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王妃在线阅读
会员

烽火王妃

潇湘四月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119万字

9.1分 小编评分

一段雪山姻缘,奏出乱世悲歌,
十年生死绝恋,相思终成情殇。
她是身患癌症,热爱生活的才情女记者,因为汶川地震错落时空,一朝穿越,身份逆转,之后背负国仇家恨,乱世荣辱,不求权倾天下,但求一心白头。看才情女记者情挑四国英豪,造势天下,成就帝王。她找水源、开会所、修运河、铸大炮…传奇一生谱写乱世悲歌!
卫羽坤(南朝战神,排行老三,人称瑞王)
一个人若是走进了一个人的心,又要走出去?仿佛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辰星历四百九十一年,父皇大寿,在祁门我遇又上了她,那个红遍四国的呢喃郡主,那个掌控着天下经济命脉的传奇女子,她那么傲然绝世的坐在北皇的身边,我看不见她的脸,却能感受到她那睥睨天下的气场。她似乎很不喜欢我,但却仗义的出手化解了伤寒危机,甚至为我放血疗伤。被人关怀的感觉很好,我开始尝试友好的对待她,直到那碗蛋炒饭,我突然间明白,原来她就在我身旁。
箫如然(东岳帝王)
上帝是谁?他吃饱了撑着要关我的门?给我一扇窗又是做什么?难道我有门不走从窗里爬出来?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那一瓢我已经端了起来,怎么还能喝其他河里的水呢?
你放心,前路风雪再大,如然也会为你扫得干干净净,平平坦坦,你且放心大胆的走过去,有我为你保驾护航,我看天下谁敢伤你负你!
龙啸桀(北朝国主扫尘宫主)
你说的每一句我都深信,无论你的过去经历过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还在我身边,平安就好。
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你不是总是说活着才会有希望吗?那么就努力的活下去。
喃儿,如果真的没有下辈子,我就一直都在忘川的河边等你,你放心,我定不会喝那孟婆之汤,记得带着你的汉堡,下一次相见,啸桀定不负你。
此文男强女也强,第一次发文,简介无能,亲请看文。

版权:潇湘书院

目录

第1章 问鼎昆仑

当时空光年交错,于千万人之中,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碰巧就遇上了。所有开始因缘份演绎,当爱来临,紧紧把握、勇敢追求、不离不弃,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刻意的修饰,也没有曲折的情节,但是那轻轻地一句“我在!”却又代表了所有的注定,所有的结局……

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果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三辆黑色奥迪Pikes_Peak在风雪中急速前行,道路上已经开始打上了冰层,越是前进越是厚重。车窗两边是不断从路基上跨塌下来的积雪。轮胎上的铁爪防滑链把原本素白的地面压出道道整齐的链痕,跟着汽车行使的方向不断延伸。

眼前已是白茫茫的一片连绵山脉,在那天光之中,闪现着耀眼光华,让人不敢直视,从此,便已经算是进入了大雪山的深处。

那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像天女撒下的花朵,那样晶莹,那样美丽。长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如刀尖林立,似隐似现。一座座山,一片片林,都被雪裹着,在巍峨之中显出清秀,在峻峭之中更见超逸。

红衣女子依偎在车窗边,头发有几许凌乱,从围巾下伸出修长的手指扶了扶脸上的雪镜,望着蜿蜒起伏的山脉。四周无一不是白雪皑皑,神秘,深远,寂静,清冷,让人不免心驰!

“可,上雪线了,大本营就不远了,打起精神来哦!”开车的小凌转过头去对那女子微微一笑,拉了拉厚重的羽绒服衣领。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出神的望向窗外。

“放心吧,有我在,会没事的。”身旁的白马央措怜爱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像是在鼓舞士气。

这就是昆仑吗?就是他一直爱着的那座山?

忘记是谁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座雪山,它代表了我们心中的纯洁和美好,也代表了无限的期许和向往。所以,从敖宇翔第一天开始登山起,他就被这些大大小小的雪山彻底的震撼了。当一个人做一件事能让他时不时的从生活中的琐碎逃脱出来的时候,这种上瘾的感觉就会把做那件事变成习惯。

或许敖宇翔就是这样的人,顶着金融界巨子的头衔他也有疲乏的时候。那些人前做戏人后唏嘘的日子还真是让他觉得厌烦透了。生活原本就该是纯粹而简单的,但是谁叫我们每个人都背负了自己因有的宿命,所以我们不得不遵循着生活的轨道。当然,紧张之余还是得找时间放空自己,所以他选择了登山。

他极爱登山,也爱她,于是他教她登山,他们一起攀上过无数的雪峰,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体会。他要带她见证这世界上最纯粹的风景,最明净的天空,最清新的空气,还要和她一起分享最真实而简单的喜悦。在那群山之颠,是那样的一览无垠,纵横天际的感觉,自由而辽阔。

然而,这一次,他没带她来,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为什么丢下所有人来到乔戈里?为什么连她都不带来?

只知道,他来了以后,便消失在这茫茫雪山之中。

宓可,二十四岁,父母早年过世,福利院长大。七岁被敖氏国际董事长夫妇收养,从小和敖家俩兄弟感情深厚。十二岁开始跟大哥敖宇翔学习攀岩,攀冰,十四岁跟二哥敖宇霏学习摄影,并拿过多次国际大奖。十九岁登上了人生中的第一座7000米雪山,Z国人民大学毕业,主修国际经济应用学,选修汉言文学,二十一岁加入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成为一名旅游记者,二十四岁已经登顶过国内外大大小小8000米以上山峰2座,7000米以上山峰4座,6000米以上13座,是业界内名副其实的冰上之花。

转过这个山湾,便是一座巨大的雪峰从云端耸立出来,乔戈里峰,在塔吉克语中意为“高大雄伟的山峰!”,海拔8611米,它是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是地球上海拔仅次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喀拉昆仑山脉的主峰,位于中国和巴基斯坦边界。地理坐标为东经76。5度,北纬35。9度。其高度在世界十四座海拔八千米以上的山峰中位列第二。

“过了达麻扎达拉,就还有90公里就到了。等到了大本营,我们先集中开个会,气象台打电话来说明天天气适合上山,但切记安全第一!喂?喂!可儿你听到我说话没有?恩?”对讲机里传来敖宇霏在后面的车上焦急的唠叨声,宓可小声的恩了一声,这个婆妈的二哥每过一个小时就要叮嘱几句,这就是她不愿意和他坐一辆车的原因,把气氛搞得特别紧张。

原本,心里就是沉甸甸的,现在更是生厌。

“放心吧,梅朵,明天我来打头阵,做保护,这座山我上去过四次了,没关系的,我看过坐标图,翔失踪的地方不高,冰缝也不多,说不定他已经从别的方向下山了。我总感觉山神定会保佑我们找到他。”白马央措宽慰一把搂住这个瘦小女子的肩膀,眼神里全是宠溺。

厚重的外套填满了这狭窄的车厢,暖气开得很大,和窗外的冰天雪地比起来,这里显得温暖无比,然而女子冰冷表情却让整个车厢荡漾起一股透骨的寒气。

她不想说话,或许是空气越来越稀薄让人困倦,又或许是心情让她没有办法谈笑自如。

“梅朵!”是央措的父亲多吉大叔给她取的藏族名字,寓意雪山上的花朵。她们认识很多年了,与其说是合作对象,还不如说是老朋友。白马一家是夏尔巴人,族名在藏语中表示“来自东方的人!”,相传先祖来自中国甘孜地区。是一个散居在中国、尼泊尔、印度和不丹等国边境喜玛拉雅山脉两侧的民族,操藏语族夏尔巴语,但无文字,书面使用藏语。

由于夏尔巴人的血液中血红蛋白浓度高于常人,所以从20世纪20年代起,夏尔巴人就为登山者充当向导和挑夫,他们体质好、抗缺氧能力强,吃苦耐劳。每年攀登珠峰旺季时,最大的登山队就以“盟主”的身份召集各国队伍,出钱、出物,请夏尔巴人先行上山修“路”。夏尔巴人在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架设全长达7000米至8000米的安全绳。他们随身携带路绳爬到高处,将绳端用冰锥固定进千年岩冰,垂下的绳子,就可以起到后勤运送、导路、辅助攀爬和一定程度上保障队员安全的作用。换一种说法,他们的实际操作能力强于任何的专业登山队员。而白马家族更是这其中的佼佼者,重金难求。

继续阅读下一章
继续阅读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打开QQ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