。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作者还写过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