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石记在线阅读

龙石记

司空异

仙侠 / 幻想修仙 · 130万字

“三千亿年了,我辗转这么多河系,缔造了无数文明,只是为了在漫长的生命中等到你。”
书友群:229205505

版权:起点中文网

目录

第1章 古树火蛙(修)

从很小的时候,李朝歌就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总有一座披着金色霞光,散发出蓬勃朝气的宏伟城市。在他的感觉里,他既像是这城市的守卫者,又像是这座城市的主人。

然而突然有一日,灾难降临。数不清的陨石坠落。大地塌陷,四极倾覆,天空呈现出一片恐怖的血红色,而那座城市,也在一道划破天地的黑芒下化为虚无。

每当梦到这里的时候,李朝歌都能清楚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悲恸,以及深深的无力感。

“朝歌!快起来啦!”

“啊!——”

李朝歌忽地坐了起来,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就在刚刚,他再次做了那个梦,梦中惨烈的嫣红,似乎染红了李朝歌的眼睛,令他看起什么东西来都是红澄澄的。

“朝歌,你又做噩梦了哩!”叫醒李朝歌的人嘻嘻笑道。

眼前的红色渐渐褪去,李朝歌看向这个叫醒他的人。

面前的孩童名叫邱俊宜,穿着一件灰色短褂,约莫十岁左右,是本庄村长的孙子,乃是李朝歌在邱家庄最要好的玩伴。

“天已亮了么?”他从躺着的竹床上跳下,穿上一件白色短褂,和邱俊宜一起向着门口走去。

开了门,夏日清晨清凉的阳光洒了进来。

李朝歌问道:“昨天夜里你说有事情与我讲,究竟是什么,搞得如此神神秘秘?”

他走到庭院当中,从一个盛着满满一缸水的大水缸中舀了几瓢水,倒往旁边的一个盆子,开始洗漱起来。

邱俊宜道:“昨日我随我娘到石头湾那边走亲戚,在斧头山上的那株古树下,见到了一个水坑,里面住着好大一只蛙哩!”

李朝歌刚往脸上捧了一把水,听到这里,他不顾脸上淅沥沥往下滴着的水,问道:“有多大?”

“有这么大个!”

邱俊宜说着,双手张开一比划。

李朝歌见状却不由得失笑,“你个呆子,这么大都快比得上一只小狼狗了,你听哪个见过这么大的蛙?”

“真的!”邱俊宜见李朝歌不信,顿时急了。

“好好好!”李朝歌摆摆手,“我相信你就是了,二娃和小虎正在学堂,等一下我们去把他们叫出来,我们四个一起去抓那蛙吃!”

二娃十二岁,与李朝歌年龄一样,小虎九岁,乃是他们中,最小的一个。

李朝歌到了厨房,随便吃了一碗面汤,便和邱俊宜一起向着外面一重院落走去。

李朝歌居住的地方,是村中唯一的学堂。建下这座学堂的罗先生,对村民称自己是一位落第的秀才,又有一些闲钱,便在这个叫做邱家庄的村子,建下一座学堂。

他们走到学堂外的时候,罗先生正在讲课: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

一阵童声跟着罗先生念道:“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

……

李朝歌猫着腰跑到了窗前。

“二娃!”

坐在窗边的一个瘦高少年闻言,低声问道:“什么事?”

“出来说,把小虎喊着!”

二娃闻言,摇头晃脑作读书状,同时踢着前面一个小胖子的椅子。

须发半白的罗先生瞥了眼窗户那边,却没有多说什么。

村上的人,都只当罗先生是一位落第的书生,李朝歌却知不然。

据罗先生所说,他早年乃是一位游方的道士,凭借一手道术,闯下了不小的名头。只是后来厌倦了那种漂泊流离的生活,便隐居在了邱家庄。

用罗先生自己的话说:“做游方道士虽然骗人一次不愁吃喝,过的却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老夫喜欢现在这种平静自在的生活。”

对于这种说法,李朝歌一直嗤之以鼻,照他看来,定是罗先生惹下什么了不得的仇家,所以才在幅员四万里的东土,选定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隐居。

不过罗先生所说的这种平静自在的生活,却在十二年前,因这个少年的闯入,而有了一点小小的变化。

据罗先生说,李朝歌是从天上掉下来,落在了罗先生的门前。当时他身上还有三个闪闪的金字,就是他现在的名字。

李朝歌想到这里,学堂内的两个孩子已经借口肚子疼,跑了出来。

邱俊宜道:“我们要去斧头山抓一只大牛蛙来吃,你们去不去?”

叫二娃的男孩闻言,顿时两眼放光,“去,怎么不去!”

四人一拍即合,出了后门,向着村外奔去。

他们所在邱家庄,位于湖鄂行省北面的一个偏僻的小县绿林县境内。

一条清澈的石子河,自邱家庄外向着东南而去,河两岸,俱是黄绿黄绿的农田。田中一顶顶草帽弯着腰,正在匆忙劳作。

顺着这条河往上十几里,就是一个人口十几万的绿林城。顺着河水往下三四里,便到了邱俊宜所说的斧头山。

有人说,绿林方圆数百里都是平原,这个斧头山耸立地太过突兀,却是因为很久以前,有两位天神在天上打斗。其中的一位天神因黑枣河边洗头的仙女而入了迷,就被另一位天神杀死,他的斧头掉落下来,便成了斧头山。

李朝歌几个沿河奔跑,一路上,许多于田边劳作的农人见到他们四个,都笑嘻嘻道:

“你们几个小鳖蛋,咋又逃学出来胡混了!”

“朝歌,你们今天还要麦子吃不?”

“嘿嘿,你看那个小虎,真是越长越敦实了。”

……

面对一众大人的调笑,四个孩子匆匆应承,脚下却丝毫没有慢下来。

跑出三四里,又从北边来了一条河水,两条河水汇聚,形成一条更加宽阔的河流。

水一深,鱼就变得多了起来,年龄最幼的小虎看着水中一群群黑背巴掌长的鱼,脚步不由慢了下来。

“小虎,看什么呢?”李朝歌看着小虎道。

小虎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要不咱们逮鱼吃吧?”

邱俊宜却是连忙摇头,“前天我们才在前面不远烧了十几条鱼,这才几天啊。”

二娃亦是道:“是啊,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尝到蛙肉了。”

“蛙肉……”

这两个字,似乎触动了小虎的某根神经,他道:“嗯,那我们快点走吧。”

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前面的一座山峰。

路愈走愈窄,两边的树木,也渐渐多了起来。

“俊宜,我昨天看到初凤她娘领着她往你家去了,我娘说那是你们两家要定亲了,是不是?”

二娃啃着一个随手摘的野果,嘟囔着问道。

“二娃,我说过,要和你公平竞争的,所以我正在央我娘,把这门亲事退了。”

二娃却是没有说话。

一旁的小虎抱着一个大桃子啃着,道:“我也喜欢初凤。”

李朝歌看着才不过八岁的小虎,不由失笑,道:“你这个小家伙,懂得什么?”

谁知小虎又咬了一口桃子,却是一脸认真道:“我想和初凤睡觉。”

“噗——”

二娃刚咬了一口的水果,忍不住吐了出来。一旁的邱俊宜亦是歪了歪,幸好李朝歌将他扶住,才没让他摔倒。

三个大孩子互视一眼,忽地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刚刚因为那个叫初凤的姑娘所带来的一点点不快,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他们上了一个山坡,慢慢停住。向着远处眺望。

“俊宜,你说的地方在哪呢?”

四外都是绿衣盎然的参天树木,放眼瞧去,只看得见远方的山头,和其中的一片绿海。

邱俊宜道:“快乐快了,就在前面那个山头下。”

正在向着远方眺望的李朝歌,忽地眯起了眼,口中轻咦一声。

“朝歌,你在瞧什么呢?走了啊。”

“我刚刚好像瞧见了那个疯癫的乞丐了。”

“哪呢?”

听到李朝歌这样说,其他三人都凑了过来,顺着李朝歌的目光向着对面的山头看去。

但哪里有人。

“哪呢?”

李朝歌也只是看了一眼,因此他亦不是很确定。

“可能是我眼花了吧。”

邱俊宜道:“那么赶紧走吧,中午的时候,正好赶上吃那个红色大蛙。”

四人继续沿着山中猎户樵夫的路线,向着山内走去。

二娃道:“说起来,那个乞丐,还真是有些奇怪,这么多天,竟然没看到他吃一次饭。”

“是啊是啊。”邱俊宜连忙附和道,“而且他来得也神秘,去得也神秘,我爷爷说,都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来,又是怎么离开的呢。”

听着他们的话,李朝歌心中,却是不由得想起和这乞丐第一次见面的景象。

他们说的乞丐,大概在两个月前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年纪约莫三四十岁,浑身脏兮兮的。

来了没有几天,他就在学堂旁的一个稻草垛定居下来,行为古怪,每天也不讨饭,只是躺在草堆之中唠叨一些稀奇古怪的话语。

李朝歌想起了有一日他和这乞丐的对话:

“你这乞丐好不本分,不讨饭,不怕饿死吗?喏,这三个包子拿着。”

乞丐不接他的包子,却是大笑摇头,道:“小友,我乞讨的,不是凡人所要的饭食。”

李朝歌大愕,道:“乞丐不讨饭,那讨什么?”

乞丐坐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阵李朝歌,放才缓缓道:“我游历凡尘近百年,从一位丰俊青年,变为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只是想向上天,讨要一个机会。”

李朝歌更是好奇,他跟着罗先生住了很多年,在罗先生的影响下,看书极多,对于许多事物的见解,与他人并不相同。

比如这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邋遢乞丐,李朝歌却觉得别有一番有趣,原先他还没有注意到,此时与这乞丐对视,方才发现,这个乞丐的双眼极其清明,与脏兮兮的一身装束,极不相合。

听了乞丐的话,他更觉得此人不凡,奇道:“什么机会?”

乞丐游历凡尘百年,见到的不害怕他的少年也有不少,但是他竟然第一次,对这个少年产生了一种喜爱的感觉,因此他笑道:“我患了一种绝症,因此希望上天能够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完成未完的愿望。”

李朝歌闻言,亦是升起一种悲怆并且同情的感觉。

他年龄不过12岁,却天生过目不忘,两岁识字的他,便开始看罗先生的藏书,到了八九岁,罗先生两间屋子的万卷藏书,已然被他看得差不多。

因此,自很小起,他就显得格外成熟,对于许多事物,有着与同龄人不同的看法。

他能够理解乞丐的这种情感。

“不知你的愿望是什么,我能不能帮你?”他试探地问道。

见到李朝歌目光的变化,乞丐的目中掠过一道奇异的神色。

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要是没有现在的这个绝症困扰,我定要收你做弟子。这样,你才能够完成我人生中,最后的一个愿望。”

李朝歌闻言,更是好奇道:“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乞丐收起笑意,看向了上方湛蓝湛蓝的天穹。

“我的愿望,是到天外去看一看。”

李朝歌顿时大愕。

那乞丐大概在草垛旁呆了大半个月,即使乞丐不要,李朝歌也会带上一些吃的给他,每日与他聊一聊,成了李朝歌那段时间每日的乐趣之一。

后来有一日,罗先生忽然出来。他到了乞丐旁边,与他谈了半天,不知说些什么。当罗先生回到学堂时,乞丐也离开了,之后就是一个多月再也没人看到他。

在几个孩子飞奔如山的时候,那乞丐站在重重林木之后,看着那几个进山的娃娃。

他的衣服,比起两月前,变得干净整洁,头发也束了起来,比起以前,不知道有多精神。

他微笑着,一直盯着李朝歌,想起了当日他与那位罗先生见面的经过来。

“看阁下气息,颇似修习过《盘云诀》,可是又有些不像,似乎又修炼过其他的什么功法?”

这句话,顿时令正在睡觉的乞丐睁开眼来。

他根本没有发现眼前这人是怎么到他身前的。

当他看到眼前之人,正是他目前的邻居之后,他的内心,更是十分震动。

他坐了起来,肃然起敬道:“先生竟然是隐居在尘世中的大家,云复失礼了。”

虽说失礼,他却并没有站起来,但是他面上的神色,却丝毫不像是假装的。

罗先生道:“云复,云复,难道是百年前,盘云派历代最年轻的阁主,冠云复阁主吗?”

冠云复点点头,他问道:“恕云复眼拙,还不知先生名姓出身。”

罗先生淡笑道:“我来自东土与西疆的交界处,不过,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

冠云复一惊,道:“竟然,竟然是……”

他早就听说,那个门派,独自拥有一个小世界,乃是东土所有大门派中,最为低调神秘而且深不可测的门派。然而这些也就罢了,可是,那个位于东土西疆的门派,却守护了东土西部边陲数千个岁月。

罗先生摇了摇头,道:“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你的体内,被一股极强的魔气所困厄,这些天之所以没有立即出来相见,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冠云复闻言道:“那么此刻先生出来见在下……”

罗先生道:“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既然能够帮一下忙,怎么还是要帮一下的。”

冠云复却是直盯着罗先生,问道:“先生,可有什么要求吗?”

罗先生笑道:“我无意间听到你对朝歌说,你很想知道,九天之上,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对么?”

冠云复点点头。

“而我现在有一个方法,既可以让你有机会得偿夙愿,也是请你帮一个忙。”

只有在修道者的面前,罗先生才会流露出这种,俗世商人一样的一面。

在山路中行走了小半个时辰,他们终于来到了邱俊宜所说的古树前。

到了这里,邱俊宜径直朝着古树后面走去,一指树根的位置道:“你们看!”

三个人顺着他的指向看去,果见古树的根部,有一面盆大小的窟窿,其中一个小水坑水光粼粼。

“那大蛙还在吗?”

“还在还在!我看到他了!”眼尖的小虎一眼看见了那只大牛蛙。

“这蛙好古怪!怎么通体都是火红色的!?”

然而几个十一二岁的孩童,却都没有因为那只大蛙火红皮肤的奇异而害怕,反而因为即将吃到如此特别的蛙,而有些兴奋雀跃。

“二娃,小虎,你们去拣柴禾,我来抓这家伙,俊毅你在我身后别让它跑出来。”李朝歌吩咐了这些,钻入了窟窿。

那只火红大蛙,瞪着快凸出来的眼睛盯着李朝歌看。

“大胆蟊贼!竟敢动我家的神物!”正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喝声,紧接着,众人的呼喊便传了进来,显然是打起来了。

“什么你家的神物,吃到我的肚子里就是我的!”

李朝歌连弄清外面来人是谁的心思都没有,一把将那火红大蛙捞在手中,方才不慌不忙退了出来。

女孩看到李朝歌手中托着的火娃,一急道:“把火蛙还给我!”

“哼,山内之物,乃是属于所有人的,你凭什么说在这树下生长的火娃,就是你的?”

小姑娘道:“自火蛙在定风山时,我就盯上了它,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是因为它还没有成熟,你们四个凡夫俗子,赶紧把火蛙放下离开!”

邱俊宜见那小姑娘生得十分水灵,不由拉拉李朝歌的袖子,道:“朝歌,我们也不缺这么一只蛙吃,你还是,还是……”

李朝歌笑了笑,问邱俊宜道:“俊宜,火红色的蛙,你吃过吗?”

邱俊宜摇摇头。

“这么大的蛙,你吃过吗?”

邱俊宜再次摇摇头。

“想吃吗?”

邱俊宜点点头。

李朝歌笑道:“这就对了。”

“往小里说,这是我们先得到的,所谓先到先得,乃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往大里说,下面的那么多村落早有规定,不论你是什么人,但是在斧头山中,你所能分享的资源,并不会因为你的身份,性别,而有任何的改变。”

李朝歌看向小女孩儿,道:“哪怕你是那个员外官商家的女儿。”

李朝歌锋锐的言辞,令小姑娘无从招架,她好像有万般委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哼,我不管,总之这个蛙是我的,天知地知,不需你知!”

她说着,不知从何处取出一道符文,一连打出三道法诀,然后黄色的符纸骤然燃烧起来。

“什么?”

见到如此诡异的一幕,三个孩子顿时害怕,躲到了李朝歌身后。

李朝歌强自镇静,但亦是忽然明白,这哪里是什么富家千金,而是修道者——那种飞天遁地的修道者。

“是修道者,快跑啊!——”

李朝歌将火蛙一丢,率先转身向着后方跑去。

“跑啊!——”

见领头的都跑了,其他的三个孩子更是不敢怠慢,争先恐后向着来路逃去。

“我的火蛙!”小姑娘见到被摔在地上的火蛙,心疼无比,对于那四个人,也是变得十分痛恨。

她按在手中的法诀,顿时打出。

“蓬——”“哎哟——”

四人一个平沙落雁式,向前抛跌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李朝歌好不容易站起身,转身回头指着女孩道:“你!——”

小女孩杏目圆睁,手中早已又握上一张黄色符纸。

“啊——”

李朝歌大叫一声,转身便逃。

“小丫头!好男不跟恶女斗,我们后会有期!——”

女孩见李朝歌一骑绝尘,嘴上却兀自丝毫不留余地,“噗嗤——”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知者不怪,念在你们是初犯,本姑娘就绕过你们吧!”

她走到火蛙附近,将沾满灰的火蛙抱起来,放入了古树下的那个水潭之中。

“别跑了,别,别跑了,我跑不动了——”

小虎年龄最幼,腿短脚短,被二娃拉着跑了一阵,便气喘吁吁。

几个人回头看向身后,果见没人追来,这才松了口气。

二娃慢下脚步,看着身边的三个人道:“好邪门,难道那女娃是山里的妖怪不成?怎么只是在空中鬼画符,就把我们摔个跟头?”

“难说。”邱俊宜仍有些心悸。

小虎这时气也顺了,他好奇地问李朝歌:“朝歌,修道者是什么?”

李朝歌看看天色,道:“快中午了,我们去河边抓些鱼吃吧,吃了我与你们讲讲什么是修道者。”

有那个女孩在那里,他们谁都没有再提抓那只火娃。

下了山,来到河边,他们升起了一堆火,然后小虎去河边的田里拽一些稻谷,李朝歌他们三个,则是一人削了一根长钎,下到河里插鱼。

这事情他们呢做得已不是一年两年,早已纯熟无比,不不一会儿,就插到六七条鲫鱼,小虎来时,还顺手从抓到两条黄鳝。

每次出来,邱俊宜身上都会带上盐巴调料,四人一番合作,很快,一顿丰盛的野味,就准备好了。

四人一人拿着一条大鲫鱼吃着,小虎道:“朝歌,现在可以讲了吧?”

“呸——”

李朝歌将嘴里的鱼刺吐了出来,道:“刚刚你们看到那女孩手中的黄符了吧?”

“嗯嗯。”三个孩子,都是一脸好奇,连东西也忘记吃了,看着李朝歌。

“那是修道的特征之一,寻常人,用不到的。”

“我从罗先生的书中看到过,说得是,世间,无论人类还是野兽精灵,都能够通过修炼,增进与天地的默契,从而达到长生不死的境地,并且厉害无比,举手填海,抬手开山。”

邱俊宜听着,呆呆愣神道:“那——是不是想吃多少鸡腿儿,就吃多少鸡腿儿?”

二娃不由道:“你是村长家的大少爷,就是不修道,还不是想有多少鸡腿儿,就有多少鸡腿儿。我看修道之后,应当是会有无数个比初凤漂亮千百倍的姑娘,一起来服侍呢。”

说着说着,他便不由得想入非非了。

李朝歌却是大摇其头,“非也非也,罗先生就曾经教过我修道。”

听到李朝歌这样说,三个孩子都是露出关注的神色。

“可是,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整天坐在那里,动也不能动,哪里有满山跑来得自在。”

他们三个,一直都是以李朝歌马首是瞻,此时听到他这样说,顿时将修道视作畏途。

天黑的时候,他们回到了邱家庄,几人各自散去。

李朝歌来到了学堂,学堂的后院有四间屋子,一间是罗先生的,一间是李朝歌的,还有两间则放着罗先生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书籍。

其中大部分的书,李朝歌都已看过。

罗先生的房中灯亮着,李朝歌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吱呀——”

房中的烛光摇曳了一下,罗先生正在看书。

“先生。”

罗先生抬起头,见是李朝歌,笑道:“进来吧。”

李朝歌走了进来,罗先生好像没有注意到李朝歌脸上的伤一般,笑道:“可是又来找我要书看的?”

隔壁两个书房的书,李朝歌可以随意看,罗先生所说的书,自然不是那些。

在李朝歌的心目中,罗先生的脑袋里好像装着数不清的奇妙故事。平日里没有事情的时候,李朝歌都会乖乖地听罗先生讲故事。

在罗先生的故事里面,大多描述的是一个奇异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们的寿命以百千年计,能够飞天遁地,潜游九幽,举手投足天地变色。李朝歌与邱俊宜他们讲的故事,便是由罗先生口中得知的。

在李朝歌六七岁的时候,罗先生曾提出,要教他修道,年幼的李朝歌,当时欣然答应。只是真正开始修道以后,经过十多日枯燥的静坐,他才发现,原来修道是如此的繁琐清苦,便打了退堂鼓,把这件本来前途大好的事情给荒废了。

“我被人欺负了。”李朝歌摇摇头,“所以想请先生教我本领。”

罗先生仿佛此时才注意到李朝歌脸上的伤痕,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想向先生学种本领报仇。”

李朝歌虽然没有一直没有表露出来,但他却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他虽然对于那个小姑娘,并没有什么恨意,但是,被一个同龄的小姑娘吓得落荒而逃,怎么说,也令他有些不舒服。

他老老实实,将今天在斧头山发生的事情都说了,然后一脸希冀地看着罗先生,问道:“先生,有没有一种本领,今晚学,明早就能大成?”

罗先生笑道:“那女孩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不过就是学了几手使唤阴物的道术,当年我游方的时候,这种人对付地十分多,你们哪天再去,带上几瓶黑狗血就是。”

“可是,怎么才能像她一样,凭空烧了一个符文,就能够把别人摔一个跟头?我也想学那种本事。”

罗先生微笑道:“那只是小道,而非真正的大道。”

李朝歌撇撇嘴,道:“难道枯坐十日百日的,就是大道吗?”

罗先生却是不语,笑吟吟地看着李朝歌。

李朝歌被他瞧得心里发虚,道:“好吧,我知道静坐修炼的确是正途,可是哪里有那种符文来得有意思。——先生不肯教我,莫非——不会?”

罗先生笑道:“对,的确不会……”

“呃——”

李朝歌忽地感觉有些颓丧,垂下了头,道:“先生你早些休息吧。”

见李朝歌表情变化地如此之快,罗先生心中好笑,道:“朝歌,今天我又想起一件关于修道世界的事情,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听啊?”

李朝歌还是一副颓丧地表情,道:“先生,我累了,明天再吧。”

他走到门前,作势欲开。

“先生,我走了啊。”

身后没有声息。

“先生,我真的走了啊?”

“……”

他偷眼回头瞧了罗先生一眼,头发半白的罗先生,却在自顾自地看书,根本瞧都不瞧他一眼。

“切。”

他面子拉不下来,拉开门,走了出去。

“那个火蛙,其实很有一些底细的……”

正在关着的门,忽地又打开,不一会儿,李朝歌的脑袋探了进来。

“先生,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罗先生头也不抬,道:“老夫说给想听的人听。”

李朝歌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他亦是想知道,被一个修道者女孩关注的火蛙,究竟有什么玄妙。

他乖乖回来,坐在罗先生面前的椅子上。

“那个火蛙,是秉承天地灵气而生的一种精灵,不过由于他们蕴含的五行元素极为精纯,所以仅仅是它们的血肉,便是大补之物,因此无论人兽鱼禽,都把这东西,当成了难得的补物。”

李朝歌单手撑住了下巴,盯着罗先生。

罗先生道:“所以,他们往往极难活到百岁。”

“百岁之后,火娃的体内,就会开始孕育一颗火蛙珠元胚,此时它全身的精气,都会逐渐转到火蛙珠中,并且任何时刻,存在于火娃腹中的火蛙珠元胚,都会从天地之中,吸去海量的火元素。”

“大约过了三十年,火蛙珠元胚就会成熟,变成一颗火蛙珠。倘若火娃能够安全活下去,那么再过不久,它就要灵智顿开,化为精怪,开始了修行之路。”

“好神奇。”李朝歌不由惊叹道。

“的确很神奇。”

罗先生缓缓道:“不过,真正神奇的,是那个火蛙珠。”

李朝歌目中微亮。

“将成熟的火蛙珠带在身上,火蛙珠能够自动形成一个护体气劲,无时无刻地保护着佩戴者。另外火蛙珠中所蕴含的火元素,能够让任何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火系道法的高手——只要他有法诀。”

听了罗先生这个故事一样的描述之后,李朝歌这个十二岁少年的心中,微微开始活络起来。

从小到大,他的乐趣便是在山野中玩。一些有趣的小动物,奇形怪状的石头,自制的木弓等等,都是他早已玩腻的玩具。

然而,罗先生的话,却在李朝歌面前,打开一个新的世界,让他知道,原来这世间,还是有这么多有趣的东西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